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有史以来,第一个人!
    (下一章晚上七点更新,今天去驾校集训练车去。教练说是这月22号是我们驾校的主考日,那还不赶紧报名,单日可考350人,小步我屁颠屁颠的13号凌晨一点赶紧爬起来预约报名,一看自己竟然是第一个报名的,序列号1,心想这下稳了,一定能按时考。然而,四天过去了......我再看手机,序列号已经被挤到342号了,马上就挤出去了,这悲催的......)

    “虽然天材地宝可以加固经脉,但是在开辟和扩展经脉的时候依旧危险重重,就算有了天材地宝,也只能是减少一些危险而已。”

    看着方丘,易老脸色凝重的说道,“至于危险与否,还是得看个人造化。”

    突然。

    就在易老的话声才刚刚落下的时候,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的方丘,却是猛的伸手一把抓住了易老的手臂,开始仔细感应检查。

    易老先是一震。

    旋即立刻放轻松下来。

    稍许。

    “从你的身体情况来看,勉强可以突破成为三品武英,但是如果真的有地宝能有你所说的那种帮助的话,要突破到三品基本上是没问题的。”

    检查完毕后,方丘说道。

    “真的?”

    易老大喜。

    “可以肯定。”

    方丘点头。

    “那,接下来,就要靠前辈帮忙了。”

    易老激动的笑着说道。

    既然神秘人已经主动看了他家祖辈的笔记,那就代表他已经答应帮忙了,因此易老也不客气。

    “各取所需。”

    方丘说道。

    “既然如此,三天后如何?并蒂莲据我观察应该就在这几天成熟。”

    易老说道。

    “好!”

    方丘点点头。

    “一言为定”

    易老立刻大笑着点头。

    谈完。

    方丘也没再多问什么,与易老约好三天后的见面地点之后,就直接飞身离开了。

    那边。

    庄园里,密密麻麻的武者们依旧未散。

    大家都还在等待着神秘人再次出现。

    可结果。

    等来的,却是一个神秘人已经离开的通知。

    极其郁闷的大伙,只能一边刷着论坛,一边散去。

    ……

    江京中医药大学。

    在黑暗中快速的穿梭着,方丘回到学校,换回平时穿的衣服后,才一脸心满意足的朝着宿舍走去。

    今天紧赶慢赶的去参加切磋大会,对他来说,简直太值了!

    这几个小时下来,他的收获极大。

    在赶去参加切磋会之前,方丘还从针灸秘本中得到了新的意念突破之法,这也让方丘更加深刻的意识到,念力的强大。

    当然。

    最重要的,还是丹结花。

    原本没有一丁点线索的丹结花,现在已经找到了答案,明确的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这让他很是兴奋。

    最为重要的是。

    就算在易家先辈的笔记中,也没有提及过两花、三花的超级强者,也就是说那种等级的高手可不多。

    再此之前,武林中大部分人都并不知道丹结三花,以及扩展经脉的重要性,所以导致很少有人能走到极限。

    如今。

    在完全了解的情况下,方丘隐隐的觉得,他或许能走出,之前那些前辈们从未从出过的路来。

    别的不说。

    单纯就因为,有史以来,只有他一人以武者的战胜过武英!

    也只有他一人,能以内劲战胜内气!

    回到宿舍。

    方丘刚推开门,就看到朱本正三人,围在自己书桌前。

    “干啥?”

    方丘问道。

    三人立刻回头。

    看到方丘的瞬间,三人的脸色齐唰唰的变了,那叫一个恨啊!

    “老幺,我打死也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朱本正盯着方丘,一脸严肃。

    “老幺,你太让我失望了。”

    孙浩不停的摇着头叹着气,看上去很沧桑。

    “我,我只能说,我真的很看不起你,很鄙视你。”

    周小天也一脸认真加严肃的怒瞪着方丘。

    方丘懵逼了。

    这三个家伙,是啥意思?

    这又是什么情况?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方丘一脸莫名的问道。

    “还能说什么?”

    周小天哼哼一声。

    “你自己干的好事,还来问我们?”

    孙浩狠狠的白了方丘一眼。

    “老幺,不是我说你,也不怪老三和老四,你这次做的真的太过了,我也帮不了你。”

    朱本正哀叹道。

    方丘更傻了。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方丘愕然的摇头苦笑。

    “你不承认是吧?”

    孙浩大义凛然的站出身来,把手往方丘身前一伸,张口喝问道,“物证在此,我就不信你还敢说这不是你弄的?”

    朝着孙浩掌心看去。

    方丘发现。

    孙浩不知何时,竟然把他中午才刚挂好的二十枚硬币给解了下来。

    “就这个?”

    方丘愕然问道。

    “怎么,还嫌不够?”

    孙浩哼哼一声,说道,“你这个败家子,这可是二十块钱,二十块钱啊!整整二十块钱啊!都够我一天的伙食费了,你竟然就这么糟蹋了?”

    “是啊,老幺你这次干的真的过火了,就算有钱你也不能这么干啊,而且毁坏人民币是犯罪,你难道不知道?”

    朱本正一脸严肃的问道。

    “我说老幺啊,你有这二十块钱,请我喝瓶汽水吃顿饭不好吗,干嘛非要这么搞。”

    说到这里,周小天伸手从孙浩掌心里拿了几枚硬币来,一脸悲痛的说道:“多么美丽,多么可爱的人民币,竟然变成了血淋淋的人民币,你摸着你的良心回答我,你怎么能忍心对它们下手?”

    方丘无语了。

    这三个家伙,纯粹是在没事找事啊。

    “你们三,演舞台剧呢?”

    方丘沉默了一下问道。

    闻言。

    三人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

    “虽然是故意吓你的吧,但是这故意毁坏人民币的确是犯罪,我记得你之前挂的是铜钱啊,怎么还挂上人民币了?”

    朱本正问道。

    “癖好,不行?”

    方丘撇嘴。

    三人一愣。

    方丘这个回答,还真是……让他们没话说。

    “唉,老幺。”

    孙浩张口喊了一声,然后拿起一枚硬币来,一边看着一边问道:“你是怎么在硬币上钻的空,这也太整齐了吧,我看宿舍里也没啥工具啊?”

    朱本正和周小天也很疑惑。

    “我拿钉子一戳,就戳出来。”

    方丘耸耸肩。

    “切。”

    三人齐唰唰的翻了个白眼。

    “你再戳个试试。”

    周小天直接掏出一枚完整的硬币来,嚷嚷道:“你要是能戳进去,我就能把钉子吃下去!”

    “既然这样,为了避免你吃钉子,我还是不戳了。”

    方丘嘿嘿一笑。

    “切。”

    周小天鄙夷一声,说道:“我都不怕,你怕个啥。”

    孙浩和朱本正也立刻上前凑火。

    闹了一阵。

    三人才消停下来,各自看书去了。

    这边。

    方丘也在书桌前坐下,重新拿出针灸秘本,继续研究起来。

    下午他还没研究完,就被秘书里记载的念力训练方法给吸引了,而且似乎是因为念力强度不足的原因,方丘只能隐约的感觉到那张空白黄纸上的字,却并不能更深入的看到其中记载的东西。

    不过,现在可就不同了。

    经过中午好几个小时的训练,方丘的念力已经强大了许多,想来应该足够看透这本秘术了。

    为了避免舍友疑虑。

    方丘把基础针灸的书本也给取了出来,然后把那一页空白的黄纸夹在其中,然后伸手摸了上去。

    “意念之针……”

    这一次。

    方丘清楚的看到了黄纸上记载的文字,没有丝毫的模糊,比中午清晰了许多倍。

    黄纸上的文字。

    就好像是一个个实体一般,浮现在其脑海中。

    文字。

    又完完整整的看了一遍文字之后,方丘发现黄纸的正面,已经没有任何内容了。

    当即,翻页。

    右手四指同时触碰在黄纸的背面。

    就在指头与黄指接触的瞬间!

    方丘感觉如遭点击。

    浑身一颤。

    随之,脑海中竟是浮现出了一道非常巨大的人影,这人影身上有着无数个红点。

    仔细看去。

    这些红色的小点,竟然是穴道。

    是人体的所有穴道!

    没有迟疑,方丘立刻开始细看。

    虽然课本上也有人体穴位图,但却并没有眼前这个那么的完整,所有穴道都被标注得一目了然。

    稍许。

    眼前景象突然变换。

    只见,这巨大的人体穴位图,竟然是快速的缩小了下去,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当缩小到原本的一半大小的时候,旁边又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人体。

    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

    ……

    一直一直的演变。

    不知道过了多久,演变停止的时候,方丘眼前已经出现了近百道人体。

    百道人体成型之后。

    在每一道人体旁边的虚空中,竟是悄然凝聚出来一双手。

    仔细看去。

    这双手上有银针!

    拿着银针,这些手或捻、或刺、或对准胸口、或对着关节。

    每一双手的动作都不一样。

    随后。

    伴随着那虚空凝成的双手中的银针刺入,每一具人体中,都有着丝丝银线亮起,这些银线连接着人体的穴道,经脉和脏腑。

    一眼看去。

    针下何处有何种功用,一目了然无比清晰。

    同时。

    那虚空中的一双手,也在不断的变换着姿势和手法。

    就跟之前的正骨论一样。

    这些生于虚空中的双手,似乎是在手把手的教方丘学习针灸,连同上百种针灸手法,各种针灸穴道等等的,全都包括其中。

    甚至于,方丘还看到了几副,没有双手,而是纯粹的七色虚针,刺入人体的幻象,那种七色虚针,甚至可以在人体内游动,仿佛拥有着生病一般。

    “意念之针!”

    方丘震惊。

    他知道,那七色虚针就是用念力凝聚而成的意念之针!

    震惊的同时,方丘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将心神全部集中在眼前的每一道人体,每一双手,每一根针前。

    仔细的看着。

    十分钟后。

    眼前的画面,悄然散去。

    方丘也随之清醒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