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被抓了现行
    目送老奶奶w..la

    看了看眼前这一大堆的氢气球,又转头朝着正在看她,笑意昂然的方丘。

    然后立刻就翻了个白眼。

    佯怒道:“你还看,还不快来帮我。”

    方丘哈哈一笑。

    立刻上前,接住这一大堆的氢气球,扛在肩上。

    “没想到,你还挺善良的嘛。”

    方丘笑道。

    “我一直都这么善良。”

    江妙语得意的仰起脑袋,可话声刚落下,神色就突然一变,带着些许愁绪,低声说道:“我想我爸妈了。”

    闻言。

    方丘抓住江妙语的手。

    他知道,江妙语是被刚才那个卖氢气球的老奶奶的话感动了,全天下的父母,谁不是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自己的孩子?

    而孤身在外,身为孩子的我们,有多少是只有逢年过节,或者偶来乡愁的时候才会想到父母?

    方丘很理解这种情绪。

    所以,他在用他的手掌,尽量的给江妙语温暖。

    “你不是明天就回家了吗?”

    方丘笑道。

    闻言。

    江妙语立刻笑了。

    “我们现在去哪儿,回学校吗?”

    方丘问道。

    “先把这些气球处理掉吧。”

    江妙语看着被方丘握在手里,在雪天依旧丝毫不惧严寒的漂浮在半空中的氢气球,稍微想了一下,说道:“这些气球总不能带回宿舍里去,要不然我们把这些气球分给广场上的孩子们?”

    “好。”

    方丘点头。

    然后,把气球分成两份。

    一人抓着一堆,在广场上跑来跑去,给每一个小孩都送了一个。

    到了最后。

    江妙语全部送完,转身的同时正好看到方丘走到自己身后。

    “你也送完了?”

    笑看着双手后背的方丘,江妙语问道。

    “没有。”

    方丘摇了摇头,说道:“还有一个没送。”

    “在哪儿?”

    江妙语一愣,扫了一眼却连气球的影子都没发现。

    这时。

    方丘背在身后的右手,缓缓的伸了出来。

    只见,他的手上捆着好几圈细绳,而这细绳上正绑着最后一个气球。

    这是一个心型的气球。

    “给。”

    没有多说,方丘手一转,气球立刻升腾起来,说道:“送给你。”

    江妙语开心的接过气球。

    左手抓着气球,右手牵着方丘。

    “谢谢。”

    甜笑和感谢声传来。

    俩人就这么甜蜜的、幸福手牵手朝着学校走去。

    虽然走得很慢,但是走着走着,俩人就不知不觉的回到了学校。

    女生宿舍楼下。

    “上去吧,一会该冻着了。”

    方丘说道。

    “恩,晚安。”

    江妙语点点头。

    “晚安。”

    方丘微笑。

    “呃……”

    江妙语似乎还想再说点什么,可一张嘴却又不知道说啥。

    “好了,快上去吧。”

    方丘笑着,伸手拍了拍江妙语身上的雪,说道:“有什么想说的,随时给我打电话。”

    “那,好吧。”

    江妙语幸福的应了一声,这才转身上楼。

    等江妙语上楼以后。

    方丘才转身返回宿舍。

    这一天,俩人心里都充斥着幸福和甜蜜。

    回到宿舍。

    方丘甚至还来不及开口,就立刻被朱本正三人给包围了起来。

    “终于回来了。”

    孙浩把话声拖得老长,一脸坏笑的盯着方丘,说道:“老幺,咋样了,进展如何?”

    “我们可是花了大心思才给你制造了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你可千万别说没进展啊。”

    周小天接口道。

    “是啊,昨天我们刻意查了一下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阵雪,我们才决定早上吃饭,中午去ktv的,要不然哪里有早上就进馆子的道理。”

    朱本正说道。

    闻言。

    方丘这才发现,虽然说请客吃饭这个事是理所当然也是顺气自然的,但没想到其中居然还搀杂了这三个家伙的心意。

    当即,心头一暖。

    “你们猜?”

    方丘笑道。

    “依我的经验,从老幺这春心荡漾的样子来看,肯定是成了。”

    孙浩贼兮兮的说道。

    “可算是把老幺给推销出去了,身为幕后功臣,咱们也算是功德无量。”

    周小天嘿嘿笑道。

    “是啊。”

    方丘看着三人,说道:“奈何,你们三位大功臣,都是单身狗。”

    这话一出。

    三人立刻就变了脸色。

    丫丫个呸的!

    竟然被嘲讽了!

    三人对视一眼,然后齐齐出手,对着方丘就是一顿蹂躏。

    稍许。

    玩闹得差不多。

    孙浩才张口说道:“老幺,你要是真成了,这可就算是打入敌人内部了,以后我们出手的时候你可得做内应啊。”

    “别,我是个善良的人,善良的人是不会把朋友推向苦海的。”

    方丘大义凛然的说道。

    “别啊。”

    三明人立刻就跳起来,说道:“这可不是把我们推向苦海,是引我们走向天堂啊,那里出暖花开,情爱至圣。”

    “是啊是啊。”

    周小天立刻附和,说道:“老大都快跟王瑜搞上了,这袁蓓跟黄曼曼还单着,虽然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但是不吃白不吃嘛!”

    “老幺,你这可就不厚道了啊。”

    朱本正也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没说你们啊。”

    方丘一愣,补充道:“我说的朋友是她们。”

    闻言。

    三人一脸黑线。

    第二天,早上八点。

    方丘送朱本正三人和江妙语四人,一起去高铁站。

    在候车大厅里,坐了十多分钟。

    临近高铁出发的时间。

    大家,排着队入关。

    江妙语和方丘走在最后。

    “我要回去了。”

    趁着其他人先进去的时候,江妙语看着方丘,认真的问道:“你会想我吗?”

    “会!”

    方丘立刻很肯定的点头。

    “我不信。”

    江妙语眼珠一转,微笑着说道:“我记得,你好像骗过我。”

    闻言,方丘尴尬了。

    这帐也来得太快了吧?

    这才确定关系一天时间,距离秋后还很远呢,怎么就算账来了?

    “肯定不骗你。”

    方丘立刻保证,说道:“坚决保证,以后都绝对不会骗你。”

    “真的?”

    江妙语笑问。

    “真的。”

    方丘立刻点头,说道:“比真的还真。”

    “那好吧,暂时相信你。”

    江妙语点点头,然后把声音一压,问道,“那,那一晚你和蒋梦婕在宾馆,是怎么回事?”

    方丘一愣。

    怎么突然问到这里来了?

    “不许撒谎。”

    江妙语望着方丘立刻说道:“你说的不骗我。”

    “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呢?”

    方丘摇头一笑,伸手捏了一下江妙语的琼鼻,说道:“和衣而眠。”

    “真的?”

    江妙语有些不相信的说道:“那么大一个美女,身材又那么好……”

    “看我真挚的眼神。”

    方丘打断她的话。

    江妙语一软。

    没办法。

    她根本就直视不了方丘的眼睛,每一次跟方丘对视,她都会心跳加速,无力抵抗。

    “算了,我暂时相信你了。”

    白了方丘一眼,江妙语又补充道:“年后我回来,你必须把你们俩的相识相知,甚至谈恋爱的过程,都给我详详细细的说清楚。”

    “那有谈什么恋爱。”

    方丘嘟囔道。

    “我不管。”

    江妙语立刻张口,说道:“反正我要听。”

    方丘苦笑。

    见状。

    江妙语才微微一笑,说道:“走了。”

    方丘点头,将其拉入怀中,紧紧的拥抱了一下。

    随后。

    江妙语才转身离开。

    结果这一转身,却发现朱本正等六人,正一脸坏笑的在另一边盯着他们,孙浩和周小天还比着各种小动作,揶揄他们俩。

    这一幕。

    让江妙语瞬间变成了一个大红脸。

    被抓了个现行。

    那边。

    六人更加的活跃了,各种喊话,各种暧昧的语气不停的传来。

    听得江妙语,脸更红了。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一会上不了车了。”

    趁着江妙语过关,方丘对着众人挥手喊道。

    江妙语进去。

    一行七人迈步,准备下楼上车。

    这边。

    隔着玻璃和关卡。

    方丘跟大家道别:“年后见!”

    ……

    送完人。

    方丘独自返回宿舍。

    正好借着这个无人打扰的时刻,开始抓紧时间,继续锻炼意念力。

    之前的二十枚硬币已经被舍友给拆掉了,再继续用硬币,似乎也不是办法,毕竟毁坏人民币的确是不好的。

    因此。

    在宿舍里找了半天。

    方丘最终把目标锁定在水杯上。

    这是一个透明的塑料水杯,拿起来也不算太重,用来锻炼意念力刚刚好。

    把水杯挂上。

    方丘开始按照针灸秘术中的意念力锻炼方法,开始锻炼起来。

    好在。

    这种方法并不累人。

    所以一天下来,方丘不但没有太强的疲惫感,反而还感觉舒爽了许多。

    经过这一天的锻炼。

    方丘才堪堪可以利用念力,摇晃水杯。

    但这已经让他距离意念力的小成,又进了一大步,突破指日可待。

    “根据针灸秘术里记载,意念力也是有等级之分的,跟武功境界一样,意念力越强能做到的事就越多,自身实力也会更强。”

    心中呢喃一声。

    方丘很是期待的继续锻炼。

    他隐隐的感觉到,意念力小成之后,说不定就有可能以意念为针了。

    若真是如此的话。

    那么无论多辛苦,都是绝对值得的。

    相比较于意念力。

    方丘还感觉到,他的内劲也快达到瓶颈了。

    连续的切磋,让他的内劲提无可提,如今只要再提升那么一点,就能达到瓶颈和极限,一旦达到瓶颈,方丘就可以将其破开,然后重开经脉。

    这让方丘有些迫不及待。

    毕竟重开经脉这种事,全天下恐怕也就只有他一个人敢这么做。

    一天下来。

    意念离和内劲的同时提升,让方丘很满意。

    对他而言。

    绝对是双喜临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