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看病送礼的?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吼……”

    无比畅快的长啸声,在天地间不停的回荡着。

    与此同时。

    刚睁开眼,方丘的眼眸中就立刻爆发出一阵璀璨的精芒!

    重开经脉,成了!

    感受着体内一股被拓宽的经脉,感受着经脉被拓宽之后才出现的,一种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感觉,方丘整个人都忍不住的激动了起来。

    随着手太阴肺经的重开,他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手似乎比之前轻了许多,空荡了许多,却又充实了许多。

    那种感觉,非常的奇妙。

    只要心头一动,空荡的手臂内,就会立刻涌出无尽的内劲,将那种空荡之感彻底的添满。

    空间大了,所以空荡。杂质少了,所以轻盈。内劲强了,所以充实!

    如果说,在突破之前,方丘的手太阴肺经之是一条小河的话,那么现在方丘的手太阴肺经,就是长江黄河!

    一声长啸落下。

    方丘畅快无比。

    轻轻的挥动手臂,仔细的品位着这种突破之后的感受,方丘很激动也很满足。

    他知道。

    这条路,走对了!

    如果全身经脉都像手太阴肺经一样重新破开的话,到时候可就不单单是内劲了,体内的内气量也必然会极为恐怖,比之现在怕是要强上数倍,甚至数十倍!

    一念及此。

    方丘心中立刻就生出了强烈的期待感。

    “要是真能全部经脉重开的话,就肯定能丹结三花,不仅能见到老爷子,还能给老爷子帮忙了!”

    心中暗喃一声。

    方丘立刻收神,转头四望了一眼。

    发现周围没有任何异样,似乎是因为周围大范围内都无人的缘故,刚才的长啸声并未引起任何人的主意。

    再看身前的沼泽池。

    此时。

    覆盖在沼泽池上的莲叶,已经少了许多,似乎是受到了沼泽池深处的影响,其中的沼泥还在缓缓的向下涌动。

    想来。

    应该是那只大蛤蟆,受不了方丘的长啸声,被吓得一直往深处钻吧。

    淡然摇头一笑。

    方丘活动着手臂,突然就想到了龙柏安。

    “龙爪手!”

    他记得很清楚,龙柏安的龙爪手非常之强,甚至在四品武英中都能做到公认的攻击力第一。

    龙柏安之所以能得到这种称赞,就是因为他开了六条经脉,而且六条都是手上的经脉。

    而如今。

    方丘重开手太阴肺经,经脉的宽度被扩展到了之前的数倍,内劲也再度爆涨。

    还有内气!

    虽然只有手太阴肺经中的内气增强,但是这种增强已经非常明显的让方丘感觉到了不一样。

    那么,这一次突破,到底有多大提升呢?

    “大破灭手!”

    低声一喝。

    方丘手掌一挥,四周的天地之气立刻蜂拥着汇聚而来,顺瞬间在其手掌前方,凝聚成一个约莫有篮球大小的能量手掌。

    虽然看不到,但是方丘却能清楚的感应到这只能量手掌的存在。

    “好强!”

    能量手掌凝成的瞬间,方丘就变了脸色。

    他记得。

    第一次使用大破灭手的时候,是刚学会的时候,在山洞里没有使用全力的情况下,直接凝聚出来一只非常巨大的手掌。

    那一次,能量手掌的体积,是这一次的好几倍。

    可是。

    虽然这一次凝聚成的能量手掌变小了,但是其中蕴涵的能量,却比之前强大了非常多。

    方丘甚至可以感觉到。

    这一掌若是拍出去,恐怕就是躲在沼泽池底,全身肌肤硬化的大蛤蟆,也会被直接打穿。

    不仅如此。

    方丘还感觉到,他可以控制着这个能量手掌增长到比第一次使用时,还要更加巨大的地步,但却无法将这个能量手掌缩小。

    似乎越小,威力就越强。

    实力越强,凝聚出来的能量手掌就能越小。

    只可惜,方丘现在所能掌控的最小的状态,就是目前这个篮球大小的状态,若是能将这能量手掌缩至子弹大小,那威力绝对要比现在强出数倍,甚至数十倍!

    “试试!”

    心念一动。

    方丘手掌一挥。

    直接朝着身前的沼泽池拍了下去。

    结果。

    拍下的瞬间。

    “呱!!!”

    一声惊叫声爆起。

    大蛤蟆,突然就从沼泽池的边缘处高高的跳跃了起来,恰好躲开了方丘这一掌。

    下一刻。

    “噗!”

    一个轻响声传来。

    能量手掌入池,直接在沼池中心,打出一个孔洞来。

    稍许。

    “轰隆隆……”

    一个闷雷声,骤然传来。

    只见。

    原本平静的沼泽池表面,突然就好像变成了火山口一般,其中的沼泥开始疯狂的扑涌起来,最后更是宛如岩浆一般,直接喷发。

    将得正从半空中落下的大蛤蟆,又冲上半空。

    这一幕。

    吓得方丘瞪大了眼。

    他完全没想到,这一掌的力量竟然强大到了这种程度。

    要知道。

    他刚才使用的,仅仅是手太阴肺经中储存的内气,周遭的天地之气,他也只引来了一点点而已。

    若是尽全力,将周遭的天地之气,全部吸引过来的话。

    这一掌的威力,还会更强!

    “果然!”

    震惊的同时,方丘掩饰不住的激动和兴奋。

    有了重开经脉之发,再加上这一招强大如斯的大破灭手,未来可期!

    看着大蛤蟆从半空中坠落,又一次重重的砸进沼泽池。

    方丘这才大笑一声,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

    “呱!”

    大蛤蟆委屈的叫道。

    下午。

    方丘回到学校。

    换上正常的衣服,然后返回宿舍。

    已经放假三天了,学校里的人也都走得差不多了,整个学校都空荡荡的,有时候连人都遇不到一个。

    回到宿舍。

    方丘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用手机订了一张明天中午回家的高铁车票。

    “马上就要过年了,离开之前,得先去给徐老师拜个年才行。”

    收拾完。

    方丘走出学校,在学校旁边的步行街上转了一圈,买了一瓶好酒和一盒水果,提回学校朝着图书馆走去。

    考试的时候。

    方丘就得知徐妙林暂时不会放假,虽然学生们都放假了,但是学校并不知道会有多少学生滞留在学校里,所以要求图书馆多开几天,以供没有离开的学生们看书学习。

    图书馆里,静得出奇。

    来到借阅室门前。

    方丘探头一看。

    发现,徐妙林正在睡大觉。

    毕竟是冷天,脚下的小太阳又那么暖和,难免会困意上头。

    “咚咚咚……”

    虽然门开着,方丘还是礼貌的敲了敲门。

    “进。”

    徐妙林眼都没睁,慵懒的问道:“借什么书?”

    “徐老师,是我。”

    方丘苦笑着说道。

    “恩?”

    徐妙林睁开眼,瞥着方丘,撇了撇嘴,问道:“你怎么还没回去?”

    “这两天去办了点事,明天就走。”

    方丘张口应了一声,然后说道:“马上就要过年了,我提前来给您拜个年,这些年货也是在附近买的,价格也不低,你就将就着收一下。”

    闻言。

    徐妙林醒了醒神,然后朝着方丘送来的年货看了一眼,旋即满意的点点头,说道:“不错。”

    “对了。”

    “那个匠医考核的事情怎么样了?”

    徐妙林问道。

    “资格证已经到手了。”

    方丘直接掏出匠医牌,说道。

    “恩。”

    徐妙林似乎并没有惊喜,反而像是理所当然一般,点点头说道:“明年上半年,你的任务就是明医了,就算放了年假,你也别忘了学习,时间可不等人。”

    “明白。”

    方丘点头应声。

    随后,又聊了几句,方丘才返回宿舍看书,训练意念力。

    第二天,上午。

    方丘又去买了一些年货,然后朝着附属医院走去。

    因为订的是中午的车票的缘故,时间上还来得及。

    而且沈淳对自己那么照顾,不给送点年货,方丘心里始终有些过意不去。

    医院。

    七楼骨科。

    方丘提着年货直接闯进沈淳的诊室。

    “哟,你怎么来了?”

    见到方丘,沈淳很意外。

    “我来给您拜个早年。”

    方丘笑着,把年货递给沈淳的同时,说道:“另外,还要谢谢你之前对我的帮助。”

    “得了。”

    沈淳也没推辞,直接就把礼物给收下了,说道:“行了,你也赶快回去吧,我这病人不少,别耽搁了。”

    “好。”

    方丘点点头,转身离开。

    结果。

    门外的病人们,见到方丘提着一大堆东西走进诊室,然后空着手走出来,顿时都开始纷纷的议论了起来。

    “怎么着,现在看个病还得送礼了?”

    “这个小伙子也太不要脸了吧,年纪轻轻的就走后门!”

    “我看啊,这个小伙子倒也没错,毕竟世道就是这个样子,真正错的是这个医生,竟然敢当着这么多病人的面公然收礼,回去以后我非举报他不可。”

    ……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之时。

    一个刚从电梯里出来,搀扶着一个老妇人的中年人,正好看到从沈淳诊室里走出来的方丘,当即眼前一亮,立刻喊道:“小方医生。”

    方丘转头一看。

    原来,是一个之前找看病的出租车司机。

    方丘脚步没停,朝对方笑着点点头,准备离开。

    “唉,小方医生,你可不能走。”

    司机上前阻拦,说道:“小方医生,这都好久没看到你了,好不容易遇上一次,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我这老岳母的病,你可得帮忙看看才行。”

    “这个……”

    方丘迟疑了一下,问道:“这是什么病?”

    “头疼。”

    司机张口,说道:“拍过片子了,医生说是颈椎有问题,压迫神经了。”

    闻言,方丘了然的点点头,可正想动手帮忙医治的时候,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不禁迟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