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我跟汽车大的蛤蟆打了一架!
    (抱歉,更晚了,昨天科目二挂了,一共辆考试车,我被选上了最差的一辆车,运气真是绝了,郁闷啊!郁闷的我昨晚八点就睡了,另一方面这几天脑子绷的太紧了,昨天也得休息了一下,早上五点爬起来,只能现在更新了,www..la后天考科目三,希望有个好结果)

    “这是医院。”

    看着眼前的司机和病人,方丘迟疑了一会儿,道:“我已经不是这里的医生了,现在动手帮你们治疗的话,不太好吧?”

    的确。

    方丘很顾虑。

    虽然他不但拿到了行医资格证,还已经成为了一名匠医,但是这与有证无证无关,首先他已经被开除了,其次骨科的主治大夫是沈淳,就在沈淳的诊室外给病人治疗,这不是纯属砸场子吗?

    这对沈淳肯定会带来影响。

    最终要的是,他已经被开除了,现在又跑来医院里给人治病,落在其他的医生以及医院的领导眼里,这难免有些耀武扬威的味道。

    这让方丘很是踌躇。

    周围。

    听到司机与方丘之间的对话,之前那些以为方丘是跑来送礼的病人的人们,顿时都诧异了起来。

    “这个家伙是医生?”

    “好像叫方?”

    “我怎么没听过?”

    “年纪轻轻的,大学都还没毕业吧,算什么医生?”

    “我记得,我好像听过,这家医院里有一个特别出名的骨科医生,就叫方。”

    “不会把?”

    大家纷纷议论起来。

    一个个看向方丘的眼眸里,都流露着满满的质疑之色。

    这边。

    “怕什么?”

    司机依旧堵在方丘身前,张口道:“你也是医生,就算不在医院里了,你也还是医生啊,凭什么不能在这里治病?”

    “话是这么,可是……”

    方丘无奈苦笑。

    他的立场。

    这个司机又怎么可能懂?

    “我不管。”

    司机摇头道:“我好容易才遇着你一次,什么也不能让你走,让其他人给治,我还不放心呢,方医生,无论如何今天你一定要给我岳母看看才行。”

    话间。

    司机摆出一副,无论怎样都绝不让方丘走的样子。

    见状。

    方丘是彻底的无奈了。

    就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虽然他订的车票是中午的,但是这时间也没多少了,要是再耗下去的话,能不能赶到车站,可就不一定了。

    心念及此。

    方丘才皱着眉头,无奈的道:“好吧。”

    见方丘答应。

    司机立刻就兴奋了起来。

    “找个地方坐下。”

    方丘转头四望,最终在待诊区里发现了一个空位,立刻就扶着老妇人走了过去。

    老妇人一脸的莫名。

    望向方丘的眼眸里,也满是质疑。

    这边。

    司机一直在老妇人耳边夸赞方丘,方丘有多厉害多厉害,医院里的骨科医生都不如方丘。

    听得周围人嗤之以鼻。

    老太太也是一脸的无语,显然是不相信方丘有那么厉害。

    来到待诊区,坐下。

    方丘先是扶着老太太,坐直了身子。

    然后,伸手在老太太的脖子上摸了一会儿。

    突然。

    “咔咔……”

    几声脆响传来。

    老太太混身一颤,似乎有些惊怕。

    周围人也都纷纷的围了上来,生怕方丘把老太太的脖子给扭出问题来。

    可结果。

    就在大家围上来的时候。

    方丘已经松手。

    “好了。”

    对着司机点点头,方丘道:“我急着要去赶车回老家,先走了。”

    完。

    立刻迈步离开。

    “谢谢,谢谢方医生。”

    司机甚至连老太太的感觉都没问,就直接感谢起来。

    周围人纷纷白眼。

    等方丘走后。

    围在四周的众人,才更近一步,走上前来。

    “刚才那个伙子,是医生?”

    一个中年人问道。

    “当然是了。”

    司机立刻点头,道:“他原来就是这家医院的医生,前面那个就是他的诊疗室,我的腰间盘突出就是他给我治好的,他的医术可不是一般的厉害,我很多同行的职业病都是他给治好的,可惜后来他走了,没想到今天这么幸运,竟然给碰上了。”

    大家一听。

    有那么神吗?

    他们不是司机,也没有什么职业病,每一次来看病都是挂的专家号,而且这骨科他们也不常来,自然也就没听过方医生的名号。

    现在一听。

    都觉得有些夸张了。

    就在这时。

    “诶。”

    之前还心惊胆战的老太太,晃了晃脖子,一脸惊讶的道:“真舒服,我这头也不疼了。”

    “方医生出手,效果肯定杠杠的。”

    司机立刻笑道。

    “好像,真的好了。”

    老太太又尝试着转了转脖子,之前她疼起来的时候,连转头都做不到,可现在却能轻松的转过去,而且还不疼,这让她极为的欣喜和兴奋。

    见状。

    大家顿时都惊讶了。

    老太太之前的情况他们也都亲眼目睹了,现在一看老太太完全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脸色都好了许多。

    这是,真好了?

    一时间。

    大家都不由得回想起刚才那个送礼的青年,就这么简单的在老太太的脖子上摆弄了几下,就把这么重的病,直接给治好了?

    这也太厉害了吧?

    “大妈,你真没事了?”

    一个中年人出声询问。

    “真好了。”

    老太太兴奋的点着头道。

    闻言。

    大家的脸色都变了。

    “大兄弟,有这么好的医生你杂不早呢?”

    “就是啊,你要早咱们也不需要排队了啊,而且他这么厉害,一下一个很快就能把我们全给看完,最重要的是还不收钱。”

    “大兄弟,这位医生还坐诊不,什么时候来上班啊?”

    大家纷纷发问。

    “停,停停!”

    司机赶紧做出噤声的手势来,对着大家道:“这里是医院,别影响医生看病,至于这个方医生啊,他早就不坐诊了,回学校里继续读书去了,要不然我也不会一直堵着不让他走啊。”

    闻言。

    大家都忍不住的有些失望。

    “都这么厉害了,还读个啥书,好好为人民服务不行啊?”

    “这么好的医生,竟然就这样放走了!”

    “唉,可惜了。”

    “我刚才怎么就没上来问一声呢?”

    “这下可好,以后想碰到都难了。”

    大家都暗自腹诽。

    纷纷后悔,刚才没能留住方丘。

    同时。

    在了解到方丘并不是病人而是名医之后,大家也都明白了过来,他们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并不是什么病人来给医生送礼,反而是医生同事之间本就存在的人情往来而已。

    ……

    这边。

    离开医院。

    方丘返回宿舍,带上收拾好的东西,朝着车站赶去。

    中午。

    方丘准时上车。

    车上。

    正吃着午饭。

    “嘀嘀嘀……”

    方丘的手机铃声,突然就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一看,是江妙语打来的。

    会心一笑,方丘立刻接通电话。

    “喂?”

    电话那头,传来江妙语的话声。

    “恩,你。”

    方丘应声道。

    “你在干嘛呢?”

    江妙语问道。

    “在回家的车上海,正吃午饭呢。”

    方丘应声道。

    “你昨天和今天都干嘛了?”

    江妙语又问。

    “其实也没干什么。”

    方丘嘿嘿一笑。

    “好啊。”

    江妙语语气一转,抱怨道:“既然什么都没干,这两天时间你怎么连个电话都不给我打?”

    “啊!”

    方丘一惊。

    他显然没想到,江妙语居然打电话问罪来了。

    当即,赶紧张口道:“这……这两天我实在是太忙了,所以一不心就给忙忘了。”

    “你不是什么事都没干吗?”

    江妙语不满的哼哼道。

    “不是怕你担心嘛。”

    方丘赶忙道。

    “老实交代,这两天你到底去干了什么?”

    江妙语逼问。

    “你真要听?”

    方丘迟疑了一下,问道。

    “要!”

    江妙语非常肯定的回道。

    “那好吧。”

    方丘苦笑一声,道:“昨天中午,我去跟一个汽车一样大的大蛤蟆打了一架,最后它没打过我,我赢了。”

    电话那头,瞬间静默。

    稍许。

    “你,你当我是孩子呢,就算是找理由,你能不能找个好点的?”

    可以听得出来,江妙语很是无语。

    “不是借口。”

    方丘立刻解释道:“我的都是实话,都是真的!”

    “你要再这么,我就挂电话了。”

    江妙语撇嘴。

    “别!”

    方丘赶紧阻止一声,然后嘿嘿笑道:“我这不是,突然追到了一个天仙一样的女朋友,像是做梦一样,还没回过神来呢嘛。”

    “你看看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怎么敢想自己竟然沾了这么大的便宜,感觉老梦幻了,到现在我都还觉得自己单身呢,所以这才忘了给你打电话。”

    闻言。

    江妙语噗嗤一笑,道:“恩,这理由还勉强可以接受,你确实是占了大便宜了。”

    “是是是。”

    方丘连连点头,道:“这一点,大家都看得出来。”

    “你好有多久到家?”

    江妙语问道。

    “快了。”

    方丘笑笑,道:“再有半个时就可以下车了,下车以后半个时就能到家。”

    “那好吧。”

    江妙语点点头,道:“路上注意安全。”

    “放心。”

    方丘嘿嘿一笑,道:“汽车大的蛤蟆都奈何不了我,哪还有什么危险?”

    “你不会连自己编的话都当真了吧?”

    江妙语无语的问道。

    “可是,是真的啊。”

    方丘嘟囔道。

    “好吧好吧。”

    江妙语苦笑着道:“是真的,就是真的,反正你路上注意安全就好了。”

    方丘答应。

    随后。

    俩人又煲了一会电话粥,才挂断电话。

    半时后。

    方丘下了火车。

    “终于到了。”

    走出车站,方丘伸了个懒腰,望着那蓝蓝的天空,心中顿时涌起一种极为奇妙的感觉来,想要忍不住的大吼一声。

    当然。

    他并没有这么做。

    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方丘迈步蹬上一辆回家的公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