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脸都笑僵了
    在这个青春叛逆的年纪,别人家的孩子注定会成为许多人心中厌恶和憎恨的对象。

    毫无疑问。

    方丘就是典型。

    随着一整天的看病结束,各街坊邻居回家之后,都对方丘大赞特赞,在称赞方丘的同时,还不停的数落自家孩子。

    最终的结果,导致这些邻居家的孩子,都产生了抵触情绪。

    甚至有人扬言,要揍方丘一顿来出气。

    就这样。

    不少人开始打听方丘的消息。

    结果这一打听,全部人都傻了。

    方丘,江京中医药大学!

    就凭这两个肯定的信息,他们中就有许多人,想到了当初那个在网上闹得特别火的,喜脉约战的主角,方丘。

    同样叫方丘,同样在江京中医药大学上学。

    再一查。

    江京中医药大学里,只有一个方丘。

    顿时确定!

    得知这个消息,周围邻里的孩子们,顿时就全都震惊了。

    “居然是他?”

    “难怪医术这么牛逼,原来是他啊!”

    “身为街坊邻居,我居然不认识他,这实在太让人伤心了。”

    “没想到啊,我们这小小的临溪县,竟然还藏着这么一尊大神啊!”

    ……

    纷纷的议论间。

    各家的孩子,都把方丘的身份信息告诉了各自的父母,特别是喜脉约战这件事,更是着重的仔细的讲了一遍,以突出方丘是个妖孽,他们只是平凡人,平凡人是比不过妖孽的。

    听到这些消息。

    各家父母都震惊了。

    他们中,很多人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对方丘很是怀疑,认为方丘只是一个刚刚学了点中医皮毛的学生而已。

    可没想到。

    这个方丘,居然这么有来头。

    别说是这小小的临溪镇了,人家在全国范围内都早就出名了。

    显然。

    从这几天方丘的表现,以及喜脉约战这件事来看,方丘的医术显然不是吹的啊没。

    一时间。

    各家父母都不再骂自家孩子了,反而在想着,要怎么样跟方丘拉近点关系,最好能想办法跟老方家多走动走动,以后看病就不用麻烦了。

    第二天。

    早早的,方丘都还没起床,就有好几个人提着早餐跑来,非要跟方丘和方丘的父母一起吃早餐。

    结果,一顿早餐吃出来十多个人。

    随后。

    午饭时间点,又来了不少人,都提着菜来。

    一顿普普通通的早饭,硬是因为人多的缘故,被吃成了宴席,来的人也不光提菜,还热情的打下手,各种做菜显示自己的实力。

    这让方丘很是无奈。

    方丘老妈也很无语。

    要是天天都这样的话,那可就太浪费了,毕竟来的人来多的,这些人带来的菜根本就吃不完。

    饭后,方丘老妈劝说大家,不要再带早餐和菜过来了。

    结果。

    正在劝说的时候。

    又络绎不绝的来人了。

    只见。

    每隔上几分钟,就会有人提着礼物进来。

    有送水果的,有送饮料的,也有送各种保健品、面膜、化装品的,甚至还有人送衣服、耳环等等的。

    不得已。

    方丘老妈只能起身一个个的迎接这些客人,不停的拒绝客人们的礼物,却都拒绝不了,全被强硬的塞在手里。

    在这种情况下。

    方丘老妈的脸都笑僵了。

    当然不是开心的笑,而是无奈的笑,迫不得已的笑。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没办法。

    这都是她闹出来的。

    要没有她平日里对方丘的吹捧,这些事也就不会发生了。

    接下来的十天时间。

    方丘每一天都按时给孩子针灸。

    每一次针灸过后,孩子的病都会好上许多。

    十天后。

    随着一整个疗程的结束。

    那个深受重病困扰,已经整整一年无法下地的孩子,在方丘的治疗下,竟然下地走路了。

    他的病,彻底好了!

    这消息一传来。

    整个县城,顿时就轰动了。

    临溪县其实并不大,因为大家都是久居此地的人,所以跟自己家附近的人都认识,因此这个女人和得了重病的孩子的事,早就传遍了整个县城的每一家每一户。

    大家都觉得她们母子很可怜。

    可没想到。

    这个在他们看来,相当于夭折了一般的孩子,竟然真的被老方家的小方把病给彻底的治好了!

    这让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同时,方丘的医术,也成为了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紧接着。

    名声的传开,导致来方丘家看病的人,越来越多了。

    就连相隔几条街道,甚至是县城下属小镇、村子里的人,都专门的跑来找方丘看病。

    人一多。

    方丘家就被站满了。

    不知道的人一眼扫去,还以为这是新开的医院呢。

    最恐怖的是。

    不仅仅是上门的病人众多,甚至于还有人特意出大价钱,邀请方丘上门坐诊。

    只是。

    方丘哪里有那个时间啊。

    对待病人,他都一视同仁,金钱的诱惑再大,也不及救人之后的心里安慰大。

    因此。

    方丘一直简直在家里坐诊。

    在不断的给人看病的情况下,医术也在不断的提升。

    因为,有很多病人都会隔三差五的上门来,把吃药的情况还有身体的状况告诉方丘,进行实时反馈,让方丘能够第一时间了解到自己开的方子是否合适,合适的话是否需要再做一些细微的改变,不合适的话是否需要换另外一个角度去思考。

    这是磨砺,这是历练。

    方丘甚至感觉,这种提升,比在奇门小镇坐诊时的提升还要更大。

    逐渐的。

    方丘也开始习惯了。

    每天起床就开始准备坐诊。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过年!

    就连备年货的时间,都是硬生生的挤出来的。

    ……

    大年三十。

    下午,天空中就开始飘起雪来。

    让整个县城了里的人,都非常的高兴。

    毕竟,瑞雪兆丰年嘛!

    晚上。

    终于闲下来的方丘,洗了个热水澡之后,才跟家人一起其乐融融的一边吃着团圆饭,一边看春晚。

    晚上十二点。

    随着春晚的倒数,站在门口的方丘,准时点燃了鞭炮。

    “劈里啪啦……”

    预示着赶走邪恶年兽的鞭炮声响起,一家人都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随后。

    方丘的父母继续看电视。

    方丘则是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开始给自己认识的人,以偶个一个的发送微信祝福,几乎每一个人的祝福都不一样。

    在方丘来看,这是对人最起码的尊重,也表示着自己对对方的认可。

    发完微信。

    方丘立刻给江妙语打了过去。

    “新年快乐。”

    电话刚接通,那头就传来了江妙语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贺喜声。

    “新年快乐。”

    方丘笑着问道:“年夜饭吃完了吗?”

    “早就吃早了,现在正躺着呢。”

    江妙语应声道。

    “吃了就睡?”

    方丘嘿嘿一笑,问道:“好像那传说中的什么啊?”

    “你才像呢。”

    江妙语立刻回了一句,说道:“我可是中医!”

    “哈哈,你那边下雪了吗?”

    方丘问道。

    “下了,不大。”

    江妙语回应一声,然后突然眼珠一转,问道:“对了,今天有人来给你拜年吗?”

    “没有。”

    方丘摇摇头。

    “那你完蛋了。”

    江妙语说道:“大年初一,你最好还是赶紧跑出去躲躲吧。”

    “咋了?”

    方丘疑惑道。

    “你傻呀。”

    江妙语说道:“你在你们那里那么出名,整个假期都光给人免费看病了,平日里不收钱大家也就当你好心了,可是到了过年这么重要的日子,那些受你恩情的人,还不抓紧了来给你送礼拜年啊,到时候不来拜年的你都不给他们看病怎么办?”

    在方丘每天坐诊的这段时间里。

    俩人也都会经常通电话。

    毕竟热恋期嘛。

    一天一通电话都算是少的。

    因此,江妙语自然知道方丘整个假期都在给人看病的事。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方丘哑然失笑。

    随后。

    俩人又聊了许久,才挂断电话。

    可电话刚挂断。

    “嘀嘀嘀……”

    刚仍到床头的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

    “恩?”

    拿起手机一看。

    赫然是蒋梦婕打来的。

    “喂?”

    接通电话。

    “新年快乐。”

    蒋梦婕的笑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你也一样,新年快乐。”

    方丘笑着回应道。

    随后。

    沉默了一会儿。

    蒋梦婕又主动找了个话题,聊了几句,然后才挂断电话。

    ……

    那边。

    客厅里的电视上,春晚已经开始唱《难忘今宵》了。

    听着从客厅里传来的歌声。

    把手机往枕头下一塞,方丘才转过头,一脸悠载的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天空中不知何时飘起来的鹅毛大雪。

    “新的一年,开始了!”

    ……

    大年初一。

    果然如江妙语所预料的那般,方丘还没起床,就有人来拜年了。

    因为自己的卧室就在一楼的缘故,方丘很清楚的听到客厅里传来的各种声音,原本还想出门跟大家打个招呼。

    结果却发现,来拜年的人越来越多,没一会儿客厅都挤满了。

    按照这个架势。

    在过两小时,恐怕出门都没地方站。

    想到这里。

    方丘心头一动。

    直接打开窗户,偷偷的溜出去,找自己的小伙伴玩去了。

    反正是一楼,也不高,爸妈也不会担心。

    大年初二。

    正是一年之中,亲戚联络感情串门的时候,方丘在老爸老妈的挟持下,开着车去走亲戚。

    出了县城。

    来到城外的一片山区,路居然就被堵上了。

    正当方丘疑惑的准备下车询问的时候,一阵巨大的发动机轰鸣声,突然传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