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去,把我的笤帚拿来!
    (下一章晚上七点)

    说www..la

    这头巨型鬣狗的实力也不弱,比之龙柏安还要强一点,大约有五品武英的实力。

    奈何,它遇到了方丘。

    在方丘不动用真实实力,只用重开静脉后的实力的情况下,它还能稍微的压制住方丘,让方丘很难做出反击。

    在方丘动用真实实力的情况下,这五品武英的实力就未免有些太弱了。

    宗师,有资格突破到两花的宗师,打一个五品武英,简直就跟玩一样!

    毫无疑问。

    巨型鬣狗死了。

    甚至于,到死的那一刻它依旧在看着雪梅。

    “自作孽!”

    望着巨型鬣狗的尸体,方丘摇了摇头。

    如果它不小题大做,不攻击公路上的人,而是老老实实守在这里的话,这朵雪梅必然只属于它,得到雪梅之后它的实力也必然会更强。

    只可惜,在雪梅的诱惑下,它还是选择了伤人。

    这就怪不得方丘了。

    “这么大的鬣狗,若是被拍到的话,肯定会引起很大的轰动,甚至会引来许多武者。”

    心念一动。

    方丘提脚一踢,直接把鬣狗的尸体,踢下悬崖。

    这悬崖下,是一片非常茂密的森林,距离外面的公路也有非常远的距离,就算武警部队和消防部队到来,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

    而且,只要鬣狗消失,伤人的事件就会停止,到时候武警部队和消防部队随便找一找,找不到估计也就算了。

    就算被他们找到,那个时候鬣狗的尸体恐怕都一腐烂了,引不起太大的动静。

    处理掉巨型鬣狗的尸体后。

    方丘才转头看向悬崖下一米处,生长在峭壁上的一根干枯木桩上的雪梅。

    在方丘看过去的时候。

    雪梅的最后一片花瓣,正好完全舒展开来。

    眼前。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通体血色的雪梅,在第五片花瓣完全伸展开的同时,通体鲜艳的血色竟是如同潮水一般,飞速褪去。

    血色消散。

    取而带之的,是纯净的无比通透的,冰色。

    眨眼间。

    那妖艳无比的血色花朵,就变得宛如一朵冰雕。

    与此同时,一直萦绕在雪梅四周的能量罩,也悄然散去,被能量罩笼罩的所有精纯的天地之气,在成雪梅成熟的一瞬间,就全都涌入了雪梅之中,丝毫不差的被完全封存了起来。

    “这,算是走了狗屎运吗?”

    看着这朵刚刚成熟的雪梅,方丘立刻伸手取下,然后不禁笑出声来。

    这些日子以来。

    他每天都会修炼,也依旧是三点起床,跳窗出去锻炼。

    但是修炼了这么久,他却连一点突破的感觉都没有。

    没想到,今天遭遇了与巨型鬣狗的一战之后,不但让他感觉到手太阴肺经经脉中的内气,已经完全的凝实充足,甚至已经生出了非常明显的即将要突破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方丘意识到,他只需要让经脉内的内气再凝实一些,或许就可以成功突破!

    实力的提升。

    对方丘而言,无疑是天大的喜事。

    但让方丘想都不敢想的是,居然能遇到天材,雪梅!

    虽然在天材中的排名在第三十六位,不算高,但它毕竟是天材啊,多少人一辈子都遇不上一次,多少人遇上了都不知道。

    有了雪梅。

    方丘就真的完全安心了。

    他现在的突破,完全就是相当于重修。

    虽然他现在只重修到了一品武英的程度,但从他选择了这一条路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必须要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把这条路给走完。

    第一步,他走过去了。

    第二步,会更危险!

    每走一步,危险都会翻倍。

    毫无疑问。

    比地宝有着更强功效的天材雪梅,已经在提前告诉方丘,他的第二步必然能走过去,而且走的不会太痛苦。

    这让方丘怎能不高兴,怎能不兴奋?

    虽然很兴奋,但方丘也知道现在不是急着突破的时候。

    当即收起雪梅花,原路折返了回去。

    回到公路上。

    “爸妈?”

    看到父母居然还没走,方丘就赶紧迎了上去。

    从父母的脸上,他清楚的看到了浓浓的担忧之色。

    “回来了,回来了。”

    见方丘回来,方丘老妈立刻就冲上前来,一把抓住方丘的肩膀,不停的从上到下的观察着方丘的身体,问道:“臭小子,担心死我了,没受伤吧?”

    “安啦,老妈。”

    方丘微微一笑,说道:“我没事,事情也已经解决了,你们先回家吧,我去那边看看那些受伤的人,尽量的给他们治疗一下。”

    说完。

    立刻就朝着前方被堵起来的那一段路跑了过去。

    二老对视一眼。

    同时朝着方丘跑过的雪地上一看,结果发现依旧踏雪无痕。

    “这小子……”

    方丘老妈看着自己儿子的背影,都不禁生起疑来。

    好像是在怀疑,方丘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儿子一样。

    “咱们还没老吧?”

    方丘老爸撇了撇嘴,然后轻叹一口气,搂着方丘老妈的肩膀,感慨道:“看样子,咱们这宝贝儿子,可藏着不少秘密啊。”

    “有秘密也是我儿子!”

    方妈霸气的说道。

    这边。

    方丘冲到路障处,准备往里面走,却被交警给拦了下来。

    “我是医生。”

    方丘说道:“让我进去,先看看伤者。”

    闻言。

    交警没再阻拦,让方丘进去了。

    一路前行,绕过一个弯道以后,方丘立刻就看到在前方的公路两侧的树林边上,有许多人倒地不起。

    几名号交警正在照顾着伤员,更多的交警则是在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怎么不带人出去?”

    方丘上前来询问。

    “你是谁,干什么的?”

    一名交警立刻警惕了起来。

    “我是医生,这些人都受了重伤,救护车怎么还没来,为什么你们不把人先带出去?”

    方丘质问。

    因为他看到。

    这些倒地不起的人中,有许多都已经断骨了,还有几名胳膊和胸口上都有特别触目惊心的伤口,甚至能看到肉末。

    这一幕,让方丘很是不爽。

    这里本就是事故发生的地方,为什么不先把人转移出去?

    虽然明知道已经没有危险了,方丘还是很愤怒。

    “一个小队,有七个人在警戒,有三个在照顾伤员,其余的人必须要去封路避免伤亡,在武警部队和消防部队没有赶到之前,你让我怎么转移伤员?”

    交警反问。

    “只要你们愿意,就一定有办法。”

    方丘冷哼一声,立刻上前要给伤者治疗。

    “站住!”

    交警立刻阻拦,说道:“你说你是医生,请出示你的证件,否则请你马上离开,不许靠近伤者。”

    “我没带证件。”

    方丘皱眉。

    “那就请你离开!”

    交警强硬的说道。

    方丘心中火起,虽然知道交警是为了避免更大的意外,但是身为医生的他,怎能抛弃这么多的伤者,转身离去?

    这时。

    “小方神医,是小方神医。”

    一名断了胳膊,趟在地上的中年人,在方丘和交警争吵的时候,突然睁开眼,看到方丘的时候立刻就无比激动的喊道:“小方神医,你快来给我看看,再过一会我这胳膊怕是就要废了。”

    这一喊。

    其他伤者也都纷纷看向方丘,其中有不少认识方丘的,顿时都纷纷的呼喊了起来。

    其他人自然也都听说过小方神医的大名,也都纷纷出声求救。

    这边。

    听到大家的喊声,阻止方丘的交警一愣。

    “你是方丘?”

    交警问道。

    “对。”

    方丘点头。

    “你怎么不早说?”

    交警责怪一声,立刻给方丘让路,说道:“快快快,赶紧给伤重的人急救一下。”

    方丘也不迟疑。

    立刻上前,给断骨的人正骨,给重伤的人止血。

    几分钟后。

    武警部队和消防部队赶到,了解情况。

    方丘从侧面给他们指了一下方向,然后继续救治。

    消防部队开始转移伤者,武警部队进山搜寻。

    方丘也跟着消防部队,重新返回到了路障之外。

    与此同时。

    救护车赶到,快速的把伤者接走。

    那边,进山搜索的武警部队也传来消息,野兽已经死了,大家不用担心。

    这个消息传来。

    大家都不由得松了一大口气。

    这边。

    方丘一路返回,准备回家。

    结果,走到之前停车的地方,发现老爸老妈居然还没走。

    “咋样了,有多少人受伤,都治的怎么样了?”

    方丘老爸张口询问。

    “还好。”

    方丘应了一声,说道:“都差不多了,有几个重伤的也把命给保住了,起医院做一下系统的治疗就能好。”

    “做的好。”

    方丘老爸满意的点头说道。

    “儿子。”

    老妈凑上前来,在方丘耳边问道:“你给他们治疗的时候,有没有被认出来,他们知不知道你是特别有名的小方神医?”

    方丘无语。

    最终。

    一家三口商量了一下,虽然已经没有危险,公路也恢复了通行,但是这时间已经耽搁了不少,亲戚是走不了了,只能明天在去。

    回到家。

    方丘一骨碌的就往卧室跑。

    结果,被老妈一把就给抓住了。

    “臭小子,你就没什么要交代的?”

    老妈瞥着方丘问道。

    “交代啥?”

    方丘问道。

    “那只大怪兽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那么大,还有雪地上没有你的脚印又是怎么回事,你必须给老娘说清楚。”

    老妈说道。

    “这个啊。”

    方丘嘿嘿一笑,说道:“就是你儿子学了点武术而已,就这么简单,有必要大惊小怪吗?”

    “看样子,你是不想跟老娘说实话了?”

    老妈双眼一瞪,对站在一旁的方丘老爸说道:“去,把我的笤帚拿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