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尴尬了
    “好。”

    接过徐妙林递来的银针,方丘点点头,二话不说破就直接上手。

    取出银针。

    方丘脑中,立刻就浮现出了治疗之法。

    落枕取穴:落枕穴、大椎穴、后溪穴。

    按照脑中出现的治疗之法。

    方丘开始将银针依次刺入徐妙林手背上食指和中指骨之间的落枕穴、后脖颈下面的大椎穴,以及小指外延的后溪穴上,并选择用平补平泻法进行治疗。

    平补平泻法,又称为单式手法,进针得气后均匀地提插、捻转后,既可出针。

    银针入穴。

    方丘开始提插捻转的同时,暗暗的渡了一股内气过去。

    这边。

    徐妙林眼看眼着方丘选穴用针,发现方丘一点也不想是新手,用针非常的不错,而且一刺既能得气,这就证明方丘在针灸上,的确已经有了不小的造诣。

    心中疑惑的同时,徐妙林不禁暗暗点头。

    对方丘的表现很是惊喜和满意。

    专心施针的方丘,并没有关注徐妙林,依旧细心的治疗着。

    虽然这不是什么大病。

    但是身为中医,方丘就要对每一位病人负责,更何况治疗的还是徐老师?

    方丘脑中。

    这一套治疗落枕的针灸疗法,需要持续二十分钟的时间,但是在内气的加持下,根本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

    十分钟后,方丘停手取针。

    “恩?”

    徐妙林微微一怔。

    这套治疗落枕的针灸之法,他也是知道的,这是针灸中最基本的一套针刺法。

    也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徐妙林才会突然发愣。

    他已经准备好了,要好好享受这二十分钟的针灸时间,可没想到方丘收针收得这么快。

    扭了扭头。

    徐妙林正要问方丘为什么这么快就收针的时候,却是突然感觉到,整个人清爽了许多,颈部的酸痛完全消失了,就好像压根就没落枕过一样。

    “咦?”

    徐妙林惊讶了。

    按理来说。

    针刺法只行一半的话,效果应该不会太好才对啊?

    怎么方丘的针灸效果,会这么好?

    而且。

    这个效果,也好得有些出奇了吧?

    就连徐妙林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是什么情况?”

    等方丘收完针,徐妙林才一脸疑惑的看着方丘问道:“这套基本的针刺疗法,治疗落枕至少要二十分钟时间才能有效果啊,你这才治疗了十分钟,我怎么就好了,这种治疗效果未免有些太好了吧,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啊?”

    方丘神秘一笑,把装好的一次性银针,仍进垃圾桶里,然后才张口说道:“气功!”

    “你还会气功?”

    徐妙林一怔。

    他自然知道,气功也是中医的治疗手段之一,并且他自己也会气功,还练出了自发功来呢,只是好多年都没有站桩练功了,平常也不怎么用,所以就放下来了。

    “气功,不也是武功的一门嘛。”

    方丘说道。

    闻言。

    徐妙林这才想起来,方丘的武功很强。

    有那么强的武功,会点气功自然也就不算事了。

    “看样子,气功加持会让针灸的效果好上一些,而且还能缩短治疗时间,这可是一个大发现啊。”

    徐妙林摸着下巴,一边说着一边点头。

    心想:看来自己也得把气功给重新拾起来才行。

    “这样吧。”

    想了一下,徐妙林才看着方丘,说道:“既然你已经学会了针灸,那接下来我就先教你针灸吧。”

    “呃……好。”

    方丘迟疑了一下,然后点头。

    “咱们现在就开始。”

    徐妙林故作高深的站起身来,背着双手说道:“你去食堂买两个馒头过来。”

    方丘立刻去。

    稍许。

    馒头买来。

    接过馒头,徐妙林立刻就用笔在馒头上标记了一个点,然后把馒头放在办公桌上,自己后退半米。

    “看好了。”

    喊了一声,徐妙林从桌上,实现准备好的针盒中取出一根银针,双目微眯的盯着馒头。

    然后。

    手一抖,银针立刻脱手而出,精准无比的直接刺进馒头上的标记点上。

    这一手。

    若是让其他人看到,那必然会引来一震惊呼。

    徐妙林也知道这一点。

    一边准备迎接方丘投来震惊和崇敬的眼神,一边高深莫测的说道:“这,就是飞针!”

    结果。

    方丘一脸淡然,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哦了一声。

    这一下。

    徐妙林懵了。

    方丘怎么连一点震惊之色都没有,这么厉害的针灸技法,他居然不震惊?

    不会是惊得没表情了吧?

    “怎么样?”

    看着一脸淡然的方丘,徐妙林满目期待的问道:“这一手,是不是很厉害?”

    “还行吧。”

    方丘轻笑回道。

    其实。

    这飞针之法,也包含在针灸秘术的图录之中,方丘早就学会了,所以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更何况,他还是宗师级的强者。

    这飞针之法,在武林中就是发个暗器而已。

    以方丘的实力,别说相距半米了,就算相距几十米,也能例无虚发。

    “还行?”

    听到方丘的回答,徐妙林一脸无语的白了方丘一眼,说道:“这可是针灸刺法中,最为难学的刺法之一,你跟我说句还行是什么意思,要不然你来试试?”

    “哦。”

    方丘点点头。

    然后上前,照葫芦画瓢,在馒头上画了一个点,然后站到徐妙林之前的位置,连看都没太仔细看,手指轻轻一抖,捏在手中的银针就精准无比的刺入了馒头上的黑点。

    见状。

    徐妙林沉默了。

    望着方丘,什么话也不说,感觉很尴尬,特别尴尬。

    在中草药上他没有这么强的自信,可是在针灸上,他的自信可不小。

    只可惜,他遇到的是方丘。

    在他眼里,这世上会飞针绝技的人,绝对不多,而他正好就是其中之一。

    这一手飞针。

    就算是被名医看到,也难免震惊。

    他本想借这一手飞针,好好教育一下方丘,让方丘不要自大的认为自己是天才,让方丘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结果。

    他这逼没装好。

    反而还被方丘给怼了。

    这让他尴尬得不行。

    要是早知道方丘也会飞针,他就算是打死,也不会这么装啊!

    这边。

    看到沉默不语的盯着自己的徐妙林,方丘眉头一挑,以为徐妙林对他的表现不满意,要不然不会摆这么臭的脸。

    当即就赶紧张口说道:“徐老师,你要是不满意的话,我还可以站的更远。”

    说完。

    立刻在徐妙林的注视下,拿着银针退后到一米远的位置,手指一抖,再次精准无误的飞针刺入馒头上的黑点。

    见到这一幕。

    徐妙林暗暗一颤。

    他顶多也就能相隔半米,可方丘居然比他还厉害,在一米外都能飞针。

    这就扎心了!

    身为老师,被自己的学生怼到这种程度,也是没谁了。

    这边。

    见徐妙林还是没说话。

    方丘赶紧张口说道:“其实,我还可以更远。”

    说完。

    拔出银针,就要往外退。

    “行了行了。”

    徐妙林赶紧摇头摆手的阻止方丘,说道:“这个太简单了,我再教给你点其他的。”

    话是这么说。

    但是徐妙林的心里的苦的,很苦!

    他已经被默不作声的被方丘怼了两次了,要是再让方丘继续下去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承受得住。

    因此,他只能阻止方丘,继续故作高深。

    “好。”

    方丘放下银针,一脸期待的看着徐妙林。

    虽然已经通过针灸秘术,学会了大部分的针灸技法,但是徐妙林可不是一般人,说不定他会一些更加神奇的独特的针灸秘术呢?

    “你先把你学会的,关于针灸的一切都给我讲讲。”

    徐妙林坐到办公桌前,说道:“了解你学习的情况以后,我也好根据你现在的情况来教你。”

    这一次,徐妙林很谨慎。

    他决定,某而后动。

    可不能再丢人了!

    那有老师被学生不停的怼的,好在没有露馅,要不然可就真没脸了。

    “我学了指针疗法、面针疗法、人中针疗法、脊针疗法、手象镇、陶针疗法、巨刺法、针刺疗法、瘢痕灸疗法、间接灸疗法、雷火针疗法、盒灸疗法、硫姜灸疗法、皮肤针疗法、火针疗法、芒针疗法、眼针疗法、口针疗法、足象针、推针疗法、针四缝疗法、骑竹马灸疗法、间接灸疗法、太乙神针疗法、敷药灸疗法、硫朱灸疗法、皮内针疗法、水针疗法、耳针疗法……”

    方丘张口,一连串的就吐了出来。

    一旁。

    徐妙林听到前几个的时候,面色平静的点点头。

    可是,当听到方丘说出第十种疗法的时候,脸色就变了。

    听到第二十种疗法的时候,脸上就流露出了惊诧之色。

    听到第三十种,徐妙林就不是惊诧,而是不可思议了。

    在他看来。

    三十种针灸疗法,是只有专攻针灸的医师,才能学全的。

    可方丘,却依旧还在说。

    四十种。

    五十种。

    ……

    徐妙林的脸色彻底变了,看向方丘的眼眸里不再是惊诧和不可思议,而是满满的震惊。

    “太多了,一共有一百多种吧,我就不全说了。”

    就在徐妙林无比震惊的时候,方丘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这一下。

    徐妙林简直都给跪了。

    一百多种?

    当是过家家吗?

    “除了这些疗法之外。”

    方丘继续说道:“我还学会了用针八法:二龙戏珠、喜鹊登梅、老驴拉磨、金钩钓鱼、白蛇吐信、怪蟒翻身、金鸡啄米、鼠爪刺法。”

    方丘没有细说。

    他知道。

    徐妙林肯定知道,这用针八法,所以解释根本就是多余的。

    最重要的是,徐妙林现在并不是在考验他,所以他不需要针对这些方法进行解释,只需要把自己会的东西说出来,让徐妙林了解到就可以了。

    听完。

    徐妙林的心都惊到了嗓子口。

    “这小子,不声不响的竟然就会学了这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