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再回医院
    看着方丘。

    徐妙林尽量的压制着心中的震惊,不想让方丘看出来。

    若是身为老师却惊于学生的实力,这就太扎心、太丢脸了。

    “你以前学过针灸?”

    徐妙林问道。

    “以前没有学过。”

    方丘摇摇头,说道:“就是从风雪新那里回来以后,才开始自学的。”

    “恩?”

    徐妙林双眼一瞪。

    这才多长时间?

    自学,能学到这种程度,连飞针都会了?

    徐妙林很震惊,但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在他看来。

    方丘在中医上的天份的确出奇的高,但是就算再高也高不到这种程度吧,短短时间就学了一百多种针灸疗法,甚至连中医界少有人会的飞针都能学得炉火纯青,还自己把气功跟针灸结合起来。

    这要是传出去。

    还不被中医界的那些大前辈,当成妖孽来看待啊?

    想到这里。

    徐妙林暗下决心,绝对不把方丘这种强大得恐怖的天份给说出去,否则必然必然会遭到哄抢。

    到时候,方丘一旦心生傲气,那可就完了。

    这种天才,必须要以苦培养!

    想来想去。

    徐妙林也没有要把方丘收成徒弟的想法,还是让方丘继续做自己的学生比较好。

    “学了这么多针灸疗法,你一共时间了多少次?”

    徐妙林问道。

    “应该是……两次吧。”

    方丘想了想,回答道:“一次是过年,在家里治好了一个患了重症肌无力的孩子,一个就是刚才给你治的落枕了。”

    “这么长时间,你就实践了两次?”

    徐妙林很无语。

    “诶,不对。”

    方丘突然想起什么,张口说道:“是三次,中午回学校的时候,遇上一个胃痛的同学,就顺道给他治了一下。”

    “要不是因为你给这个同学治疗,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学了针灸呢。”

    徐妙林苦笑。

    “嘿嘿。”

    方丘附和一笑。

    “没想到,连我都变成你的实践恐惧了。”

    徐妙林摇摇头,然后又补充道:“不过,你能用针灸疗法治好重症肌无力,也的确是很不错了。”

    方丘轻轻点头。

    “虽然你学了这么多。”

    徐妙林想了想,说道:“但是,中医需以实践为主,而且你会的够是古代针灸技法,那晚上就教你现代针灸技法吧。”

    “好。”

    方丘立刻点头。

    “埋线会吗?”

    徐妙林询问。

    他可不想像刚才一样,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又被方丘怼。

    “不会。”

    方丘立刻摇头。

    “嘿嘿。”

    徐妙林嘿嘿一笑,之前被方丘怼的尴尬尽去。

    心中得意,暗道:“小样,还是嫩啊,就算天份再高,不也还是得跟我学?”

    “不过,有一个这么出色的学生,我这个当老师的,压力也很大啊!”

    暗自得意间。

    徐妙林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师弟?”

    电话接通,穿来熟悉的话声。

    跟徐妙林通话的,赫然是齐开文。

    “师兄。”

    看着方丘,徐妙林面带微笑的说道:“你师侄需要实践针灸,你得抓紧一下,给他安排进医院。”

    “恩?”

    齐开文一愣,疑惑道:“我什么时候有师侄了?”

    “方丘。”

    徐妙林翻了个白眼。

    “哦……”

    齐开文一拍脑门,说道:“你看,我这都快给忘了,不过这方丘不是才刚上完大一第一学期吗,虽然成绩好,但也不至于现在就开始学针灸啊,就算要学也不至于要去实践吧?”

    “什么就不至于。”

    徐妙林撇撇嘴,说道:“我学生厉害不行啊?”

    “行行行。”

    齐开文笑着连连应声。

    “对了。”

    徐妙林沉吟了一下,说道:“另外,再免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师侄在年前就已经拿下匠医资格了。”

    “啥?”

    齐开文一惊。

    匠医资格,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啊。

    拿一个匠医资格,比拿一个行医资格证,要难上好几个倍。

    方丘,怎么这么快就拿到了?

    而且。

    他还是个学生,这才学了半年啊,怎么就这么厉害?

    “嘿嘿。”

    听到齐开文的震惊之声,徐妙林得意的笑了起来。

    那边。

    良久之后,齐开文才反应过来,当即就止不住的笑着摇头。

    这一下。

    他还真不知道,是该感慨方丘命好,找了个好师父,还是该感慨自己师弟的命好,收了一个好徒弟了。

    “既然这样,那我现在就给医院那边打电话。”

    齐开文回道。

    “好嘞,我等你的好消息。”

    徐妙林应了一句,然后挂断电话。

    ……

    中医学院。

    领导办公楼,院长办公室。

    “针灸……”

    刚挂断电话,齐开文脸上的惊喜之色还未退去。

    方丘如此厉害。

    对他而言,也是有大大的好处存在的。

    抛开师叔侄这层关系不谈。

    方丘还是中医学院的学生,身为中医学院的院长,手底下出现了这么优秀的一个学生,同样让齐开文很是兴奋。

    没有迟疑。

    欣喜的同时,齐开文立刻拨通了第一附属医院院长,苏牧冬的电话。

    响了几声之后。

    “喂?”

    苏牧冬接起电话。

    “苏院长,我是齐开文。”

    齐开文张口说道。

    “齐院长?”

    苏牧冬一凝,笑问道:“怎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这边有个学生要进医院实习。”

    齐开文张口,说道:“希望你能给安排一下。”

    “哦?”

    苏牧冬张口问道:“大四还是大五的,在读研吗,各科成绩怎么样,一共进行过多少次实践练习课堂?”

    “实践还挺多的,实践课堂倒是没上过。”

    齐开文笑着,说道:“大一新生,哪里能有实践课堂可以上。”

    “大一?”

    闻言,苏牧冬眉头一挑,说道:“齐院长,这可就不好办了啊。”

    “有什么不好办的。”

    齐开文摇摇头,说道:“你之前不是让他去你们医院骨科了吗,现在换个科室去针灸怎么就不好办了?”

    “骨科?换科室?”

    苏牧冬先是一愣,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似的,立刻就惊喜的问道:“你说的这个大一的学生,是方丘?”

    “对。”

    齐开文点头回道。

    “哎呀,你怎么不早说啊?”

    苏牧冬哈哈一笑,说道:“是他就没问题了,不过这个行医资格证的事。”

    “你放心,他连匠医资格都拿到了。”

    齐开文回道。

    “真的?”

    苏牧冬震惊了。

    其实,他也一直在想着要怎么样把方丘召回医院,学校领导也都不反对,可就是这行医资格证不好办。

    虽然说他是一院之长,走点关系给方丘拿个行医资格证什么的,根本就不算事,可是他知道方丘不是那种人,就算他有心帮,也还得看方丘愿不愿意呢。

    正是碍于这一点,苏牧冬一直没提让方丘返回医院的事。

    可没想到。

    现在,反倒是齐开文主动提起了,而且方丘的行医资格证,也解决了。

    这不是正好吗?

    “我还能骗你啊,你倒是给个痛快话,成不成?”

    齐开文说道。

    “成,怎么能不成。”

    苏牧冬哈哈一笑,说道:“你告诉方丘,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回来,他的诊疗室还给他留着呢,骨科欢迎他。”

    “什么骨科。”

    齐开文撇嘴,说道:“这一次,方丘要去的不是骨科,是针灸科!”

    “啥?”

    苏牧冬一怔,整个人都懵了。

    “我没听错吧?”

    “方丘要去针灸科?”

    苏牧冬问道。

    “没错。”

    齐开文表示肯定,然后又补充道:“他要是想回骨科,我给你打什么电话,要打也是沈淳给你打啊?”

    “呃……”

    苏牧冬愕然,说道:“齐院长,这骨科才是最实在的、才是最能发挥方丘的天赋的地方,你让他去针灸科,这不是把他的天赋给埋没了吗?”

    “他现在在学针灸,要累积实践经验,自然得去针灸科。”

    齐开文回道。

    “不是,他这也学的太快了吧?”

    苏牧冬皱着眉头,说道:“齐院长,你可不能因为他天份好,就揠苗助长啊,咱们学校说不定还得指着他在青年国医大赛上露脸呢。”

    “放心。”

    齐开文说道:“这是方丘自己的意愿,没有任何人强迫他,更没有所谓的揠苗助长。”

    “既然是这样。”

    苏牧冬沉吟了一下,说道:“那好吧,让他明天早上过来吧。”

    “好。”

    齐开文点点头,挂断电话。

    然后通知徐妙林。

    ……

    图书馆,借阅室。

    “好了。”

    跟齐开文通完电话,徐妙林对着方丘说道:“医院那边已经统一了,苏院长让你明天一早过去实践。”

    “好。”

    方丘立刻点头。

    其实。

    方丘早就想好好的实践一下了,毕竟学了这么多的针灸之法,都在脑子里。

    虽然对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都能完全把握住,但是实践与学习不同,有非常多的临时状况,就算没有状况,实践也可以让自己更加熟练。

    除此之外。

    方丘也知道,徐妙林说的没错。

    他学的的确都是古代针灸疗法,对现代针灸疗法的确没有过接触,方丘也正好可以借着这次进入医院实践的机会,好好的学习一下现代针灸。

    傍晚。

    朱本正、周小天和孙浩三人,返校回来。

    原本已经约好跟方丘一起聚餐的。

    可没想到。

    在三人下火车的时候,方丘突然接到江妙语的电话,说是正在回江京的火车上。

    无奈。

    方丘只能推掉聚餐,赶去高铁站接江妙语。

    毫无疑问。

    方丘这种临阵脱逃的行为,立刻就引起了三位舍友的大肆围攻,骂他重色轻友。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