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方丘竟然会气功?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

    方丘迈步上前,走一到李大爷身前。

    因为是主动挑战的缘故,谭名已经事先准备了一套针灸给方丘,同时也带来了针灸椅。

    “您先请坐。”

    方丘扶着李大爷,让他坐到针灸椅上。

    因为患了白内障的缘故。

    李大爷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景象了,就连来的时候,都是病情好转的张大爷一路拉着他过来的。

    “老李头,你别紧张,让这位医生给你治治,我在旁边给你看着,啊。”

    张大爷拍着李大爷的肩膀说笑。

    “诶。”

    李大爷点头应声。

    这边。

    方丘拿过谭名给他准备的针灸,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确定针无问题之后,才开始给李大爷检查身体。

    虽然说两位大爷的病都一样,都是白内障,但是诱发白内障的病因有很多,方丘得先了解病情,才能下针。

    稍许。

    了解得差不多了。

    方丘这才取出银针,准备施针。

    “白内障。”

    心头一动。

    方丘脑中立刻就浮现出了针对白内障的针灸疗法。

    此法,为体针加耳穴压丸。

    针灸取穴:晴明、球后、承泣。

    配穴:翳明、合谷、足三里、肝俞、肾俞、脾俞、光明。

    第二组配穴:心穴、肝穴、皮质下、眼穴、目1耳穴、目2耳穴。

    拿着银针。

    方丘先取2个主穴搭配3个配穴。

    银针缓缓刺入0.5至1寸。

    得气后,方丘立刻停手,不动眼区穴位,反而在其他的穴位上使用补法。

    手法极为熟练。

    李大爷也没有任何不适之感。

    十分钟后。

    方丘取针,然后再取其他主穴和配穴,继续针灸。

    这边。

    见到方丘那熟练的针灸手法,周围同学们,都纷纷的惊叹了起来,因为那手法实在太行云流水了,完全没有丝毫的滞停之感。

    虽然惊叹,但大家都不敢出声。

    毕竟方丘正在施针,若是出声打扰的话,恐怕会引起不好的后果。

    与大家一样。

    看到方丘的针灸技法,谭名也很吃惊,没想到方丘的技法这么好,甚至于比他都要强上一些。

    不过。

    看到方丘只留针十分钟便取针的时候,谭名就暗暗的冷笑了起来。

    这种针灸疗法,他也知道。

    使用这种方法治疗白内障,每一次治疗都需要留针二十分钟的时间,才能起到应有的效果。

    最重要的是。

    这种方法对白内障的疗效虽然很好,但是想要完全治好,必须要每日或者隔日针灸一次才行,一个疗程为15次。

    也就是说,方丘至少要15天的时间,才能帮李大爷把病治好。

    这跟他的六天相比,差距不言而喻。

    “哼。”

    心中冷哼一声,谭名暗想道:“就这点本事,竟然也能接到央视的邀请,简直是对我们学校的侮辱。”

    “刚才不是很硬气,很厉害吗,待会我看你怎么下台。”

    “我马上就当着江妙语的面,把你踩下去!”

    越想谭名就越兴奋。

    这边。

    方丘却依旧在不紧不慢的治疗着。

    在留针使用补法的同时,暗暗的调动经脉中的内气,通过银针涌入李大爷的体内。

    一旁。

    江妙语却紧皱起了眉头。

    忍不住的担忧起来。

    出身于针灸世家的她,又怎会看不出方丘选择的针灸疗法,是对病情最好,也是最容易能根治的方法。

    可是这个方法虽好,但是需要的时间实在太长了。

    用这种方法要赢谭名,根本不可能!

    可是。

    方丘已经这么做了,她又能怎么办?

    她不想阻止。

    因为她知道,方丘是一个医生,必须要对病人好。

    但是她也不想方丘输。

    因此。

    她很担心,也很希望能有奇迹发生。

    周围众人看到江妙语的神色。

    顿时都笑了起来。

    连出身于针灸世家的江妙语都皱紧眉头了,方丘怕是赢不了了!

    再看谭名脸上的冷笑和得意之色,大家更加笃定了心中的想法。

    这一次,方丘悬了!

    再看方丘。

    却依旧不徐不慢。

    又过了十分钟,方丘才终于是针灸结束!

    “李大爷,你先别睁眼,稍等一下。”

    方丘叮嘱一声。

    然后转头对着谭名说道:“刚才我看到你带了王不留行籽过来,拿出来吧。”

    谭名冷哼一声。

    从随身携带的医药包里,取出来一种用塑料袋子装着的黑白相间的植物种子,递给方丘。

    这是一种中药。

    具有活血通经,消肿止痛的功效。

    接过袋子。

    方丘看了一眼,发现除了王不留行籽以外,袋子里还带了胶布。

    从这一点来看,谭名还挺细心的。

    提着袋子。

    方丘返回到李大爷身边。

    他的治疗还没有结束,刚才的治疗只是针刺了主穴和两组配穴中部分穴位而已,接下来就是第二组配穴中的耳穴,目1和目2了。

    找准位置。

    方丘将胶布撕得非常小,然后将王不留行籽置于胶布上,贴敷在李大爷的两个耳穴上,然后帮其轻轻的按压了一下。

    “李大爷,这个胶布您不急着撕,回去以后就像我刚才做的那样,每天按压2-3次,每次按压十分钟左右,不要两边同时按,先按一边再换另外一边,三天后再换药。”

    方丘叮嘱道。

    “好。”

    李大爷点头。

    “好了。”

    方丘拍拍手,说道:“您可以睁眼了,看看效果怎么样。”

    闻言。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李大爷的身上。

    输赢,就看效果了。

    在全场的瞩目下。

    李大爷的眼皮微微颤抖着,缓缓的睁开。

    “咦?”

    “怎么这么多人,这里是哪里?”

    面色微微一变,李大爷立刻转头四望。

    “老李头,你能看清了?”

    张大爷惊声询问。

    “诶?”

    李大爷一愣,然后脸上喜色上涌,立刻说道:“我真的能看清了,张老头我看到你了。”

    听到俩位大爷的对话。

    在场所有人都瞬间瞪大了双眼。

    “能看清了?”

    “这怎么可能啊?”

    “是不是说,方丘一次就把病人给治好了?”

    “不可能吧?”

    “我去,方丘的针灸这么厉害?”

    一时间。

    众人都纷纷的惊呼了起来。

    “不可能!”

    谭名两步冲到李大爷身前,一脸怀疑的二话不说就给李大爷检查,一边检查还一边说道:“怎么可能一次就能把白内障治好,整个医史上最快的也就三次,我用六次就已经是极限了,怎么可能会有一次治好这种事。”

    毫无疑问。

    谭名知道方丘选择的所有穴位,也大体知道方丘的治疗思路,心里也承认方丘的针灸水平不差,但是在只使用了一半时间的情况下,方丘却针灸出了这么好的治疗效果,这让他实在是难以相信。

    这边。

    一直很担心的江妙语,快步冲上前来拉着方丘的手的同时,也惊讶得瞪大了双眼。

    她不光是针灸世家的传人,在学校里拜的师父也是针灸大师,对针灸的精通也套远远强于其他人。

    正是因此。

    她才会如此震惊。

    她也没想到,方丘的针灸效果,居然会这么好。

    那边。

    检查了一会儿,谭名确定病人的病情已经大幅度减轻,就算没有全好,也绝对不需要再针灸超过两次。

    也就是说。

    方丘的针灸效果,竟是逼平了中医界的记录。

    这怎么可能?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回头望着方丘,谭名一脸震惊的问道。

    “气功加针灸。”

    方丘直接张口。

    他没有半点保留。

    从年假,老爸提起的时候,方丘就对自己的志向更加的坚定了,虽然这个志向很简单,但是要真正的去做到,却也没那么容易。

    这个志向,就是要以一己之力,振兴中医!

    对方丘来说。

    要真正的做到,显然很难,但也正是因为难,才叫志向。

    无论有多难,方丘都会往这个方向去努力,能做到什么地步就是什么地步!

    因此。

    气功加针灸的治疗方法,他毫不吝啬的直接公开了。

    反正他会的是内气,但是说气功也是一样的,只是效果未必有内气这么好而已,所以公开对方丘来说,完全无所谓。

    至于内气。

    普通人要修炼出内气,实在是太难了。

    相较下来,气功还容易一些。

    “什么?”

    “气功?”

    “气功还能跟针灸配合在一起?”

    “方丘竟然会气功?”

    “不是吧,气功加针灸竟然会有这么厉害的效果,我们以前怎么没听说过?”

    “这不会是方丘自己想到的办法吧?”

    “天才,真他妈的天才!”

    说话间。

    方丘拉着同样震惊的江妙语,迈步离开。

    “啪啪啪……”

    掌声随后而至。

    显然。

    方丘赢了。

    赢得干脆利落不说,还公开了如此大的一个秘密,这让大家怎能不服?

    就连谭名也服了。

    气功加针灸,他学针灸学了这么多年,连想都没想过。

    没想到,方丘不但想出来了,还付诸了实际,并且得到了重大的发现。

    人群中。

    “唉。”

    看着方丘拉着江妙语离开的背影,周小天张口道:“老幺这个怼人王又赢了,这跟我们想像的完全不一样啊,不过这一次赢的倒是很厉害。”

    “是啊,老幺的针灸果然不凡。”

    朱本正附和道。

    “不都说,无敌是多么寂寞吗?”

    盯着方丘的背影,孙浩苦笑道:“这他妈哪里寂寞了?”

    三人对视一眼。

    同时苦笑。

    “既然老幺这怼人的脚步停不下来,为了不丢脸,咱们唯一的办法,就只有奋起直追了。”

    朱本正坚定道。

    孙浩和周小天,立刻点头赞同,三人都紧紧的捏起拳头,准备狠拼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