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中了王者农药的毒了吧?
    很快。

    一大群人就跑到了俩人身周。

    虽然刚过完年,还没入春,但是此时的天空,已经蒙蒙亮了。

    围绕在四周,这群人一脸神奇的盯着方丘和江妙语看,那模样似乎是把方丘和江妙语当成了动物园里的动物一般。

    方丘还没什么感觉,毕竟无论是在医院还是以无名的身份出现在切磋大会的时候,他都是万众瞩目之人,无意间已经习惯了他人的目光。

    可江妙语就不同了。

    她是个女生,虽然偶尔有男生会盯着她看,但那也只是一个两二而已,她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盯着看。

    因为距离太近的缘故,这种感觉跟上台唱歌完全不一样。

    结果就导致。

    原本已经摆得极为标准的动作,很快的就变得不自然和僵硬了起来。

    “放轻松。”

    似乎是察觉到了江妙语的变化,方丘走到其正前方,温和的笑着说道。

    闻言。

    也不知为何,江妙语忽然就轻松了不少。

    那种感觉,就好像找到了依靠,又好像快要掉下悬崖的时候,突然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掌抓住一般,让她心安。

    紧张的僵硬感,散去。

    看着方丘,江妙语鼓起勇气,正视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并逐渐开始接受。

    这时。

    “方大神。”

    人群中,一个同学喊了一声,问道:“真的有气功啊?”

    “真的有。”

    方丘很肯定的点点头,也不知是调笑还是什么,直接说道:“我可以隔八米,一掌打灭蜡烛,就问你信不信?”

    “这个……”

    这位同学挠了挠头,然后嘿嘿一笑,问道:“既然是方大神说的话,那我就先信了,不过既然真的有气功,你能不能教教我,我都这么相信你了,你至少也得给我看到点希望不是?”

    “是啊,真有气功的话,也教教我们吧?”

    “方丘大神,我也想学。”

    “教我教我。”

    大家纷纷出声附和。

    “恩?”

    方丘也没想到,大家竟然这么踊跃。

    原本。

    方丘还想,因为许多人都不知道气功是中医疗法的一种,再加之一直流传有气功是假的之类的传言,肯定会导致许多人把气功当成封建迷信,不愿意学。

    抱着一颗要弘扬中医文化的心,方丘虽然已经决定要想办法传授大家气功,但是一直都没有想到太好的办法,怎么样去解决大家对气功不信任的这个问题。

    可没想到。

    方丘这还正愁着无法事实设想,宣传和教人呢。

    现在,机会来了。

    “当然可以,只要你们愿意学,我就愿意教。”

    扫望众人一眼,方丘张口说道:“不过,修炼气功是很苦的事,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们,吃不了苦的,还是别学为好,省得半途而废,浪费时间。”

    闻言。

    大家都眼前一亮,纷纷表示能吃苦。

    “好。”

    方丘点点头,说道:“既然都想学就听我指挥,现在大家以我为中心,围成一个圆圈,我先教你们正确的修炼动作。”

    大家立刻照做。

    江妙语也收功,放松了下来,重头跟着方丘再来了一遍。

    结果。

    其他正在跑步的同学见到这种状况,也都纷纷的跑了过来,带着满心的好奇加入到圈子中。

    人越来越多,圈子也越来越大。

    到得最后,所有早起跑步的同学都不跑了,全部跑来跟着方丘学气功。

    等将所有人的动作,全部纠正标准。

    圈子也扩大到了一定的程度。

    方丘这才站到正中央处,面对着江妙语,跟其他人一样站桩的同时,默默的放空自己,放任自己处半梦半醒之间。

    然后,开始发功!

    其实。

    指挥大家围绕成圈,是方丘刻意的。

    因为这个圆圈,已经在无形中形成了一个场域。

    随着方丘发功,外放的气功与这个场域融为一体,让方丘可以通过场域影响到大家。

    稍许。

    不少人都开始莫名的手舞足蹈了起来,其中一部分人甚至开始甩手打自己,好像无法控制自身似的。

    一时间。

    大家都开始惊慌了。

    “怎么了?”

    “这是怎么了?”

    “我,我怎么感觉,我好像被锁住了,我好像控制不住自己。”

    “这是干啥呢,赶紧停下来。”

    一些人开始惊叫起来。

    “不要紧张!”

    听到惊叫声,方丘大喝一声,张口说道:“这是自发功,是自然现象,是你所修炼的气带动着你的身体自然而动。”

    说到这里。

    方丘一边继续发功,一边说道:“自发功是在身心放松、顺其自然时身体自动产生的动作,就像在累的时候会不自主的打哈欠一样,这些动作可以让你所吸入一些氧气,进一步的刺激脑干,这对你们来说是好事,你们现在最需要做的是去感受自身的气,只有抓住气控制气,才能使用气。”

    听得这话。

    大家才逐渐的尝试着放松下来,开始感受气的神奇。

    直到半小时后。

    “停!”

    方丘的大喝声突然传来。

    将沉浸在对气的感受中的大家,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唤醒过来。

    睁开眼。

    方丘转头四望。

    立刻就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来。

    只见。

    江妙语依旧在站在前方没有移动。

    其他人则各有一样。

    当然,大部分人也都还是站在原地,只是摆着各种不同的姿势,看上去比较奇怪。

    最让人忍俊不禁的是,有几个人竟然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滚到草地上去了,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滚的,倒地都没能醒过来。

    一眼看去。

    这些滚在草地上的,有的躺着有的趴着,有的匍匐着,有的侧身摆出睡美人的样子来,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不过。

    他们也并不在意。

    从草地上站起身来,一个个都神清气爽,好不舒坦。

    “都站好。”

    方丘张口大喊一声,说道:“跟着我收功!”

    闻言。

    大家立刻恢复之前围绕成圆的站位。

    “两臂下垂体侧,同时两腿缓缓站直。”

    方丘一边示范,一边张口说道:“两小臂外旋,掌心向外,两臂缓缓从体侧向上举起,至肩平。”

    听着看着,大家也都认真的学着,谁也没有出声。

    “曲肘。”

    方丘继续讲解收功之法,说道:“手向头前上方划弧,同时吸气。”

    “然后掌心向下,经头前慢慢下落,同时呼气,引导气聚丹田。”

    “如此,反复三次!”

    讲完。

    做完第一遍的方丘,开始第二遍。

    很快。

    在方丘的带领下,收完功之后,不少人都开始兴奋的议论了起来。

    “你感觉到气了吗?”

    “当然感觉到了。”

    “好神奇啊,竟然真的有气功。”

    “是啊,我现在很怀疑,是那个家伙说的气功是假的,那家伙是自己不会练,所以也不让别人练吧?”

    “我以前也认为气功是假的,可我现在不这样认为了,以后也绝对不这样认为了。”

    “真是不体验不知道啊。”

    “我原来也是,根本就不相信气功,但是现在我亲自体验到了,我信了!”

    热议间。

    大家都很是惊喜。

    “方大神,明天还带着我们练吗?”

    一人突然张口问道。

    “你们想练吗?”

    方丘扫望着众人,问道。

    “想!”

    毫无疑问,所有人齐齐点头。

    “好。”

    方丘点点头,说道:“明天五点,还是这里,我带你们一起练。”

    “好。”

    大家一听,全都兴奋的答应了一声,然后跟方丘打了招呼之后,就三三俩俩的议论着散去了。

    草地上,只剩下江妙语和方丘俩人。

    “真的好神奇啊。”

    等所有人全部离开之后,江妙语才立刻走到方丘身前,一脸兴奋的说道:“刚才我都不由自主的动了,那种感觉很奇特。”

    “这是修炼气功的自然现象。”

    方丘笑着说道。

    江妙语盯着方丘,看了一会儿,才突然笑着说道:“我发现,你好像有很多秘密啊,会的也很多。”

    “我会的还真不少。”

    方丘笑着应声。

    “快,告诉我你还会什么。”

    江妙语立刻逼问。

    “其实吧,我年前真的跟一只汽车大的蛤蟆打了一架。”

    方丘张口道。

    “鬼扯吧你?”

    江妙语白了方丘一眼,转身就走,摆出一副不理方丘的模样。

    “诶,我说的都是真的。”

    方丘一边追上去,一边大喊。

    好不容易追上江妙语,发现江妙语依旧不搭理自己,方丘无语的苦笑一声,心中暗想:这女人翻脸怎么跟翻书一样快?

    不得已。

    方丘张口说道:“我打算请假。”

    “恩?”

    江妙语一愣,问道:“为什么?”

    “大一的课程对我来说,学不学都一样了。”

    方丘说道:“继续上课的话就有些太浪费时间了,而且我需要时间去做一些必须要做的事情。”

    “哦。”

    江妙语了然的点点头,说道:“我支持你。”

    “你不感觉自己是在助纣为虐吗?”

    方丘笑问道。

    “请尽情吩咐妲己,主人。”

    江妙语摆出一个古代妃子给帝王行礼的样子,娇笑一声,然后义正言辞的说道:“主人的敌人就是妲己的敌人。”

    “你这是喝了王者农药,导致中毒了吧?”

    方丘无奈摇头。

    “来和妲己玩耍吧。”

    江妙语笑着,伸手拽住方丘的胳膊。

    见状。

    方丘一脸黑线。

    游戏这东西,他完全不碰。

    对他来说,他的人生就是一场游戏。

    虽然可以预见,这场游戏的结局最终都是死,但是在没有走到真正的结局之前,谁又能知道这一路上会发生些什么呢?

    或许,并不会有所谓的结局也不一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