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一品武英战力!
    “宗师?”

    桥上,青年抬头与方丘对视,神色有些诡异。

    方丘也是微微挑眉。

    然后,转头看向那些明显已经惊慌失措,却依旧在疯狂开火的歹徒。

    “嗖。”

    没有迟疑。

    返青立刻闪身而出,直接冲入人群,将这些歹徒全部打晕。

    不过。

    这一次跟之前的感觉不一样。

    这些歹徒,好像是故意让方丘打晕的,方丘没感觉到半点反抗之意,反而还感觉到这些歹徒都争着抢着的往他面前送,好像巴不得赶紧被打晕一样。

    见到这一幕。

    站在桥上抽烟的青年,眼中突然就亮起了一抹红光。

    很快。

    歹徒全倒。

    震天的枪炮声,也终于是彻底的消散了。

    方丘与桥上的青年对视着。

    隐隐可见。

    青年的眼珠好像变成了红色,是近黑那种红,没有一丁点光,好像天生就是红色的眼眸一般。

    这让方丘很是惊疑。

    这时。

    “啪嗒啪嗒……”

    一阵脚步声传来,是安保负责人和李骥等安保队员。

    他们亲眼看到了方丘的战斗。

    那种以一敌百的恐怖实力,让他们感觉到深深的震撼。

    枪炮声的停止,让他们以为危险已经结束了,将老首长送上车以后,就立刻听令跑了过来。

    “前辈。”

    跑到近前,安保负责人连忙张口道:“多谢你出手相助,老首长想请你过去聊聊,不知?”

    “战斗还没结束。”

    方丘摇摇头,一边看着桥上的青年,一边说道:“你们的保护任务才刚刚开始。”

    闻言。

    安保负责人朝桥上一看。

    脸色顿时惊变。

    “撤!”

    没有多余的话,安保负责人大喊一声,然后立刻拿起耳麦喊道:“一级警戒,保护老首长!”

    就在这时。

    “砰!”

    一个震彻长空的枪响声传来。

    狙击手!

    安保负责人大惊,以最快的速度,带人朝着老首长所在的位置狂奔而去。

    ……

    “你们还有多少人?”

    方丘看着青年问道。

    “你猜?”

    青年咧嘴一笑,把手中的烟头朝着河里一弹,然后站直身子,面对着方丘活动起手腕来。

    “我猜,只剩一只不到十人的狙击小队。”

    方丘说道。

    “不错。”

    青年点点头,问道:“你觉得,够不够?”

    “不够。”

    方丘摇头。

    “但是,我觉得够。”

    说话间。

    青年身形一动。

    竟是在瞬间,化做一道残影,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朝着方丘冲了过来。

    与此同时。

    “砰砰砰!”

    狙击枪声四起。

    ……

    “转移,立刻转移。”

    狂奔中,亲眼看到老首长的车窗和车身上出现几个弹痕,安保负责人立刻嘶声大喊。

    随后。

    司机直接开着车子,冲进酒店大堂。

    因为大堂很大,人员也在刚才已经被疏散掉的缘故,才成为首选。

    毕竟,狙击手都是占据着高地的,从高处往下看,他们很难看到酒店大堂里的情况,只要不露头,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过。

    这一点,歹徒似乎也想到了。

    “砰砰砰……”

    狙击枪声,依旧不断。

    可不同的是。

    这一次,狙击枪打出来的不再是单纯的穿甲弹,而是穿甲燃烧弹。

    穿甲燃烧弹是一种使用了穿甲燃烧弹头的子弹,发射时由于惯性作用,开口保险管向后坐,使弹头中的针尖露出,接触保险,击中目标的时候,击针靠惯性向前刺发火帽,引燃子弹中的燃烧剂,燃烧剂燃烧产生的燃气压力,使弹头壳破裂,燃烧剂便会喷出,从而点燃目标。

    显然。

    这群狙击手是有备而来的。

    随着枪响声的不断传开,酒店大堂很快的就燃烧起了一层层炽热的火焰。

    “妈的!”

    安保负责人破口大骂。

    虽然老首长的车子是防弹的,但是现在他却根本不敢让老首长坐车离开,毕竟对方来势这么凶猛,都做到这一步了,外面还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埋伏还不一定,连火箭炮都用上,谁又敢确定他们不敢用地雷?

    因此。

    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原地等待,等着军群的援军赶到,护送老首长返回军区。

    可是。

    在军区的人赶到之前,若是不阻止这些狙击手的话,他们岂不是得被活活烧死?

    “楼上有消防系统。”

    心念一动,安保负责人立刻张口道:“打开消防系统,先组织火势蔓延。”

    “李骥,你找机会,把这个耳麦交给神秘人。”

    ……

    酒店后方。

    “啪啪啪……”

    俩道身影,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缠斗了几手,然后快速分开。

    “真是宗师?”

    青年双目一眯,脸色阴暗的盯着方丘。

    “六品武英。”

    方丘心头一动。

    在武英中,六品在正常范围内,已经算是到顶了,因为达到六品武英境,就代表已经开了全身的十二条正脉。

    再往上的七**品,开的就是奇经八脉了。

    七经八脉可不是那么容易开的。

    因此。

    一般的六品武英,都能算是武英境中的巅峰强者,给人一种距离宗师境只有一步之遥的感觉。

    但,也只有真正的宗师才能明白,六品武英与宗师之间的差距,是多么的大。

    “宗师也就如此而已吗?”

    青年冷笑。

    “谁说我是宗师?”

    方丘淡然一笑,立刻将真实实力压制下去,只显露出重新修炼而来的一品武英的实力。

    “原来是用了什么特别的方法激发了潜力?”

    青年先是一愣,旋即不屑的冷笑了起拉。

    一品武英?

    简直就是嘴边肉!

    “看样子,战斗已经结束了。”

    青年摇头道。

    “这可不一定。”

    方丘微微一笑,然后身形一动,主动朝着青年猛攻了上去。

    其实。

    若是不压制真实实力的话,方丘完全可以在极短的之内,把这个青年解决掉,让这一场恶劣的刺杀袭击案彻底的落下句点。

    但是,方丘不想这么做。

    因为,这机会实在太难得了。

    六品武英。

    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遇得到的,之前他就试过以武者巅峰的实力,大战五品武英,结果不败。

    如今。

    好不容易将自身重修的实力突破到一品武英了,方丘又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最为关键的是。

    过年回家,夺得雪梅的时候,他就隐隐的感觉到快要突破了。

    但是一直都没有特别明显的触碰到桎梏。

    如今。

    正好可以借这个六品武英,好好的逼迫一下自己。

    那边。

    青年一脸不屑。

    如果是真正的宗师境,他还有些害怕,可现在他不但不害怕,甚至还有些不屑与方丘交手了。

    一品武英?

    太垃圾了!

    可就在他不屑的准备躲避方丘的攻击的时候。

    “嗖!”

    一阵次耳的破空声,突然传来。

    只见。

    仅仅是一瞬间,方丘的身形就直接冲到了他的身前,右拳携带着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朝着他的胸口狠狠的砸了过来。

    “恩?”

    青年一惊。

    一品武英,有这么快的速度?

    惊疑间。

    青年立刻出手抵挡。

    以拳对拳。

    “砰!”

    俩人的拳头,瞬间碰撞在一起。

    结果。

    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道,轰然自己方丘的拳头上爆涌而出,狠狠的冲击着青年的拳头,不但将青年的力道完全抵消掉,甚至还逼得青年不得已的后退了一步。

    “什么?”

    青年脸色一沉。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方丘的力量根本就不像是一品武英,甚至于已经接近了他的力道。

    还有速度。

    也与他不相上下。

    “怎么可能?”

    青年有些想不通,一品武英怎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原本对方丘的不屑,也在这一刻,彻底的消散了。

    取而代之的。

    是正视!

    眼前这个黑衣人的实力,足以得到他的正视。

    “呼。”

    轻呼一口气,青年眯眼看着方丘,喝道:“战!”

    ……

    酒店里。

    接过安保负责人递来的耳麦,李骥立刻就从后门跑了出去,也不顾隐藏在远处暗中的狙击手,一路朝着方丘所在的位置狂奔。

    ……

    “砰砰砰。”

    激烈的碰撞声,在河流旁边的公园里不停的震响。

    虽然压制住了真实的实力。

    但是在与青年的对战中,方丘依旧表现得极为强势,即便被对方压制,也在疯狂的寻找机会反击

    他在逼迫自己。

    逼着自己,向着突破的桎梏,不断靠近!

    青年显然不知道方丘的意图。

    只当方丘是在拼命,所以打得也越来越恨,似乎是想用绝对的实力,彻底的把方丘给踩下去。

    就在俩人打得激烈之时。

    “前辈!”

    拼命赶到的李骥,对着方丘大喊一声,然后右手猛的一甩,一个黑色的耳麦,直接朝着方丘飞射而去。

    “恩?”

    方丘心头一动,立刻后退,一把抓住耳麦,快速的戴在耳朵上。

    “连自保都做不到,还想帮其他人?”

    见状,青年冷哼一声,继续猛攻而来。

    旁边。

    听到青年的话,李骥心中一惊。

    神秘人,居然打不过这个青年吗?

    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个青年也是宗师?

    心中震惊的同时,那边的俩人已经再度开打了。

    凝目望去。

    俩人打得非常的激烈,虽然看上去神秘人不弱,但是实际上的确是被青年给压制住了。

    这一幕。

    把李骥给震住了。

    ……

    酒店里。

    简单的消防设备,根本无法阻止燃烧弹的燃烧,随着射入大堂的燃烧弹越来越多,大堂中的火势,也越来越大。

    “李骥,李骥,神秘人拿到耳脉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