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方丘的大招!
    “什么叫没办法?”

    李秀才很生气的瞪着秘书,说道:“我身为校长,还拿一个学生没办法,还要被一个学生制衡了不成?”

    “您,您别生气啊”

    秘书苦笑着劝解一声。

    然后,一脸郁闷的转过头,自顾的嘟囔道:“陈校长不也拿他没办法吗?”

    “你说什么?”

    似乎是听到了秘书的话,李秀才怒问。

    “没说什么,没说什么。”

    秘书连忙摇头摆头。

    这边。

    强行破门而出之后,方丘直接返回宿舍。

    “必须加快速度了。”

    宿舍无人,坐到书桌前,方丘直接打开电脑,熟练的翻墙连接外网,开始查看各种医学期刊文献。

    “哼!”

    “自己民族的东西,自己却不承认。”

    “既然你们不承认,那我就让外人承认,到时候我看你们还能说什么!”

    心中憋着一股火。

    方丘立刻开始浏览外国的医学论文。

    论文,就是他的大招。

    破局的大招!

    这一看。

    就一直看到了晚上。

    甚至于,就连三个舍友回来,见到方丘那专心的模样,都没敢去打扰。

    一直到熄灯之后。

    方丘也依旧独自,静悄悄的继续浏览察看。

    看了足足数百篇的外国医学论文之后,他才停下来。

    闭上眼。

    脑中,快速的将所有文章的共同格式以及共同点,全部都提炼出来,形成了一个非常详细的框架。

    有了框架。

    那么,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填充了!

    提笔。

    方丘开始写论文。

    一篇,关于气和针灸的论文。

    一夜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

    经过一夜的鏖战,方丘才终于写出来一篇内容详实的论文。

    同时。

    还在论文中,附了一封邀请前来实地考察的信。

    这篇论文,注定是要投往国外的核心医学期刊的,因此为了加码,让这些高傲的国外医学期刊能来实地考察或者直接采用论文,一大早写完论文之后,方丘就径直前往医院。

    七楼骨科。

    “曹泽师兄在吗?”

    走到沈淳的诊疗室门前,方丘敲了敲门后,出声询问。

    “方丘?”

    正在换衣服的沈淳一愣,问道:“你找曹泽做什么?”

    “沈大夫。”

    方丘笑着打了个招呼,说道:“我在医院里也不认识什么人,正好今天有个计划需要人手,所以我想跟你借曹泽师兄用用,时间不会太长,下午上班就把他还给你。”

    “你小子,又想搞什么名堂?”

    沈淳疑问一声,说道:“最近网上的事情可闹得够大的,你可千万不要再搞出什么事情来啊。”

    “放心吧,沈大夫。”

    方丘笑笑,一边转头在诊疗室里寻找着曹泽的身影,一边说道:“其实,我就是想写个论文,需要拍个视频,请曹泽师兄帮帮忙而已。”

    “这才大一,就写上论文了?”

    沈淳意外的看了方丘一眼,然后说道:“我怎么越来越看不透你小子了。”

    “得了,曹泽应该在来医院的路上,等他到了,我让他直接去你的诊疗室找你。”

    闻言。

    方丘笑着感谢了一下,然后返回自己的诊疗室准备去了。

    十分钟后。

    针灸科。

    “你找我?”

    曹泽走进方丘的诊疗室。

    “曹师兄,你来了。”

    方丘笑着喊了一声,说道:“沈大夫跟你说了吧?”

    “真的只是拍视频?”

    曹泽问道。

    “对。”

    方丘很肯定的点头。

    “那还等什么呢,赶紧开始吧。”

    曹泽说道。

    闻言。

    方丘立刻把事先约好的病人叫进房间。

    这是一位女士。

    “曹泽师兄,用这个拍摄,麻烦你一定要全程拍摄下来。”

    等病人在诊桌前坐下,方丘才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外热像仪摄影机,递给曹泽。

    “没问题。”

    曹泽答应。

    “那就开始吧!”

    说了一声,方丘立刻走到诊桌前坐下,曹泽也开始摄像。

    “请问,您哪里不舒服?”

    方丘询问病人。

    虽然这个病人的情况,方丘早已经了解,也正是因为了解才会把这位病人请来,但是既然要摄制视频,那就必须要从头做起。

    “就是老感觉两只腿很冷。”

    病人应声答道:“之前诊断,说是在生完孩子坐月子的时候受了寒,所以一直疼痛,冰冷到了现在。”

    方丘了然点头。

    “你这是凉气外泄。”

    辩证完毕。

    方丘开始动手治疗。

    这边。

    摄像的曹泽,一脸惊讶的看摄影机。

    因为携带着红外热成像功能的缘故,曹泽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病人的双腿正如她所说的那般,呈现出大范围蓝色区域。

    也就是说。

    病人的双脚,温度偏低。

    这就跟病人的主诉病情,完全一样。

    方丘首先,让病人提起裤管,确定病人的双腿并没有任何东西的存在,然后才开始取穴施针。

    取穴:液门透中渚、束骨、养老。

    选好穴。

    方丘开始下针,液门透中渚用补法刺针,束骨穴用泻法刺针,养老穴用平补平泻法。

    随着方丘下针。

    曹泽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患者双脚上的蓝色区域,竟是开始快速变红,显示升温。

    见到这一幕。

    曹泽也忍不住的惊讶了起来。

    病人的这种情况,在中医来说就是寒气入体。

    虽说千寒易去,但也没有这么快的啊?

    最为关键的是,病人腿脚里的寒气已经存在很久了,比普通的寒气要严重许多,一般情况下针灸虽然能治,但是也得针灸好几次才能明显见效,要完全治愈,也得几个疗程才行。

    一次针灸,就能化掉这么多寒气,曹泽还是第一次见。

    这种程度的治疗,几乎可以说病人已经痊愈了。

    这让曹泽怎能不惊讶?

    这边。

    方丘治疗结束。

    曹泽也将全程,一丝不露的全部拍摄了下来。

    “谢谢。”

    接过摄影机,方丘感谢。

    “不用客气。”

    曹泽沉吟了一下,说道:“学弟,我有个请求。”

    “什么?”

    方丘问道。

    “是这样。”

    曹泽嘿嘿笑着,说道:“我女朋友,体内的寒气也很重,我发现她除了大拇指以外,其他的手指甲上几乎都没有月牙,而且还手脚冰凉,所以我想请学弟你帮帮忙,给他祛祛寒。”

    “行。”

    方丘点点头,说道:“你让她下午来针灸科找我就行。”

    “谢谢啊。”

    曹泽感谢道。

    “你太客气了。”

    方丘哈哈一笑,说道:“不过,今天拍摄这件事,我还要请你帮我保密一下,千万不要泄露出去。”

    “好。”

    曹泽点头。

    刚才拍摄的时候,他就清楚的知道,方丘的治疗方法肯定不是简单的针灸。

    普通的针灸,是没有这么好的效果的。

    再仔联想到这几上吵翻天的,关于方丘和气功的事,他心中也就隐隐的猜到了,刚才拍摄的影响资料,很有可能就是用来证明气的存在的。

    而且,他也看到了。

    这种事。

    若是传出去的话,以目前这种舆论的状态,肯定会引起更大范围的议论和质疑,就算有证据也肯定会被大多数人给否认。

    因此,就算方丘不交代,深知其中厉害关系的曹泽,也不敢轻易的把这事给传出去。

    离开诊疗室。

    “不但正骨厉害,现在就连针灸都玩得这么神奇。”

    “看来,我这辈子是赶不上方丘了!”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强了。”

    “以前的都不说,光今天这一手,就不得不服啊。”

    曹泽一边感慨着,一边返回七楼骨科。

    与此同时。

    方丘也拿着录制好的视频,离开医院,返回学校宿舍。

    早上九点多。

    舍友们都在上课。

    在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下,刚回到宿舍的方丘,把刚录制好的视频传到网上,然后与昨晚准备好的论文和信件一起,直接投进了一个名叫《医学与人类》的国外医学核心期刊的收稿邮箱。

    医学与人类!

    这是一个英国期刊,其主要关注的是医学的进步发展和创新领域,正好符合方丘的论文诉求。

    方丘需要的是气被认可。

    而这个期刊需要的,是医学中的进步发展和创新,气加针灸不正是一种创新吗?

    与其他的国外期刊相比。

    这个期刊无疑是最合适的。

    最为关键的是,《医学与人类》期刊,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名列前十的超级期刊,国际在国际上拥有着非常巨大的影响力。

    只要论文被采用。

    必然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同时,也能让全世界的人接受气的存在,以及气加针灸的新型治疗方法。

    当然。

    这一切的前提,是方丘的论文被采用。

    若是没有被采用,那就呵呵了。

    另外。

    这次的论文,他连一个期刊引用都没有。

    因为根本没有可引用的,他是第一篇关于气的!

    在这种情况下,这类的文章是很难有说服力的,但是就这么做了。

    他没办法。

    要针灸中医,要让人们认可气的存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赌这一次!

    不过就算赌输了,他还有后招!

    比论文更猛烈的后招!

    ……

    学校。

    “校长,今天早上方丘果然没有去练气功了。”

    副校长办公室内,秘书得意的笑着,对李秀才说道:“看来,这个方丘也不傻,他这么做明显是服软了啊。”

    “哼哼。”

    李秀才笑着哼哼一声,说道:“他一个学生,不服软又能怎样?”

    说完。

    等秘书离开之后。

    李秀才才赶紧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喂?”

    电话接通。

    “牧厅长,我是李秀才啊。”

    李秀才呵呵笑着,说道:“您交代的事,我已经搞定了,您放心吧,以后不会再有什么气功的事了。”

    “不错不错,不过这事得彻底确定下来才行,一旦确定下来风波一过,你这代理副校长就该落实成副校长了。”

    “至于那陈寅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