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我不是旷课,我这是早退!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照片传上网。

    立刻就引来了无数网友的疯狂抨击。

    “妈的,还在练?”

    “真的是狗行千里吃屎,死性不改啊!”

    “这都一个多星期了,事情闹这么大,方丘头挺硬啊,竟然还他妈的硬拿头往前撞呢,就不怕把自己给撞死。”

    “他这是,撞了南墙都不回头,这点勇气要是放到其他地方,那该多好啊!”

    又一大波的臭骂来袭。

    方丘在微博上,刚刚开始下降的热度,竟是又再一次的被顶了上去。

    在这种情况下。

    方丘的微博留言,都快破五十万了!

    五十万的评论。

    一般的明星粉丝集合起来,也很难刷到这个数值,由此可见方丘的热度之高,已经到了超越一般明星的程度了。

    当然。

    除了跟着人群的潮涌,冲进微博里破骂的人之外,方丘的粉丝也为这五十万的评论,贡献了不少力量。

    “大神,你就服次软呗!”

    “是啊,方丘大神,你不要再错下去了,看你被人骂我们很心疼啊。”

    “方丘,你听我们一句劝可以吗,认个错就完了,封建迷信真的毁人啊。”

    “哈哈,有什么好劝的,依我看你们这个方丘大神是准许用气功来修仙证道啊,你们不是应该祝他早日正道成仙吗?”

    “还好每天都有直播,我真的想看看,到我老死那天,能不能看到他飞升成仙。”

    “修仙不应该去深山野林吗,在学校里修什么仙,大师就不怕被世俗所累?”

    “楼上,你狭隘了,这叫大隐于世。”

    ……

    学校里。

    练完气功之后,方丘随便吃了个早点,就直接去医院,继续坐诊去了。

    这边。

    李秀才早早的就起床,来到办公室,让秘书去监视方丘的一举一动。

    就在方丘离开学校,去医院坐诊的时候。

    秘书立刻就折返了归来。

    “校长,好消息。”

    匆匆走进副校长办公室,秘书一脸大笑的张口说道:“方丘离开学校,到医院去坐诊去了。”

    “真的?”

    李秀才眼前一亮,立刻问道。

    “千真万确,我亲眼看到的。”

    秘书应声道。

    “好。”

    闻言,李秀才顿时就兴奋了。

    一边笑着,一边伸手抓起办公桌上的两张课程表。

    仔细一看。

    这两张课程表,都是方丘所在的班级的。

    “今天,他的两大节课都在上午,这两节课一共就是四个课时,昨天他已经用掉了六个课时,只要今天上午他不来,就直接开除!”

    说到这里。

    李秀才仿佛已经看到了方丘被开除的样子一般,止不住的嘿嘿大笑。

    “校长,我看这个方丘虽然有问题,但学校里偏向他的人好像还挺多的,比如那个齐开文,还有那个苏牧冬。”

    秘书一边思考着,一边说道:“要是,这俩人联合其他一些院长,一起来给方丘求情的话,那这人是开除还是不开除?”

    “求情?”

    李秀才冷哼一声,说道:“他们亲自来向我求情的话,我倒是可以网开一面,毕竟只是十个课时嘛,还没有超过十个课时,至于是十个可是开除还是超过十个可是开除,这解释权可就在我这里了。”

    “到时候,不过是多一个课时的事而已,我倒要看看,这个齐开文跟苏牧冬,要跟我求情多少次!”

    说到这里。

    李秀才又不禁想到了之前,被齐开文和苏牧冬怒怼的哪一天。

    心中的怒火,又再度升腾了起来。这一次。

    他可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俩人。

    “方丘……”

    再想到方丘。

    李秀才脑中,不禁浮现出方丘各种向他求情的画面,甚至还幻想自己收服方丘,完美解决掉气功事件,正式转正成为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副校长,然后又靠着方丘这个天才,为自己增加业绩,一路平步青云,坐上校长,然后进入市教育局,省教育厅……

    幻想总是美妙的。

    李秀才差点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直到秘书出声,才把他叫醒过来。

    尴尬的回应了秘书一声,李秀才却又突然笑了起来。

    因为他想到了。

    之前,他要苏牧冬把方丘从医院开除的命令。

    现在想来。

    好在当时没有把方丘从医院里逼走呢,要不然方丘就不会去医院,而是来上课了。

    这边。

    课程开始。

    一节课,两个课时很快的就结束了。

    方丘,一直都没有出现。

    收到这个消息,李秀才笑得非常的自得。

    他感觉。

    方丘正一步一步的往他设计的全套里面跳。

    “还有一节课。”

    李秀才想了想,对着秘书问道:“课程表上写着,今天第二节课,有教务处的人会去方丘的班级里旁听?”

    “对。”

    秘书点头。

    “你马上去安排,把你的人撤走,直接安排一个教务处的人去教师里等着,每五分钟给我报告一次消息!”

    李秀才下令道。

    “好。”

    秘书立刻点头离开。

    很快。

    一切准备妥当。

    上午十点。

    第二节课的第一课时开始,方丘依旧没有出现。

    收到消息。

    李秀才极为得意,甚至觉得大局已定!

    十点四十分。

    第一课时下课。

    十点五十分。

    眼眶第二课时的上课铃声就要想起的时候,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来人。

    赫然就是方丘!

    见到方丘,全班同学都愣了一下,朱本正三人更是齐齐拍胸,松了口气。

    他们也一直在担心,生怕方丘不来上课。

    从早上到现在。

    他们三个人,已经轮流着给方丘发了几十条微信了。

    好在。

    方丘终于是赶来了。

    走进教室。

    看了一眼教务处派来听课的人,方丘就近选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

    这边。

    教务处的人稍微愣了一下神之后,立刻给李秀才发消息。

    副校长办公室。

    “嘀嘀嘀……”

    短信提示声突然响起。

    李秀才,赶紧掏出手机,自信满满的查看短信。

    在他看来。

    这条短信,肯定是报告方丘没有去上课的。

    因为方丘是去医院里给人看病,一旦遇到一个稍微难一些的病人,就肯定会耽误他许多时间。

    而且,一旦忙碌起来,也是很容易忘记时间的。

    点开短信一看。

    “什么?”

    李秀才瞬间坐直了身子,双眼圆瞪着,摆出一副傻眼了的模样。

    “校长?”

    秘书疑问。

    “他,他来了!”

    李秀才一脸莫名的开口。

    ……

    教室里。

    方丘坐到座位上,上课铃声正好响起。

    老师走进教室。

    扫望了教室里的学生一眼,看到方丘的时候还愣了一下,有些诧异的说道:“我们继续上课。”

    说着。

    翻开讲台上的书,开始讲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

    “噌。”

    方丘突然站了起来。

    “恩?”

    老师一愣,看向方丘的同时,也在暗暗的疑惑,难道是我讲错了什么?

    不只是老师。

    全班同学都很疑惑。

    这才刚上课,老师才说了一句话,方丘怎么就突然站起来了,这是要干啥?

    就在大家都疑惑不解的时候。

    方丘开口了。

    “老师,对不起。”

    先给讲台上的老师鞠躬道了个歉,方丘才张口说道:“我有事要先走。”

    闻言。

    老师懵了。

    这他妈有病啊?

    你有事,你还来教室里坐着干嘛?

    而且,这才刚上课就弄这么一个幺蛾子出来,他接下来还怎么上啊?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

    但是老师并没有说出来。

    提前结课考试的时候,方丘就已经让他很服气了,而且以方丘的实力来看,这课上与不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所以他也没有拦住方丘的打算。

    与此同时。

    方丘从座位上走了出来,朝着教师后门走去。

    来到后门门口。

    方丘看着正好坐在旁边的教务处的人,张口说道:“记住,我不是旷课,我这是早退。”

    说完。

    朝对方邪魅一笑,然后扬长而去。

    这一幕。

    把教务处的人都给看懵逼了。

    班里的人,这才反应过来。

    “对啊,方丘好像已经有九个课时没来了,算起来这是第十个。”

    “原来是来刷脸的啊!”

    “我就说,怎么刚上课就要走,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不愧是方丘,这旷课跟早退可不是一个概念,旷课是直接不来,早退是提前离开,完全不是一个性质。”

    “我记得,通知上写的好像是旷课,并没有写早退。”

    议论到此。

    片刻的宁静后。

    “哈哈……”

    教室里,突然就爆发出一阵大笑声来。

    朱本正三人都忍不住的笑了。

    “咱们这是白担心了。”

    周小天说道。

    “哈哈,没想到老幺竟然还有这一手,这玩的也太绝了。”

    孙浩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不只是学生。

    甚至于,就连站在讲台上的老师,都忍不住笑了。

    很快。

    李秀才收到短信。

    得知方丘离开教室,从旷课变成早退之后,整个人都快被气炸了!

    他很想好好教训一下方丘。

    可事到如今。

    他也没有办法。

    学生手册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呢,早退是早退,旷课是旷课。

    而且。

    通知已经发下去一天了,他现在也没法改了。

    这要是再改,岂不是全校学生都知道,他在针对方丘了。

    改也改不了。

    动也动不了。

    李秀才那个气啊。

    他甚至感觉,自己不但被方丘给玩了,还被嘲弄了。

    尤其是方丘那一句:我不是况且,是早退!

    这话明显就是对他说的。

    而且,还是第十个课时。

    难道,他还要再等明天吗?

    明天,方丘肯定也还会玩这一手。

    那又该怎么办?

    想了半天。

    李秀才发现,他竟然真的没有办法对付方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