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官复原职!
    “这还真是个看脸的时代啊,这才露个脸,就把这么多人都给弄得**了?”

    “有帅又有才,方丘这简直是不让人活啊!”

    随着粉丝暴增而引发的盛况,许多不认识或者并不了解方丘的人,都不禁纷纷感慨。

    然而。

    就在微博上的热议,持续高涨的时候。

    一个消息传来。

    一个世界性医疗卫生组织,决定邀请方丘前往一个国外的实验室,验证他是否真的能开发和使用人体的能量,也就是华夏讲的气。

    这个消息一出现。

    立刻就引发了全民@方丘的狂潮。

    几乎每一个关注着这次事件的人,都在同一时间@方丘,将这个消息转发给方丘。

    很快。

    方丘就看到了这条消息。

    仔细一看。

    发出邀请消息的,赫然就是世界某医疗卫生组织的微博。

    方丘很清楚。

    此组织的宗旨是使全世界人民获得尽可能高水平的健康,他们致力于防治疾病以及当今医术的创新研究。

    一直以来。

    这些组织所使用的药物、器械、防治手段等等的,全都是西医。

    很少,甚至几乎不用中医的治疗方法。

    因为,他们觉得中医不科学。

    因为,世界上大部分的国家都不相信中医。

    不过。

    这一次,或许会有所改变。

    因为,气!

    当然。

    方丘不是那种一有好处,就能往上凑的人,他有他的傲气,中医也有中医的傲气,这么多年来中医都没有登上国际,这是因为中医不够强吗?

    不!

    是因为,中医的傲气,华夏的傲骨。

    就算有真本事,也不会舔着脸的去请求认可。

    中医,讲求的是事实求是,实力说话。

    只要有实力,总有被抢着认可的时候!

    今天。

    就是这个时候。

    看着一个国际性的医疗卫生组织发布的邀请微博,方丘沉吟了一下,然后立刻转发回复道:抱歉!没时间出国,若想验证,来华夏,我等你!

    这条微博一发出去。

    立刻就引爆了所有人的爱国主义情怀。

    “霸气啊!”

    “没错,气功是我们华夏的瑰宝,想验证就自己来!”

    “竟然叫方丘拿着我们的瑰宝去国外让你们验证,你们以为这是上供呢,再往前走几百年,给我们大天朝上供的,可是你们!”

    “就应该这么干,不过一些洋鬼子而已,还摆什么谱?”

    “世界性的医疗卫生组织又怎么样,想验证自己来啊,我们不怕!”

    ……

    虽然一句句的评论和回复,都彰显着爱国情怀,都以祖国为荣。

    但是。

    其中有不少人,却也暗暗的为方丘牛了把汗。

    气功。

    方丘真的会气功吗?

    虽然已经得到了《医学与人类》期刊的认可,但是那毕竟是论文啊,就算有期刊编辑和世界级医学家亲自来验证过,但那毕竟只是书面上的几个字而已,大家谁也没有看到方丘到底是怎么验证的。

    而且。

    气这种东西,哪有那么容易验证?

    宿舍里。

    看到大家霸气满满的回复,方丘微微一笑,关上电脑,转身走出宿舍,朝着教学楼走去。

    今天。

    正是江京中医药大学里青年国医大赛的第一个考核日。

    在教学楼。

    举行6000进一百的第一轮,理论知识考核。

    虽然是一起报的名。

    但是,方丘跟江妙语并没有被分到同一考场。

    俩人见了个面之后,就各自进考场考试去了。

    与此同时。

    看到网上掀的各种热议。

    青年国医大赛的导演组,对方丘是又爱又恨。

    本来多么好的宣传机会,结果风头全被方丘给抢了,虽然中医大火,但是关注青年国医大赛的人,反倒是因为这件事而减少了一些。

    没办法。

    谁让这个恐怖的关注度,本就是人家方丘自己做出来的呢?

    学校里,考试开始。

    因为淘汰基数非常大的缘故,这一次考试的题目也特别难,尽是各家典籍、各种古籍中让人感觉极为生涩的知识点。

    一看到题目。

    报名参赛的学生们,顿时就都傻眼了。

    因为题目,实在是太难了!

    最关键的是。

    有许多典籍和古籍,他们根本就没有看过,这要怎么答?

    当然。

    对其他人来说或许很困难,但是对方丘来说,这份试卷却有些过于简单了,毕竟他脑子里装着的中医古籍,不下上百部。

    答这些题,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果不其然。

    在考试时间,只过去一半的时候。

    方丘就交卷了。

    这一次,他依旧是第一个交卷出考场。

    另一边。

    正被试题难主的孙浩,朝窗外一看,正好看到方丘在教学楼上溜达着往外走,当即一愣。

    看了看时间后。

    当即苦笑着感慨道:“真是个变态,这种试题都能提前交卷!”

    靠完试。

    方丘直接返回宿舍。

    打开电脑,登陆微博,立刻就收到了无数人的@。

    点开一看。

    方丘才发现,原来是在他考试的过程中,那个医疗卫生组织决定,派遣一个由医学家和科学家组成的考察队,来华考察。

    时间,就在明天!

    方丘满意的笑着,点击转发并回复道:“我等你们!”

    这条回复。

    也立刻就引起了网友们的跟风。

    微博下的回复,全都是清一色的“我等你们!”

    ……

    职工办公楼。

    副校长办公室。

    “嘟嘟嘟……”

    电话响起。

    “牧厅长?”

    坐在办公桌前的李秀才,立刻接通电话。

    “这个,方丘发表的论文很不错啊。”

    牧卫平张口说了一句,然后问道:“我听说,一个世界性的医疗卫生组织排来的考察团,明天就到了,这方丘到底能不能证实气啊,上面可都关注着自这件事呢。”

    “啊?”

    李秀才一惊。

    牧卫平可是省教育厅的厅长啊。

    他的上面?

    “这个……”

    李秀才迟疑了。

    他原本已经准备要开除方丘,甚至于方丘的退学通知都写好,准备盖章了。

    可如今。

    方丘那论文一发,舆论的风向立刻就被调转了过来。

    这不,就连原本派他来把事情彻底解决掉的牧卫平,现在都开始关心起方丘来了,这让李秀才感觉很是纠结。

    他现在,到底是要开除方丘呢,还是不开除呢?

    要是方丘真的能验证气,那么他一旦开除方丘,他的前程就完蛋了。

    可,要是方丘不能验证气,而他又没有开除方丘的话,他的前程也完蛋了。

    最关键的是。

    牧卫平现在也没有表现出特别明显的立场,只是单纯的询问方丘行不行。

    可李秀才哪里回答得上来?

    他要是知道。

    还在这纠结个什么劲啊?

    “这个什么这个?”

    听到李秀才迟疑,牧卫平张口喝道:“我告诉你,这件事关系到一些国家的政策调整,上面早就已经做好规划了,只不过因为方丘把这事给闹大了而已,不过这一次关于气的论文对上面原本的规划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说到这里。

    牧卫平问道:“方丘到底能不能证明,这次可千万别出岔子!”

    “牧厅,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李秀才苦笑道。

    “什么?”

    牧厅长语调一提,喝斥道:“你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的代理副校长,你不知道谁知道?”

    “我……”

    李秀才尴尬了。

    “我让你去做代理副校长,不是让你用政治去搞学生的,当了这么多年的代理副校长,你连手下的学生的底子都没摸清楚,还当什么代理副校长?”

    牧厅长越说越怒,冷声喝道:“这事,你不用管了!”

    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这边。

    李秀才欲哭无泪。

    他不但不知道,就是现在想去问,都肯定问不出来。

    因为他之前得罪方丘得罪得太死了。

    现在,就算是他去求方丘,方丘也绝对不会告诉他。

    “完了,完了……”

    李秀才一脸苦涩的不停呢喃。

    他知道。

    他完蛋了。

    牧厅长说这件事不需要他管的意思,就是彻底的把他从这件事中给剔除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对学校又一点贡献都没有,还怎么继续留下来?

    另一边。

    “嘟嘟嘟……”

    小区房里,正在看电视新闻的陈寅生,突然就接到了教育厅的来电。

    “喂?”

    接通电话。

    “是陈寅生,陈校长吗?”

    电话那头,传来牧卫平的话声。

    “对,我就是。”

    陈寅生点点头。

    “我是省教育厅的牧卫平。”

    牧卫平自我介绍。

    “牧厅长。”

    陈寅生有些意外的喊道。

    “陈校长,其实这次给你打电话,是想像你证实个事。”

    牧卫平笑着说道。

    “什么校长,叫我老陈就好了。”

    陈寅生自嘲般的笑了笑,然后才说道:“牧厅长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知道的肯定说。”

    闻言。

    牧卫平有些尴尬了。

    当初,是他把陈寅生给停职的。

    现在,还是他舔着脸的来给陈寅生打电话。

    再加上陈寅生这话,明显就是在提醒牧卫平,他已经不是副校长了,这叫牧卫平怎能不尴尬?

    “那个……”

    牧卫平尴尬的笑了一声,然后问道:“我其实就是想问问你,方丘到底能不能证实气?”

    “能。”

    陈寅生立刻点头,说道:“我亲眼见识过方丘施展气功加针灸,也亲眼看到了这种治疗方法产生的奇效。”

    “呼……”

    牧卫平松了口气,说道:“这样,我现在要急着去开个会,你先回学校吧,一会儿会有你官复原职的通知发下去,方丘证实气这件事,还要劳你多费心啊。”

    闻言。

    陈寅生只是简单的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他要的,一直都不是职位,而是为中医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