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三大禁锢!
    良久之后。

    一直都没有针对中医和气的事件发表过任何看法,平日里也不再有之前那么跳的李文博,看到突然涌入微博的大量嘲讽般的评论之后,不禁苦涩的发了条微博:躺着也能中枪啊?

    迎来了下面一众“恭喜恭喜”的评论和转发。

    与网上不同。

    江京中医药大学依旧跟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欢天喜地的感觉。

    反而,因为方丘的厉害,还激得许多同学发奋努力。

    当然。

    随着这件事情的爆发,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们,这一次是真正的把方丘封为江中医第一人了。

    在此之前,方丘虽然有不少的成就,但是不服方丘的人很多。

    可这一次,无人不服!

    不只是学生。

    就连学校的老师和领导,都打心底里认为,现在的方丘已经代表着江京中医药大学的脸面了。

    试问,有几个人能在大一就发布外文的核心期刊?

    方丘能。

    自古至今又有几人能证明气的存在?

    方丘能!

    一时间。

    方丘的论文不但成了国外医学家和科学家门的研究对象,就连国内的中医界也都在研究和分析方丘的论文。

    看到论文的时候。

    许多中医大师都不得不承认,他们真的被方丘的论文震撼到了。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气加针灸会有这么强的效果。

    因为本就是中医的缘故。

    不少人年轻时候都练过气功,在看过方丘的论文之后,不少人都纷纷尝试,结果发现还真的管用,而且不仅仅是在针灸上,用在推拿按摩上的时候,也同样有奇效。

    学校。

    图书馆,借阅室。

    “你这次做的很不错。”

    徐妙林看着刚了到的方丘,一脸满意的说道:“现在,整个中医界都得要好好的感谢你才行,你知不知道你解决的,是禁锢了中医发展的三大难题之一?”

    方丘微微一笑。

    “不过。”

    夸了方一句之后,徐妙林话锋一转,说道:“这件事的后半段,你做的就有点借势的感觉了。”

    “恩。”

    方丘笑着点头,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想到我教人练气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应,后来一看这股石头刹不住了,而且陈寅生副校长也因为我而受到了牵连,我才决定借势来解决问题,同时也可以证明气的存在,这样一来关注度肯定会更高,影响力也会最大化。”

    “你有没有想过?”

    徐妙林问道:“要是这个《医学与人类》,或者说国外的期刊,都不用你的论文呢?”

    “想过,而且我已经准备好了后招。”

    方丘点点头,说道:“现在是自媒体的时代,网络上的直播不是特别红特别多吗,要是国外的期刊不用我的论文,我就开个直播,接受任何人的验证,反正气是真的,我不怕与任何人对质。”

    “哈哈。”

    徐妙林摇头大笑一声,说道:“你小子,这是从一开始就准备要把事情闹大啊?”

    “对。”

    方丘嘿嘿一笑,说道:“我就是喜欢事情闹得越大越好,最好能惊动到京城那些大人物,不过现在国外的期刊已经接受了我的论文,可惜我准备的那些后招没用了。”

    “不过,这事也听悲哀的。”

    说到这里,方丘突然摇头挑眉说道:“咱们华夏传承了几千年的中医,居然还要国外承认,国人才认可,这要是被花费血汉研究出中医的那些祖先知道,怕是会气得爬出来,大骂我们不肖吧。”

    “是啊。”

    徐妙林也附和着点点头,感慨了一声,然后才又问道:“你知道我之前说的禁锢中医发展的三大难题中除了气之外,还有哪两个吗?

    “不知道。”

    方丘摇头。

    “还有,经络和中药!”

    徐妙林说道。

    “中药?”

    方丘很疑惑。

    经络他可以理解,因为在解刨中完全发现不了,所以虽然中医有经络图的存在,但还是有很多人不承认经络的存在。

    可是,中药又算是怎么回事?

    “你没听错,就是中药。”

    徐妙林张口解释道:“未来,中医很有可能会死在中药上,因为现在的中药的药效,已经比几百年前减弱了很多,如今遍地的中药商家都急功近利,许多药材种植的都不选产地、不顾气候、不问时节,导致药效变了,药性也就变了,即使辩证正确,开放正确,但是药变了,如何能有好的治疗效果?再这样下去,中医还如何能立足?”

    闻言。

    方丘浑身一震。

    对啊。

    这确实是个大问题。

    “可是,这种事该怎么解决?”

    方丘问道。

    “没办法解决。”

    徐妙林摇头感慨道:“社会在发展,商业也在发展,这是个追逐利益的世界。”

    方丘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现在才发现。

    要振兴中医,并不是简单一篇论文,简单的证明气的存在,就能做到的。

    就徐妙林提出的问题来看。

    要真正的振兴中医,首先得破掉经络的局,还得破掉中药的局,这两件事都不好办,经络且不说,就说中药,当今的无良商家,谁会轻易的改卖好药,有钱赚谁才管它有效不有效呢。

    仔细一想,振兴中医,任重而道远啊!

    不过。

    即便如此,方丘也不会退缩。

    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跟他一样,在为了振兴中医而努力而奋斗,但是只要他去做了就会有希望,不是吗?

    当然。

    方丘也很清楚。

    现阶段还是要把气这个事情再继续扩散下去,至于剩下的,只能一步一步一点点的去做。

    毕竟这种事,急不来的。

    几百年都过去了,谁又在乎这几年,或者是几十年?

    “对了。”

    见方丘沉思,徐妙林张口问道:“你的针灸实践得怎么样了?”

    “已经差不多了。”

    方丘张口答了一句,然后问道:“接下来,学什么?”

    “针灸针灸,针刺之后,自然就是灸法了。”

    徐妙林张口,说道:“这个相对简单一些。”

    “恩。”

    方丘点头。

    “这样,你这周先把青年国医赛前的考核做完,然后再来找我。”

    徐妙林想了想说道。

    “好。”

    方丘应声。

    离开图书馆。

    刚走到教学楼下,突然就有一大群人呼啦着跑上来把方丘给围住了。

    “方丘,你教我们练气吧。”

    “我要报名学气功。”

    “教我们学气功吧。”

    “我们也练气,方丘大神你教教我们吧。”

    一群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围上前来就七嘴八舌的对着方丘大喊。

    见状。

    方丘赶紧苦笑着摇头说道:“不好意思,各位同学,我现在已经不教了。”

    “啊?”

    “不教怎么行?”

    “就是啊,你都证明气了,怎么能不教呢?”

    “之前你每天都教的啊,现在又藏着掖着有意思吗?”

    “是啊,中医需要发扬,求教导啊。”

    “我不管,你不教我就不让你走了!”

    大家劈里啪啦一通,很是喧哗。

    望着眼前这些激动的同学,方丘忍不住的苦笑起来。

    不过。

    仔细一想。

    确实应该教。

    他之前的想法,依旧还在。

    他一个人就算医术再厉害,能救得了多少人?

    可如果大家都是优秀的中医的话,又能救多少人?

    这俩者间的差距,是非常巨大的。

    想到这里。

    “你们想学也可以,不过得先找个人弄一份名单给我,这段期间我得好好想一下,该怎么样教你们,至于教学的事,还是等名单弄完以后再说吧。”

    方丘说道。

    这话一出。

    大家立刻就欢呼了起来。

    纷纷表示感谢之后,才齐刷刷的转身离开,去弄纸和笔签名去了。

    方丘趁机赶紧溜。

    这边。

    一群人聚在一起,写着名单。

    “我说,这么写也不是办法啊,我们是不是该宣传一下,问问其他同学要不要一起?”

    一人问道。

    “要不然,直接在论坛上报名?”

    一个人提议。

    结果,这群人还真就这么做了。

    报名帖,很快的就出现在了校园网的论坛上。

    一见到方丘要亲自教学气功,同学们顿时就沸腾了,都争抢着报名。

    结果,楼层噌噌噌的往上盖。

    在极短的时间内。

    这篇帖子就成为了论坛第一高楼。

    随之而来的是全校几万人中,足足有一万多人报名学习气功。

    这个数字,让所有想要学习气功的人都为之兴奋。

    ……

    而此时。

    方丘却正和江妙语走在小吃街上。

    “咱们俩难得单独吃一顿饭,要不顺便庆祝一下?”

    牵着方丘的手,江妙语问道。

    “庆祝?”

    方丘一愣。

    “庆祝咱们俩都进入了青年国医大赛入围赛的决赛,也庆祝你终于洗清冤屈,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还要庆祝你的论文终于正式见刊发表了。”

    江妙语说道。

    “最近有这么多好事?”

    方丘微微一怔,旋即笑道:“你想怎么庆祝?”

    “跟我来。”

    江妙语故作神秘的拉着方丘,跑进了小吃街上的一家小餐馆。

    “作为你的女朋友,我决定亲自下厨来庆祝。”

    走进餐厅,江妙语把方丘按在一张桌前坐下,然后说道:“你就在这里乖乖的等着就行,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说完。

    立刻就朝着小餐馆的后厨跑了进去。

    幸福来的太突然,方丘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跟进后厨一看。

    江妙语居然真的亲自下厨了,借了小餐馆的厨房,正在做青椒炒鸡蛋。

    见状,方丘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心想不能浇灭了江妙语的激情,当即就悄悄的退了出去,坐在桌前等了起来。

    几分钟后。

    江妙语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