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是禁忌!不要再查了!
    说完,方丘要走。

    突然。

    “师父!”

    擂台下的何高名,大喊一声冲上擂台,直接就朝着方丘的大腿扑了过去,要抱方丘大腿。

    “唰。”

    方丘脚步一动,立刻闪到一旁。

    一扑落空,何高名直接扑在了那满地碎石沙尘的擂台上,来了个狗啃屎,一抬头,满脸都是灰。

    那般模样,惹得擂台下的众人哈哈大笑。

    方丘也很是无奈。

    这个家伙,怎么如此不要脸?

    这么大的人了,还想着抱大腿?滚!

    “师父,你别急着走。”

    擦去脸上的尘土,何高名嘿嘿笑着,对方丘说道:“你这一走,我就不知道怎么联系你了啊,要是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可怎么办?”

    这话一出。

    全场武者,包括易老在内,也都纷纷点头。

    是啊。

    无名前辈现在几乎已经成为了江京武林的保障。

    这次,是竹林五杰,下次又会是谁?

    而且。

    随着无名前辈的名声越来越大,来挑战得到外省高手也会越来越多,遇到正常些的还好,要是遇上一些大恶之人,见不到无名前辈就对其他人动手的话,那可就麻烦大了。

    “是啊,无名前辈,你看……”

    易老开口,说道:“你是不是给我们留个联系你的方法,下次遇到必要之事,也好通知你?”

    “是啊前辈。”

    “前辈,你就留个联系方法吧。”

    ……

    大家纷纷附和。

    听着大家的言语,方丘稍微想了一下,发现确实有这个必要。

    他在学校里,很难收到与武林有关的消息,这一次要不是因为何高名打电话来的话,他还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若是何高名没打来电话的话,这次事情肯定会酿成很严重的后果。

    心念及此。

    方丘觉得,真的有必要给大家留一个联系方式了。

    “有事,到江京中医药大学找我。”

    张口说了一句。

    方丘脚尖一点,整个人立刻腾飞而起,快速消失在众人眼前。

    “江京中医药大学?”

    方丘一走,众人就愣住了。

    听到这个学校名字,他们立刻就想到了之前网上传说的,江京中医药大学的那个神秘人。

    再一细想。

    那个神秘人,不是学生吗?

    而且,很有可能是大一学生。

    想到此处,在场的众人都震惊了!

    易老也是惊得久久说不出话来。

    一个学生,竟然强大到了这种程度,甚至连他这个老头都比不上。

    心中苦涩。

    跟神秘人比起来,他这一辈子还真是白活了。

    擂台下。

    众人更是面面相觑。

    虽然之前就有猜测,但大家心里还是不愿相信无名前辈就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的神秘人,如今听到无名前辈亲口承认,他们还真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无名前辈的年龄跟他的实力,差距也太大了吧?

    就在大家震惊之时。

    擂台上,何高名却是心头一动,阴笑了起来。

    江京中医药大学?

    不就是我哥们上的学校吗?

    有了这条线索,还怕查不出来吗?

    “在武道上我不如师父,不过在侦探上嘛……嘿嘿,这次我可得好好的去查查,师父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

    ……

    果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其然。

    何高名离开庄园以后,立刻打电话,让一直跟他合作的那些眼线和助手,立刻去江京中医药大学,无论如何一定要查出神秘人到底是谁!

    打完电话。

    何高名一脸兴奋和期待的吹着口哨,走进了距离江京中医药大学只有一街之隔的一间台球室,一边打球一边等待着结果。

    “一个人玩有意思吗?”

    正当何高名的口哨吹得正起劲的时候,一个话声突然传来。

    闻言。

    何高名转头看去。

    映入眼眸的,是一个穿着颜色鲜艳的宽松上衣,下身穿着低档裤,戴着棒球帽,脖间挂着一根小拇指粗细的银链子的青年。

    青年袖管撸高,露出了右手的花臂,一眼看去就是个不良青年。

    “这不等你吗?”

    何高名嘿嘿一笑,问道:“怎么现在才来?”

    “先来一局?”

    青年问道。

    “好啊。”

    何高名点头。

    以前,何高名也是个不良青年,喜欢在台球室、街机厅里混,后来学了武以后,才慢慢的改变过来,成为了一个正直的人,但性格的改变,却没有改变他的嗜好,台球依旧是他最喜欢的运动之一。

    也正是因此,何高名不时的就会出现在台球室里打球。

    而这个不良青年,就是几个月前,打台球的时候认识的。

    “砰!”

    何高名一杆打出,巨大的力道,将青年刚摆好的台球,撞得四散出去。

    “你今天心情挺不错啊?”

    青年问道。

    “哈哈。”

    何高名大笑一声,连进两球,说道:“还不错,看我这杆法,今天你肯定输了。”

    “这可不一定。”

    青年笑着应了一声。

    话刚说完。

    何高名一杆打偏,失误了。

    青年接杆。

    “砰砰砰……”

    一句话没说,青年上手连续几杆,就把他自己的球去全部打入袋。

    一转眼。

    球桌上就只剩下了何高名的球,以及八号球。

    看了看黑八的位置。

    青年趴在桌上,摆好架势。

    瞄准的同时,声音平静的说道:“不要再查了。”

    闻言。

    何高名却是一愣。

    不要查了?

    这话什么意思?

    这时。

    “砰!”

    撞球声响传开。

    青年很干脆的,直接把黑八打入袋。

    然后放下球杆。

    看着何高名,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何高名的肩膀,说道:“好自为之。”

    说完,走了。

    看着青年离去的背影,何高名呆住了。

    这个青年,并不知道他是侦探。

    而且,最近他都没接什么案子,什么也被查。

    也就是今天,有了机会,让人动手开始查神秘人的背景,结果这才刚一查,就有人来警告了,而且还是一个熟人?

    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自己是侦探的缘故。

    何高名一直都很谨慎,对待每一个接近自己的人,都会调查。

    包括方丘,他也调查了。

    结果发现方丘就是个工薪一族的家庭成员,没什么特殊的,所以他才会跟方丘有联系,而且他也查到了,方丘之所以有那么多钱,是因为买了几个药材,这一切都合情合理。

    可眼前这个青年,却不同。

    这么多年来,他调查过很多人,但唯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调查不出任何结果的,只有这个青年。

    最为关键的是。

    他为了调查这个青年,曾接触过禁忌。

    国家!

    任何关系到国家的事,对私家侦探来说都是禁忌,因此调查发现这个青年跟国家有关系的时候,他就毫不犹豫的立刻停止了调查。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国家神秘部门!

    这个青年,有八成的可能是。

    因此。

    虽然不知道青年切实的背景,何高名也愿意跟他接触,总想着有一天,能在青年面前显露一手,然后自己也能得到国家的重用。

    结果,完全没有。

    回想青年刚才说的话。

    何高名心头一震。

    他没想到,神秘人居然也跟国家有关,竟然有这么大的背景。

    只要牵扯到国家,就是禁忌!

    心念及此。

    何高名立刻掏出电话,打给他的助手和朋友。

    “是禁忌,不要再查了!”

    与此同时。

    回到学校后,在学校的安排下,大二的学长们齐聚操场,方丘继续教授他们练气之法。

    一直到下午五点。

    教完,正准备离开操场的时候。

    “丁零零……”

    一阵熟悉的铃声响起。

    “恩?”

    听到这个铃声,方丘立刻皱起眉头。

    这个铃声,就是他当初和老首长约定好的铃声。

    “难道有事?”

    心念一动。

    方丘立刻离开操场,然后悄悄的来到藏神秘人衣服的地方,换上衣服之后,快速赶到药王山。

    结果。

    在药王山上并没有见到老首脑,而是见到当初的那个军官,李骥。

    “前辈。”

    见到方丘,李骥立刻上前,抱拳说道:“前辈你好,从今天开始,就是我单独和您见面了。”

    “恩。”

    方丘点点头。

    他知道,老首长毕竟是大人物,总不可能一直呆在江京,每次都亲自来和自己见面。

    “这次叫前辈过来,是因为这个。”

    说着,李骥从包里掏出来一个手机,递给方丘的同时,说道:“前辈,这是一个特制的手机,不论用什么方法和技术都无法定位,也不用担心会泄密。”

    “哦?”

    方丘接过手机,心中感叹国家的科技还是很强大的嘛。

    “还有。”

    李骥继续补充道:“你也可以将你现有的手机号设定到这个手机上,理论上这台手机可以设定99个手机号码,拨打这99个号码中的任何一个,都能接通,完全不用担心手机号码会暴露。”

    “好,我收下了。”

    方丘点点头,收下。

    他知道,以他现在的动静,国家要是想查的话,肯定是能查出来的,既然国家没有查,那么他自然也要给国家一些面子,比如收下这个手机。

    看上去功能强大的手机。

    其实,可以算是一个监视器。

    虽然不太喜欢被监视的感觉,但毕竟是国家啊。

    “还有一件事。”

    李骥突然皱起眉头来,说道:“我们收到情报,之前刺杀老首长的那个组织,近期可能会组织行动报复,当然老首长在部队,他们拿老首长没有任何办法,但是在无法伤及老首长的情况下,他们很有可能会在国家的其他地方搞破坏,最后甚至有可能会对江京中医药大学动手,这段时间,前辈一定要小心一些才好。”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