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拍卖地宝!
    这一幕。

    让大家傻眼了。

    谁也不知道,方丘是怎么控制住这艘木船的。

    再往深了一想,大家更能发现,方丘之所以绕圈逼近,似乎就是为了把白衣公子逼下船,然后利用船来坐挡箭牌,靠近白衣公子。

    “好计谋啊。”

    “若是我上去,肯定会第一时间把攻向我的船打飞,然后就会一直受到音波的远程压制。”

    “是啊,谁会把别人手里的武器,当做自己的武器来使用?”

    “神秘人无名,就凭这一手,名不虚传!”

    大家纷纷点头。

    “我就知道。”

    何高名得意的笑着,说道:“六品武英,我师父又不是没打败过,不但打败了还废了呢,以为借着音波功占了点小便宜就不得了了,一会打得你屁滚尿流!”

    ……

    湖面上。

    “恩?”

    见到无名竟然用这一手来应对自己,白衣公子脸色一寒,再度飞退,一边拉开距离一边疯狂的吹笛。

    可谁知。

    方丘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即便推动着一整搜船,也比白衣公子后退的速度要快上不少,很快的就追了上来。

    然后。

    “还给你!”

    一声大喝。

    方丘重重一拳砸在木船上。

    巨大的力道爆起,木船就像是皮球一般,被方丘这一捶,直接捶得暴射出去,瞬间就冲袭到了白衣公子的身前。

    这时。

    白衣公子笛子声一转。

    一曲十面埋伏,肃杀之气,瞬间升腾。

    音波如雨。

    齐齐暴射而出。

    密密麻麻的击打在木船之上,短短数秒,竟是将那一整艘木船,打成碎片,分崩离析。

    从远处看。

    木船顷刻间,便化成了满天的木屑散落。

    这一幕。

    把观战之人,全都给惊呆了。

    那速度,简直跟食人鱼群有得一拼啊。

    这种攻击要是落到人的身上,恐怕瞬息之间,就会连骨头都不剩吧?

    何高名也被吓了一大跳。

    这威力实在太猛了。

    心里也不禁为方丘担心起来。

    可就在这时。

    “喜欢玩音波功是吗?”

    原本可以借船只撞向对方的空挡进攻的方丘,却是在五米外停住了身形,看着船只被打成木屑坠落之后,才微微一笑,张口说道:“正好我也学了一手龙爪手,看看是你是音波功厉害,还是我的龙爪手厉害。”

    说完。

    捏手成爪。

    每一种武功,都能将内气击打出去,只有击打距离的长短问题。

    音波功攻击距离最长无疑,但是龙爪手也不比其差。

    因为龙爪手是一门刚猛至极的进攻性功法,所以在击打出去的时候,内气也会被赋予刚猛之力。

    再加上力量巨大,攻击的距离自然会被延长许多。

    仔细算下来。

    虽然不及音波功,但也差不了多少。

    没有丝毫迟疑。

    “唰唰唰……”

    捏手成爪之后,方丘立刻挥舞双手,爆发内气。

    正好。

    他重开的两条经脉,都是手上的经脉,配合上这龙爪手,威力更是提升不少。

    双手一挥。

    一道道形如龙抓的内气,暴射而出。

    那边。

    白衣公子双眼一眯。

    继续吹笛,笛声再变,如黑云压城般,给人一种窒息感,原本一道一道产生的音波刃,此时竟是数道并发,铺天盖地。

    犹如那漫天的蝗虫一般,让人害怕。

    而这边。

    方丘也不停的挥舞双手。

    龙抓不停的暴射出去,跟对方的音波刃对撞在一起。

    “砰砰砰!”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双方交撞,甚至连脚下的湖面,都被炸得高高的喷起一股股水柱。

    远处。

    “好强!”

    “卧曹,龙爪手还能这么玩的?”

    “神秘人竟然这么强,连白衣公子的看家本领,音波功都能挡得住?”

    “不但挡住,还压制了!”

    “龙爪手怎么能打出这种状态来,这是假的吧?”

    “这威力显然比我们接触到的龙爪手厉害多了,我们以前是看了假的龙爪手才对。”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龙爪手怎么打的跟子弹似的?”

    众人纷纷惊声吐槽。

    然后再凝目看去。

    只见。

    方丘每打出一记龙爪,竟然都能对撞抵消掉白衣公子的十多道音波刃,虽然在数量上不及,但是方丘胜在能量够强。

    在这种以一击十的情况下。

    方丘爆发出来的内气龙爪,竟是开始朝着白衣公子那边压制了过去。

    见状。

    “啊!!!”

    白衣公子怒吼一声,再换曲调,音波又更强了。

    可即便如此。

    依旧还是无法抵挡住方丘的压制。

    这边。

    方丘却是玩的贼开心。

    其实,他完全有足够的实力,可以直接强硬的冲上去,跟白衣攻击进距离交手,但是他没有。

    因为他没有学习过音波功。

    因此。

    从控制住撞向自己的船的那一刻开始,方丘就一直在观察和注意白衣公子,学习他将音波和内气融合的方法,然后再往前推近,利用船只攻向白衣公子的时候,他已经学得差不多了。

    当然。

    这龙爪手只是掩人耳目而已。

    其实,方丘打出龙爪手的方式,完全就是音波功的方式,只不过他用的是骨头发声,而并非嘴巴。

    因此,在众人看来,才会以为这是真是龙爪手。

    “你,你……”

    白衣公子怒不可遏。

    他发现了。

    他发现,方丘是在用他的武功打他。

    这让他敢怒不敢言,一旦说出来,他还不名誉扫地?

    被一个二品,用自己的武功吊打?

    就算是死,他也不敢说出去啊!

    “啊……”

    怒吼一声。

    白衣公子身形一动,直接收起笛子,踏水而行,飞速的躲避着方丘的攻击,朝着方丘猛攻了上去。

    一转眼。

    就好像,攻守转换了一般。

    这时。

    “准备结束了吗?”

    方丘嘿嘿一笑,也停下龙爪手,迎着暴怒的白衣公子冲了上去。

    “你该死!”

    冲到方丘身前,白一公子挥舞着手中的笛子,直接朝方丘的脑袋砸了下去。

    “唰。”

    方丘身形一动,避让到一旁。

    然后双手齐出。

    “砰砰砰!”

    俩人瞬间激烈的缠斗在了一起。

    远处。

    “竟然舍远求近,白衣公子是过于自信,还是过于愤怒了?”

    “最强的音波功被无名压制,现在竟然选择近身搏斗,无名会怕他吗?”

    “胜负已定了啊。”

    “没想到,神秘人无名竟然强大到了之间种程度,恐怕下一次武英榜更新,他的名字又要继续上涨了。”大家纷纷议论。

    人群中。

    何高名更是兴奋异常。

    这个白衣公子,真的是倒霉,偏偏遇上了神秘人,还敢一而再的挑衅,甚至下战书令,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湖中。

    “砰砰砰……”

    在激烈的交锋中,白衣公子越打越觉得不对,这个神秘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越打越大。

    “怎么可能!”

    “一个二品武英,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连续对撞了数十拳之后。

    白衣公子再也坚持不住,立刻抽身飞退。

    继续吹笛。

    可这一次,方丘怎么可能会再给他机会。

    “别浪费时间了,我还要拍卖地宝呢。”

    说话间。

    方丘双手合一,缩到右腹旁边,然后体内的内气全部爆发出俩的同时,双手猛的往前一推。

    “轰!”

    一只巨大的淡蓝色的内气龙爪,顿时凝聚在其身前,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无视一切阻挡,将白衣公子的音波刃全部击碎,然后直接轰击在白衣公子的身上,瞬间将人远远的轰飞了出去。

    “噗……”

    白衣公子一口鲜血喷吐出来。

    这口鲜血是伤的,更是气的。

    他堂堂六品巅峰的武英,马上就能突破到七品的武英,竟然被一个二品武英,换着花样的给虐了。

    这他妈怎么能受得了?

    被轰飞出去,摔落在远处的小岛上,白衣公子气急攻心,一口老气没上来,顿时就被气昏了过去。

    而这边。

    方丘却是嘿嘿一笑,直接飞身到岸上,捡起装着五百万的现金的箱子,然后身形一动,跳上一艘靠在岸边的船,然后用内气驱船到湖泊中心,也就是白衣公子之前停留的地方,坐上船头。

    此时。

    围观众人,还处于极度的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

    因为,刚才方丘那一手,实在是太恐怖了。

    简直跟电视里的特效一模一样。

    “这,这才是龙爪手吗?”

    “好强啊,龙爪手竟然能以二品敌六品巅峰?”

    “我刚才看到了什么,那个龙爪好大啊!”

    “我要去学龙爪手,我一定要学龙爪手!”

    大家都惊得不知该说什么。

    这时。

    “谁要地宝,拿钱来!”

    方丘的大喊声突然传来。

    这喊声,方丘还刻意的加入了一点点白衣公子的音波功,立刻就将震惊于刚才大战中的众人惊醒了过来。

    “呼……”

    缓缓回过神来的众人,纷纷长吐一口气。

    不说龙爪手那么变态。

    就说这场战斗,还真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二品对战准七品,结果还是二品赢了!

    看来。

    武英榜的排名,果然没错啊!

    “时间不等人,要地宝的赶紧出价了啊。”

    方丘又喊了一声。

    闻言。

    大家纷纷开始争抢。

    虽然地宝不如天材,但也不是随便就能遇上和找到的。

    “二十万。”

    一人报价。

    “我出五十万。”

    这才刚开始,就有人把价格撑到了五十万,让大多数人都闻风退去。

    最终。

    有人出到了一百万。

    确定无人出价更高之后,方丘才说道:“我要的是现金,你要是没带现金又取不出来的话,我只能选择重新拍卖。”

    “我听说过你之前卖地宝的规矩,这次也是带了现金过来的。”

    对方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