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正义的?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呜呜……”

    感受着天地间的气流涌动,伴随着意念力的笼罩范围不断扩大,方丘的大破灭手能调动天地能量的范围也越来越大。

    “恩?”

    突然,方丘眉头一挑。

    “找到了!”

    当意念离所覆盖的范围达到接近两公里的时候,方丘果然发现天地间出现了一丝异动。

    那是一股,不属于天地能量的异类能量,正在向远处掠行。

    是人!

    稍一感应,方丘就确定了。

    因为那股异类能量的气息,跟残留在这间宾馆房间里的那个武英的气息,完全一样。

    “这个方向,是学校。”

    计算了一下距离和方向,方丘赫然发现这个人竟然正往江京中医药大学赶去。

    “不好!”

    方丘心头一动,立刻散去大破灭手,破窗而出,快速的追了上去。

    一分钟后。

    方丘来到通往江京中医药大学的街道上。

    此时。

    漆黑的街道上,一道黑影正悠载的走在人行道上,看似正在散步的路人。

    这人,正是从那宾馆里走出来之人。

    一眼瞥去。

    这人身着一套黑色紧身服,身型跟方丘很像,留着一头微卷的中分发型,一眼看去就像是当今世道上最流行,最受人喜欢的小鲜肉。

    可若仔细去看。

    就能清楚的看到,此人的眼角已经布满了皱纹,至少有四十岁,是个中年人。

    或许是因为察觉到了方丘的到来。

    中年人走在路上,双手抱成一团,装作有些冷的样子,一边给手哈着气,一边转头四望着继续前行。

    可就在这时。

    “唰。”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挡在了他的身前。

    “啊?”

    中年人被吓了一大跳,赶紧伸手指着方丘,一脸紧张的结巴道:“你,你是谁?”

    “来要你命的人!”

    方丘冷哼。

    “你让开,要不然我喊了啊。”

    中年人继续着他的表演。

    方丘笑了。

    从宾馆里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锁定了这个人。

    就算他把全部的气息压制下去,伪装成一个路人,也绝对逃不出方丘的双眼。

    更何况。

    半夜三更的,这街道上就只有他一人。

    “你喊一声试试。”

    方丘笑着说道。

    “我,我……”

    中年人一窒,一边继续惊慌的看着方丘,一边缓缓后退。

    方丘迈步而上。

    这时。

    “嗖!”

    一直装得惊慌害怕的中年人,在方丘靠近到他身前的时候,手速极快的突然一拳朝着方丘的胸口砸了过去。

    “你的戏,很烂。”

    方丘捏拳,直接跟对方对撞在一起。

    “砰!”

    一声脆响传开。

    巨大的力道自俩人的拳头上爆涌出来,轰然对撞在一起。

    可下一刹。

    “噔噔噔……”

    中年人倒退几步,一脸骇然的看着方丘。

    “六品武英?”

    看着中年人,方丘双眼一眯,冷声道:“看样子,你们组织里的六品武英不少啊。”

    闻言。

    中年人更惊了。

    “你就是杀了6号和13号的人?”

    看着方丘,询问的同时,中年人脸上涌现出深深的忌惮之色。

    “6号,13号?”

    方丘一凝,一脸玩味的反问道:“你是几号?”

    “哼!还妄想打探?”

    中年人冷哼一声,然后双手一动,滋拉一声扯开衣服,露出捆绑了满满一身的*,然后一脸森然的看着方丘问道:“你听说过自杀式袭击吗?”

    方丘一愣。

    “这里是民居。”

    指着周围的楼房,中年人张口说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你不想引起爆炸,就让我走。”

    “来都来了,干嘛着急走?”

    方丘摇头一笑。

    “我身上的炸弹一旦引爆,足以将一千米范围内的民居全部炸毁,你可想好了。”

    中年人有些惊急的说道。

    “你可以试试。”

    方丘应声。

    闻言。

    中年人顿时就愣住了。

    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

    他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六品武英,他深知道活着有多好,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独霸一方作威作福,所以他根本就没想过死,更没想过自杀。

    这一身的炸弹。

    也就是为了自保而已。

    接到命令要来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他就提前打听过,江京中医药大学里有一个神秘人,就是武英排行榜上的那个神秘人,连竹林五杰都被这个神秘人给废了,他就更不是神秘人的对手了。

    因此。

    在执行任务之前,他特意为自己准备了一个安全措施,就是这一身的cl-20*。

    这也就解释了。

    为什么在方丘追上来的时候,一直快速前行的他,突然就停了下来,还这么别扭和尴尬的在大半夜,伪装成路人,因为这里是民居住着许多人,而这些普通的民众,正好就是他保住性命的资本!

    其实,在三名手下没有在约定时间返回的时候,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所以才会主动赶往江京中医药大学,查看情况。

    没想到。

    这才刚到半路上,竟然就遇到神秘人了。

    “无名。”

    咬着牙关,中年人张口说道:“你我无冤无仇,今天第一次见面,又何必大动干戈?”

    “无冤无仇?”

    方丘冷笑道:“你们对民众开火,对普通人下手,跑到学校里装炸弹的时候,怎么不说那些普通人也跟你们无冤无仇?”

    闻言。

    中年人眉头一挑,说道:“你不就是想提条件吗,说出你的条件。”

    “好啊。”

    方丘冷声一笑,玩味的说道:“告诉我,你们组织的总部在哪?”

    “总部?”

    中年人微微一怔,问道:“你想干什么?”

    “杀进去。”

    方丘淡然开口,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杀进去?”

    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中年人突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就凭你?”

    “我承认你的实力很强,但是凭你这点实力就想跟我们组织做对,你简直太自不量力了!”

    说到最后。

    中年人的笑声,竟是又再度变得阴冷下来。

    “这可不一定。”

    方丘摇摇头,说道:“只要你告诉我,我就放你离开。”

    “我不说,你又能怎样?”

    中年把胸膛一挺,右手抓住身上用来引爆的绳头。

    只要他一使劲,把这绳头从满身的*中抽出来,这些*就会瞬间爆炸,到时候这条街道必然会沦为一片火海!

    “有一件事,我不明白。”

    看着中年人,方丘张口问道:“现在世界和平,咱们华夏每一个阶层的人都能好好的生活下去,就算生活水平不高,但至少能安全的活着,国家也会对那些无力生活的人进行救济扶贫,现在的华夏就是一个美好幸福时代的象征,外国不敢欺负华夏,我们自己奋力自强,这是不很好吗,你们为什么一定要破坏这份和平,为什么一定要阻止华夏的崛起,华夏也是你的祖国,不是吗?”

    “和平?”

    听到方丘的话,中年人突然就有些偏执的冷笑了起来,反问道:“现在和平吗?”

    “当然。”

    方丘应声道。

    “不!”

    中年人立刻张口,喝道:“没有和平,这个世界上没有和平存在,你告诉我富二代跟平民之间的和平在哪儿,你告诉我官商跟民商之间的和平在哪儿,你告诉我国家扶持的第一批富人跟一直得不到扶持的贫民之间的和平在哪儿?”

    方丘一怔。

    中年人这哈,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

    但是。

    仔细一想,这不过是国家发展的必经之路,国家不可能扶植所有人,只能把未来投资在第一批扶植的,可培养的人身上。

    因为只有第一批富人起来了,经济才能得到发展,国家的发展才能因此而步入正轨。

    随着国家的发展,中年人说的这些问题,都会一一的消失。

    只不过。

    现在还没到那个时间而已。

    “说不出来了吧?”

    中年人冷笑一声,说道:“事实是,现在的所有人都是奴隶,我们必须要打破统治,才能重回自由!”

    “你要的自由是什么?”

    方丘问道:“打破了统治以后,谁来建立国家,谁来建立新的生存环境?”

    “当然是我们!”

    中年人仰起头来,得意的说道。

    方丘笑了,一边笑着一边问道:“那你们岂不是又成为奴隶主了?”

    “当然不是。”

    中年人立刻摇头,说道:“我们会更好的善待人民,给他们每一个人公平的机会!”

    “切。”

    方丘不屑的一笑。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

    这个组织的人,都是被洗脑的。

    他们以为自己是在干正确的事,却不知道他们已经深陷偏执。

    这些人。

    跟邪教徒有什么区别?

    都是一群自私自利之人!

    “唰。”

    身形一动,方丘直接冲到中年人身前,不带丝毫顾忌的直接出手,一掌拍向中年人的脑袋。

    跟这种人,没什么道理可讲。

    只能用拳头来告诉他们什么才是真理!

    “砰!”

    一拳命中。

    中年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方丘一拳砸在头顶上,瞬间将其整个人轰飞出去。

    “噗……”

    半空中,一口鲜血喷涌。

    中年人脸色大变。

    “啪。”

    摔倒在地的瞬间,立刻就要动手拉起爆绳,准备玉石俱焚。

    可刚一动手。

    中年人的言眼眸就瞬间紧缩。

    他发现。

    他根本动不了!

    一股来自方丘身上的气势,死死的压制着他的身体,让他连动一下手的力气都没有,就算爆发出全部的力量,也都移动不了分毫。

    “宗师!”

    中年人骇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