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老幺,救命啊!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打死也想不到。

    这个表面上只有二品实力的神秘人,竟然是个宗师!!!

    这一刻。

    他真的慌了。

    在宗师面前,别说这么点*,就算搬来一仓库,也根本无用啊!

    他很想跟方丘谈谈条件,很想让方丘放他一马,可是他做不到,他被压制得甚至连舌头都动不了一下。

    感觉,整个人就好像沦为了砧板上的肉一般,只能任人宰割。

    恐惧到了极点!

    这边。

    利用气势压制住对方之后,方丘一步步走上前来,却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李骥的电话。

    “那边处理得怎么样了?”

    电话接通,方丘问道。

    “放心吧,人已经关押起来了,炸弹也处理好了。”

    李骥的话声传来。

    “这边还有一个。”

    瞥了一眼脚下,被压制得无法动弹的中年人,方丘这才说道:“是个小头目,身上捆满了炸药,现在被我压制住了,我需要有人过来把炸弹拆掉。”

    “在哪儿?”

    李骥问道。

    “日新路。”

    方丘回道。

    很快。

    李骥带人赶来。

    见到身上捆满了*的中年人,李骥顿时就被吓了一大跳。

    “全是cl-20!”

    再蹲下身一看,更是骇然。

    “还好,这些*的稳定性还不错,引爆方式也只有一种,拆卸的时候应该不会出现意外。”

    站起身,李骥立刻下令道:“立刻拆弹。”

    闻言。

    尾随而来的一名拆弹专家立刻上前。

    的确。

    为了保证自身安全,中年人把这些*的稳定性弄得极高,基本上除了自带的引爆方法之外,除非遭遇烈火燃烧,否则一般不会爆炸。

    在这种情况下。

    拆弹专家很快的就把炸弹给拆了下来。

    “来人,带走。”

    李骥张口下令,准备把中年人收押。

    “且慢!”

    方丘出声阻止。

    “恩?”

    李骥一愣。

    “先把人给我。”

    方丘张口解释道:“这人是个高手,而且他是一个进入过hns组织大本营的头目,有一些事,我需要他来告诉我,一会我再把人还给你。”

    “这个……”

    李骥迟疑了一下,想到连方丘都说这个人是高手,自己肯定对付不了,说不定一个不小心还会被对方给逃了,这才点头同意。

    得到同意。

    方丘一把抓起中年人,快速的冲向远处。

    来到学校附近公园的树林里。

    方丘把人往地上一仍。

    气势压制的同时,内气一动,立刻覆盖对方全身。

    一如之前对付三人一般。

    方丘直接用断骨之法审问。

    一开始。

    中年人也很硬气,还不停的狰狞大笑,甚至挑衅方丘。

    可是。

    随着断骨越来越多,疼痛越来越强。

    中年人的硬气也逐渐的没了。

    “我说,我说。”

    当手骨和腿骨都粉碎,在方丘的刻意控制下,一些骨头开始刺入血肉的时候,中年人终于在也承受不住了。

    “说。”

    方丘冷声道。

    “总部在,在不丹。”

    中年人一脸痛苦,双眼充血,无力的说道。

    “你们组织的头领是谁?”

    方丘再问。

    “我,我不知道。”

    中年人气喘着,说道:“我只知道,首领是一个超级高手,据说实力至少是八品武英,有可能是九品,甚至是宗师。”

    “哦?”

    方丘皱眉,眼珠转了一圈,继续问道:“你们组织一共多少人,比你厉害的还有多少?”

    “很,很多。”

    中年人继续答道:“我在组织里,排行第四,排第三的是一名七品武英,排第二的也是一个七品武英。”

    闻言。

    方丘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倒也不是怕那两个七品武英,还有那个至少八品的首领,而是加入这个组织的那些普通人。

    从中年人的回答来看,加入他们组织的普通人非常多。

    很明显的是。

    既然加入了组织,那就代表这些人肯定都被洗脑了。

    在这种情况下。

    想要让这些被洗脑的人,重新走上正途,可不是易事。

    想来。

    只要击破这个组织的高层,那些人就会自然散去,到时候国家也会插手进来,帮这些人重新返回正途。

    想到这里。

    方丘暗暗点点头,说道:“给我你们组织大本营的具体位置!”

    中年男人张口说了一个精准到号的地址。

    仔细记下后。

    方丘一掌拍在中年人的小腹上,将其丹田震碎,同时内气席卷,震断经脉。

    早已被断骨之痛折磨得死去活来的中年人,似乎已经麻木了。

    被方丘废掉功夫的时候,楞是没哼一声。

    最终。

    方丘带人返回,那面如死灰的中年人交给李骥。

    “他的武功已经被我废了,现在手脚也都断了,带回去以后把手脚固定起来,一个月就能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

    方丘叮嘱道。

    “好。”

    李骥点点头,让人把中年人带走。

    “有一件事,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下。”

    方丘说道。

    “什么事?”

    李骥疑问。

    “刚才,我从这人口中得知,hns的总部在不丹,首领是一个实力非常强劲,至少达到八品武英境界的人。”

    说到这里,方丘又把hns总部的具体位置告诉李骥,才又继续补充道:“我需要你们帮我查一下,这个人说的这些消息是否正确。”

    “没问题。”

    李骥立刻点头,说道:“hns组织,本就是我们追查的目标,现在就了这几条线索,追查起来就更容易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恩。”

    方丘点点头,说道:“有任何情况,随时告诉我。”

    “好。”

    李骥笑着点点头,看了一眼被抬走的中年人,然后说道:“连续折了几员大将,hns组织应该暂时不敢来了吧。”

    “不一定。”

    方丘摇摇头,说道:“以防万一吧,我不希望江京中医药大学出事。”

    “恩。”

    李骥点头。

    与此同时。

    方丘却在心中,给这个组织判了死刑!

    一个宛如邪教一般的组织,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们的存在只会危害社会,危害民众,多存在一天都是错!

    “天都亮了啊。”

    一切收拾完,李骥仰头看了一下,已经蒙蒙亮的天空,当即张口道:“前辈,我先走了。”

    “恩。”

    方丘点点头。

    没等李骥离开,便是率先闪身,消失在了李骥眼前。

    返回学校。

    方丘可算是暂时松了口气。

    的确跟李骥说的一样,对方已经连续折损了好几员大将,连组织里排第四的头目都折在了江京,想来短时间内这个组织应该是不会再派人过来了。

    与此同时。

    武林论坛上,许多人都是彻夜未眠。

    因为无名展现出的强大无匹的战力,也因为无名竟然真的卖了地宝,而且还卖给了一个疑似宗师之人。

    结果,那个疑似宗师的人,竟然没有出手抢夺无名的天材。

    这让许多人都非常的好奇。

    无名到底什么实力?

    怎么能那么轻易的战败白衣公子?

    又为什么能飞走?

    整整一夜。

    无数人参与讨论。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也没讨论出个结果来。

    最终。

    大家想来想去,似乎也正的只能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无名,就跟他的前缀一样:神秘!

    ……

    江京中医药大学。

    早上,学生们如往常一样起床、晨练、吃早餐、上课,一切都按部就班,跟平日里没什么两样,完全就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在学校内外的腥风血雨,更不知道有一个人,一直在默默的守护着他们。

    吃完早餐。

    方丘回到宿舍,开始看徐妙林给他的,那本灸法治疗的书。

    这一看。

    方丘发现,灸法很适合养生。

    比如,书中说道:冬病夏治。

    冬病夏治是《内经》中提出的一种治病方针,同时也是中医的特色疗法,抓住阳气旺盛的时节,以温经助阳为**,治疗寒湿、痰饮等阳虚病,而艾灸在治疗阳虚病的时候,往往能取得特别良好的效果。

    在中医里祛寒除湿治疗之法就是艾灸。

    而三伏天“灸疗”,也正是冬病夏治的好时机。

    三伏天“灸疗”是我国传统医学中最具特色的伏天保健疗法,它是依据中医学“天人相应”、“冬病夏治”、“春夏养阳”等理论,利用全年中阳气最盛的三伏天,人们体内阳气最盛的时机,应用具有温经散寒补虚助阳的艾灸,通过对经络腧穴的温热刺激,通过灸疗令阳气渗入穴位经络,通过经络的气血直达病处,标本兼治通过艾灸,双重阳气注入体内,温阳驱寒,从此病魔远去,岁月不老。

    ……

    虽然一夜没睡。

    但是看起书来,方丘一点也不觉得吃力。

    一眨眼。

    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

    “好东西啊。”

    看完书,方丘不禁感慨。

    这一上午,他把书里的所有东西都给掌握了下来,对灸疗也有了也特别深刻的了解。

    “要找个时间实践一下才行。”

    把书合上,方丘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正寻思着要不要去医院里实践一把的时候,一个惊叫声突然传来。

    “老幺。”

    宿舍门口,周小天不知何时把门给打开了,看到方丘的时候,整个人一愣,然后立刻冲上前来,一把抱住方丘的大腿,说道:“你可回来了,求救命啊!”

    “恩?”

    方丘一愣,赶紧问道:“出什么事了?”

    “你还大夫呢?”

    周小天白了方丘一眼,然后吸了吸鼻子,说道:“我离你这么近,你都看不出来我感冒了吗?”

    方丘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