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留下你们的联系方式!
    “你,你敢打我。”

    被方丘甩到一边,那个女人顿时就更疯了一样,一边像是受了极大委屈的吼骂着,一边挥舞着双手就要冲上来找方丘拼命。

    可就在这时。

    “咔嚓!”

    一个推门声传开。

    随后。

    “别吵!”

    一个医生从急救室里走出来,无比愤怒的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正在吼骂的女人一眼,然后问道:“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我。”

    停下吼骂,女人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连忙跑到医生旁边,问道:“医生,我父亲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

    医生没好气的瞥了这个女人一眼,说道:“只是暂时昏迷了而已。”

    “不过,有个问题。”

    闻言。

    女人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赶紧出声问道:“什么问题?”

    “让我们有些想不通的问题。”

    医生皱着眉说道:“本来,从症状来看,你父亲的病应该是突发性脑出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你父亲的颅脑内并没有发现淤血,但是经过检查后又确定你父亲有闹出血的迹象,我们甚至找到了有破损迹象的血管,那个血管在破碎造成脑出血之后,又被修补好了,这是谁做的?”

    “这个?”

    女人愣神了,似乎是没听懂医生的话,当即张口问道:“医生,你就告诉我,我父亲是不是就是因为被人弄什么急救所以才醒不过来的?”

    说完。

    唰的回头,怒视着方丘,一副要吃人、要拼命的架势。

    “谁告诉你的?”

    医生狠狠的白了这个女人一眼,说道:“我告诉你,实际情况跟你说的完全相反,要不是有人出手急救,你父亲可能早就已经去世了!”

    这话一出。

    这女人顿时就傻眼了。

    那边,女人的丈夫和弟弟,也都愣住了。

    “哼。”

    方丘却是冷笑一上,拉着江妙语迈步而出,准备离开。

    “等等。”

    见方丘和江妙语要走,女的眼珠一转,立刻张口说道:“你们要走我也不拦着,但是请你们留下你们的联系方式,我父亲醒了以后好感谢你们。”

    方丘扭过头来,问道:“你是想留下我们的联系方式,万一你父亲出了事,你才好讹我们吧?”

    这话一出。

    那女人顿时就被噎住了。

    她还真就是这么想的。

    自己父亲脑出血,她一点都不着急,反而害怕自己的父亲会过早醒来,毕竟这种讹人的机会可不常见。

    因此,她准备死也要拉住方丘和江妙语,无论如何一定要弄到足够大的甜头才行。

    “我们走。”

    方丘牵着江妙语,迈步离开。

    见状。

    女人脸色一沉。

    立刻给他丈夫和弟弟一个眼神。

    “走什么走?”

    “叫你们把联系方式留下来,听不到啊?”

    女人的丈夫和弟弟对视一眼,立刻就走了上去,要把方丘和江妙语拦下来。

    结果。

    俩人刚把手伸到方丘身前,就被方丘直接出手,丝毫不客气的将两人瞬间放倒在地。

    这两人都懵了。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都倒在地上了。

    那边。

    “你干什么?”

    女人突然就惊喊了起来,指着方丘骂骂咧咧的说道:“你怎么打人啊,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啊,我们是好心要留你联系方式,你凭什么打人?”

    这女人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骂着骂着的竟然开始双手插腰,摆出一副要骂街的模样来。

    可这时。

    “唰。”

    方丘脚步一动,一个闪身直接冲到这个女人的身前。

    眨眼之间。

    相距五米开外的人,瞬间就冲到眼前。

    女人顿时就被吓了一大跳,方丘冲来带起的气流宛如冷风一般,让她感觉脖子后面凉飕飕的。

    “我已经忍你很久了,只是作为男人,我不想打女人,但是你要敢再骂一句,就别怪我破戒!”

    说完,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方丘才转身走。

    拉着江妙语,一路走进电梯。

    “你,你给我等着,我早晚会查出你来的,小王八蛋!”

    见方丘走进电梯,那个女人顿时恶从胆边生,一脸怒相的指着方丘破骂。

    闻言。

    方丘脸色一寒。

    “哼!”

    一声冷哼。

    一团内气,瞬间暴冲而出。

    “啪!”

    一声清脆无比的巨响声传来。

    只见。

    那团内气,丝毫不减力的,只一巴掌打在这个女人的脸上,瞬间把这女人打得在半空中转了几圈,然后坠地。

    再站起来的时候。

    这女人的一半脸,肿得像个皮球一样。

    “啊,啊……”

    女人痛苦的大哭大叫。

    可是左看右看的看了一圈,却发现周围根本就没有人,但疼痛感是切切实实存在的,脸也已经肿得不成样子了。

    这一想。

    女人心里直发毛。

    以为是不是遇到鬼了。

    俗话说的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女人显然就是亏心事做太多了,这一下就被吓得不禁哆嗦了起来,甚至有要逃出医院的冲动。

    电梯里。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江妙语伤心的拉着方丘的胳膊,一脸委屈的说道:“明明是你救了他们的父亲,连医生都已经说了,他们为什么还要骂我们?”

    “听过一句话吗?”

    方丘摸了摸江妙语的头,以示安慰的同时,笑着说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世上人多了,自然也就什么人都有了。”

    “如果派没有你来,我真的不知道我今天会早已土些什么。”

    江妙语则是一阵后怕。

    的确。

    他一个女孩子,要是真被这家子人给缠上,到时候上哪里说理去?

    最为关键的是。

    当时围观的人,现在都找不到了。

    一进这医院,那个女人还管你什么好事不好事的,能讹上一笔才是好事。

    “放心。”

    看着江妙语,方丘笑着说道:“有我呢,要是有人敢伤害你,我肯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真的?”

    江妙语仰起头来看着方丘,一双大眼睛闪亮闪亮的。

    “真的!”

    方丘很肯定的点头回答。

    “恩。”

    江妙语把头一歪,一脸幸福的靠在方丘的肩膀上。

    到一楼。

    方丘牵着江妙语往外走。

    这时。

    “等等。”

    一个大喊声,夹杂在啪啪的脚步声中传来。

    “恩?”

    方丘和江妙语同时转头望去。

    只见。

    来人,赫然就是刚才,从急诊室里走出来的那个医生。

    “小兄弟没,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追上前来,医生二话不说,直接张口问道:“你是怎么急救的?”

    “按照正常的急救方式急救。”

    方丘应声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

    医生立刻摇头,正想再说清楚一点的时候,却好像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兀自一笑道:“正常方式就正常方式吧,你是一个很有责任性,很有品德的人,这种人现在已经很少见了,所以我想跟你交个朋友,可以给我留个电话吗?”

    这话一出。

    方丘脸色一变,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不对劲呢?

    “噗……”

    江妙语则是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来,然后赶紧抓住方丘的胳膊,似乎是在告诉这个医生,此人有主了。

    “诶,我不是那个意思。”

    医生顿时就无语了,他虽然三十来岁,但是看上去很年轻只有二十多一点的样子。

    “我知道。”

    方丘笑着应了一声,然后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对方了。

    他也不怕。

    反正就算对方有他的电话号码,也绝对无法用号码去查出方丘的身份,因此在电话号码上,方丘并不是很介意。

    “你叫什么?”

    记下号码,医生问道。

    “无名。”

    方丘应声回道。

    “恩?”

    医生一愣,然后突然一笑,说道:“放心,我可不是给那几个人来套你的身份信息的,我就是简单的想认识一下你。”

    方丘点头。

    “你知道为什么吗?”

    医生问道。

    “不知道。”

    方丘摇头。

    “因为,我在你身上闻到了一股中草药的气味,再联想到你对那位老人家做的急救,所以我肯定你是中医,我家的老爷子也是一个还挺厉害的老中医。”

    医生说道。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没有学习中医,而去学西医?”

    方丘疑问道。

    “没办法。”

    医生摇摇头,说道:“小时候,觉得老中医已经过时了,救死扶伤还得看西医,因为西医治病的时候患者什么都看得见,比如你出个车祸还得动手术,可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我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了。”

    “从今天的事,你就应该能看得出来,现在的医患关系有多紧张了。”

    “说实话,还是你们中医好,我都想辞职了!”

    闻言。

    方丘皱眉,疑惑道:“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

    医生苦笑着摇摇头,然后双手一动,直接撩开衣服,指着小腹上的一道刀疤说道:“这是我三年前受的伤,当时手术没做好,被病人给捅了一刀,这伤一直到现在都还时常会痛呢。”

    江妙语惊到了。

    方丘也很吃惊,没想到一个医生为了救人愿意付出那么多,结果换来的却是这重重的一刀?

    “我看看。”

    方丘伸手,轻轻的触碰对方的伤口,同时用上意念力内视。

    结果发现,他之所以经常会痛,是因为其体内神经还没长好。

    心念一动。

    方丘直接用内气帮其滋养,仔细的帮其将那些损坏的神经长好。

    “咦?”

    医生一愣,脸色惊奇的看着方丘,说道:“我怎么感觉不痛了,这么神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