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你这病,我可以治!
    (抱歉,通知一下,明天早上八点前小步我无法按时更新了,昨天下午我来的北京纵横总部,有点事,今天晚上才能回去,回去后太晚所以无法及时写稿子了,我争取明天中午十二点前更新,这一章之所以更新是提前定时的哟)

    “告诉你一个消息。”

    送方丘离开医院的路上,李善说道:“刚才拍x片的时候,我听护士跟我说,下午骂你的那个女人也在拍片子,说是刚才出门的时候,被撞断腿了。”

    听到这个消息。

    方丘和江妙语相视一愣,没有笑,只是摊了摊手。

    ……

    第二天一早。

    方丘带着江妙语,找了个超市买了点水果,去往江京市立医院看望老人。

    来到病房。

    “诶,我昨天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小女娃?”

    见到俩人,老人家看了方丘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江妙语,当即笑着说道:“别说,你们俩在一起,还真有点男才女貌的感觉,你们俩都是学医的?”

    “对。”

    方丘点点头,指着江妙语说道:“她出身于针灸世家。”

    “哦?针灸世家?”

    老人一凝,想了想问道:“姓江?”

    “恩。”

    江妙语点头。

    “果然!”

    老人笑了笑,又转头看着方丘,问道:“小伙子,你这正骨之术不凡,师承那位大师?”

    “我就是跟乡下一高人学的。”

    方丘简单的笑着答了一句。

    闻言。

    老人也不在多问。

    “我知道你很好奇我昨天是怎么止痛的,既然你来了,那我今天就给你解密一下。”

    说到这里,老人笑道:“其实很简单,就是用大力将神经阻断而已。”

    “阻断神经?”

    方丘一惊。

    “没错。”

    老人点点头,说道:“要想学会,必须要对身上的神经分布了解得很深才行,这个阻断神经的止痛法,也是我这些年的发现,既然你我有缘,那我就交给你吧。”

    “按照您着么说,既然用大力可以阻断神经,那是不是也可以把人给点住?”

    方丘疑问道。

    “哈哈,你可以试试。”

    老人笑着说道。

    方丘没有动。

    尝试,现在是不可能的。

    现在拿谁来尝试?

    不过。

    虽然没动,但方丘心里却想到,以后还真的可以试试,能不能做到。

    武林点穴是阻断内气,让人丧失功夫,这个点穴有意思了,直接阻断神经元,厉害。

    “那,这又要如何解呢?”

    方丘问道。

    “按摩。”

    老人张口说道:“按摩也是中医的一门技法,我们可以通过按摩,让神经恢复,当然按摩也要渗透进去才行,不过你既然能正骨,按摩自然也难不住你。”

    “我明白了。”

    方丘立刻点头,说道:“多谢前辈指点。”

    ……

    这边。

    “李医生。”

    在去往自己父亲病房的半路上,李善被一个骨科医生给逮住了,问道:“又上来看你爸啊?”

    “对,趁休息时间来陪陪他。”

    李善笑道。

    “唉,你爸是有人陪了,我们这骨科可就遭殃了。”

    这个医生苦笑一声,说道:“你是不知道,我们收了一个特别难缠的病人,你说那个病人是不是有病,非得要求我们给他治好,否则就不治了。”

    “还有这种病人,谁啊?”

    李善诧异问道。

    “还不就是你昨天接诊,她父亲昏倒的那个。”

    骨科医生说道。

    “是她啊,这就不奇怪了。”

    李善理所当然的应了一声。

    “唉,现在这患者啊,弄得好像是我们欠他们的一样。”

    骨科医生苦笑一声,然后问道:“对了,你爸的腿怎么样了?”

    “治好了。”

    李善答道。

    “啥?”

    骨科医生一惊,问道:“我记得你爸那是粉碎性骨折,虽然严重程度不高,但也是必须手术才行啊,怎么这一转眼就治好了,昨天没手术吧?”

    “没有做手术。”

    李善得意的笑道:“我给请了个高手,直接用正骨手法,帮我爸把腿骨给复位了,拍片子出来一分都不差的,而且他还有方法,能让我爸的腿骨在十天之内完全愈合。”

    “啥?”

    骨科医生看着李善,一脸怀疑的说道:“这么厉害,他怎么不上天?”

    “你还别以为我骗你,不信你等十天看。”

    李善得意的笑着,补充道:“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那个难缠的女病人呢,要不是因为她,我还结识不了这个高手。”

    “什么情况?”

    骨科医生疑惑了,赶紧问道:“来,给我说说。”

    李善把昨天的时间给说了一下。

    这下。

    骨科医生才恍然,当即赞叹一声,返回病房继续劝女人做手术去了。

    “你还是签了吧。”

    一进房,骨科医生就苦着脸,望着病床上的女人,以及坐在病床周围的家属,说道:“像你这种情况,不做手术是不行的,你明白吗?”

    “要我做手术也可以,但是你必须得保证我不残疾。”

    女人说道。

    “这个没办法。”

    骨科医生说道:“你不做手术,就一定残疾,身为医生,我们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帮你治疗,尽最大的可能保证不会出现意外,但是治疗是有风险的,谁也无法确定。”

    “什么风险,我不听!”

    女的一怒,立刻吼道:“你们是怎么当医生的,连病都治不好还当什么医生,还在医院里干什么?拿着国家的钱等死啊?”

    闻言。

    骨科医生彻底的无语了。

    “医生是治病的,不是包治百病的,你要这么说,我们医院还真没人能给你治疗了,不好意思。”

    说完,骨科医生正要走。

    结果。

    “你给我站住!”

    病床上的女人,突然就开始大喊了起来,说道:“我不管,你们这里是医院,是治病的地方,我生病了你们必须得把我给治好,否则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你们医院里!”

    骨科医生无奈至极。

    “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也……”

    话说到一半,骨科医生突然想起了之前,李善跟他说的话,当即眉头一挑,说道:“按照你的要求,我知道的只一个人能治好你的病。”

    “谁?”

    女人一愣,赶紧问道。

    骨科医生说道:“就是昨天接诊你爸那位医生的父亲也不小心摔断了腿,就是这个人给治好的,根本不用开刀做手术,但是他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没有在我们医院为病人治疗的议论和指责,你的要求我们医院是做不到了,你一定要用那种要求的话,那你就自己请他去吧,他就在前面的6120病房。”

    说完。

    骨科医生直接离开了。

    ……

    这边。

    几人正谈聊着。

    突然。

    “咔嚓。”

    没有任何敲门声的情况下,病房的门突然就被人给推开了。

    众人转目一看。

    李善脸色一沉,李善父亲疑惑,方丘和江妙语的脸色都冷了下来。

    因为。

    推开房门的人,竟然是那个女人的弟弟!

    昨天好几次试图阻拦方丘,结果被方丘放倒在地的青年男人。

    看到方丘,这人也是一愣。

    丝毫没有礼节,直接冲进病房,张口问道:“哪位是正骨专家,能不能救救我姐姐?”

    “正骨专家?”

    方丘站起身来,说道:“我就是!”

    “你?”

    青年惊讶的看了看方丘,又看向一旁的李善。

    见状。

    李善无奈点头。

    心中却是非常窝火。

    火的是那个骨科医生。

    “我tm好心告诉你,你竟然出卖我朋友,你自己处理不了的病人,竟然把锅给甩在我朋友的头上,这不是诚心给我朋友惹麻烦吗?”

    心中怒骂一声。

    李善一脸歉意的看向方丘。

    “那,那个……”

    得知方丘是正骨大师之后,青年嗫嚅了半天,才张口说道:“能,能不能请你,帮我看一下我姐姐?”

    方丘一怔。

    他还真没想到,这个青年竟然还能求到他的头上。

    不过。

    医者父母心。

    方丘想了一会儿,才站起身来。

    没有说话。

    让青年带路。

    相距不远。

    没走几步,就到了对方的病房里。

    一进病房。

    见到方丘的瞬间,房间里的所有人,都不禁一愣!

    “好啊,你该敢来!”

    病床上,女人直接伸手指着方丘,张口喝道:“幸好我爸没事,要不然我绝对要找你麻烦……”

    谁知。

    “姐!”

    女人还没说完,青年就立刻大喊一声,然后指着方丘说道:“这位是我请来给你治病的正骨大师!”

    “什么?”

    这女人一听,顿时就傻眼了。

    她打死也想不到,方丘竟然是个正骨大师。

    “你,你……”

    女人指着方丘,似乎很愤怒的要说什么,可是一想到动手术有风险,不动手术自己就要残疾,顿时就忍不住眼中泪光一闪,张口说道:“我,我……大师,你给我治一下吧,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你让我做啥都可以。”

    闻言。

    方丘挑了挑眉。

    然后迈步上前,抱着医者仁心给她检查了一下。

    “你这病,我可以治。”

    检查完,方丘说道。

    “那你快啊,快给我治啊。”

    女人一脸希冀的说到,似乎忘了上一秒,她还对方丘苦大仇深。

    “治可以,但是你给我多少钱?”

    方丘问道。

    “啥?”

    女人一愣,问道:“你又不是这个医院的医生,你还要钱?”

    “为什么不要?”

    方丘反问道。

    “你,你是医生,你凭什么要钱,你难道要见死不救吗?”

    女人问道。

    “凭什么我是医生就不能要钱?”

    方丘冷笑一声,继续追问道:“你给医院钱,为什么不给我钱?”

    这话。

    立刻就把对方给噎住了。

    憋了半天,这女人憋道:“你不是好人吗?救死扶伤是你的本职啊!”

    “医生我本职,也是医院的本职,为什么你们给医院钱而不给我钱?”

    方丘冷笑更甚。

    “那好,你要多少钱?”

    女人问道。

    “不多,医院要多少你给我一半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