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至少是个大医!
    “什么?”

    听到方丘的话,病床上的女人脸色一变,看着方丘的眼里突然就冒出火来,仿佛积怒已久一般,怒吼着大骂道:“还想赚我的钱,我就知道你这个小王八蛋没安好心,我这腿要是给你治,怕是就再也站不起来了,你个阴险狡诈的王八蛋,你去死吧!”

    一连串的怒骂声,从女人的口中传来。

    听上去就像嘶吼。

    宛如骂街的泼妇。

    骂声入耳,方丘却并没有愤怒,反而漠然一笑,说道:“再耽搁,你这腿就要废了。”

    “你给我滚!”

    女人根本不听,直接冲着方丘怒吼道:“想图我的钱,小王八蛋,你做梦去吧,给我滚,我让医院治也不让你给我治!”

    “好。”

    方丘笑着点点头,直接迈步离开。

    虽然身为一个医生,他有救死扶伤的职责在,但是治病救人也不是盲目的治。

    中医的老祖先就传下来了六不治。

    一:依仗权势,骄横跋扈的人不治。

    二:贪图钱财,不顾性命者不治。

    三:暴饮暴食,饮食无常者不治。

    四:病深不早求医者不治。

    五:身体虚弱不能服药者不治。

    六:相信巫术不相信医道者不治。

    在这六不治当中,这个女人至少就占了两条,方丘能来她的病房已经是网开一面了,谁知道这个女人,不但跋扈骄横,还各种恶言相向。

    这种情况,方丘自然是乐得扭头就走。

    至于那些咒骂,就当喷粪了。

    “小王八羔子,快回去看看你家祖坟,是不是被狗挠了,想占老娘的便宜,也不看看老娘是谁,还想跟老娘要钱,活腻了你?”

    病床上,这个泼皮般的女人指着方丘,不停的大骂。

    方丘走到房门口,已经完全消失在这个女人眼里的时候,也依旧能听到那不依不饶的大骂声。

    而且骂得非常难听,什么祖宗十八代都给骂出来了。

    这一下。

    方丘可忍不了了。

    当然。

    不过这女人本就是个泼皮无赖,他肯定是不会傻到大摇大摆的对她出手的,真要是动了手那可就后患无穷了。

    不过,不大摇大摆的动手,并不代表不动手。

    “哼!”

    听着房内女人的破骂声,方丘脸色一寒,暗中催动内气暴射而出。

    下一刹。

    “啪!”

    清脆之声响起,泼妇的大骂戛然而止!

    一如昨天一般,内气在方丘的操控下,狠狠的扇了这个女人一巴掌,瞬间将得一边脸打得红肿起来。

    病房里。

    所有人都傻眼了。

    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床上的女人捂着脸转头四望,一脸的茫然,然后不由自主的惊慌了起来,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一变一把抓住一直坐在不远处的一个男人,仿佛见鬼一般,眼珠不停的转动着,害怕的躲在男人身后。

    ……

    返回李善父亲的病房。

    “对不起。”

    刚进门,李善就站起身来,一脸歉意的给方丘道歉。

    方丘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咋了?”

    病床上,李善的父亲一脸疑惑的问道:“咋,这就道上歉了,发生了啥事?”

    李善苦笑一声。

    把事情,原原本本的都给说了出来。

    听完。

    老人家皱了皱眉,然后看着方丘说道:“身为一名医生,的确应该把治疗病人放在首位,但是也必须要对自己有足够的保护,因为只有保护好了自己,才能救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谈何救人,又谈何救更多的人?”

    “晚辈受教了。”

    方丘点头应声。

    “呵呵。”

    老人嘿嘿一笑,转而看向方丘身旁的江妙语,说道:“你这个小女朋友,天资挺不错的,我倒是有个忘年小友,针灸造诣不错,可以跟着她学习一下,你们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帮忙介绍。”

    闻言。

    方丘和江妙语对视一眼,俩人都很惊喜。

    “多谢前辈。”

    方丘赶紧代江妙语感谢。

    “前什么辈,你认识我儿子,还叫什么前辈,叫声李伯伯就可以了。”

    老人哈哈一笑,说道:“你治好了我的腿,我本就该报答你,给你介绍我这位小友,就当是你治好我的腿的报酬了。”

    “不过,现在先不急,且等我联系一下她,到时候我再联系你们。”

    “好,谢谢李伯伯。”

    方丘再此道谢。

    “谢谢李伯伯。”

    江妙语也红着脸感谢。

    之后。

    俩人也没过多的打扰老人休息,稍微聊了几句之后,就离开了。

    离开医院。

    “我怎么感觉,李伯伯有些不一般?”

    返回酒店的路上,江妙语一边歪头回忆着,一边说道。

    “恩。”

    方丘点点头,说道:“你跟我想的一样,我觉得李伯伯至少是个大医!”

    “这么厉害啊?”

    江妙语吃惊的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也不确定,但是能创造出这种麻醉术的人,再怎么样也不会弱于大医吧?”

    方丘说道。

    “我也觉得。”

    江妙语认可的点点头,然后脚步一顿,突然就蹙起眉来,张口说道:“我很生气!”

    “啊?”

    方丘一愣,一脸莫名的看着江妙语。

    这不是好好的吗?

    自己什么话也没说啊?

    怎么就生气了?

    “啊什么啊?”

    江妙语嘟着嘴,闷闷不乐的说道:“你学医学的比我短,可你正骨又那么厉害,针灸也这么厉害,还有气,我……我越向越生气,啊!!!”

    说着说着,都叫了起来。

    这边。

    方丘看着江妙语的模样,忍俊不禁的大笑起来,说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你只需要负责貌美如花就好了。”

    “哼,才不要。”

    江妙语哼哼一声,说道:“我现在也有了厉害的师父了,你等着。”

    “好啊。”

    方丘哈哈一笑,说道:“那我就翘首以盼了。”

    江妙语捏起粉嘟嘟的小拳头,向方丘示威,然后又挽住方丘的胳膊,问道:“那个女人,你真不给她治疗了?”

    “医百年叩门。”

    方丘说道。

    “恩。”

    江妙语了然的点点头。

    谈聊间。

    江妙语把挽着方丘的手往下一伸,幸福的跟方丘十指紧扣在一起。

    “你看。”

    方丘伸手指向前方。

    江妙语顺势看去。

    只见。

    一个小布点,貌似才2岁多一点的样子,正在前面花园外的花台里折着一朵月季花,但是因为他力气太小的缘故,似乎折不断。

    就在俩人对视一笑之时。

    一个大喊声传来。

    听到喊声。

    那个小布点,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又看了看花,然后手一甩,突然转过身子,屁颠屁颠的跑了。

    小孩一走。

    方丘的目光就转移到了那多垂断的月季花上。

    也不知道为什么。

    牵着江妙语,就下意识的走了上去。

    松开江妙语的手,方丘蹲下身子,用双手扶住垂断的月季花,把花杆扶直,然后念力一动,开始为花杆恢复。

    一旁。

    江妙语一脸莫名的看着方丘,却并没有说话,因为他发现方丘好像有些不一样,那是一种沉浸在某种事物中的,一种忘我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方丘为什么这么做,但江妙语也没有多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

    其实。

    就连方丘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反正他就是想这么做,好像冥冥中有某种东西在驱使着他一般。

    可是。

    就在那垂断的月季花,开始缓慢恢复的时候。

    方丘突然浑身一颤,脑中竟是有了一丝名悟!

    这种明悟的出现,让他整个人都为之激动和兴奋,甚至让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突破正骨友境了。

    只是,还差一点。

    “是什么呢?”

    方丘皱眉呢喃起来:“就差一点,这一点到底是什么?”

    突然。

    方丘眼前一亮。

    噌的一下站起身子,一把抓住江妙语的手,然后快步的原路返回,朝着医院走去。

    “是病人,是治疗,是大量的治疗。”

    心中止不住的兴奋,方丘也来不及跟江妙语解释。

    江妙语一脸茫然。

    很快。

    两人回到医院。

    骨科,六楼。

    在李伯伯的病房外,方丘正好遇到了李善。

    “诶,你们?”

    见到方丘和江妙语,李善惊讶的问道:“你们不是走了吗?”

    江妙语苦笑着摇头,伸手指了指方丘。

    “我能不能在你们医院的骨科坐诊?”

    方丘张口就问。

    “啊?”

    李善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我要免费正骨。”

    方丘直接说道。

    “这,不合适啊。”

    李善皱了皱眉,说道:“你不是我们医院的人,在我们医院里给人正骨,还免费,这真的不合适。”

    “有没有办法帮我?”

    方丘问道。

    “这是真没办法。”

    李善苦笑一声,说道:“你这个要求跟医院的利益冲突,其他科室的管不到,骨科的肯定不让你这么做,你一去免费坐诊,他们的病人就少了,效益就不好,间接影响到的是他们的利益,他们怎么会让你这么做?”

    方丘愁了。

    这时。

    “谁来了?”

    病房里,突然传来话声。

    闻言。

    三人进入病房。

    “你怎么又回来了?”

    看着方丘,李伯伯好奇的问道。

    “我想找几个病人,帮他们免费正骨。”

    方丘说道。

    “哦?”

    李伯伯好奇的问道:“为什么?”

    “我感觉我的正骨之术,马上就要再进一层了,现在需要病人。”

    方丘如实说道。

    “这样啊。”

    李伯伯了然的点点头,然后沉吟了一声,说道:“这事我帮你办,你先去骨科。”

    “谢谢您,李伯。”

    方丘感谢了一声,然后立刻走出病房,朝着楼道破那头的骨科诊疗室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