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大医认证!
    (不好意思,今天早上四点就爬起来去考驾照科目二去了,所以没来得及说今天晚更新。你们觉得既然小步我这么辛苦这么努力爬起来,是不是会觉得我一定会通过考试?其实并没有,郁闷啊!啊!啊!九月份还得再考,九月份如果看到我晚更新了,那是我又去考驾照科目二去了......)

    “怎么会是他?”

    病房里,躺在床上的女人一脸呆滞。

    她完全没有想到,在医院义诊的,被所有人吹捧,甚至把病人都给看完的厉害神医,竟然会是方丘!

    其实。

    早上她之所以把方丘赶走,一来是因为钱,而来就是因为她不信任方丘。

    在她看来,方丘就是个小屁孩子,毛都没长齐呢,还是个学生,这几个身份加在一起,怎么可能变成正骨大师?

    可现在。

    她傻眼了。

    她真的没想到,方丘这么年轻竟然就真这么厉害。

    这下完了!

    一而再的得罪了那么多次,现在要怎么让方丘给她治病?

    “你们说,我们去求他,他会不会也给我义诊?”

    惊慌之余,女人看着丈夫和弟弟,问道。

    结果。

    俩男的都不约而同的苦笑起来。

    从早到晚,一直都在得罪方丘,人家勉为其难的来病房里看一眼还被赶去出了,在这种情况下,去求有用吗?

    显然没用!

    “凭什么?”

    女人脸色一沉,愤怒的说道:“他凭什么给别人就义诊,到我这里就要收钱?”

    “你们去找他!”

    “现在就去!”

    把手一挥,这女人怒声下令道:“你们现在就去求他,求他来给我治腿,如果他要收钱你们就先答应他,到时候治完了,我就说没治好,还把我给治坏了,到那个时候我就不信他还有脸要钱,说补丁还得反过来给我们钱!”

    “姐,这不好吧?”

    青年迟疑道。

    “有什么不好的?”

    女人冷哼一声,说道:“去,赶紧给我去!”

    这边。

    刚从6119病房出来的方丘,正准备进6120病房给李伯打声招呼的时候,一个叫喊声突然传来。

    “医生,医生。”

    喊声在楼道里震响。

    方丘转头回望。

    只见。

    在骨科给他叫号的小护士,正推着一张病床,快速的朝这边跑来。

    病床上还躺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

    “怎么了?”

    方丘立刻迎上去。

    “急诊。”

    护士左右转望一眼,把病床推到墙边,说道:“这是从急诊科给送过来的病人,主任让我直接给你送过来,让你给救救急。”

    闻言。

    方丘立刻走上前去给病人检查。

    这时。

    “叮!”

    电梯门打开。

    一个白发白胡子老者,从电梯里走出来,虽然从头发和胡子来看,老者的年纪应该是很大了,但是其脸色却很红润,看上去精神烁烁。

    没有拐杖,老者从电梯里迈着大步走了出来。

    刚过来,就看到方丘正在给人检查。

    当即就停了下来。

    “就是这个小子?”

    从头到脚把方丘给打量了一遍,老者这才将注意力集中在方丘的动作上,结果发现方丘的检查动作非常娴熟。

    “大叔。”

    检查完,方丘微微一笑,对着病床上的病人说道:“虽然你这两条都骨折了,但其实伤的并不是很重,我现在帮你正骨,一会打打石膏修养几个月就能好。”

    说完。

    方丘立刻开始给病人正骨。

    一旁。

    老者绕有兴致的看着。

    结果。

    方丘刚一动手,老者就双目一瞪!

    “这,这这……”

    “怎么可能!”

    方丘的正骨手法,老者只看了一眼就震惊了!

    因为他看到,方丘根本没有任何的手段和技巧,双手摸在病人的腿骨上,自然而然的就开始动了起来。

    哪里该下一寸,那里该上半寸,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好像不是方丘在正骨,而是骨头在自己附和着方丘的手,自然而然的接上一般。

    心间震惊!

    老者赶紧揉了揉眼,再继续仔细看去。

    结果这一看。

    “这,这就是友境啊!”

    这一下,老者确定了。

    脸上的震惊之色,也随之更浓!

    正骨论中有提到。

    外界普遍把正骨分为三个境界:控境、友境、意境!

    控境是完美的掌控人体骨络的特性,从人体的身形就能看出人的骨络哪里出了问题,并以此而精准正骨。

    友境,则是与骨为友,达成合一,从而随心所欲的完美正骨。

    毫无疑问。

    方丘现在就是这个境界!

    “友境,友境,以骨为友……这小子,才多大啊?”

    震惊之余,老者暗暗的吸了口气,感慨道:“竟然有人如此年轻就到了友境,这也太快了吧,我可是五十岁的时候才到的这个境界,正骨都正了几万例才突破的,这个小子十七八岁的年纪,竟然就到了?”

    那边。

    方丘很快的就帮病人正骨完。

    让护士推着病人,去打石膏和输液去了。

    方丘继续进入病房给人看病。

    老者就这样,一直站在不远处,观察着方丘。

    方丘每看完一个病人,老者都会暗自感慨。

    到了最后。

    方丘把所有病房里的病人,全部看完却还意犹未尽的时候。

    “小友。”

    老者突然走了上来,喊了方丘一声。

    “恩?”

    方丘转过头来,看到老者,微微一怔。

    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老者就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白玉牌,递到方丘手里,然后什么话也没说,简单的拍了拍方丘的肩膀之后,就转身走了。

    “这是?”

    方丘疑惑,拿起手中的玉牌一看。

    只见。

    玉牌上雕刻着一个凸起的“骨”字。

    字体圆润,手感极好。

    “骨?”

    疑惑间,方丘翻过玉牌,顿时就看到玉牌的后面写了四个字:大医认证!

    “大医?”

    方丘心头一惊。

    “刚才那个老者,是大医?”

    “那这个玉牌又代表什么,他为什么给我玉牌?”

    心头一动。

    方丘立刻掏出手机,给徐妙林打电话。

    “有事?”

    电话接通,徐妙林的话声传来。

    “有一个老者,给了我一块玉牌。”

    方丘张口说道:“这个玉牌的正面有一个骨字,背面刻了“大医认证”四个字。”

    “啥?”

    徐妙林一惊,问道:“你咋得到的?”

    “那位老者给我的啊。”

    方丘皱了皱眉,把今天在医院骨科给人义诊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也不知道为什么,老者突然出现,就把玉牌给他了。

    “哈哈。”

    听完,徐妙林笑了,一边笑着一边说道:“这个玉牌代表的,是对你的实力的认可,要成为大医,必须要有大医的认证,也就是要得到足够数量的玉牌,你才能成为大医。”

    “哦?”

    方丘惊喜。

    “你小子,挺厉害啊,这么快就得到一个玉牌了。”

    徐妙林嘿嘿一笑,问道:“给你玉牌的人长什么样?”

    “是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者。”

    方丘说道。

    “果然!”

    徐妙林笑道:“跟我想的一样,这玉牌果然是乙半仙给你的。”

    “乙半仙?”

    方丘一愣。

    “对。”

    徐妙林点点头,解释道:“这个乙半仙是所有大医里,正骨之术最厉害的一个,一生正骨数万人,其实力更是让人吃惊,没有他正不好的骨。”

    “这么厉害?”

    方丘惊叹一声,然后突然苦笑道:“可是,他一句话都没和我说啊,把玉牌给我就走了。”

    “这都看不出来?”

    徐妙林说道:“他肯定是无语了,你要他说啥?”

    “夸你?”

    “夸你不就显得他不行了吗?”

    闻言。

    方丘苦笑。

    “你小子这运气,也真是难得。”

    徐妙林感慨一声,然后叮嘱道:“那个玉牌你可得收好了啊,这东西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是丢了可就没了。”

    “好。”

    方丘点头答应。

    这时。

    “你刚跟谁打电话呢?”

    6120号病房的门打开,江妙语从中走了出来,问道。

    因为在病房里给人看病空间有点狭窄的缘故,江妙语没有尾随,而是在李善的邀请下,跟李伯聊天去了。

    “老徐。”

    方丘嘿嘿一笑,亮了亮手总的玉牌。

    “这又是啥?”

    江妙语从方丘手里接过玉牌,好奇的问道。

    “大医认证!”

    方丘笑道。

    “什么?”

    江妙语呆了。

    身为中医针灸世家的人,她自然知道大医认证这种东西,也明白想要获得大医认证是多么的困难。

    可她没想到,方丘竟然得到了!

    拿着玉牌,江妙语震惊得翻过来转过去的看。

    虽然听说过,但这确实也是她第一次见到。

    看完。

    江妙语把玉牌还给方丘,面色古怪。

    为方丘高兴的同时,心里却又忿忿,为什么方丘这么厉害,连大医认证都能得到。

    就在这时。

    “啪嗒啪嗒……”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然传来。

    方丘转头一看。

    只见。

    那个骄横女人的弟弟和丈夫,正朝着自己这边跑来。

    见到俩人,方丘脸色一沉。

    “医生。”

    跑到面前,青年说道:“求求你,给我姐姐治治病吧。”

    “花钱也可以。”

    中年人赶紧补充道:“只要你能把我老婆治好,你要多少钱都行。”

    “好啊。”

    方丘理所当然的点点头,说道:“走。”

    说罢。

    一群人走向6115号病房。

    就在几人走进病房的时候,不远处白头发白胡子的老者又乘电梯而来,进入了6120号病房。

    “看到了?”

    老者刚一进房,趟在病床上的李伯就笑问起来。

    “糟老头,你这不是让我来找不自在吗?”

    没好气的白了李伯一眼,老者撇着嘴问道:“你从哪找来这么个妖孽?”

    “啥意思?”

    李伯一愣,问道。

    “啥意思?”

    老者冷哼一声,说道:“我把我的玉牌都给他了,你说啥意思?”

    “什么?”

    李伯惊得噌的就直起了上半身,一脸惊诧的看着老者,问道:“这小子,这么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