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请方丘解释一下这道题!
    听到耳麦里传来的导演的急切声。

    主持人立刻在主持台上翻找了起来,从那厚厚的一沓手卡中,找到几张标注着“简单”的手卡。

    既然是录制节目。

    节目组当然是要提前准备的。

    340道参赛者上交的题目,他们都提前看过,也已经提前让人把340位参赛者的题目进行了分类。

    一开始,现场导演想是,先用些困难的题目来,让观众从题目的难度来看到节目的质量,可没想到的是,这些难题他们没有选好,没想到方丘的题目竟然组织界淘汰了五十个人,后面的每一道难题,最少的都淘汰了十人。

    这种淘汰速度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要是再继续选择难题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这340进100的录制就要结束了。

    无奈之下。

    只能选择简单题。

    当然,这一切,参赛者和观众都是不知道的。

    拿到简单题卡。

    主持人一连出了5道题。

    结果,五道题都是全对,一个人都没有被刷下去。

    见到这一幕。

    现场导演总算是松了口气。

    “继续出简单题。”

    导演指示。

    主持人只能继续寻找简单题。

    又连续问了好几题之后,眼看找到的简单题都答完了,而且已经快十题没有人淘汰了,主持人也就没有再继续寻找简单题,而是随手抽了一张手卡。

    “答题继续。”

    因为一直没有人被淘汰的缘故,主持人也不好跟评委要解释,只能一道题接一道题的询问。

    “本道题,出自于参赛者王世杰。”

    说话的同时。

    主持人挑了挑眉头,说道:“这道题目非常的专业,出题者还在场上吗,能否举手示意一下?”

    话声落下。

    那边。

    答题台二排,一个正好在方丘右后方的青年,面带微笑的举起手来。

    众人转目看去。

    只见。

    此人上身穿着一件红色连帽衫,看上留着一头长而卷的头发,皮肤净白,五官立体,要不是身上脏兮兮的话,还真能算得上是个帅哥。

    “你这道题,有点难啊。”

    主持人看着王世杰,说道:“能出这种题的人,应该不会籍籍无名才对啊。”

    “呵呵。”

    王世杰呵呵一笑,没有回答。

    主持人也不好追问。

    不过。

    俩人的对话,却是把所有人都给吸引住了,让大家都特别的好奇。

    这个叫王世杰的,出的到底是什么题目?

    真的有那么难吗?

    就连评委席上的三位大医,也都一脸好奇的等待着主持人念题。

    “请听题。”

    主持人看了看手卡,说道:“患者:男,23岁,右前臂内侧有红丝一条,向上走窜,停于肘部,用砭镰疗法操作的要点是?”

    “a沿红线两头,针刺出血、b梅花针沿红线打刺,微微出血、c用三棱针沿红线寸寸挑断,并微微出血、d用三棱针点刺出血,e梅花针沿红线打刺,微微出血,并加神灯照法。”

    这题一出。

    答题台上,许多人都不禁皱沉思起来。

    有一部分人,更是一脸茫然,好像根本没听明白似的。

    果然。

    这一题很难

    甚至就连方丘,也觉得过于难了。

    当然,这是站在其他人的立场上来说,而并非站在他自己的立场。

    很显然。

    这是一道针灸题。

    从题目的难度来判断,这个叫王世杰的人,肯定也是一名针灸高手。

    不过。

    虽然觉得困难,方丘倒也不担心。

    他知道这一题的答案,江妙语也是出身于针灸世家,这一题肯定也难不倒她。

    “请答题。”

    主持人喊话。

    十秒后。

    “请公布答案。”

    伴随着主持人的话声传开。

    一阵久违的灭灯声,又再度袭来。

    凝目一看。

    这一次,答题台上又出现了一大片黑点。

    仔细一算,答错的居然有39人之人!

    场下。

    看到这个淘汰的数量,现场导演差点没背过气去。

    “这群熊孩子,这都出的什么题啊,怎么都难成这样了?”

    舞台上。

    主持人也被吓了一跳。

    他也没想到,这一题竟然淘汰了这么多人。

    “请看评委席。”

    主持人转目看向评委,张口说道:“三位评委,对这一道难题,有什么想说的?”

    “我来吧。”

    黄正仁拿起话筒,说道:“我对针灸还算是有些研究,就我来说吧。”

    “其实,这一道题目,考察的是红丝疔砭镰疗法的操作要点,寸寸挑段,并用拇指和食指轻捏针孔周围皮肤,微令出血。”

    说话间。

    黄正仁又给大家介绍了一下砭镰疗法,以及红丝疔。

    解释完。

    被淘汰的39人下台。

    “简单题,找简单题。”

    现场导演,疯狂喊话。

    大屏幕上的数字已经从236跳到197了。

    也就是说。

    再淘汰97人,这次的录制就结束了。

    若是再按照这种情况淘汰下去的话,还能录制几道题?

    一不小心,再出现几道方丘那种难度的题目的话,那岂不是两道就没了?

    现场导演,急啊!

    舞台上。

    主持人也很着急。

    在评委评论间,疯狂的在主持台上寻找翻看手卡,寻找简单的题目。

    找了好一会儿。

    才总算是找到了几题标注着简单的题目。

    题目一出。

    剩余的参赛者全部答对。

    又过去五题。

    感觉气氛有些过于平淡,完全没有对战比赛的刺激感,主持人想了想又随手拿了一道难题。

    毕竟,调动气氛是他这个主持人的主要职责。

    “下一题。”

    拿起手卡,主持人看了看题目,张口说道:“这道题目不是难题,是一道比难题更难的高手题!”

    闻言。

    比难题还难的高手题?

    虽然都是第一次听说,但台上的参赛者们都不自觉的紧绷起神经。

    眼看距离晋级已经不远了,一定要继续保持下去才行!

    台下。

    现场导演也能猜到主持人的想法,知道再继续弄简单的题目,气氛就要彻底垮掉了,所以也只能任由主持人发挥。

    “请听题。”

    主持人张口喝了一声,然后说道:“患儿,2岁。纳差2个月,腹泻一周。平素食欲不振,挑食偏食,近日大便日行3-4次,食后作泻,面色萎黄,舌淡苔白,指纹淡红,治疗应首选?”

    “a熏洗法,b擦拭法,c割治疗法,d推拿疗法,e拔罐疗法。”

    跟上一道难题一样。

    听完题目。

    现场许多人都傻眼了。

    他们完全不知道啊。

    让他们上手治疗开药什么的,他们可以,但是让他们选择最好的治疗方法,这怎么选?

    这么多的疗法,他们怎么可能学全?

    当然。

    有莫名茫然的,自然也有轻松自信的。“请答题。”

    主持人喊。

    “d。”

    毫不迟疑,方丘立刻在答题器上写下答案。

    十秒后。

    “请公布答案。”

    主持人一声令下,所有人的答案同时公开。

    灭灯声再次响起。

    大屏幕上。

    197直接跳到了167!

    三十人,又淘汰了三十人!

    台上。

    答对的参赛者都很自得,答错的人则愁眉苦脸。

    他们也没想到,其他参赛者出的题目竟然这么难啊!

    当然。

    这也怪不了出题的人,大家都一样,都卯足了劲的出难题,都想用自己出的难题把别人淘汰。

    只可惜,他们的实力还是差了一点。

    台下。

    现场导演都快骂娘了!

    这才多久啊?

    就淘汰得只剩下这么点人了。

    这接下来,还怎么录啊?

    不过他也没办法。

    毕竟这是比赛,即便是录播,也没有一丁点重来的可能!

    所以。

    只能气球,再继续拖下去,一定要把时间给录够。

    舞台上。

    “有请评委。”

    主持人准备请评委解释。

    可就在这时。

    一个参赛者却是突然举起手来,拍了一下身前答题器上的按钮。

    一个响声传来。

    立刻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注意。

    主持人也在第一时间,闻声看去。

    只见。

    举手的是一个坐在第四排的,留着板寸的青年。

    “这位参赛者,你有什么问题吗?”

    主持人询问。

    “这道题是我出的,我叫郑超。”

    青年也不墨迹,直接张口自我介绍。

    “哦,对,念题前我忘记报你的名字了。”

    主持人笑道。

    “我举手不是因为这个。”

    郑超摇摇头,居高临下的从四排往下俯视着方丘所在的位置,张口说道:“方丘答对了我出的题目,我很好奇,我想知道他是怎么回答的,所以想请他解释一下,可以吗?”

    这话一出。

    全场,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齐唰唰的转过头看向方丘。

    这是公然挑衅啊!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而且还是节目,是要播出去的!

    虽然大家都把方丘当做敌人来看待,但是也没有谁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站出来针对方丘,毕竟在这种要上电视的赛场上,还是谦虚一点为好。

    没想到。

    大家都不敢去做的事,这个郑超竟然做了!

    不单单是全场的参赛者。

    台下。

    见到这一幕,现场导演都快要乐疯了!

    他要的就是这个。

    这才是真正的爆点。

    这才是吸引人,刺激人的地方!

    前面那几十分钟,气氛调动得再不好又怎么样,只要有这一出,就足够了!

    “我能回答吗?”

    就在成为全场焦点的同时,方丘举手询问。

    “可以可以,让他答。”

    主持人耳麦里,传来现场导演狂喜的话声。

    “那,就让我们来听听,方丘同学会怎么样解释回答?”

    主持人点头说道。

    “好。”

    方丘微微一笑,张口说道:“其实,这道题很简单。”

    这话一出。

    那三十个被淘汰的人,脸色都齐唰唰的沉了下去,变得很难看。

    简单?

    简单个屁!

    真简单的话,我们还能被淘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