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徐妙林被逼婚!
    “这些,你都是跟一个人学的?”

    突然神色急切的看着方丘,楚云芸张口问道。

    “正骨不是。”

    方丘摇摇头,说道:“其他的都是。”

    闻言。

    楚云芸微微一怔。

    神色有些奇怪的盯着方丘,看了好一会儿。

    “是……徐妙林?”

    楚云芸脸上,急切的神情一缓,眼眸中涌现出期待之色。

    “恩?”

    方丘一愣,疑惑道:“你认识我老师?”

    这话一出。

    楚云芸竟是颤抖了起来。

    就这么突然的,隐隐的全身都颤抖了起来,仿佛特别激动。

    一旁。

    听到方丘的话,坐在轮椅上的李正堂也是兀的一愣。

    “他,他在哪儿?”

    楚云芸真的激动了,甚至两步迈到方丘身前,语气颤抖的说道:“你能不能带我去找他?”

    “啊?”

    方丘眉头一皱,一脸的疑惑。

    什么情况?

    这个女人听到徐妙林的名字,怎么会变得这么激动?

    “这个……”

    就在方丘满心疑惑的时候,李正堂推着轮椅,来到方丘身前,张口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是徐妙林的徒弟。”

    “云芸之所以会这么激动,是因为她跟徐妙林之间,曾有过有一段情缘,所以……”

    闻言。

    方丘一怔。

    感觉好像有一大桶狗血倒下来一般。

    这剧情也太能搞了吧?

    绕来绕去,怎么绕到徐妙林的前女友身上了?

    “她是你女朋友吧?”

    就在方丘感觉难以接受的时候,楚云芸突然指了指江妙语,询问方丘。

    “恩。”

    方丘点头。

    “做个交易吧。”

    楚云芸也不迟疑,直接张口道:“你带我去找徐妙林,我就收下她做我徒弟。”

    “好。”

    方丘立刻点头,说道:“我同意了。”

    见状。

    楚云芸和李正堂都愣住了。

    这又是什么东西啊?

    中医界有这种人吗?

    出卖师父,竟然能出卖得这么爽快?

    这边。

    方丘却一点也没感觉到不对。

    他还清楚的记得,之前被徐妙林坑过的那些事。

    奈何。

    徐妙林是老师。

    他不好反击,也没办法反击回去。

    如今。

    终于是找到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不坑回去,方丘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你确定?”

    楚云芸问道。

    “当然确定。”

    方丘很肯定的点头。

    “那好,我们什么时候走?”

    楚云芸问道。

    “明天一早。”

    方丘想了想,说道:“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不用。”

    楚云芸摇头,说道:“你们住哪儿,我跟你们一起去。”

    “可是,我们住的酒店已经满了。”

    方丘迟疑道。

    “我听说你们是来参加青年国医大赛的,是节目组给你们准备的酒店,也就是说你们俩个不可能住同一个房间。”

    楚云芸分析了一下,说道:“你们俩既然是情侣,完全可以分一个房间给我。”

    “啊?”

    方丘心头一惊。

    江妙语更是唰的,一脸通红。

    “我们还是学生。”

    方丘苦笑道。

    “大学生。”

    楚云芸瞥了方丘一眼,说道:“成人了。”

    方丘和江妙语对视一眼,更是苦笑不已。

    “好了好了。”

    李正堂苦笑不得的张口说道:“你们也别介意,徐妙林已经消失很久了,难得听到他的消息,云芸难免会有些激动。”

    闻言。

    方丘和江妙语苦笑点头。

    “这样。”

    李正堂想了想,说道:“既然你们已经做了交易,那就让云芸跟你们一起去把,让她跟江妙语同房,顺便培养一下师徒感情,岂不是更好?”

    最终。

    大家只能同意。

    ……

    第二天一早。

    方丘和江妙语带着楚云芸飞回江京。

    “他在哪儿?”

    刚下飞机,楚云韵就问了起来。

    “现在他应该在学校呢,我们现在过去。”

    方丘应声。

    打车来到学校。

    “他在哪儿?”

    刚下车,楚云芸又张口问了一句。

    “应该是在图书馆上班呢吧,要不然我先给他打个电话?”

    得到楚云芸的同意,方丘立刻掏出手机给徐妙林打电话。

    “不要说任何有关我的话题。”

    楚云芸提醒道。

    方丘点点头。

    很快。

    电话接通。

    “喂?”

    徐妙林的话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徐老师,你在学校吗?”

    方丘试探性的问道。

    “怎么?”

    徐妙林一愣。

    “没事,我刚从京都回来,想找你聊聊。”

    方丘说道。

    “恩,过来吧。”

    徐妙林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

    三人,立刻赶去图书馆。

    方丘领头,来到图书馆,借阅室门口。

    借阅室内。

    徐妙林正坐在办公桌前看书。

    眼前光影晃了一下,徐妙林抬起头来,看到方丘站在门口,当即说道:“你小子还真回来了?难得去一次京都,不多玩几天?”

    “有点事。”

    方丘笑道。

    “啥事,这么急?”

    徐妙林好奇的问道。

    可问话声刚落下。

    一个人影突然从方丘身后走了出来走了出来。

    来人,赫然就是楚云芸!

    见到楚云芸。

    徐妙林脸色一变,噌的一下站起身来,撒腿就要往外跑。

    奈何。

    楚云芸堵在门口,没等他跑出去,就一把把他给他住了。

    “你,你认错人了,快放开我。”

    徐妙林把头别朝一边,大喊。

    “我什么都没说,你真怎么就知道我认错人了?”

    楚云芸面无表情的说道。

    闻言。

    徐妙林立刻咬起牙关,恨不得给自己一大耳光。

    怎么,自己就招了呢?

    心知暴露。

    徐妙林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方丘一眼。

    敢情,重要的事指的就是这个啊?

    方丘面带微笑,一脸淡然。

    “这个……”

    回过头,看着楚云芸,徐妙林说道:“这地方人多嘴杂,全是学生,咱们换个地方好不好?”

    “好啊。”

    楚云芸点头应了一声,然后死死的拽着徐妙林,走出图书馆,朝着不远处的药王山走去。

    方丘和江妙语紧随在后。

    来到药王山。

    “好了好了。”

    徐妙林扭了扭胳膊,从楚云芸的生拉硬拽中摆脱了出来。

    “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楚云芸立刻问道。

    “我有吗?”

    徐妙林一愣,装傻般的说道:“我没有啊,我一直都在这啊,你看这地多好啊。”

    “你结婚了?”

    楚云芸问道。

    “没有。”

    徐妙林赶紧摇头。

    “你有女朋友了?”

    楚云芸又问。

    “没有。”

    徐妙林再次摇头。

    “那好。”

    得到心里想要的答案,楚云芸二话不说,一把抓住徐妙林的手,一边转身一边说道:“跟我去领结婚证。”

    一旁。

    方丘都一听懵了。

    这是什么鬼?

    一个女人,千里迢迢的找到这里来,简单的三个问题之后,立刻就要拉人去领结婚证,她是来干啥的?

    逼婚?

    看样子,事情似乎有些大条了啊。

    “不去。”

    徐妙林赶紧把手给缩了回来。

    “为什么不去?”

    楚云芸眉头一蹙,说道:“给我一个理由,难道还是因为我爸?”

    闻言。

    徐妙林眼珠一转,说道:“当然不是了。”

    “是因为,因为……我户口本不在这!”

    “对,我户口本不在这儿,你等我去拿户口本,在这里等着我啊。”

    说完。

    撒腿就要跑。

    结果。

    楚云芸丝毫不客气,立刻上手,一把抓住徐妙林,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不用。”

    徐妙林干笑着摇头,说道:“这多麻烦啊。”

    “不麻烦。”

    楚云芸立刻接口。

    “那,那你等我想想,我把户口本放哪儿了。”

    徐妙林摆出一副苦思状,想了半天才张口说道:“对了,我想起来了,我的户口本还在我妈那儿呢,真是太可惜了。”

    “不可惜。”

    楚云芸面无表情的接口道:“我正好去见见公公婆婆。”

    这话一出。

    徐妙林顿时就无奈了。

    “别闹了,好不好?”

    像是没了力气一般,徐妙林叹了口气,一脸肃穆的看着楚云芸,说道:“咱俩是不可能的,当年我和你爸都已经闹成那样了,他不会同意的。”

    “这是我的事,跟他无关。”

    楚云芸立刻回道:“而且,你都成大医了,你还怕什么?”

    “唉。”

    徐妙林叹了口气,说道:“说真的,咱别闹了,好不好?”

    楚云芸不说话,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徐妙林。

    俩人就这么僵持着。

    见状。

    方丘和江妙语走上前来。

    “我说,你们到底咋回事啊?”

    方丘疑惑的问道。

    “你,你一边玩儿去。”

    徐妙林白了方丘一眼,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

    “么地当年我俩谈婚论嫁的时候,我爸不同意,瞧不上他。”

    楚云芸说道。

    “什么?”

    方丘一怔,说道:“徐老师这么优秀,竟然还有人瞧不上他?”

    “你倒是说了句大实话。”

    徐妙林厚着脸皮的说道。

    楚云芸撇了徐妙林一眼,才说道:“我爸是圣医!”

    闻言。

    方丘浑身一颤。

    然后,不禁苦笑了起来。

    圣医啊!

    难怪看不上。

    况且,当年的徐妙林,连大医都不是。

    “我爸对他说:你资质这么好,谈恋爱结婚把时间耽误掉就太可惜了,啥时候成了圣医再来娶我女儿。”

    楚云芸说道。

    听得这话。

    方丘又懵逼了。

    这个楚云芸的父亲,到底算是对徐妙林好呢,还是不好呢?

    是真的觉得徐妙林资质好呢,还是纯粹就是给出一个徐妙林做不到的,唯一能娶楚云芸的条件?

    “后来。”

    楚云芸继续补充道:“我们俩人准备私奔,结果被我爸发现了,他被我爸拿着刀追砍了十里地,还说再来就打断他的狗腿,然后这个怂货就……就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