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圣医!
    “我这些年一直都在找他,可是每一次找到他,他就跑。”

    “几年前,彻底的没了声响。”

    “没想到,他竟然躲在这。”

    “这个怂货!”

    “徐妙林,你怎么能这么怂啊?”

    楚云芸说着说着,竟是有些气了起来,那张冷艳的脸上,眼眶都红了。

    这边。

    徐妙林尴尬得低着脑袋。

    方丘在一旁,诧异的看着徐妙林。

    “这才是真正的徐老师啊。”

    心中感慨。

    这时。

    徐妙林突然抬起头来,说道:“我觉得,我无疑十岁之后肯定能成为圣医,到了那个时候,咱俩再结婚吧。”

    “不行!”

    楚云芸立刻摇头,说道:“无论如何,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去见我爸,什么圣医,我都不管,你都已经是大医了,还不行吗?”

    “别啊。”

    徐妙林无奈的苦笑一声,直接蹲在地上,所道:“这一去,我怕你爸砍死我。”

    “好啊。”

    楚云芸眼珠一周转,说道:“你不去是吧,行!”

    “我新收了个徒弟,你要是不去,你徒弟也别想再跟我徒弟谈恋爱了!”

    徐妙林一愣。

    一脸惊诧的看了江妙语一眼。

    他也没有想到,楚云芸竟然收了江妙语做徒弟。

    “方丘不是我徒弟。”

    徐妙林摇摇头,说道:“他只是我的学生。”

    “都一样。”

    楚云芸立刻回应。

    一旁。

    方丘走上前来,蹲在徐妙林身边,说道:“老师,这可是终生大事,你还是赶紧去吧。”

    “去什么去?”

    徐妙林白了方丘一眼,说道:“你是不知道他爹有多厉害,那可是武林高手啊,我要是去了,小命都保不住!”

    “武林高手?”

    方丘嘿嘿一笑,说道:“我不也是吗,放心吧,我不会让人伤了你的。”

    “不不不,反正我不去。”

    徐妙林撇嘴道。

    “行啊。”

    楚云芸适时的接口,说道:“不去我家,那我就去你家,我去见你爸妈,我看你听不听他们的话。”

    “哎哟,我的小姑奶奶啊。”

    徐妙林快哭了,看着楚云芸说道:“真的,咱别闹了,好吗?”

    “结了婚我就不闹。”

    楚云芸说道。

    “唉……”

    徐妙林无语的苦叹一声,无力的站起身来,说道:“好吧,我跟你去。”

    其实。

    这些年来,他也一直挂念着楚云芸。

    奈何,楚云芸她爹实在是太强势了。

    他虽然优秀,但是楚云芸他爹更厉害啊!

    三大圣医之一啊!

    没办法。

    在楚云芸的拉拽下。

    一行四人,直接离开学校,来到江京市机场,买了去东北的飞机票。

    几个小时后。

    飞机在东北机场降落。

    出了机场。

    楚云芸直接接手了一辆提前让人送来的车子,然后让方丘开车,她跟徐妙林坐在后排。

    车子开了足有一个多小时。

    绕过了几座山,几片树林之后。

    才停了下来。

    下车。

    看着眼前的景色,方丘一脸懵逼。

    “这是小型少林寺吧?”

    指着前方,方丘问道。

    凝目看去。

    前方,是一栋类似于寺庙一般的院落建筑,连大门都是跟寺庙差不多,只是大门里面的区域明显比寺庙要小上许多。

    只有一栋楼房。

    大门上的牌匾上,有着两个金色的大字,楚院。

    一眼看去,就给人一种古朴之感。

    “一会进去,她爸要是打我,你可一定要替我出手啊。”

    徐妙林走上前来,凑在方丘耳边,紧张的交代道。

    “可是,我对师爷出手,怕是有些不太好吧?”

    方丘无奈的说道。

    “我要是死了,你还有什么师爷?”

    徐妙林白眼道。

    方丘苦笑。

    这什么年头了,杀人那有那么容易。

    顶多也就是被打个残疾而已,反正人家是圣医,就算成了残疾,也能治得好。

    “走吧。”

    楚云芸走上前来,拉着徐妙林的胳膊,推门而入。

    进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不大,也不小的天井。

    没有种药,也没有花草,就是很普通的山间土地,中间建有一条青石小道,直通正前方的楼房。

    楚云芸拉着徐妙林在前。

    走到楼房前,推门而入。

    结果。

    刚一进去。

    一个话声就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没成为圣医,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话声铿锵有力。

    闻言。

    刚踏过门槛的徐妙林紧张的看了方丘一眼,然后才悻悻的鼓气勇气来,说道:“恋爱自由,我就不出去。”

    “恋爱自由是针对普通人,你既然学了中医,就没有自由!”

    房间内传来话声,说道:“看上我女儿,就更不自由,我还是那句话,想娶我女儿,先成圣医再说!”

    “我不管,反正今天你不答应,我就不走了。”

    虽然话说的挺有骨气,但是徐妙林的身体却很耿直,就这么站在门槛前,一步也不敢前进。

    导致,方丘和江妙语都好奇的伸脑袋,也还是看不到屋里人到底长什么样。

    “跟我耍无赖,我打死你!”

    屋里人怒了。

    话声出口的同时。

    “嗖!”

    一个破风声传来。

    方丘脚步一动,瞬间冲到徐妙林身前,右手掌往前一伸。

    “啪!”

    一声脆响。

    一只朝作者徐妙林砸来的拳头,不偏不倚,正巧被方丘捏住。

    与此同时。

    屋内人,也终于是显露了出来。

    凝目看去。

    出现在方丘眼前这人,是一个看上去约莫有五十多岁,不到六十的老者,其身材匀称,甚至还有肌肉。

    没有胡子,脸色净白红润,头发很长。

    长长的头发,顺疏于脑后,就跟古人一样,两只耳边还分别有缕青丝垂落而下,直到胸前。

    再加上身上穿着的蓝色汉服。

    这个老者,俨然就像是古人。

    “恩?”

    一击被方丘挡下,这人立刻问道:“你是谁?”

    “他是我的学生!”

    徐妙林立刻得意的张口说道。

    这时。

    “师父,我回来了。”

    一个话声传来。

    众人齐齐转头回望。

    只见。

    一个青年,戴着棒球帽,穿着运动服,正背着包走来。

    “是你?”

    见到这个青年,方丘顿时一怔。

    这人他认识。

    是青年国医大赛中的一名参赛者,给大家留下了非常深刻印象的罗杰!

    “方丘?”

    见到方丘,罗杰也是兀自一愣。

    闻言。

    楚圣医眉头一挑,从上倒下的打量了方丘一边,问道:“你就是方丘,就是那个证明了气的小家伙?”

    “对。”

    方丘点头承认。

    “恩,不错。”

    楚圣医点点头。

    “都是因为我老师教的好。”

    方丘赶紧说道。

    闻言。

    徐妙林也很满意。

    “你老师厉害我当然知道。”

    楚圣医瞥了徐妙林一眼,说道:“他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一个,五十岁成为圣医是绝对有可能的事,但就是不上进,整天儿女情长的,有屁用?”

    “这个,话可不能这么说。”

    方丘嘿嘿一笑,说道:“您看,我老师的天赋在哪儿摆着呢,你这么为难他,不更是让他为情所困,阻止他的提升和发展吗?而且师娘也是学医的,她们俩结了婚以后,还能互相监督,互相学生,共同提升不是?”

    “哼。”

    楚圣医冷哼。

    “再说这年龄吧。”

    方丘继续劝说道:“您看,我老师跟师娘的年纪都不小了,您也应该知道,他们现在要个孩子还来得及,要是再晚可就不好了,您难道就不想要个外孙,就一心要把您女儿拖成剩女,真到了五十岁才结婚的话,还生什么孩子啊?”

    听得这话。

    楚圣医明显有些不自在了。

    他也知道这事,也觉得自己不能拿自己女儿的青春去做赌注,可是他做都已经做了,而且又对徐妙林恨铁不成钢,现在要是一下子就答应,那之前做的一切不就都白费了吗?

    自己打脸这种事,他显然是不会做的。

    “先别说这个事。”

    楚圣医转移话题,看着方丘问道:“你都学了些什么?”

    “正骨、针灸、艾灸、草药等等。”

    方丘说道。

    “正骨到什么地步了?”

    楚圣医问道。

    “不久前,侥幸获得大医认证。”

    方丘说道。

    “哦?不错。”

    楚圣医惊讶一声,然后再问:“针灸呢?”

    “不亚于正骨。”

    方丘自信道。

    “口气还不小。”

    楚圣医轻笑一声,问道:“艾灸和草药呢?”

    “艾灸勉强及格。”

    方丘想都没想,直接张口说道:“草药,强于一般医者。”

    “你学医多久了?”

    楚圣医挑了挑眉,语带疑惑的问道。

    “不到一年。”

    方丘笑着答道。

    “咦?”

    听到方丘的回答,楚圣医惊讶的看向徐妙林,说道:“这小子的资质,比你还厉害?”

    “当然。”

    徐妙林极为嘚瑟的说道:“你不看看,他是谁的学生,我给他制定的目标是,一年以后成为大医!”

    这话一出。

    全场都惊了。

    不只是楚圣医和罗杰,就连江妙语都被震惊了。

    一年,大医?

    这怎么可能?

    “口气不小。”

    楚圣医一脸不屑的白了徐妙林一眼,然后看着方丘问道:“你觉得,这个目标可能吗?”

    “不是可不可能。”

    方丘摇摇头,眼中满是坚毅的说道:“而是一定,必须要达到!”

    “为什么?”

    楚圣医一愣,饶有兴致的问了起来。

    “您给我把一下脉便知。”

    方丘抬手,模拟老爷子的病症,让楚圣医把脉。

    带着满心的好奇。

    楚圣医给方丘把了一下脉。

    把完之后,一脸的惊讶。

    “您能治吗?”

    方丘问道。

    “恩……”

    楚圣医沉吟了好一会儿,然后叹气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