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突破三品!
    “轰!”

    狂风呼啸。

    巨大的能量手掌从天而降,毫不留情的拍打在祖连城的身上。

    “砰……”

    一声巨响。

    满地飞灰腾空。

    在那恐怖的能量手掌之下。

    祖连城想要抵抗,却发现根本抵挡不住。

    在能量手掌拍打下来的一瞬间,他感觉就好像有一座山坠落下来了一般,即便用尽全力去阻挡,依旧像是苍蝇一样,被一巴掌拍倒在地。

    不仅仅是祖连城。

    就连地面都被那巨大的能量手掌,拍出一个巨大的手印来。

    “噗……”

    呈大字型趴在地上,祖连城嘴巴一张,就忍不住的喷吐出一大口鲜血。

    转头回望的时候。

    眼眸里,全是难以置信的骇然之色。

    “怎么可能?”

    “这么庞大的能量,连我都无法调动,就算是宗师也无法调动,你一个二品武英怎么可能做得到?”

    “不,不可能……”

    即便身受重伤,祖连城依旧撕心裂肺的大喊着,挣扎着要站起身来

    那边。

    “嘶……”

    方丘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压制住已经在心中躁动起来的那一股突破感,然后身形一动,立刻冲上前来。

    这股突破感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也太过猛烈。

    他快要压制不住了。

    可是。

    祖连城就在眼前,他怎么敢当着祖连城的面突破?

    也正是因此。

    方丘才会在瞬间,祭出自己的最强杀招,以求速战速决,以保证自己接下来的突破是安全的。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方丘刚冲上前来,祖连城的嘶吼声就传开了。

    他还是不敢相信,方丘怎么能够支配这么强大的力量?

    然而。

    心中焦急的方丘,哪里还有时间去搭理他。

    “砰!”

    毫不迟疑,挥手就是一拳,重重的砸在祖连城的小腹上。

    已经重伤的祖连城,连躲避的力气都没有。

    “咔嚓!”

    一拳落下,祖连城只感觉体内咔嚓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随后。

    一股莫名强大的内气,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的体内,肆意的横冲直撞,将他的经脉,尽数催毁。

    “你,你……”

    死不瞑目一般的瞪着方丘,祖连城甚至连自己是怎么输的都不知道,就无力的倒下去。

    他没死。

    他只是没了力气,没了内气,没了武功。

    他成了一个废人!

    “呼呼……”

    **着,祖连城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因为没力了。

    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旁。

    废掉祖连城的功夫,方丘立刻转目四望一眼,然后一把抓着祖连城,快速的进山丘下的林中。

    树林深处。

    “啪。”

    把祖连城往地上一仍,方丘立刻走到一棵大树前,背靠树干盘坐下来,快速的从身后的背包中取出一个木盒。

    打开木盒。

    一阵粉色光芒,立刻映照而出。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浓浓的胭脂香味。

    天材,胭脂果!

    这是方丘在西溪湿地得到的。

    一直保存到现在,终于是派上用场了。

    旁边。

    失了魂一般的祖连城,闻到那股浓郁的胭脂香味的时候,突然浑身一颤,看向方丘眼眸里涌现出无尽的憎恨。

    他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他恨啊!

    他悔啊!

    要是早知道无名这么邪门,他就应该再多准备几个小时,甚至找人来伏击围攻,他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甚至还能得到一天材。

    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虽然他知道,胭脂果完全可以帮助他把破碎的经脉恢复过来一大半,但是破碎的丹田已经无法恢复了,就算能得到胭脂果,也顶多只能是留下一条重修炼的路而已。

    只可惜。

    现在的他,连哭的力气都没有,又拿什么去抢胭脂果。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胭脂果被方丘含到口中。

    这边。

    **胭脂果,方丘立刻闭眼。

    这一次,他没敢直接吞服胭脂果。

    因为这一次的突破跟之前不一样。

    一品二品合起来重开三条经脉,可三品不同。

    三品能开三条经脉!

    在不知道一枚胭脂果够不够的情况下,方丘只能等危急时才敢选择使用。

    内气一松。

    那股被压制住的突破感,立刻爆起。

    “嗡……”

    周遭,风沙起。

    以方丘为中心,四周的风流开始疯狂的旋转,近乎形成一道龙卷,地上的沙石落叶被吹得腾空四射。

    无力的祖连城,被这些东西砸了一脸。

    出奇的。

    在放掉对突破感的压制之后,那股突破感瞬间就带方丘冲到桎梏前。

    那是一道门。

    是一道连通着其他地方的大门。

    此时。

    大门紧锁。

    要突破,就得冲破。

    “给我破!”

    心中怒喝一声。

    方丘瞬间控制着全身的内气,如同万马奔腾一般,带着一股似要踏平天下的气势,轰然朝着那道大门撞了上去。

    结果。

    “嘣!”

    只听,一声巨响。

    大门,破了。

    突破了!

    方丘也愣住了。

    他没有想到,这一次的突破居然这么容易,感觉这一层桎梏,就好像是泡沫一样,根本没有第一次突破时那么难。

    “第一次突破?”

    心念及此,方丘好像明白了。

    现在的他是第二次突破,也就是说他的武道一途的框架早就构建好了,现在的修炼只是在这个框架中填砖加瓦而已。

    也就是说。

    在第一次构建框架的时候,方丘就已经突破过一次了。

    如今的突破,似乎只是象征性的。

    回想一下。

    方丘发现,好像还真是这样。

    前面几次,都是很容易就突破的,难的只是重开经脉而已。

    想到这里。

    方丘暗暗点头。

    以后的突破,就不用愁了,唯一需要愁的就是重开经脉必须的天材!

    “手三阳!”

    突破的瞬间。

    天地能量灌入体内,方丘立刻控制着这些能量,冲入手阳明大肠经之中。

    狂暴的能量流,瞬间就将手阳明大肠经给强撑起来。

    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剧烈的痛楚。

    与之前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方丘没有停止。

    当这股能量将手阳明大肠经撑得近乎快要爆裂开的时候,方丘立刻控制着这股能量,灌入到手太阳小肠经中。

    然后,是手少阳三焦经。

    这三条经脉,合成手三阳!

    在方丘的刻意控制下,三条经脉在被重开之后,快速的膨胀起来,隐隐的冒出一条条裂缝,好像马上就要破裂似的。

    随着疼痛感的增加。

    方丘毫不犹豫的立刻将含在口中的胭脂果吞入腹中。

    下一刻。

    胭脂果所化的能量,立刻涌向三条经脉,将三条经脉完全包裹起来。

    可即便如此。

    疼痛感依旧非常剧烈。

    “撤。”

    生怕胭脂果的能量消耗得太快,在重新开劈的三条经脉中转了一圈之后,方丘立刻控制着这股狂暴无比的能量,冲向早已经开辟成功的另外几条经脉。

    转一圈,等疼痛感稍微降低了一些之后,又再度折返回来。

    如此反复。

    方丘感受到的痛苦,果然减轻了许多。

    ……

    十分钟后。

    “噌!”

    方丘猛的睁开双眼,眼眸中爆出一丝璀璨的精芒。

    三条经脉,全通!

    三品六脉!

    手三阳手三阴,全开了。

    这让方丘的实力,又得到了极大的增长。

    双手经脉全开,方丘感觉自己的手臂好像变轻了,轻得如同羽毛一般,无论怎么挥舞都丝毫不废力,与此同时他还能感觉到一股难以掂量的爆炸性的力量正在双臂中运转着。

    这股力量一旦爆发出来,绝对要比突破之前,强上数倍!

    毕竟是重修。

    对于突破,方丘没有太大的感触。

    随意的活动了一下双手之后,才转头看向祖连城。

    结果却发现。

    祖连城,竟是已经晕了过去。

    身上,还盖满了沙石和干枯的树叶,那模样其甚是凄惨。

    “刚才突破的时候还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暗暗呢喃一声,方丘朝着祖连城走了过去。

    他知道。

    祖连城在身受重伤,武功被废,又没有半点力气的情况下,根本就抵挡不住他突破时引起的异象,晕过去倒也正常。

    “醒醒。”

    蹲在祖连城身旁,方丘从背包里取出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口之后,又倒了一些在手里,轻轻的拍了拍祖连城的脸,把祖连城唤醒过来。

    “想活还是想死?”

    方丘没也二话,人醒来就直接问道。

    可祖连城却完全不理他。

    “要不然,我换个说法?”

    方丘淡然一笑,问道:“想不想报仇?”

    闻言。

    祖连城眼珠一转,死死的盯着方丘。

    “我知道你很想报仇。”

    方丘微笑着说道:“省得你麻烦了,你就直接告诉我,你有没有什么与你交好的狐朋狗友的,想让他来替你报仇的,有的话我免费送上门去,怎么样?”

    听得这话。

    祖连城懵了!

    这是什么意思?

    别说。

    他还真想找人替他报仇,瞬间把他救出来。

    但是他现在根本连举个手的力气都没有,又怎么找人来报仇?

    最为关键的是。

    他完全想不通,一个二品武英是怎么赢的他!

    就连败,也败得莫名其妙。

    若是从俩人硬碰交手的过程来判断的话,神秘人无名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就算加上最后那恐怖的一击,无名顶多也就只是比他强上了一丝,无非是那一招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而已,一旦先有准备,这种招数他是绝对不可能会中的!

    神秘人无名,真的敢找上门去吗?

    想了一会儿。

    祖连城才张口道:“有一个,在巴托市,比我杀的人还多,武英榜排名排名78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