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告诉我他的破绽!
    “带路。”

    方丘抓着祖连城的胳膊,把他抓起来。

    “你真敢去?”

    祖连城眯眼问道。

    “别废话!”

    说话间。

    方丘身形一动,直接抓着人冲向十里外的特尔城。

    进了城。

    立刻让祖连城带路坐车,朝巴托市赶去。

    一个小时后。

    在祖连城的带领下,方丘来到巴托城富人区,进入一栋豪华别墅。

    “神秘人,无名?”

    刚一进门。

    一个阴测测的声音,突然响起。

    此时。

    别墅的大厅里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灯光照耀,虽然身为宗师的方丘可以夜视,但是之眼前这一切看起来,还真有点阴森。

    只见。

    这别墅大厅的构架,跟教堂似的,非常的空旷,唯一不同的是没有椅子。

    两侧的墙壁上。

    古式彩色玻璃窗,在风声的呼啸中,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武英榜第788名,鬼杀!”

    没有被对方吓到,方丘进门之后,把祖连城往地上一仍,然后大踏步走到大厅中央。

    “桀桀……”

    黑暗中,传来一阵阴森的笑声。

    “你的老朋友来了,不出来欢迎一下吗?”

    方丘淡然问道。

    “你怎么不杀了这个废物?”

    黑暗中,传来话声说道:“何必留他一条狗命呢?其实,如果是他主动求我帮他报仇的话,我可能还需要考虑几天,但是既然你自己找上门来,我就只能杀你了。”

    方丘笑了。

    这人真的很自信。

    不过,他更自信。

    在来之前。

    他就从武林论坛上,查到了一些关于鬼杀的消息。

    武英排行榜第788位:鬼杀。

    实力:七品三脉。

    战绩:百人斩,斩杀同级高手一人,曾斩杀过重伤的八品一脉武英。

    此人作恶多端,极为阴险,身法特别诡异,擅于暗中杀人,常用手术刀。

    从实力上看。

    鬼杀比祖连城强上许多。

    从战绩来看,更是吓人。

    以七品三脉的实力,斩杀八武英,这种战绩放眼天下也没几个人能做得到。

    或许。

    在没有突破之前,方丘对他还会有所忌惮。

    可如今。

    方丘不但没有半点忌惮,反而还跃跃欲试。

    这也是他主动询问祖连城,主动找上门来的原因。

    他想看看。

    突破之后,他的实力能达到什么地步。

    没突破之前,就已经能与七品二脉交手而不败了,突破之后,重开的经脉达到六条增长了整整一倍的情况下,实力是否也会增长一倍?

    “你想要杀我的方法,就的一直藏着吗?”

    方丘出言讥讽。

    “桀桀……”

    黑暗中,笑声起。

    而后。

    “嗖!”

    一个极为细微的破风声,突然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

    方丘扭头。

    一根银色长针,瞬间自其眼前暴射过去。

    “身为开了三脉的七品武英,就只会这些宵小的招数吗?”

    方丘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说道。

    别说。

    这个鬼杀的隐藏之法还挺厉害的,观察了半天方丘也没有发现他到底藏在那里。

    “我喜欢看你惊恐,喜欢看你流血,一点一点的流,直到没有力气,直到失去血色,直到……死亡!”

    “桀桀。”

    森然的冷笑声,突然爆起,回荡在整个别墅中。

    可就在这时。

    “我看到你了。”

    方丘笑了。

    笑得很自信。

    “恩?”

    黑暗中,传来一声惊疑,随后一个轻微的扭头声响起。

    一道黑影。

    突然出现在了通往别墅二楼的旋转阶梯上,在其身前的阶梯上,一个批着黑色披风的人影,匍匐着。

    “唰。”

    见到这突然出现的黑影,匍匐在阶梯上的人,立刻就紧张得弹跳起来,快速退出几步。

    “你能看见我?”

    惊异声出口。

    “你说呢?”

    方丘往前迈出一步,冷笑道。

    一般难情况下。

    普通的武英也能夜视,但是夜视的能力也是跟自身实力有关的,若是普通的三品武英,根本不可能在黑暗中看清楚三米之外的东西。

    这正是鬼杀的自信所在。

    可他万万没想到。

    自己的隐匿,竟然这么快就被方丘给识破了。

    可方丘明明就只有三品啊!

    鬼杀很疑惑。

    方丘到底是怎么发现他的。

    其实,很简单。

    大破灭手加意念力。

    原本方丘是不打算使用这一招的,奈何这个家伙一直躲着不出来,为避免这家伙一直搞偷袭,方丘才用出这一招。

    这一用,瞬间就确定了对方所在的位置。

    “哼,倒是有几分本事。”

    盯着方丘,鬼杀冷哼一声,然后身形一动,一边朝方丘冲来,一边说道:“可惜,马上就要死了。”

    说话的同时。

    右手一甩。

    手中,立刻亮起一丝寒芒。

    凝目看去。

    那赫然是一柄手术刀!

    “来的好!”

    方丘沉喝一声,双臂齐动。

    六条经脉中储存的内气,瞬间爆发出来。

    在内气的缠绕下,丝毫不惧对放的手术刀,直接捏拳迎了上去。

    下一瞬。

    “砰!”

    一声脆响。

    只见,在内气的包裹下,方丘的拳头就犹如钢铁打造而成的一般,直接与鬼杀手中的手术刀碰撞在了一起。

    碰撞的瞬间。

    那锋利无比的手术刀上,突然也有一层内气吞吐而出,宛如刀气一般,将刀刃完全笼罩起来。

    瞬间碰撞。

    双方的力量都出奇的大。

    在内气的加持下,那柄手术刀竟是直接撕裂方丘拳头上的内气,刺了进去。

    “恩?”

    方丘心惊。

    他没有想到,鬼杀竟然能把内气施加在武器上。

    一把小小手术刀,经过内气的加强之后,竟是锋利如斯,甚至连内气都能撕裂?

    没有任何迟疑。

    方丘立刻闪身避让。

    “桀桀……”

    鬼杀得意的大笑声传来。

    “不对。”

    再看那刀,方丘双目一眯,发现那把手术刀的刃口之上,竟然还有着薄薄的一层透明的东西。

    那东西比纸张还薄,若不仔细去看,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东西,同样是刃口。

    而且是比手术刀本身还要更加锋利的刃口。

    见到这东西。

    方丘顿时就明白了,为什么鬼杀能利用一把手术刀杀掉那么多的人。

    没错。

    就是迷惑!

    这种透明的刀刃,一般人很难看清楚,更何况是在黑暗之中,因此许多人都会把它当成是普通的手术刀来对待。

    岂知。

    这是一把刃上刃。

    本以为可以避过的距离,因为没有注意到刃上刃的缘故被划伤,从而陷入劣势,甚至一击即死!

    想来,应该有不少人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阴险!”

    方丘咒骂道。

    “看样子,你眼力还真挺好啊。”

    鬼杀突然停下,眯着眼盯着方丘,说话的语气与之前完全不同,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要动真格的了?”

    方丘漠然问道。

    “带着我的秘密,下地狱去吧!”

    鬼杀冷喝一声。

    “轰!”

    一股强横至极的气势,轰然自其体内爆涌而出。

    凝目看去。

    一股内气,在其身周环绕,宛如游龙一般。

    “战!”

    方丘大喝一声,眼中满是战意。

    下一刻。

    “嗖!”

    破风声中,俩人轰然撞击在了一起。

    又是一场硬碰硬!

    在了解到对方手术刀上的蹊跷之后,方丘再也不惧,内气包裹着的拳头,不停的与对方手中的手术刀撞击在一起。

    一时间。

    俩人打得难解难分。

    甚至于,因为俩人的碰撞过于激烈的缘故,导致大厅两边的玻璃窗全被震碎,黑夜中的阴冷狂风,呼啸而来。

    不远处。

    才刚恢复了一点点力气,撑着身体靠在墙角的祖连城,见到这一幕,顿时就傻眼了。

    虽然他的武功已经被废了。

    但是,夜视这种能力还暂时没有消散,毕竟他成为武英已经很多年了,潜移默化中内气已经帮眼睛完成了改造。

    没了内气的支撑,眼睛肯定会慢慢的失去夜视的功能,但目前还没有太大的影响。

    “怎么会,怎么会?”

    看着跟鬼杀激斗在一起的方丘,祖连城顿时就傻眼了。

    他的实力他自己很清楚。

    就算是他全盛时期,也不可能跟鬼杀打得如此的难解难分。

    可是。

    刚才,方丘明明还弱于他一线啊。

    从他跟方丘对战时来看,方丘的实力根本达不到这种程度!

    怎么一转眼。

    方丘的实力又强了?

    这边。

    祖连城震惊着。

    那边,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鬼杀疯狂的挥舞手术刀进攻,方丘也疯狂的回击!

    激斗中。

    方丘越打越爽,突破之后全力尽出的感觉,让他无比的畅快。

    另一边。

    鬼杀的脸色已经变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方丘竟然能能做到这种程度。

    不但完全抵挡住了他的攻势,甚至还不停的找机会来攻击他。

    这种情况。

    让鬼杀感觉不像是在跟一个三品武英在打,而像是跟一个同级别同实力的高手在对战液体样。

    鬼杀很吃惊。

    他想不通,一个小小的三品武英,怎么能强到这种程度?

    震惊之余。

    鬼杀趁机瞥了祖连城一眼,看到祖连城的模样,当即就变了脸色。

    他算是明白了。

    为什么祖连城会败在无名的手上。

    这小子实在是太邪门了。

    实力明明只有那么点,战斗力却强得离谱。

    “再这样打下去,不知道这小子会耍什么花样,必须要找机会,取了他的命!”

    心念一动。

    鬼杀立刻冲着祖连城冲了过去。

    瞬间冲到祖连城身前,张口问道:“告诉我,他的破绽!”

    “一,一定要近身,下杀手!”

    祖连城提醒道。

    他自认为,他败就败在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