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知道一个地宝的位置!
    “近身?”

    鬼杀皱眉。

    满是怀疑的瞥了祖连城一眼。

    与方丘交手之后,他非常清楚,方丘最厉害的地方就在近身搏斗,因为方丘没有武器,而且他的每一次进攻,方丘几乎都是硬碰硬,从没有闪躲过一下。

    纵横武林十余年。

    鬼杀的对战经验是非常强的,因此他很清楚在近身的情况下很难打败方丘,可是他自身也是擅长近身战斗,在没有了手术刀的优势之后,他根本就压制不住方丘。

    因此,才会冲过来,要求祖连城告诉他方丘的破绽在哪儿。

    可谁知。

    祖连城竟然要他近身。

    这一下,鬼杀愣住了,心中甚至对祖连城生疑,怀疑祖连城跟方丘是一伙的,是刻意来围杀他的。

    “你骗我?”

    心头一动,鬼杀嗖的一声,直接出手一把卡住祖连城的脖子。

    “什么?”

    祖连城傻眼了。

    “他强在近身,你还要让我近身?”

    鬼杀冷哼一声,手掌用力,想要把祖连城的脖子捏断!

    “我都已经废了,还骗你干什么?”

    祖连城无语。

    “恩?”

    鬼杀一愣,立刻抓住祖连城的手,稍微一感应,顿时就发现祖连城一身的武功,竟然真的被废了,而且体内的经脉还乱七八糟的,碎成一片。

    “这是怎么回事?”

    心惊的同时,鬼杀转头盯着方丘。

    此时。

    方丘正飞身而来。

    “他隐藏着一手很厉害的招数,能控制非常庞大的天地能量,我就是败在这一招上。”

    祖连城张口说道:“千万不能让他用出那一招来!”

    闻言。

    鬼杀双眼一眯。

    深深看了一眼祖连城,然后咬了咬牙,身形一动,立刻朝着飞冲而来的方丘迎了上去。

    见状。

    方丘心中冷哼。

    打也打爽了,重修的三品武英的实力,也在刚才的战斗中完全稳固下来了。

    那么,接下来就该动真格的了!

    “战!”

    爆喝声起。

    内气喷涌而出,爆发出恐怖气势的同时,快速的笼罩在其双拳之上。

    带着一股无比犀利的锐气。

    方丘全力尽出,挥舞着拳头,再次跟鬼杀激战在了一起。

    这边。

    鬼杀很慌。

    他不知道到底该相信祖连城,还是该相信自己的感觉。

    在方丘的步步紧逼之下,他最终选择了相信祖连城,挥舞着手术刀再一次跟方丘激斗在了一起。

    “砰!”

    在内气的包裹下,一拳一刃轰然碰撞。

    那萦绕在二人手上的内气,就宛如实体的盔甲一般,帮方丘抵挡着对方那无比锋利的手术刀,也帮鬼杀抵挡着方丘那巨大无比的力道!

    一击对撞。

    俩人都混身一颤。

    各自后退一步。

    “好强的力量。”

    鬼杀震惊。

    同时,脚后跟往身后的地面上一顶,止住倒退之势的同时,借力冲了上去,再度挥舞着手中的手术刀,袭向方丘。

    这边。

    方丘也丝毫不惧,右拳一捏。

    瞬间将全身的内气,全部集中到右拳之中。

    内气涌动,膨胀。

    竟是将方丘的手臂,都给撑得胀粗了一圈。

    “给我破!”

    伴随着一声怒喝,方丘以左脚为中心,身体倾斜向后,然后浑身上下的肌肉一紧,身体往前甩动的同时,右手轰然摆击而出,一记大摆拳直面鬼杀的攻击。

    “什么?”

    见状,鬼杀脸色惊变。

    他清楚的看到,方丘的手臂变粗了,而且那只突然变得粗壮的手臂上,竟然是有着一股淡淡的危险气息,只是一眼看去,心中就不禁有些慌乱起来。

    在此之前。

    方丘就已经能跟他打个平手了。

    如今,方丘把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右手上,这一拳的力量必然奇大无比,一旦被命中,怕是要被直接重伤!

    因为鬼杀本就攻向方丘,加之俩人之间的距离也并不远,而方丘这一击的速度又奇快无比的缘故。

    鬼杀想要躲避的时候,却发现来不及了。

    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催动全身的能量,硬碰硬!

    虽然方丘这一击很强。

    但是,鬼杀同样能把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在手上。

    爆发全力的火拼。

    他可不怕!

    “杀!”

    震天的怒吼声,从鬼杀的口中传来。

    伴随着吼声的传开,身体内的全部内气在鬼杀的控制下,瞬间涌入双臂,快速的将拳头和手术刀包裹起来。

    下一刻。

    “轰!!!”

    震天的巨响爆发。

    宛如炸弹落地一般。

    俩人碰撞在一起的瞬间,一股恐怖的能量以俩人碰撞之处为圆心,像是那海啸形成的巨浪一般,朝着四面轰然扩散而出。

    “劈里啪啦……”

    挂在半空中的大型吊灯,两边的窗户,以及别墅里一切能移动的东西,都在瞬间被这股恐怖的能量流横扫而出。

    即便是黑夜。

    凝目看去,依旧能清楚的看到,俩人脚下的地板上,竟然是被震出一大片如同蜘蛛网一般的裂缝。

    别墅中。

    玻璃碎片飞舞,沙尘弥漫。

    一片混沌。

    墙角。

    祖连城看傻了眼。

    俩人碰撞引起的能量波动,他也清楚的感觉到了。

    那股能量,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

    好在,这别墅大厅宽阔。

    要是换做一间普通的房屋的话,俩人这一拳对撞,恐怕就能把转房都给拆了。

    然而。

    还没等祖连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

    战场中。

    一个爆喝声突然传来。

    “咔嚓!”

    突如其来的破碎声,把祖连城从震惊中拉了回来。

    赶紧往前一看。

    只见。

    鬼杀手中那柄尖锐而又锋利的手术刀,竟然每能阻挡住方丘的拳头,凶猛的碰撞之后,双方内气消散。

    可就在这时。

    方丘的手臂中,又有一股强大无比的内气爆涌而出。

    这一瞬间。

    鬼杀的脸色变得一片煞白。

    只见。

    在内气的冲击下,他手中的手术刀,竟是立刻就被震得寸寸断裂,残片坠落一地。

    与此同时。

    在内气的加持下,方丘的拳头轰然前伸。

    “砰!”

    一声砸响。

    鬼杀根本来不及避让,就被方丘重重一拳,砸飞了出去。

    那边。

    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祖连城,一脸的骇然。

    “不,不可能……”

    “不可能!”

    这还是刚才跟他战斗的那个无名吗?

    根本不是!

    与祖连城一样。

    被方丘一拳砸飞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的鬼杀,满目惊骇的看着方丘,嘴巴一张就喷出来一口鲜血。

    “怎,怎么可能?”

    他也骇然了。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方丘竟然还能爆发出那么强大的内气?

    不可能!

    为了抵挡方丘的进攻,他把全身的所有内气,都用上了才堪堪抵挡住,可他是实打实的七品三脉武英啊,方丘只是一个三品武英。

    这怎么可能?

    那边。

    “呼……”

    方丘吐了一大口气。

    这一战,他打得太爽了。

    别说是鬼杀和祖连城了,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重开六条经脉之后,他体内的内气,竟然会达到这种程度。

    一开始。

    他以为自己真的将全部的内气都集中在双臂中了,可结果一拳打出去之后,他发现双手臂的六条经脉中,竟然还有着一股非常强的内气存留。

    不。

    应该是说,鬼杀的这一击,并没有把方丘的所有内气都抵消掉,导致方丘经脉中的内丘,都没能爆发出来。

    因此。

    在察觉到这股内气的第一时间,方丘丝毫不迟疑,立刻催动。

    在鬼杀完全想不到,没有半点防备,也没有半点力量来防备的时候,一拳轰出,直接将其轰飞出去。

    “嗖!”

    吐了口气,方丘脚步一动,瞬间冲到倒地的鬼杀身前。

    右手捏拳。

    瞄准了鬼杀的小腹,便是要重重的一拳砸落下去。

    可就在这时。

    “不,不要。”

    鬼杀立刻张口大喊,说道:“不要杀我,我知道地宝的消息!”

    闻言。

    方丘落下去的拳头,立刻停住。

    “你说什么?”

    方丘问道。

    “我知道地宝,我知道有一个地宝在哪,我可以带你去。”

    鬼杀惊慌的挣扎着,试图撑起身子。

    “好啊。”

    方丘微笑点头。

    然后。

    “砰!”

    一拳,砸落在鬼杀的小腹上。

    内气喷涌而出。

    直接冲入鬼杀体内,瞬间将其丹田崩碎,然后肆意的摧毁经脉。

    “呜!”

    鬼杀双目一瞪,眼中血四爆起的同时,忍不住的一口鲜血喷吐出来,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苍白。

    一眼看去。极为吓人。

    “我不杀你,我只是废你武功而已。”

    方丘张口说道。

    “你,你……”

    鬼杀咬着牙,一脸冤仇的死盯着方丘。

    “别你你我我的,现在咱们可以来谈条件了。”

    方丘想了想,张口说道:“带我去找地宝,我留你一条命!”

    鬼杀什么话也没说。

    依旧死死的盯着方丘,就好像死不瞑目一般。

    “唰。”

    方丘一把捏住对方的脖子,说道:“我对恶人,从来不留手,要死要活?”

    “咳,咳……”

    痛苦的咳嗽两声,鬼杀紧咬着牙,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说道:“好。”

    “爽快。”

    方丘松开手,然后问道:“不过,既然你知道地宝的位置,为什么又要告诉我?”

    “换命!”

    鬼杀说道。

    “这就对了。”

    方丘点点头,神色一冷,漠然说道:“既然知道是换命,那就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的命我还给你留着呢。”

    “当然,此去若是没有地宝,或是途中生了什么意外,你的命还留不留得住,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