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华夏来了个高手!
    方丘继续闭目修炼。

    祖连城和鬼杀继续睡觉。

    中午。

    烈阳高照。

    恐怖的温度,照得俩人根本睡不着,只能躺在水洼里。

    方丘则是直接催动内气,在身周形成保护罩,将阳光隔绝在外。

    突然。

    “哗啦……”

    躺在水里的祖连城猛的直起上半身,张口道:“我说,这都一天一夜了,我们武功被你废了,不吃不喝的正在这里等死啊?”

    “没说不让你去找食物。”

    方丘说道。

    “恩?”

    祖连城一愣,旋即眼珠一转,说道:“你说的啊。”

    “我能在黑夜里找到他隐藏的位置,就能在你去找食物的时候,锁定你的位置。”

    方丘淡然撇了他一眼。

    祖连城一窒。

    “我去找东西吃。”

    无力的站起身来,朝着远处走去。

    鬼杀依旧躺在水里,闭着眼。

    他也饿。

    但是他不想走。

    他要等着,等那群人里的高手来,等着亲眼看到方丘被围杀。

    因为只有那样,他才爽!

    半小时后。

    “啪嗒啪嗒……”

    一阵马蹄声传来。

    “来了!”

    方丘和鬼杀同时睁眼。

    凝目看去。

    只见,有两人正骑着两匹白马,急速奔驰而来。

    鬼杀直起上半身。

    眼眸中闪出一抹疑色。

    他记得,这两人的实力很强,但是这俩人好像并不是那群守护寰宇珠果的人中,实力最强的。

    这边。

    方丘也站起身来。

    凝目看去。

    两个骑马之人,竟都是七品一脉的高手。

    “没白等。”

    方丘暗自满意的点头。

    与此同时。

    去找食物的祖连城也回来了,用衣服兜着几个浆果,走到鬼杀身边,递给鬼杀的同时,朝鬼杀使了个眼色。

    鬼杀当然看到了,但却没有理会他。

    “眨个屁的眼,这两个人肯定干不错他,还想逃?”

    心中暗骂着撇了撇嘴。

    鬼杀自顾的吃了起来。

    无奈。

    祖连城也只能坐下。

    很快。

    那两个人骑着马冲到了距离方丘十多米的地方。

    二话没说。

    “啪!”

    俩人同时一巴掌拍在马背上,齐齐飞身而起,连一个字都没说,其中一人直接挥舞着一把圆形的藏刀,就从半空中狠狠的朝着方丘劈砍了下来。

    另外一人,则是手拿弩箭,瞄准方丘毫不犹豫的直接扣下扳机!

    “咻!”

    刺耳的破空声袭来。

    弩箭就如同子弹一般,带着一股极为尖锐强横的力量,直冲着方丘的脑门袭来。

    见状。

    “方丘身形一动,立刻避让!”

    可就在这时。

    那手提藏刀之人,从天而降,无比凶猛的斩向方丘的退路。

    “没有武功套路,破绽可真多啊。”

    看着那个从天而降,空门大开之人,方丘暗暗摇头,避让弩箭的脚步一顿,右脚猛的提起来,狠狠的朝着那手握藏刀之人的胸口,毫不留情的踢了上去。

    谁知。

    “喝!”

    这人竟全然没有要躲闪的意思,反而挺起肚子迎了上来,与此同时手中的挥舞的圆刀威势不减。

    俨然一副要以伤换命的姿态。

    只可惜。

    他的身体太单薄了。

    “砰!”

    方丘一脚踢中的同时,这人刀刃急速下落,可还没等刀刃落下来,身体就被方丘那只携带着巨力的腿,直接推动着在半空中转了个弯,朝着从天而降的那只弩箭迎了过去。

    下一刻。

    “噌!”

    一声脆响。

    那闪烁着寒光的弩箭,瞬间射入后肩。

    血花四溅!

    “啊……”

    痛苦的大叫声传开。

    为方丘挡了一箭之后,手拿藏刀之人也顺利的被方丘远远的踢飞了出去。

    可就在这时。

    “咻咻咻……”

    手持弩箭之人,一脸震怒的快速对方丘射出三箭。

    “好弩!”

    方丘心头一动,赶紧闪躲。

    这弩箭来势太快,力量也强得吓人,约莫有二十厘米长的弩箭,射空之后直接就没入了地下。

    不过。

    弩箭来势快,也还是不及方丘的速度快。

    再怎么说,方丘可都是宗师级的强者。

    连子弹,甚至是炮弹都奈何他不得,更何况是这小小的弩箭?

    “嗖!”

    连续躲避数箭之后,方丘身形一动,直接化做一道残影,就宛如草原中敏捷的猎豹一般,瞬间就冲到了手持弩箭之人的身旁。

    然后,右手一伸。

    一把就抓住了对方手上的弩!

    谁知。

    “*%¥……”

    对方一声怪叫,直接松手,然后左手一挥,直接拔出挂在腰间的胯刀,狠狠的朝着方丘的脖子斩去。

    谁知。

    “着!”

    手腕翻转,刚抢到手中已经上好膛的弩立刻就位,随着方丘的手指扣动。

    那锋利的弩箭立刻射出。

    迎向的不是对方的脑袋也不是胸口。

    而是他挥舞胯刀的手腕!

    在这种情况下。

    对方就算是想闪也闪不掉。

    一瞬间!

    “噌!”

    穿透声响起。

    只见。

    那暴射出去的弩箭,竟是瞬间将对方的手腕给穿透了,射出一个小指粗的血窟窿。

    伴随着手腕被射穿。

    剧痛袭来。

    这人手掌一松,手中的胯刀顿时就飞了出去。

    上半身后压。

    眼看胯刀飞来,方丘右脚一提。

    不偏不倚,脚尖无比精准的踢在胯刀的刀柄上,将胯刀踢飞出去。

    似乎是精心设计,又或许是恰巧。

    被踢飞出去的胯刀,正好飞射向那名刚刚站起身来,准备反攻的手持圆形藏刀之人。

    “唰!”

    赶紧闪身躲过。

    俩人立刻汇合在一起。

    脸色都无比凝重。

    一旁。

    鬼杀则看得津津有味,祖连城却依旧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

    两个七品一脉啊。

    这才刚交手一个回合,就两人都中箭了,而且这箭还是他们自己带来了?

    这是在看表演吗?

    方丘刚才那一套-动作,简直行云流水,比这外蒙的武者灵活了好几个倍!

    这边。

    “近身玩玩。”

    方丘微微一笑,立刻冲上前去。

    速度快到了极致。

    俩人没了武器,见方丘冲上来也没办法,只能捏着拳头迎了上去。

    以方丘这种变态的速度,他们就算是想跑也根本逃不了。

    若选择了逃跑,那就只能等死了。

    他们显然不是这种人!

    这一刻,俩人也不管身上的伤了。

    挥着拳脚就跟方丘激斗在了一起。

    “啪啪啪……”

    激烈的碰撞声不停的传来。

    要是没有受伤的话,俩人或许还能跟方丘打上好一会儿。

    可惜。

    因为受伤的缘故,没打一会儿,俩人就陷入了劣势。

    不过。

    方丘也没有直接把俩人给压死。

    而是拿两人当陪练,整整过了百招,觉得差不多了,才找准机会,把俩人打趴下。

    然后,废掉武功。

    最终。

    方丘把俩人给放走了。

    反正已经废了,留他们活着他弄不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

    最关键的是。

    他们这一走,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强的高手来,这才是方丘所需要的。

    人走后。

    方丘刚盘退坐下,立刻就感觉到体内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内气开始活跃起来了,刚刚才消失不久的那股突破之感,竟是又隐隐的出现了。

    “这种提升速度,也太快了吧?”

    “难怪老爷子让我实战!”

    心中惊诧的同时。

    方丘快速的压制住体内活跃的内气,也将突破感完全的压了下去。

    开始继续积蓄内气。

    毕竟。

    这里可不是突破的好地方。

    就算祖连城和鬼杀对他没威胁,也还有外蒙的武者啊。

    一旦在突破的途中,刚好来了个外蒙武者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再者来说。

    多积蓄一些内气,对重开经脉也有不小的帮助,至少在内气足够的情况下,重开经脉受阻的情况,很少发生。

    压制着内气,方丘继续闭目等待。

    祖连城和鬼杀吃完浆果之后,也各自重新躺在水洼里,继续睡觉。

    三人不知道的是。

    这时。

    外蒙的武林圈已经彻底的爆炸了。

    “华夏来了个高手,已经废了我们十二个高手了。”

    “听说这个华夏人特别的狂妄,说是要挑战我们外蒙武林!”

    “据说,就连两个七品一脉的超级高手都被他给废了。”

    ……

    一时间。

    外蒙武林中各种传言不断。

    在一处武林聚集地。

    三名七品二脉,一名七品三脉的高手,见到俩名七品一脉被废掉武功之人,又从俩人口中打听到了关于那个华夏人的信息,顿时决议。

    又听到,这个华夏人是来抢地宝的,独自霸占了一枚还未成熟的寰宇珠果的时候,这三个高手立刻决定出手。

    要灭掉这个来到他们的地盘,耀武扬威的华夏人!

    ……

    草原深处。

    方丘等了好几个小时,依旧不见动静。

    就连鬼杀都等的无语了。

    认为,外蒙武林人怕了方丘,怕是不敢来了。

    然而。

    当天边火烧云之时。

    空旷的,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终于又有了动静!

    此时。

    寰宇珠果上,宛如黑洞一般的黑色光芒,更甚了。

    祖连城和鬼杀,甚至都不敢盯着看,仿佛多看一会,他们的意识魂魄就会被那黑色光芒给吞噬掉一般。

    就连方丘,有时候都会看花眼。

    “就差一天了。”

    望着这黑光漫漫的寰宇珠果,方丘抿了抿嘴,喃喃道:“仔细想来,这寰宇珠果的效用,怕是还没有这三天时间来得好。”

    “不过,这一次人来得怎么这么慢?”

    看了一眼天边的火烧云。

    方丘皱眉远眺。

    结果什么也没看到,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可就在这时。

    “咻咻咻……”

    一阵刺耳的破风声,突然自身后传来。

    莫名的。

    方丘只感觉脑后一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