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弄到邀请函!
    入住之后。

    方丘去附近超市,买了几本笔记本和几支支笔。

    回到房间之后,立刻开始提笔书写。

    “咚咚咚……”

    “师父,你睡了吗?”

    敲门声之后,何高名的话声传来。

    “有事?”

    方丘问道。

    “有。”

    何高名立刻点头说道。

    方丘起身开门。

    “我刚刚收到消息。”

    进门,何高名立刻说道:“我们选中的那两个人,明天晚上就到了,他们订的也是这家酒店。”

    “好。”

    方丘了然点头。

    “还有一点。”

    何高名挑了挑眉,说道:“听说,这俩人还带了保镖,目前对保镖的实力还无法做出清楚的判断。”

    “我知道了。”

    方丘点头,准备逐客。

    何高名也不墨迹,准备转身离开。

    可这时。

    方丘突然顿了一下,说道:“明天早上三点,也就是今晚凌晨三点,我帮你提升。”

    “好。”

    何高名大喜。

    能升到二品,别说是凌晨三点了,就算让十天、一个月不睡觉,他也愿意!

    当天晚上。

    方丘写完东西之后,在酒店房间里盘坐修炼。

    何高名定了闹钟,就早早的睡了过去。

    ……

    凌晨两点五十分。

    何高名准时来到方丘门前等待。

    三点整的时候,方丘准时出门。

    方丘出门的时候,何高名还以为是方丘给他开门呢,闷着头就往方丘的房间里冲,结果一头撞在了方丘的身上。

    “师父,你这是要出去?”

    何高名疑惑。

    “恩。”

    方丘点点头,迈步二出,何高名紧随其后。

    也不怪何高名。

    方丘让他凌晨三点来,搞得他还以为方丘是在学西游记,之所以半夜让他进房,就是为了传授大本领给他呢。

    可谁知道,方丘竟然要出门。

    一想到自己刚才的表现,何高名就很尴尬。

    一路无话。

    维持着这尴尬的气氛,跟在方丘身后,一路来到距离酒店不远处的一个公园里。

    此时的公园,极为的静谧。

    别说是四周了,就是方圆一公里内,都空无一人。

    走到公园中心。

    一块足有三米多的巨石前。

    “上去盘坐。”

    方丘指着巨石,对何高名说道。

    何高名也不迟疑。

    脚步一动,立刻就弹跳起来,踏壁而行,快速冲到巨石上。

    “师父,我坐好了。”

    何高名对着下面喊。

    可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巨石下的方丘早已不见了。

    转头一看。

    赫然发现,方丘就在他的身后。

    这一瞬。

    何高名被吓得不轻!

    这要是敌人的话,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小命就没了。

    好在。

    这是师父!

    “平心静气,准备吸收。”

    方丘张口。

    何高名立刻闭眼照做。

    眼看何高名准备得差不多了,方丘立刻挥手,直接使用大破灭手之法,将周遭天地间的能量,慢慢的吸引过来,萦绕在何高名的身周,以方便他吸取。

    “聚心神!”

    见到何高名,因为感觉到天地能量太多太浓厚,有睁眼察看的意图,方丘立刻喝斥一声,说道:“抛弃杂念,将所需要的天地能量吸收充实。”

    何高名照作。

    稍许。

    天地能量完全吸收充足。

    这时。

    方丘右手食组,朝何高名头顶一点。

    意念力瞬间涌入,何高名体内的一切情况,立刻浮现在眼前。

    感觉能量吸收得足够了。

    方丘才催动一股内气,缓缓的渗透到何高名体内。

    “记住这条线路。”

    提醒一声。

    方丘控制着内气,在何高名体内的手少阴心经和手厥阴心包经走了一圈。

    “记住了吗?”

    方丘问道。

    何高名重重的点头。

    “好。”

    方丘点点头,说道:“开始突破吧。”

    在吸收天地能量之时,何高名心里就升腾起了突破感,随着能量越积越多,突破感也越来越明显。

    到得现在,他甚至已经清楚的看到了桎梏的存在。

    因此。

    方丘话声一落。

    他就立刻控制内气,冲向桎梏!

    方丘则站在一旁护法。

    结果。

    似乎是因为吸收到的天地能量太多太充实的缘故,何高名没有受到丝毫阻碍,水到渠成一般,仅仅只用了一次,就直接把桎梏给冲破了。

    “成了!”

    何高名睁开双眼,一脸茫然的盯着自己的双手。

    他完全没有想到。

    突破竟然来得这么轻松。

    这跟他以前的突破,完全就不是一个样子的啊。

    哪里有这么简单,组织么容易就能突破的事?

    “感觉如何?”

    方丘问道。

    “很好,非常好,特别好。”

    何高名兴奋的大笑着,捏起拳头说道:“我现在觉得,就算是宗师在我面前,我都不惧!”

    听得这话。

    方丘很是无语。

    这才二品呢,就敢说这种话了?

    突破结束。

    俩人返回酒店。

    ……

    晚上,九点。

    方丘跟何高名坐在酒店大厅等待。

    半小时后。

    九点三十分整。

    一辆车子,停在酒店门口。

    凝目一看。

    车上,走下来四人。

    “就是他们。”

    何高名低声说道。

    方丘轻轻点头,朝四人看去。

    只见。

    两名青年仰着脑袋,面带自信的笑容,走进酒店。

    俩人身后,分别都带着一名保镖。

    “这两个保镖好像很厉害,我看不透。”

    何高名低声道。

    “四品。”

    方丘说道。

    “这,有难度啊。”

    何高名苦笑。

    结果。

    方丘只伸出来一根手指。

    “不愧是我师父,厉害!”

    何高名立刻讨好的问道:“一招就能击败?”

    “一根手指。”

    方丘回道。

    何高名:“……”

    这也太打击人了吧?

    四品的高手。

    一根手指几能解决?

    虽然心中震惊,但是何高名却丝毫不怀疑,因为他知道方丘有这种实力。

    苦的是。

    身为徒弟,自己居然连马屁都拍不准。

    早知道就往大了说:一个屁就能把俩个四品嘣死!

    “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何高名小声问道。

    “一会儿。”

    方丘回道。

    “那,我先去把这家酒点的监控废掉。”

    何高名说道。

    这种事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轻车熟路。

    不就是废个监控吗?

    身为侦探的他,这种事可没少干。

    “不用。”

    方丘摇头。

    虽然何高名的技术过硬。

    但是对方丘来说,应付俩个四品,两个比四品还差的武者,根本就没有丝毫难度,而且就算有监控,那也得拍得到才算数。

    很快。

    俩人回房。

    到了晚上十二点。

    确认了那俩富二代的房间之后,方丘直接跳到窗外,飞向那俩富二代的房间。

    结果发现,有一个房间是空的。

    在一看。

    俩人正聚在一个房间吃东西聊天呢。

    见到俩人,方丘丝毫不迟疑,直接闪身从窗户进入,宛如一扎针风吹过,房间里的两人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方丘给直接砍晕过去了。

    当然。

    方丘使用的不是普通手法。

    虽然看上去是把俩人给砍晕了,但实际上却运用了跟李正堂大医学习的阻断神经的手法。

    通过力道的控制。

    方丘完全可以控制对方的昏迷时间。

    砍晕俩人之后。

    方丘立刻开始查找。

    隔壁。

    “怎么没动静了?”

    两名呆在一起吃宵夜的保镖,突然间一愣。

    他们时刻都听着隔壁房间里的动静。

    要一直听到俩富二代在说话,才能放心。

    可没想到。

    吃着吃着,隔壁突然就没动静了。

    这种情况,令得俩人皱眉对视了一眼,然后赶紧跑过去敲门。

    “咚咚咚……”

    方丘正在搜索的时候,敲门声突然传来。

    心念一动。

    方丘直接走过去开门。

    他知道,敲门的是俩个保镖。

    因此。

    在打开门的一瞬间,还没等俩人反应过来,就直接出手把俩人都给弄晕了,拖进房里。

    这时。

    “师父。”

    一个喊声传来。

    转目看去,只见何高名正从窗户外跳进来,说道:“这四楼也太高了吧,都快二十米了,差点给我掉下去……”

    话还没说完。

    凝目一看。

    房间里,四人全部倒地了。

    当即一怔。

    “卧曹!”

    看着晕倒在地,一动不动的四人,何高名一路小跑冲到方丘身旁,张口说道:“师父,你也太牛逼了吧,连出手的机会都不给我,直接就把这些人全部给干翻了?”

    “找邀请函。”

    方丘撇嘴出声。

    “好。”

    何高名应答一声,然后立刻开始四处寻找。

    方丘则是来到俩名年轻人的身旁,在俩人身上搜索了起来。

    在方丘看来。

    这拍卖会既然是封闭式的,那么这邀请函就肯定会非常珍贵,再以富人的心思来推算,为了安全起见,这俩富二代肯定不会把邀请函带在身上。

    可没想到。

    方丘这一摸,竟然还真就从俩人的口袋里把邀请函给摸了出来。

    “走了。”

    对着那边,还在研究床头保险柜的何高名喊了一声,方丘顺手仍过去一张邀请函。

    “等等。”

    接到邀请函,何高名赶紧走过来,指着四人说道:“还是找点绳子,把他们给捆起来好一点吧,要不然等他们醒过来,我们不就被拆穿了吗?”

    “不用,我给他们定了时!”

    方丘说道。

    “啥?”

    何高名一惊,立刻问道:“这还能定时啊,咋弄的,也教教我啊?”

    “你没有医学基础,教你你也学不会!”

    说罢。

    方丘跃出窗口,返回自己的房间。

    留下一来脸苦笑的何高名。

    ……

    第二天。

    何高名早早的出门,也照着方丘的穿着打扮,买了一身黑衣和一个黑色口罩,下午七点半跟方丘一起前往拍卖举办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