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两千万!我没钱……
    凌家?

    全场众人看着那名站起身来,面带微笑一脸自信的青年,每一个人都面色凛然。

    “大家好像有些害怕这人啊?”

    方丘呢喃道。

    “不是怕他,是怕凌家。”

    何高名赶紧出声解释道:“他是武林中少有的古武世家之一,凌家的一个少公子,名叫凌天笑,今年才岁,实力已经达到了五品,据说马上就要突破六品了,放眼整个江湖武林,天赋都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哦?”

    方丘了然点头。

    古武世家?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古武这东西,真的存在吗?

    也不知道是给凌天笑面子,还是因为目前的拍卖价格已经完全超出了天材眉叶的价值,凌天笑这一喊之后,就没有人再加价了。

    显然。

    这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

    凌天笑可以顺利的拍到天材,也出了足够的价格不算占便宜,而其他人一来觉得再加价就亏了,而来还能顺便给凌家卖个面子。

    这种事,何乐而不为?

    “一千七百万,一次。”

    拍卖台上,身穿白纱衣长袍的拍卖师,面带微笑的喊道:“一千七百万,两次。”

    “还有没有人加价?”

    拍卖台下。

    一片静默。

    所有人都安心的等待着拍卖结束。

    “一千七百万……”

    似乎也看出无人再拍了,拍卖师喊了一声,拿起拍卖台上的小木锤,准备敲下。

    可就正在组织时。

    “一千八百万!”

    一直没有出价的方丘,终于是在这最后一秒,举起了手来。

    拍卖台上。

    听到有人加价,拍卖师顿时就笑了起来,赶紧放下手中的木锤,朝方丘所在的方向一指,说道:“这位先生出价一千八百万,还有人加价吗?”

    台下。

    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盯着方丘。

    “这是谁啊?”

    “竟然敢抢凌家的东西?”

    “这个凌天笑可不好惹啊,而且人家都已经亮出身份来了,他居然还敢出手抢,这头也太铁了吧?”

    ……

    那边。

    身材稍显消瘦,身穿一套西服,一头黑色卷发的凌天笑,在看向方丘的瞬间,立刻就紧皱了起眉头。

    “这位胸台?”

    盯着方丘,凌天笑问道:“你这是不肯给在下面子吗?”

    “倒也不是。”

    方丘轻轻摇头,说道:“既然这是拍卖会,那么大家给你面子,就是不给此地主人面子,我若不加价,此地主人岂不是要卖亏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公平竞争比较好。”

    “哼!”

    凌天笑冷哼一声,张口道:“一千九百万!”

    虽说凌家是武林中的大户,但是钱也没多得可以随意花费的地步,更何况凌家所有人的精力,都集中正在古武修炼上,赚的钱自然是无法跟那些大型商企相比的。

    对凌天笑来说。

    两千万,就是他的底线了。

    所以,在喊出一千九百万的时候,他就一脸冷冽的盯着方丘,希望方丘不要再加了,那眼神还带着些须威胁之意。

    若是遭遇别人,或许这眉叶,一千七百万他就能拿下来了。

    只可惜。

    他遭遇到的是方丘!

    “两千万!”

    方丘举手,喊道。

    闻言。

    凌天笑脸色一沉。

    思考了好一会儿,直到拍卖师快要准备跟方丘成交的时候,他才咬着牙喊道:“两千一百万!”

    出完价。

    凌天笑立刻对方丘说道:“这位兄台,结个善缘可好,这眉叶我是真的非常需要。”

    “抱歉。”

    方丘摇摇头,说道:“我比你更急需,今天无论任何办法,我一定都要得到它。”

    说罢。

    “两千二百万!”

    方丘再次举手高喊。

    这一下。

    全场都骚动了起来。

    所有人,看看方丘又看看凌天笑,似乎是把这场争斗当成了戏来看一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隐隐的流露着期待之色,期待俩人继续火拼。

    毕竟,看热闹不嫌事大嘛!

    那边。

    凌天笑看向方丘的眼神中,满满的全是怒火!

    他可是凌家的少公子!

    拍卖时,他就已经对方丘好言相劝了,没想到方丘居然丝毫不给他面子,这让他很愤怒,非常的愤怒。

    如今。

    方丘的出价,已经完全超过了他的预期。

    就算相要加价,钱也不够了。

    “哼!”

    满心怒火间,凌天笑怒哼一声,坐了下去,不再加价。

    见状。

    全场众人都纷纷的议论了起来。

    “这就不拼了?”

    “难得啊,凌家少公子,居然输在了一个无名之辈的手上。”

    “是啊,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敢跟凌家叫板的愣头青。”

    “我可是听说,这凌天笑是凌家最器重,也是凌家主最喜欢的,想来他要这眉叶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突破六品,这事要是传回去,那个抢走眉叶的人,恐怕就要倒大霉了。”

    “是啊,别看这凌家一直盘踞在甘州省,但是他们的影响力,可不仅仅只有甘州那么简单啊。”

    ……

    在所有人的低声热议中。

    拍卖师已经敲了三次木锤。

    “恭喜。”

    拍卖师看着方丘,笑道:“本届拍卖会的压轴拍品,天材眉叶,最终以两千二百万的价格成交,请各位拍得者,去偏厅交易。”

    这时。

    “等等。”

    就在拍卖师要下台之时,方丘突然就噌的站起身来。

    大家纷纷疑惑的转过头来看向方丘。

    “我钱不够。”

    方丘张口说道。

    这话一出。

    瞬间,真正个拍卖场就炸了。

    “什么情况?”

    “卧曹,一出好戏啊。”

    “不是吧,这也太能搞了吧,刚才出价的时候还那么爽快,现在却说没有钱?”

    “没钱出什么价啊?”

    “两千二百完,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啊。”

    “这小子可真敢啊,参加拍卖居然说没有钱?”

    “这小子是找死吧?”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在拍卖行干这种种事的,这不是耍拍卖行呢嘛?”

    全场议论纷纷。

    所有人都傻眼了。

    谁都没有想到,这拍卖会到了最后竟然还搞出来这么一出。

    不仅仅是参加拍卖会的众人。

    就连拍卖会的主办方,也都震怒了。

    拍卖台上。

    那身穿白纱长袍的拍卖师,也是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

    没钱?

    她傻眼了。

    她只是个拍卖师,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拍卖会后台。

    “啪!”

    一声拍桌身传来,一名中年人怒声喝斥道:“这是玩我们吗?简直是找死!”

    ……

    拍卖台下。

    相较于大家的震惊。

    之前,在拍卖时被方丘一直压制的凌天笑,却是在听到方丘的话之后,立刻就冷笑着嘲讽起来了。

    “嘿嘿……”

    一脸不屑和鄙夷的盯着方丘,凌天笑嘲讽道:“我说什么人都敢和我争呢,原来是个没钱的货,穷光蛋一个!”

    闻言。

    全场许多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这种事,他们还真喜欢看。

    反正无论事情怎么发展,都不会与他们有丝毫关系,他们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如此不把凌家放在眼里,还如此这般的调戏拍卖会的主办方。

    就在这时。

    拍卖台上,突然传来脚步声。

    众人转目望去。

    只见。

    一名中年人,以及一名身穿蓝色长袍的老者,从后台走了出来,站到拍卖台上。

    见到这俩人。

    拍卖师赶紧让到一边。

    “这是主办方的人吧?”

    “那个中年人,就是这个园林的主人,名叫玄一青,跟在他旁边的,是他的大管家,也就是整座园林的管理者。”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连玄一青都现身了,我看这小子要怎么办。”

    “听说,玄一青为了举办拍卖会还请了一位超级高手来坐镇。”

    “我也听说了,这小子今天怕是要完了。”

    “都是自己作的。”

    ……

    就在所有人都疯狂讨论的时候。

    方丘也举目看向拍卖台上的俩人。

    只见。

    玄一青身穿简单的白色武者服,身材不胖也不瘦,一张国字型脸,看上去特别的有威严。

    在其身旁,那名老者慈眉善目,看向方丘的眼眸里隐隐的流露着一丝不忍之色。

    方丘看得出来。

    这个老者就是个普通人,没有半点武功。

    值于那位八品一脉的超级高手,现在还依旧坐正在后台呢。

    方丘看着俩人的同时,俩人也看着方丘。

    正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

    “啪嗒啪嗒……”

    一阵脚步声传来。

    一人,从拍卖台的后台跑了上来,凑到自玄一青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原来是湘西的长公子。”

    玄一青对方丘抱拳拱手,说道:“不知可否漏出真容,只要确定是长公子,我玄一青定然不会为难于你。”

    大家一听。

    湘西的长公子?

    那可是大户啊,难怪能坐在第三排呢。

    可这也不对啊。

    湘西长公子,会为这两千多万发愁吗?

    显然不!

    且不说长公子家是多么有钱。

    就说长公子个人,可以随手挥霍的钱财,也不止两千万!

    既然是长公子,又怎会落得这副局面?

    然而。

    在所有人的惊疑声中,方丘非常耿直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什么长公子,我跟我朋友的请帖,是我们抢来的,今天这事不要牵扯其他人。”

    这话一出。

    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谁能想得到,长公子的邀请函竟然被抢了?

    抢了也就罢。

    可你丫的没钱啊。

    没钱你抢邀请函来干啥?

    这纯粹是来搞事情啊!

    “既然阁下如此耿直,那我也就直言了,阁下觉得今天这事,要怎么解决?”

    玄一青问道。

    “我有一物,不知道能拍多少。”

    方丘张口询问的同时,右手翻转,立刻将刚刚得到没多久的寰宇珠果取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