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突破!五品武英!
    “很好笑吗?”

    方丘看着笑得前俯后仰的何高名,方丘问道。

    “必须好笑。”

    何高名笑道。

    “行了。”

    方丘也摇头轻笑一声,说道:“走吧,回酒店退房,赶紧回江京。”

    拍卖会结束。

    天材眉叶已经到手,方丘也准备赶紧回去找地方突破去了。

    这一次,他之所以利用派出所,就是因为不敢动手。

    在没动手的情况下,只是随便动用内气逃了一会,都导致他快要压制不住了体内积蓄的内气了。

    要是继续在这个地方逗留下去,谁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的意外情况发生?

    为了避免意外,还是赶紧赶回江京为好。

    ……

    很快。

    一大群武林人士被抓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拍卖会那边。

    收到消息的瞬间,玄一青就被惊呆了!

    “我去,还能这么干呐?”

    “金老说的果然没错,这个家伙果然不是那么容易招惹的。”

    “那么多人追击上去,竟然都没有把他抓住,反而还被他把这么大一群人全给坑了,这小子也是够厉害的。”

    ……

    另外一部分参加了拍卖会,却并没有在拍卖会结束后对方丘动手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则是纷纷大呼侥幸。

    他们也对方丘手里的心得抱有幻想。

    只不过碍于种种原因,而没能出手而已。

    没想到。

    结果竟然会是这样的。

    抢人没抢成,结果还被人直接给弄进派出所里去了,这人可真的丢大了。

    不过。

    在震惊的同时。

    大家也都对那个蒙面的家伙产生了特别强烈的好奇心。

    那个家伙,到底是谁啊?

    ……

    这边。

    退完房以后,何高名连夜开车载着方丘返回江京。

    刚回到江京市外郊区的时候。

    “停车!”

    方丘突然出声。

    “咋了?”

    何高名赶紧停车,问道。

    “行了,我就在这里下车了,你自己先回去吧。”

    说着,方丘下车。

    “那行。”

    何高名也没有多问,直接点点头就继续驾车进城,很快的就消失在了方丘的眼前。

    等何高名走后。

    方丘才手腕一翻,立刻取出从拍卖会上得到的天材,眉叶。

    仔细一看。

    这眉叶,赫然就是一片手指大小的竹叶,晶莹剔透的,看上去就像是玉制的一般。

    将眉叶放在手心,略微的感受了一下。

    方丘发现。

    眉叶中,蕴涵着一股极为强大的能量。

    从这股能量的质和量来判断,竟然可以支撑连续突破两层了。

    想到这里。

    方丘身形一动。

    立刻冲进不不远处,郊外的一片茂密的山林中。

    选了一个较为隐秘和平坦的位置,方丘先是利用意念力,仔细的察看了一下周围数公里内的情况,确认无任何异常之后,才盘坐下来将眉叶含于口中,准备开始突破!

    “嘶……”

    深吸一大口气,全身放松下来。

    然后,松开体内的压制。

    “轰!”

    一阵气流,骤然自方丘体内爆出,吹得周围的花草树木,嗽嗽摇晃。

    “开始吧!”

    伴随着对内气的压制接触。

    那种极为迫切的突破感,瞬间暴袭而来。

    “破!”

    趁着突破感的瞬间增强,方丘直接控制着四周天地间涌动而来的天地能量,以及早已积蓄在体内的强大内气,直接冲击突破的桎梏。

    毫无疑问。

    如河中流水一般。

    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挠,方丘这一动,立刻就突破到了四品。

    突破,对他来说实在太简单了。

    相比突破。

    更重要的,是重开经脉!

    “足太阴脾经!”

    心念一动。

    在突破到四品的一瞬间,方丘立刻控制着体内强大的内气流,直接冲入足太阴脾经。

    一如之前般。

    疼痛感骤然袭来。

    这一次。

    方丘没有立刻就吞服天材,而是强忍着痛苦,将足太阴脾经完全冲开之后,又立刻控制着内气,冲向第二条经脉,足少阴肾经!

    两条经脉冲开。

    剧烈的疼痛感袭来。

    眼看,在那狂暴内气的冲击下,两要经脉就要破碎炸裂之时,方丘赶紧一口咬下眉叶,但也不敢多服,只咬下了三分之一吞入腹中。

    三分之一的眉叶,入腹之后立刻化做一股晶莹柔和的能量,快速的将被内气冲击得快要破碎的经脉包裹起来,开始修复。

    “继续!”

    在眉叶所化能量的蕴养下,疼痛感减轻了许多的同时,方丘想都没想,立刻控制体内的内气,冲向五品的桎梏!

    这一瞬间,周围风起。

    就好像引发了一阵龙卷一般,四周的天地能量,疯狂的涌流着冲了过来,快速的灌入到方丘的体内。

    “轰隆……”

    原本群星璀璨的天空,突然就开始变得阴沉了起来。

    凝目看去。

    方丘头顶的天上,竟是不知从哪里而来一层厚厚的黑云,在那黑云之中,雷霆疯狂的闪烁着,将漆黑的天空,渲染得透亮!

    稍许。

    “滴答滴答……”

    雨滴,轰然坠落。

    此时。

    方丘依旧紧闭双眼,丝毫不为外界的一切因素所干扰。

    “突破了。”

    五品。

    一如之前,水到渠成。

    “足厥阴肝经!”

    几分钟前,突破四品时重开的两条经脉都还没有完全恢复,疼痛依旧还在继续的时候,方丘就毫无顾忌的,直接控制着内气,冲向了五品突破之后第一条需要重开的经脉。

    第一条经脉打通!

    方丘又立刻控制着内气,冲向第二条经脉:足太阳膀胱经!

    两条经脉被撑开的瞬间。

    方丘丝毫不敢迟疑,立刻将嘴巴里还剩余的三分之二的眉叶,全部吞了下去。

    在剧痛感还没完全成长起来之前,眉叶所化的能量,便是已经将四条经脉完全的包裹了起来。

    疼痛感大大减轻。

    被撑裂的经脉,也开始快速的成长修复。

    这种情况。

    持续了很长的时间。

    外面,大雨淅沥。

    全身衣服都被淋得湿透了,方丘却依旧没有任何感觉,全身心的沉浸在了突破之后,对经脉的重开和修复中。

    数个小时后。

    大雨停止。

    方丘睁开双眼。

    感觉到自己全身都被淋湿的时候,真个人都茫然了。

    不过。

    一想到自己连续突破到了五品,方丘就忍不住的开始兴奋了起来。

    “果然还是排名高的天材厉害啊。”

    方丘站起身来,一边利用内气,将身上的水蒸发掉,一边喃喃自语道:“一个排名第十九的天材就能让我连续从三品突破到四品,又从四品突破到五品,能量刚好足够,也免去了我不少的疼痛和危机。”

    “如果按照这种程度来算的话,以后升六品,也得尽量控制着用排名20以下的天材,不能再高了。”

    说到这里,方丘暗暗点头。

    毕竟。

    前二十的天材,可不好找。

    也不是每一次都这么好运,能赶上有人拍卖的。

    这时。

    天已经灰蒙蒙的亮了。

    衣服上水完全蒸发掉,全身都干燥下来之后,方丘才立刻启程,返回江京市区。

    ……

    扬州。

    某酒店。

    一间豪华的总统套房里。

    俩个被方丘放到的富二代,以及保护他们的两个保镖醒来。

    “谁干的!”

    “妈的!”

    “给我去查,别让我知道是谁干的,否则我要你好看!”

    在俩富二代的大吼声中,两名保镖立刻出去打听。

    没一会儿。

    两名保镖回来。

    “查到什么了,到底是谁干的?”

    俩富二代愤怒的询问。

    “是,是一个怪人。”

    保镖苦笑一声,说道:“打晕我们的人,在昨天晚上的拍卖会上主动承认了,但是这个人很奇怪啊,在拍卖会上干了好多事,最后还坑了一大群人。”

    “哦?”

    俩富二代一愣,急忙追问道:“怎么回事?”

    “这人去好像是专门为了天材眉叶去的,最终他也以两千两百万的价格拍到了眉叶,但是他没钱,只带了一千万,结果玄一青亲自现身找他要说法,可谁知道这个奇怪的家伙,先是拿出了寰宇珠裹来拍卖,然后还把晋升心得当成不要钱的东西一样,不停的往外拿。”

    “最后钱凑够了以后,他手里还有一本六品晋升七品的,出自堪比宗师级强者的笔记心得,大家要买这本心得,可他却不卖,再加上天材,拍卖会结束以后他就被一大群人给盯上了,结果这个怪人设了一个局,把那一大群想坑他的人,全都坑进派出所里去了。”

    听保镖说完。

    “牛逼!”

    俩富二代都震惊了。

    这世上还有这种牛逼的人物存在?

    虽然俩人的家族都很有钱,但是跟其他的武林世家一个样,侧重一点的时候,另一点自然会被弱化。

    有钱的家族,实力总会差上那么一些。

    因此。

    在听到这个怪人的手段之后,俩富二代都出奇一致的选择了沉默。

    这么牛逼的人物,他们可不敢对付,更不敢声张。

    毕竟。

    人家之是抢了他们的邀请函,也没多拿他们一毛钱,更没有伤害他们。

    ……

    原本有不少人都想把这件事传上武林论坛。

    可是,一想到这事传出去,当事人必然会很丢人,而且被坑的不止一个,是一群。

    一旦传出去,就是与那一群人为敌。

    最终,大家都守口如瓶。

    谁也不敢乱传。

    可是。

    即便这事没有被传到武林论坛上,但私下还是被不少人知道了,只不过大家都不敢公开讨论而已。

    而那边。

    被拘留的那些人,也都在当晚就被放走了。

    一个个在审讯的时候都要求打电话联系律师,结果哪里是联系律师啊,简直是连续祖宗。

    一个个大人物的电话不停打来,导致那派出所所长接的满满的一头大汗。

    “这都特么的什么人啊?”

    “幸好没出事!”

    心中震惊的同时,派出所所长不得已,只能把所有人都给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