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打上门!
    从排名的变更www..la

    在这一个小时内,罗杰只采了两株药材,方丘却采到六株药材,完美的完成了反超。

    一小时六株。

    这速度,简直太快了。

    “居然这么快?”

    罗杰看到新排名的时候,也不敢相信。

    不过。

    方丘的反超倒是激起了他心中的战意。

    这一次,他虽然一直都在以争夺第一名为目标,但却并没有一路都把方丘当成目标来对待。

    接下来的比赛,可就不会如此了。

    另一边。

    “什么?”

    古少宇得知方丘已经采完所有药材的消息,顿时一惊。

    他想不通。

    这个,一没有出生于中医世家,二没有名师教导,三也没有学习中医很多年,目前只读大一的学生,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野外采药技能?

    跟古少宇不同。

    同样收到消息的冷文卓,则是眼泛精光。

    第二期节目录制完毕的时候,她就主动表达过想要跟方丘一战的意图,当时她只是觉得方丘是除了四大家族子弟之外,唯一一个有点实力的人。

    可现在看来。

    这个点字怕是要去掉了。

    “罗杰!”

    当目光落在第二个名字上的时候,冷文卓微微蹙眉,似乎是在回想着,这个罗杰到底是谁?

    山林深处。

    “咦……”

    收到消息,李三笑立刻停主脚步,一脸似笑非笑。

    他本身擅长的就是草药。

    再加上淮南李家小公子的身份,在山林中找药和采药这事,他一直都自认第一。

    可没想到。

    他才找到15株药材,方丘居然就找完了。

    这让他很是意外。

    心中对方丘的关注,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当然。

    还有罗杰。

    一个没什么名气,没什么背景的家伙,居然因为用时较短的原因而排在他前面,这让他很是惊讶。

    决定要好好的去查一查这个罗杰,到底是什么来路。

    最后。

    洛系陈家的陈子炬,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寻药材。

    因为,在进林之时,他就交代过pd,无论排名怎么变,都不要告诉他,他只想要按照属于他自己的节奏去寻找药材,不希望被莫名的压力干扰。

    ……

    这边。

    就在所有人因为收到短信,看到排名而震惊之时。

    方丘正好走出山林,来到导演组所在的地方。

    那边。

    透过摄像镜头看到方丘回来,李华文导演顿时就很开心的从摄影车里走了出来,到药材提交点等待起来。

    与此同时。

    三位一直坐在药材提交点喝茶聊天的的评委,也纷纷的笑了起来。

    “我来提交药材。”

    走到药材提交点的桌前,方丘把背篓取下来,往桌子上一放。

    然后,将十八味药材,一味一味的从背篓中取出来。

    三位评委,一一确定。

    “十八味药材,全对!”

    李正堂微笑看着方丘,说道:“恭喜你,再本次比赛中获得第一名。”

    其他俩位评委也满意的笑着点头。

    “谢谢。”

    方丘鞠躬致谢。

    “好了。”

    导演对着方丘的pd和vj招招手,说道:“可以停止录制了。”

    这时。

    “导演。”

    方丘突然张口喊了一声,说道:“我有点急事,要先走一步,我会自行回酒店,可以吗?”

    “行!”

    李华文导演点点头,说道:“不过,这里车可不好拦?”

    “没事,我自有办法。”

    方丘笑道。

    “去吧。”

    李华文导演了然的点点头。

    “李伯。”

    方丘转头看着李正堂,说道:“麻烦您件事。”

    “什么?”

    李正堂问道。

    “妙语出来以后,你帮我给她说一声,我这边有点事要先去办。”

    方丘说道。

    “好,没问题。”

    李正堂点头同意。

    “那我走了。”

    方丘对着大伙挥了会手,一路小跑,朝着公路跑去。

    跑到节目组所有人的视线之外,方丘立刻闪身蹿进林中,飞速的朝着城区,快速的飞掠而去。

    其实。

    方丘早就计划好了。

    这一次来甘州省,肯定要去凌家一趟。

    有些事情。

    是时候解决了。

    ……

    回到临夏市。

    方丘直接打车返回酒店,背上特意带过来的背包,出门。

    凌家。

    是甘州省唯一的一个古武世家,在甘州武林界有着非常大的名望和话语权,几乎可以说是甘州地下的土皇帝。

    因为他们不仅仅是古武世家这么简单,明面上还有一些生意,暗地里也做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也正是因此。

    那凌天笑,才能拿出两千多万来,去跟方丘争夺天材眉叶。

    也正是因为家族地位的显赫。

    凌家的族址,位于整个甘州省最好的一片区域。

    就是临夏和庆州,这两个甘州省最大城市的中央,一片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的山野林地中。

    在来甘州之前。

    方丘就已经把凌家的位置查清了。

    因此。

    离开酒店之后,就立刻打了辆出租车。

    坐车出了城。

    来到一片无人的林子里,方丘换上神秘人无名的专属衣服,戴上口罩,然后身形一动,直接朝着凌家所在的方向飞掠而去。

    ……

    凌家。

    被称为甘州唯一一个古武家族的凌家,非常的庞大。

    整个家族的建设,就宛如古时的道场一般。

    雄壮而宏伟的大门上,挂有金笔书写“凌氏”二字的牌匾。

    打开大门。

    入眼可见的,是一片非常宽阔的长方形场地。

    这块场地,约莫有百米长,宽度也达到了五十余米。

    左右两边,是两排房间。

    场地中央,有着一尊巨大的石鼎雕塑。

    场地,完全由青石铺垫而成,其中夹杂着一些灰石和白石,在地上铺成九宫八卦的图案,看上去很是肃穆。

    在这片场地的那头,有一栋很大的阁楼。

    阁楼正中央是会客大厅。

    左右两侧,是凌家主要人物的住房。

    此时。

    凌家所有人,都聚集在那宽阔的大堂中。

    坐于主席位上的。

    是一个神色肃穆,双鬓发白,约莫有五十来岁的中年人。

    此人。

    正是凌家的家主,凌修齐。

    在凌修齐座下右侧,一名穿着管家服的老者,微皱着眉头。

    “家主。”

    老者扫了一眼堂下,做得满满的数十人,还刻意的看了一眼坐在堂下左侧第一排最末位的凌天笑,才转头对凌修齐说道:“根据少公子所言,我觉得那个胆敢抢夺湘西长公子的邀请函,又在拍卖会上与少公子争抢天材的蒙面人,很有可能就是最近在武林中声明鹊起的神秘人,无名!”

    “哦?”

    凌修齐挑眉。

    这时。

    “哼。”

    堂下,一个五大三粗,脾气火爆的大汉冷哼一声,一脸不屑的张口说道:“神秘人无名又算什么,竟然敢这样对天笑,还胆敢大言不惭的要来我们凌家找麻烦,真的是给他脸了?只要他敢来,就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恩。”

    凌修齐点点头,目光转移到凌天笑的身上,脸色一沉,张口喝斥道:“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你不能因为你是我们凌家最小的孩子,各位叔伯和老祖都疼你,你就一味的只会出去闯祸,现在是大时代,有时间多学点东西,别整天净给我出去瞎惹事!”

    “爸。”

    凌天笑张口喊了一声,说道:“我承认我错了,我虽然惹了事,但是这件事一定得给那个家伙一个教训才行,他看不起的可不是我自己,而是我们整个凌家,要是不给他连颜色看看,他还以为咱们凌家好欺负呢。”

    “恩。”

    凌修齐点点头,说道:“确实,不管他是谁,只要来了我们凌家,无论占不占理我们凌家都得立住,否则凌家岂不成了谁都能来欺负的了!”

    这时。

    “轰……”

    一阵巨大的响声传来,就如同圆木撞钟一般。

    立刻就引起了大厅里,所有凌家人的注意!

    “怎么回事?”

    凌修齐挑眉问道。

    话声刚落。

    “禀告家主。”

    一下人快速跑来,站在大厅门口,说道:“外面来了一个穿黑衣服,戴着口罩的人,说是要进来,我们不让他就硬闯,一下就把大门给打飞了。”

    “什么?”

    凌修齐双目一瞪,神色震怒。

    一来就拆门!

    这摆明是来找麻烦,是要结死仇啊!

    “妈的!”

    脾气火爆的大汉臭骂一声,噌的站起身来,说道:“我去会会这个王八羔子,且看看他几斤几两,敢来我们凌家找事!”

    凌修齐点头。

    他也有些捉摸不透。

    以他凌家在江湖上的地位,怎么可能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如此狂傲的打上门来?

    这种情况。

    要么是来人有所依仗,不怕凌家。

    要么就是来人是个傻子,根本不知道凌家的底细,就乱打一通。

    在不确定的情况下。

    先探一探底,看看对方的水平,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见家主同意。

    大汉,立刻闪身,冲出大厅。

    那边。

    将凌家大门震飞的方丘,迈步而入。

    走到门内那巨大的广场上,远远的看着对面阁楼大厅里的人。

    此时。

    那脾气火爆的大汉,正好飞身而来。

    “六品?”

    随意扫了一眼,方丘立刻就看透了大汉的实力,当即冷哼一声,淡然迈步前行。

    “胆敢闯我凌家,找死!”

    大汉怒吼一声,快速冲到方丘身前,一拳对着方丘的胸口砸了过来。

    “哼!”

    方丘冷哼一声,身形一闪。

    侧身避开对方拳头的同时,右手往前一伸,一掌拍在大汉的背上,然后左脚一踢,毫不客气的一脚猛踹大汉的胸口。

    仅仅一招。

    便是直接把人打得倒飞回去,重重的砸落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