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考核第一场,辨药!
    “方丘?”

    就在大家纷纷赞叹方丘的时候,人群中一名青年却是撇着嘴,张口说道:“切,他不过是个大一的学生而已,实力也不过如此,你们连人都没见过,怎么敢把他吹捧得那么高?”

    这话一出。

    所有人立刻转头看去。

    只见。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

    此时,青年脸上流露着浓浓的不屑和高傲。

    “方丘为中医争了那么大的光,你有什么资格说他?”

    “就是啊,怎么不见你去应战啊?”

    “方丘不算什么,那你又什么算?”

    “现在,全中国的人都认识方丘,你呢谁认识你?”

    “说话不经大脑,装逼不选时机!”

    大家纷纷吐槽。

    “哼。”

    见自己瞬间成为众人公敌,青年冷哼一声,说道:“不就是喜脉吗,那么简单的东西也值得你们吹捧,倘若有机会,我一定要去会会方丘,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实力!”

    这话一出。

    大家都不由冷笑。

    这人,实在是太狂傲了。

    不过。

    狂傲也要有资本吧?

    现在什么都没做呢,光看见嘴上功夫了。

    而且,方丘是他能质疑的吗,中医界的人都已经认可方丘了,甚至就连西医都认可方丘了,他还凭什么质疑?

    一旁。

    墙边的位置处。

    听着院落中众人的争吵,方丘依旧独自一人站在旁边,淡然笑看着,等待着行医资格证的第一场考核。

    从徐妙林哪里。

    方丘早早的就得知了,这行医资格证的考核,一共有三场。

    第一场是辨药,第二场是四诊,第三场是开方。

    这三场考试。

    跟方丘这一个月来的学习,完全对应。

    似乎。

    是徐妙林刻意安排的。

    不过,仔细一想,倒也算不上是刻意安排,毕竟这三点的确是中医必须掌握的,最基础的东西。

    等待的时间不是很长。

    上午九点。

    “啪嗒啪嗒……”

    一阵脚步声传来。

    院落里的众人,立刻噤声。

    闻声望去。

    只见。

    一名中年人,手里拿着资料,从后院迈步走来。

    “大家都是来参加行医资格证考核的吗?”

    中年人张口询问。

    众人纷纷点头应是。

    “好,我现在开始点名,点到名的后退一步,没点到名的过来我身后。”

    说完。

    中年人立刻开始点名。

    大家都知道,之所以点名是为了认证报名考试的个人信息,同时也把那些没有报名,或者不符合条件的考生隔离出去。

    中年人点名点的很快。

    一共点了十多人。

    包括方丘在内的其他所有人,全部走到中年人身后站着。

    剩余的十多人,则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这时。

    点名的中年人说话了。

    “你们虽然都报了名,但是不符合条件,有些人上个月才刚开始学中医,这个月就来靠行医资格证,你们是来玩的吗?考了证去把病人看死啊!”

    “连参考的基本条件都不知道,还来考试?都给我赶紧走!”

    说着,中年人狠狠的瞪了那十几人一眼。

    然后才对着方丘等五十人说道:“你们跟我进来。”

    说完。

    带着众人,走向院落深处。

    一行数百人,在中年人的带领下,来到内院。

    “你们眼前的这些房间就是考场,这几位,就是你们第一场考试的监考老师。”

    扫望了五十人一眼。

    中年人张口说了一句。

    然后开始分组。

    稍许。

    “考生进场。”

    中年人宣布。

    闻言。

    各考场的监考老师,纷纷开门。

    考生们也都争相进入。

    方丘被分配在一号考场。

    进入考场。

    方丘才发现,这个房间很大,大得出奇。

    房间里,独立的考试桌椅围成一个圈,在这个圈的中央,还摆放着几排长桌,桌上摆着一堆堆的药材。

    “各自找地方坐下。”

    监考老师站在长桌前。

    五十个学生,齐齐落座。

    “现在,我来宣布一下本场考试的规则。”

    监考老师咳嗽一声,清了清嗓,说道,“本场考试,你们每人上来抽一张试卷,然后按照试卷上的药单去抓药。”

    “记住,不要把药给抓没了,药被你一个人弄走了,别人还怎么!,这一场考的不是称药,而是辨药,每一喂药材取一个就行,明白吗?”

    闻言。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考试时间,三十分钟。”

    “现在,开始抽试卷!”

    “谁先来?”

    监考老师询问。

    话声刚落。

    那个狂傲的无比的年轻人,立刻就站起身来,当先走上去,从五十张完全不同的试卷中,抽出一张。

    随后。

    其他人也都纷纷上前抽取试卷。

    抽完试卷。

    不少人都眉头紧皱,一个个脸色凝重。

    因为,试卷中的许多药材,都不是常用药。

    这个要分辨起来,就有些难了。

    因为懒得争抢的缘故。

    方丘是最后一个去拿试卷的。

    等他上去的时候,试卷已经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张。

    拿着试卷。

    返回的途中,方丘仔细的看了一下。

    发现,试卷一开始就直接给出了一个药单,在这个药单的下面还有一些题目,包括写出这些药材的性、味、归和主治。

    最后,还有一道大题。

    要求,用药单中的药材来组成至少三个药方。

    看完题目。

    方丘暗暗点头。

    虽然这行医资格证的考试,感觉上没有高考那么凝重,但也只是感觉而已,面对五十个人的考试,一个监考老师已经足够,而且五十个人的题目是完全不同的,根本无法作弊。

    换算起来。

    除了气氛稍微好一些之外,这行医资格证的考核,甚至比高考还更加的严苛。

    拿到试卷的五十人回座。

    稍许。

    “叮叮叮……”

    考试铃声响起。

    “考试开始!”

    监考老师宣布。

    话声刚落。

    除了方丘之外,在座的所有人,几乎都同时站起身来,不约而同的朝着教室中央的长桌跑去,开始按照试卷上的药单选药。

    有的人速度快,有的人速度慢。

    而这边。

    方丘却依旧坐着。

    他并不打算先去抢药材。

    这群人傻不傻?

    反正药材就在那里,什么时候去拿不都一样。

    虽然摆放药材的桌子很长,但是足足四十九个人上去争抢,那肯定是一副拥挤的画面。

    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拥挤上,还不如趁着其他人拥挤的时候,把试卷上的题目先做完,等大家都抢完了,不再拥挤了,再去选药。

    随着时间的流逝。

    围绕在药桌周围的人,已经松散了许多。

    没有一开始那么拥挤了。

    其中,许多人都选完了药材,返回各自的座位上开始做题,但是依旧还有一些人,连药材都没有选完。

    有几人更是尴尬的站在药桌周围,偷偷的瞄着其他人的试卷,试图找到试卷上他不认识的那一味药材,然后跟着别人选。

    可结果。

    找了半天,却发现每一张试卷上的药材都有很大的不同,很少能找到重复的。

    这让那些不认识药材的郁闷无已。

    八分钟后。

    有一部分人还没选完药材的情况下,方丘已经拿着试卷走了上来,开始选择药材了。

    两分钟。

    将所有药材,全部选好之后。

    方丘直接走向一直站在旁边的监考老师,说道:“我要交卷。”

    这话一出。

    监考老师一愣。

    其余四十就名考生也全都愣住了。

    “交卷?”

    “这家伙放弃了吗?”

    “还有好多人都被困在选药那一关呢,而且这才过去十分钟,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呢,怎么这么早就放弃了呢?”

    “这人肯定是不会做题,选择放弃了吧。”

    大家纷纷腹诽。

    在他们看来。

    十分钟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把试卷做完。

    “交卷?”

    愣神的监考老师看了方丘一眼,然后伸手接过方丘的试卷,正准备随手仍到桌上的时候,眼角余光一扫,却发现方丘的试卷居然被写满了。

    心头一动。

    监考老师立刻看向方丘的试卷。

    结果发现,试卷上的题目,方丘居然全都答了,而且一眼望去,居然连一道题都没答错。

    这一瞬间。

    监考老师彻底的震惊了。

    想都没敢多想,监考老师立刻看向试卷上的名字。

    方丘!

    见到这个名字。

    监考老师浑身一颤。

    “难道,这个人就是喜脉约战的那个方丘?”

    盯着方丘看了一会。

    监考老师又摇了摇头,暗道:“不对,方丘应该在江京中医药大学才对,而且他只是大一的学生,还没资格靠行医资格证,就算有资格也是在江京考,怎么会跑来南疆。”

    “不过,从这次考试的情况来看,此方丘也不一定会比彼方丘差。”

    在监考老师暗自腹诽的时候。

    其他参考之人,也都清楚的见到了监考老师脸上的震惊之色。

    顿时,大家都忍不住的惊奇起来。

    “难道,他真的做完了?”

    “不是吧,这人这么厉害的?”

    “占了规则的便宜吧,早知道我也先答题了,选药的时候挤来挤去的,白白浪费了不少时间。”

    这边。

    “好了。”

    监考老师看着方丘,说道:“你可以先出去,在外面等够十人,就可以进行第二场考核。”

    “好。”

    方丘点点头,转身离开。

    这大半个月的时间,方丘跟着徐妙林抄方子和抓药,记了无数的药材,因此这种题目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考场里。

    看着方丘交卷离开。

    那个极为狂的青年,突然脸色一沉,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般,开始奋笔疾书,很快的把题目做完,然后交卷。

    与此同时。

    其他考场也有人陆续的走了出来,只是见到坐在考场外的方丘,这些人都忍不住的一愣。

    他们本以为自己肯定是最快的。

    可没想到,居然还有更快的。

    很快。

    十个人凑齐。

    第二场考核,也随之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