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幕后黑手!
    “等等。”

    挡在方丘身前的,是一名身穿休闲服,留着一头板寸,看上去浑身正气的同学。

    拦下方丘。

    这个同学,正视方丘,直接说道:“方同学,我希望你某些行为能三思而行!”

    话说的很重。

    “从喜脉之争开始,你就赢得了一片赞誉,也的确是为咱们中医正了名,但是咱们的中医这才好不容易慢慢的从西医的围堵中走出来,刚刚才让大家开始接受并且相信中医是科学的,你怎么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做这种事?”

    “你说你,虽然只是一个学生,但是因为你之前的表现,现在有多少人把你当成咱们中医界标志性的人物?”

    “身为一个标志性的人物,我劝你不要自误,更不要误了中医,把刚走出泥潭的中医又一把给推下去!”

    “哪怕气功是真实存在的,在这个节骨眼上,你也不能做!”

    闻言。

    方丘微微一愣。

    旋即,点头说道:“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但是你们未免也把我看的太重了,我只是有一个学生,我代表不了中医。”

    “你的确代表不了。”

    同学淡然应声,说道:“在这一点上,你倒是把自己看得很清,你不但代表不了中医,也不能代表中医,但是现在的你在网络群体的眼里,已经快要和中医画上等号了,我拦你并不是要找你的麻烦,我知道你有实力,但我更希望你能警醒!”

    说完。

    这个同学,转身离开。

    看着这个正气凛然的同学的背影。

    方丘轻叹着摇了摇头。

    然后,迈步返回宿舍。

    一路来,遭受到了不少人的非议和指指点点,但方丘都并不在乎。

    或到宿舍。

    “回来了?”

    就住在正对着宿舍门的第一张床位的孙浩,见到方丘回来,立刻就从书桌前站了起来,一边拿起桌上整理好的一堆书信,一边说道:“来看看吧,这些都是你的。”

    说完,递到方丘的手里。

    “这些是?”

    方丘疑问。

    “可别提了。”

    周小天苦笑摇头。

    “你自己看吧。”

    朱本正也不停的摇头。

    “唉。”

    孙浩苦叹一声,无语的说道:“收到这些信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情书呢,我们憋了半天,实在忍不住好奇的打开了一封,一看竟然是劝你不要再搞气功的。”

    闻言。

    方丘扫了一眼手里的信。

    发现,全都是匿名信。

    走到书桌前坐下,把信往书桌上一摆,带着满心的好奇,方丘把这些信一封封的打了开来。

    果然。

    跟孙浩说的一样,这些信的内容,几乎都是劝他不要再搞气功,不要再搞封建迷信,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

    让方丘比较意外的是。

    在这些匿名信中,竟然还有不少人在为他出谋划策。

    比如。

    发个声明,说自己只是对气功感兴趣,只把气功当做兴趣研究之类的。

    再比如,让方丘发个澄清微博,告诉大家他并不是在练气功,而是练的一套普通的健体动作等等。

    这些信,让方丘打心底里生出一种很奇特的感觉来。

    那是一种。

    自己根本不认识的人,都在保护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

    他很感谢这些到了这一步,依旧支持着他的人。

    不过。

    对方丘而言,他做的并不是错事,反而还是一件将来肯定会造福许多人的好事,所以他没有停下的打算。

    这边。

    舍友三人也围了上来,不停的翻看着每一封信的内容。

    看了好一会儿。

    朱本正才伸手一拍方丘的肩膀,问道:“老幺,最近这事闹的是越来越大了,学校里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相信你都看出来了,再加上这些信,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相信你自己也能感觉出来,现在的情况对你很不利啊。”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三人都盯着方丘。

    脸上有隐隐的流露着担忧之色。

    “继续。”

    方丘平静的说道。

    只说了这简单的两个字。

    无论什么时候,他做任何事情都是一往无前的,这是他的武道突破桎梏的方法,没有退路,也绝不后退。

    尤其,是在他根本没错的情况下。

    又为何要退?

    中医就是以气血为基础,以五行阴阳为理论,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谈气功,为什么不能练气功?

    人家从根上都否定你了,中医界还得藏着捂着,那什么时候才能崛起?

    “你就不怕被围攻,被泼脏水,就不怕真的影响到中医的发展?”

    朱本正问道。

    “是啊,中医好不容易才有点起色。”

    周小天也附和道。

    “有什么起色?中医的起色,都是老幺一己之力的功劳,你们见过老幺坑中医吗,反正我是没见过。”

    孙浩说道。

    闻言。

    方丘笑了。

    看着朱本正,说道:“我心干净,就没有脏水!”

    “至于影响中医这一点,在我看来现在的中医,已经在近百年的发展中被西医弄得束手束脚了,甚至可以说是削足适履,把中医都给弄到西医的框架里去了,这对中医的发展是很不利的。”

    “而且,气真的存在,气功是真的能治病。”

    “只要这世上能多出一种治病的方法,能让大家气真正的存在,我死我活又于我何干?”

    这话一出。

    三人立刻就对着方丘竖起了大拇指。

    他们都明白了。

    方丘果然有属于他自己的坚持。

    其实,谁又没有呢?

    只不过,方丘的坚持,被别有用心的人,摆到了道德制高点的对立面而已。

    他们想到了前几天刚看到的一断话。

    土地问:“大圣,此去欲何?”

    “塌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那便一去不回!”

    老幺,就是没有想有没有回,他想的是要去。

    老幺,才是真正的中医人啊!

    ……

    第五天。

    早上五点,方丘如往常一样来到中心湖。

    原本跟着天涯联系气功的那一大群人,如今已经只剩下几个了,这其中还有一直陪着他的江妙语。

    “人,都没了。”

    看着周围寥寥无几的人,江妙语小声说道。

    “好了。”

    方丘淡然一笑,说道:“放轻松,都不要多想,准备开始吧。”

    闻言。

    这剩下的几人,都各自在纠结和迟疑间,开始摆起站桩动作来。

    可就在这时。

    “啪嗒啪嗒……”

    一阵脚步声,突然传来。

    转目一看。

    只见,远处正呼啦的跑来一大群人。

    仔细看去。

    这些人,每一个都义愤填膺的瞪着方丘。

    冲到近前。

    领头的一人,张口问道:“我们昨天给你写的信,你没看到吗?网上都闹成什么样子了,你没看门到吗?”

    “就是,现在网上每天都有你继续练习气功的照片,你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这群人的话声很大。

    听起来,很愤怒。

    可这边。

    方丘却全然不搭理他们。

    反而转头,对着那几个犹豫不定的准备站桩的人,说道:“别管他们,放松心神,在这个时候你能定下来,那么在其他情况下也能定下来。”

    这话一出。

    那几个犹犹豫豫的同学,互相对视着点点头,然后才安下心来,开始站桩。

    他们已经坚持到了现在。

    就代表他们是真的想学气功,真的想继续坚持下去。

    但是。

    他们这么一做。

    那些找上门来质问方丘的同学,顿时就怒了。

    其中几人,甚至直接冲上前去,动手去那拉些开始站桩的同时,还使劲的拉扯,干扰大家。

    特别是领头那人。

    更是直接冲到方丘身前,一把抓向江妙语。

    “滚开!”

    方丘双目一寒,没等对方碰到江妙语,就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话声森冷的喝道。

    “凭什么?”

    领头人高仰着脑袋,丝毫不惧的与方丘对视着,说道:“这里是学校的地方,我想在这里待多久就在这里待多久,你不放弃,我们就不走!”

    “你!”

    方丘怒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

    对他来说,只要不影响到他的生活,所有发生的一切,他都可以直接略过,完全不去搭理。

    可是。

    这些人,显然已经影响到了他的生活。

    心中怒生。

    方丘准备动手。

    “不要。”

    江妙语赶紧上前,死死的抓住方丘的胳膊,一边拉着方丘,一边在方丘耳边柔声说道:“不要冲动,他们人多,而且你现在也算是公众人物,要真的动手打架,那可就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方丘知道江妙语说的对。

    但是。

    作为公众人物,就应该要忍受憋屈吗?

    不!

    别人为了面子愿意忍受憋屈。

    可他不愿意!

    这时。

    “哼。”

    被方丘抓着手的同学,还一脸得意洋洋的用鄙夷的眼光看着方丘,说道:“怎么,不认识我?”

    “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天阳……”

    与此同时。

    “嘀嘀嘀……”

    方丘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双目一眯。

    看陈天阳一眼。

    他立刻掏出手机。

    一看。

    正是何高名打过来的。

    “喂。”

    接起电话,方丘直接问道:“查出来了?这次有点慢啊。”

    “嘿嘿……”

    何高名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说道:“最近有点忙,查的的确是慢了一些,不过你需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你查出来了。”

    “是谁?”

    方丘问道。

    “是你们学校的,一个读大三叫陈天阳的学生上传的。”

    说到这里,何高名突然嘿嘿一笑,补充道:“我还查到,这个叫陈天阳的好像对你那个小女朋友有点单相思啊,听说在你们刚进校的时候,他就看上你女朋友了,可惜你女朋友没看上他。”

    “不过,你小子玩什么不好,偏偏要玩气功,这次你可确实是捅了马蜂窝了,其实呢,气这种东西真的存在,我就会啊,我是内气,怎么样,听着就比你那高级多了吧,要不要跟我学学,学费不高……”

    听到这里。

    方丘转头,诧异的看了一眼正站在自己身前的陈天阳,也没等何高名这话唠把话说完,就直接挂断电话。

    “我刚才没听清,要不你再自我介绍一下?”

    方丘说道。

    “三年五班,陈天阳。”

    陈天阳重新介绍了一下自己,还特别大义凛然的补充道:“你也没怪我们,我们这也是为了中医。”

    “为了中医?”

    方丘不禁冷笑出声,问道:“你五天前就把照片拍下来发到网上,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