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特异功能大师!
    “万一?”

    听到方丘的话,管家面色凝重的摇摇头,回道:“我们家先生的病很重,不适合见外人。”

    “对病人而言,医生不应该算在外人一类吧?”

    方丘笑着回了一句,补充道,“我好歹也是个中医,而且,你看,我已经来了。”

    管家一愣。

    的确。

    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一名中医,而且是最近特别火,甚至可以说是目前全国最火的中医。

    最关键的是。

    方丘还在微博上,主动的揭过悬赏。

    看着方丘,管家迟疑了。

    方丘虽然年轻,但是既然能火到这种程度,又屡次在青年国医中拔得头筹,想来应该是真有实力的,或许真的就有那万一,真的就让他想出治疗的办法来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

    管家深深的凝望了方丘一眼,张口说道:“这样吧,你在门外等着,我进去请示一下。”

    “好。”

    方丘一口答应。

    “你们几个,下去吧。”

    对着几名安保人员挥了挥手,管家才转身走到别墅正门前,推门进去。

    方丘站在门口等着。

    别墅一楼,大厅。

    三个人,围绕着一张长方形的水晶茶几,坐在一小两大,分列三面的顶级欧式沙发上。

    茶几上,摆放着一壶香味浓郁的热茶。

    此时。

    一名身穿华服的中年女人,正单独坐在个人沙发上,在其身旁一名穿着名牌西服的男人,背靠在三座的大沙发上,正揉着太阳穴,神色很不好。

    另一边。

    一名穿着与俩人完全不搭的人,正一脸怡然的坐在中年女人对面的二座沙发上,与中年女人谈聊着什么。

    这时。

    “咔嚓。”

    推门响声传来。

    “夫人。”

    管家匆忙走了进来,快步走到中年妇女身边,喊了一声之后,俯首在中年女人身边说道:“门外来了个人。”

    “谁?”

    女人转头问道。

    “是,方丘。”

    管家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他是翻墙进来的,结果被安保人员给发现,围住了。”

    “恩?”

    女人挑眉,说道:“请他离开。”

    “他一定要进来。”

    管家苦笑道:“他说,他是个中医,或许能有办法治先生的病,我赶他走,说已经有厉害的神医来了,结果他说想要进来学习一下。”

    “年轻人,毛毛躁躁的。”

    女人摇摇头。

    心想。

    都给你留面子,婉拒你了,你还非得跑来这里干嘛?

    心念及此。

    女人挥手,说道:“让他走吧。”

    “好。”

    管家立刻点头。

    这时。

    “等等。”

    一直坐在旁边,揉着太阳穴的男人,突然一抬手,说道:“毕竟是个中医,既然来都来了,就让他进来看看吧。”

    “恩?”

    女人疑惑。

    “他虽然现在不行,但是以他的表现,未来极有可能成为一个非常厉害的中医,以后说不定求都求不到他来,今天我们给他一个机会,也当给自己留条善缘吧。”

    男人说道。

    “也对。”

    女人点点头,对管家说道:“那就让他进来吧。”

    “好。”

    管家应答一声,赶紧出去。

    “咔嚓!”

    开门声响起。

    站在门外的方丘,立刻转头。

    “夫人让你进来。”

    管家一手撑着打开的门,对方丘说道。

    “谢谢。”

    方丘道谢一声,赶紧迈步而入。

    刚一进门。

    方丘就朝着沙发看去。

    第一个入眼的,赫然是那一位单独坐在双人沙发上,看上去有些奇特的人。

    此人的穿着,与中年妇女和西服男子完全不同。

    他穿着一件,由很多不同颜色的布缝合在一起的麻布长袍。

    不过。

    这些长袍大多都是淡色,一眼看去就给人一种好像穿着白袍一样的感觉,其头发长披着,中分于两侧,看上去就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感。

    此时。

    这人正对着坐在其对面的妇女,夸夸其谈。

    “走吧。”

    刚看到这里,管家的话声就传了过来。

    在管家的带领下。

    方丘迈步朝着三人走去。

    那边。

    见到方丘,正在夸夸其谈的怪异之人才停下嘴巴。

    中年妇女和那西服男子,转过头来看向方丘。

    “抱歉。”

    来到中年妇女身旁,方丘一脸歉意的说道:“我来的有些唐突和冒昧了,还请见谅。”

    “你就是方丘?”

    西服男子问道。

    “我就是。”

    方丘点头。

    “果然很年轻啊。”

    中年妇女打量了方丘一眼,然后吐了口气,一边摇头一边说道:“既然来了,就坐下吧。”

    “这边。”

    三人座上的西服男子指了指身旁的空位。

    方丘走过去,坐下说道:“不好意思,打搅了,你们继续。”

    “我先介绍一下吧。”

    西服男子张口,说道:“我叫杨宁玉,杨宁远是我哥。”

    说完。

    转身指着中年妇女,说道:“这位是我大嫂,姓季。”

    “季姐。”

    方丘点点头喊了一声。

    闻言。

    那中年妇女也没什么表现,似乎是默认了方丘对她的称呼。

    “这位。”

    杨宁玉伸手,指向那衣着怪异之人,说道:“是檀大师。”

    “檀大师?”

    方丘一愣。

    “对。”

    杨宁玉点点头,说道:“檀大师就是我们请来的神医,虽然檀大师并非中医西医,但是他是一位拥有特异功能,并且能用特异功能来治病的大师。”

    “特异功能?”

    方丘先是一怔,然后一脸疑惑的问道:“我们中医界有大医和圣医的存在,你们有没有找他们?如果没有的话,我倒是认识一位,可以帮忙引荐一下。”

    “没用。”

    杨宁玉摇摇头,说道:“三位圣医,前些年我们就都找过了,看了以后也都没办法根治,只能勉强让我哥撑到了现在。”

    这时。

    “哈哈。”

    一个大笑声突然传来。

    方丘转头。

    只见,那檀大师一脸自信的大笑着,说道:“中西医不行,不代表完全不行,放心,只要有我在就一定可以!”

    “哦?”

    方丘好奇的问道:“不知道,檀大师准备用什么方法来进行治疗?”

    “宇宙能量!”

    檀大师张口说道:“每一个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一个小宇宙,而容纳这些小宇宙的天地才是大宇宙,这两者是相通的,我可以把大宇宙的能量引到小宇宙上,在宇宙能量下,一切的病痛都不是病痛。”

    闻言。

    方丘了然的点点头。

    听起来,这个檀大师所说的道理,还真是通俗易懂。

    这套理论。

    在武林中,也肯定是吃得开的,其所谓的大宇宙,显然就是武林中的天地能量,小宇宙则是人自身的能量,利用天地能量来修补自身能量,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不过。

    这个檀大师,真的能做到把天地能量,引入病人的体内,并除去病根吗?

    方丘不知道。

    他很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碰到高人了。

    似乎在方丘来之前就已经谈得差不多了。

    就在檀大师的话声落下的之后,季姐突然站起身来,说道:“既然如此,请大师随我上楼,为我丈夫进行治疗吧。”

    “好。”

    说走就走,檀大师丝毫不墨迹,噌的就站起身来。

    方丘和杨宁玉也同时起身。

    一行四人,迈步上楼。

    在季姐的带领下,来到一间非常宽阔的卧室。

    刚一进卧室。

    方丘就看到,一个瘦骨嶙峋的人,正躺在大床上闭着眼。

    仔细看去。

    此人的双颊和眼眶都凹陷了下去。

    虽然盖着被子看不到身体,但是连脸都瘦成这样,身子就更不用说了。

    “大师,请。”

    季姐走到床边,请檀大师上前。

    “好。”

    檀大师走到床前,仔细的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杨宁远,然后直接伸手,轻轻的按住杨宁远的额头,闭眼。

    三十秒后。

    “放心吧,没问题。”

    檀大师睁开眼,一脸自信的看着季姐说道:“交给我,十天之内,必定能治好。”

    “真的?”

    季姐瞬间就激动了起来。

    “檀大师,真的十天就能治好?”

    杨宁玉也赶紧上前,双手抓住檀大师的肩膀,激动的询问道。

    “我说能,就一定能!”

    檀大师点点头,伸手把杨宁玉的双手推到一边,说道:“原本可以一次治好,奈何杨先生的病情很重,我的实力还没有达到通化天地的地步,所以需要十天时间,每天为杨先生治疗一次,杨先生的病情,自然就会好起来。”

    “好好,别说是十天,只要能治好,就算是一百天,我也愿意等。”

    季姐激动的说道。

    “那还等什么?”

    杨宁玉张口,说道:“檀大师,这就开始吧。”

    “好。”

    檀大师点点头,说道:“你们且退到一边,不要打扰,待我施法。”

    闻言。

    俩人立刻走到墙边。

    季姐还特意把方丘也拉了过来,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的对着方丘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方丘也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朝檀大师看去。

    只见。

    檀大师从随身携带的布包里,取出两张白色的符咒,手法娴熟的夹于食指与中指之间,然后一边挥手,凌空对着杨宁远虚划着,一边嘴巴张合,用一种根本听不清楚的声音,快速的念着咒语。

    见状。

    方丘神色一变。

    可就在这时。

    檀大师突然把脚一跺,夹着符咒的双手,齐齐朝着杨宁远一指,然后全身上下,突然就开始快速的颤抖起来。

    那模样,就好像鬼上身一般。

    墙边。

    季姐和杨宁玉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看得极为的紧张。

    而一旁的方丘,却是皱眉渐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