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治好了!
    “这个……”

    听到方丘的请求,季姐有些迟疑的看向身旁的杨宁玉。

    杨宁玉也迟疑了。

    虽然檀大师很像骗子,这第一次的治疗的确没有效果。

    但是。

    跟檀大师比起来,方丘能行吗?

    在他们眼里。

    方丘只是一个普通的大一学生而已,虽然的的确确是一名中医,但是因为年纪太轻的缘故,方丘的经验肯定不足。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能放心的让方丘去治疗?

    要是治疗出现意外怎么办?

    季姐心头一动,准备拒绝。

    可就在这时。

    “季姐。”

    方丘喊了一声,张口说道:“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关注网络和新闻,对我的事了解多少,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是我证明了中医中“气”的存在,单凭这一点,就可以证明,我能用气!”

    这话一出。

    季节脸色一变。

    赶忙看向身旁的杨宁玉。

    “我想起来了。”

    杨宁玉看着方丘,说道:“上次在全球十大医学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是你,期刊派记者过来,也是你亲自印证的“气”!”

    “没错,就是我。”

    方丘点头。

    “这个“气”是什么?”

    季姐疑问。

    因为丈夫重病的缘故,她已经很就久没有关注网络消息和新闻了,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在忙着找神医,忙着照顾她的丈夫。

    因此,对方丘所说的话,还不是很清楚。

    杨宁玉也是一时着急。

    所以就没想到这一点。

    要是想到的话,在方丘主动揭下悬赏的时候,他肯定不会让季姐婉拒方丘。

    “具体的气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但可以肯定他说的都是真的,气也的确是被国外的医学期刊认可,现在全世界都已经开始接受和研究了。”

    杨宁玉说道。

    “你的意思是?”

    季姐问道。

    “我看,既然来都来了,他也能动气,不如就让他试试,或许会有奇效。”

    杨宁玉说道。

    “那……”

    季姐深深的看了方丘一眼,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轻咬嘴唇说道:“好吧。”

    闻言。

    方丘笑了。

    要得到许可,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啊。

    好在。

    终于是得到了。

    “我现在就可以开始治疗,你们可以在一边看着,但是无论有什么疑惑,都不要打扰我,一切等我治疗完以后再说。”

    方丘说道。

    “好。”

    季姐点头。

    “还有。”

    方丘转头,看着一直站在旁边的檀大师,说道:“还请杨大哥,看好这位檀大师,虽然我不想把他当成心胸狭隘之人,但治病为重。”

    方丘的话说的不算太明。

    杨宁玉却也立刻就听明白了。

    方丘是怕,他在治疗的过程中,被怀恨在心的檀大师打扰,以导致治疗失败,或者发生意外。

    “我相信檀大师不会乱动的,如果檀大师真的有特异功能的话,他想动我也阻止不了。”

    杨宁玉回道。

    方丘笑了。

    这个杨宁玉,情商很高啊。

    这一句话,不但没有得罪檀大师,反而还像是一根鱼刺卡在檀大师的喉咙里,让他很是难受。

    有了这句话之后。

    一旦他胆敢动手出声打扰方丘被杨宁玉制住的话,那就代表他没有特异功能,他就是个骗子!

    这一下。

    打着坏心的檀大师,算是彻底的被捆绑起来了。

    “我开始了。”

    微微一笑。

    方丘走到床边。

    什么话也没说,仔细的看了床上的杨宁远一眼之后,把一直盖在杨宁远身上的被子稍微拉开一些,露出杨宁远的肚子。

    虽然穿着睡衣。

    但依旧可以清楚的看出,杨宁远已经瘦得没了人形,要是再不救治,就真的来不及了。

    “嘶……”

    轻吸一口气,方丘伸出右手,轻轻的按压在杨宁远的肚子上。

    “念力!”

    心中一动。

    浩瀚的意念力,顿时汹涌而出,透过方丘的手,快速的渗透到杨宁远的体内,开始内视杨宁远体内的情况。

    这一看。

    立刻就找到了肿块所在。

    这一次,方丘没有着急动手切割肿块,而是控制着意念力和内气,在杨宁远的体内各处游走起来。

    因为杨宁远的病情很重,只剩下三个月的命,也就是说他体内的癌细胞已经扩散了。

    在这种情况下。

    单一的切割掉肿块显然是不行的。

    必须要将其体内的癌细胞,完全清扫一空才行。

    很快。

    全身上下,每一个器官都走了一遍之后,方丘才开始动手。

    “意念为刃!”

    闭上眼。

    方丘控制意念力化刀,丝毫不迟疑,快速的将肿块割掉。

    然后。

    用内气包裹着肿块,同时控制意念力渗入到那些癌细胞扩散的地方,直接用意念所化的刀,将这些癌细胞一一的杀死。

    紧接着。

    内气一扫。

    所有死亡的癌细胞,以及早早切割下来的肿块,很快的就在杨宁远的体内分解消散,彻底消失。

    做完这些。

    方丘以意念为针线,将其体内的切割出来的伤口缝合起来。

    原本。

    治疗到此,就该结束了。

    可方丘没有停止,而是再度控制内气,在杨宁远的体内运转,将杨宁远体内那一丝丝已经快要湮灭的人体自带的能量,稍微的点燃了一些。

    良久。

    “呼……”

    方丘张嘴,长长的吐了一大口气。

    然后,睁眼!

    一旁。

    季姐和杨宁远都是一脸紧张,却又满是期待的一直看盯着方丘看。

    可是。

    看了半天,方丘却什么都没做,就只是把手按在杨宁远的肚子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让季姐和杨宁玉都有些担忧。

    不过。

    即便担忧。

    他们眼中的期待之色,依旧未减。

    另一边。

    檀大师则是暗笑不已。

    “还以为这小子有什么大能耐,搞了半天原来是来抢生意的,这表演也太差了点吧?”

    “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要怎么演下去。”

    心中冷笑。

    本想打扰方丘的檀大师,对打扰方丘这件事,简直不屑一顾。

    这种连样子都不会摆的骗子,有什么可打扰的?

    暗自冷笑的同时,一直盯着方丘的檀大师,突然眼珠一转,嘴角不经意的勾勒出一抹笑意。

    “都这样了,我还管他是不是骗子?”

    “他要是骗子,就狠狠的把他踩下去!想黑吃黑,门都没有!”

    “他要不是骗子,他的治疗真有点效果的话,等我第二次治疗的时候,就把他治疗出的效果占为己有。”

    “到时候……嘿嘿。”

    想到这里。

    檀大师差点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这时。

    “好了。”

    治疗完毕,一头密汗的方丘把被子重新盖在杨宁远的身上,然后长长的舒了口气,转过身来看着季姐说道:“治好了。”

    “恩?”

    季姐和杨宁玉同时一愣。

    好了?

    就把手放在肚子上,就完事了?

    “方丘,这……”

    杨宁玉走上前来,皱着眉头问道:“你这样就完了?就没有其他方法,比如开点药,或者用气来针灸?”

    “不用。”

    方丘微微一笑,张口说道:“已经治好了,让刚才那位陈医生带仪器过来检查一下吧。”

    季姐和杨宁玉都有些意外。

    甚至。

    就连檀大师都意外了。

    “你是说,治好了?”

    檀大师张口问道。

    “对。”

    方丘点头。

    “是病治好了,还是你这次治疗完成了?”

    檀大师再问。

    “我的治疗结束了,杨先生的病也治好了。”

    方丘答道。

    这话一出。

    三人都愣住了。

    季姐愣住了,杨宁玉愣住了。

    “哈哈。”

    檀大师愣了几秒后,突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你才是骗子,那么重的病,你居然说治好了,就这样把手伸过去按一会,就敢说治好了,你这骗术也太假了点吧?”

    “你是说,我的骗术没你的高超?”

    方丘反问道。

    “跟我比,我纵横江湖多少年了,一次都没露……”

    说到一半。

    檀大师突然脸色一变,赶紧住嘴。

    一旁。

    季姐和杨宁玉脸色一变,同时看向檀大师。

    “嘿嘿。”

    方丘轻声一笑,摇头道:“可惜,我用的不是骗术而是真正的中医术,我敢主动要求医生来检查,你敢吗?”

    檀大师的脸色很难看。

    没想到,居然被这样一个毛头小子给套路了。

    “看这小子自信满满,难道真的治好了?”

    “不可能!”

    “这种绝症,怎么可能治得好?”

    心中不停的念叨着,檀大师看向方丘的眼神里,涌现出一抹寒意。

    “你不是要求检查吗?”

    檀大师张口,说道:“那就来检查啊,我倒要看看,你能骗人到什么时候!”

    “季姐,请陈医生过来吧。”

    方丘根本不搭理檀大师,直接对季姐说道。

    “好。”

    季姐也不迟疑。

    应了一声之后,立刻让管家请陈医生过来。

    很快。

    不久前才检查过一次的陈医生,又带着仪器上来,再次给杨宁远检查。

    结果。

    “什么?”

    这一检查,站在床边的陈医生突然就惊叫了起来。

    季姐和杨宁玉一惊,赶紧冲上前去。

    “怎么了?”

    季姐失声问道。

    “怎么回事?”

    杨宁玉也急了。

    “肿瘤,杨先生体内的肿瘤消失了。”

    陈医生惊呼道。

    闻言。

    全场一窒。

    所有人都仿佛静止了一般,全都面露不敢相信之色。

    特别是那个心里使坏,正想着办法要等检查结果出来,狠狠的踩方丘一顿的檀大师,更是在这一瞬间,吓得脸色苍白。

    看了一眼床上的杨宁远,又转过头看着方丘,眼眸里竟是涌现出了难掩的惊惧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