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明医考核!
    推门进房。

    映入眼眸的,是一个很宽阔,摆设很奇特的房间。

    这个房间里一共有六把椅子,五张桌子。

    五套桌椅像是摆八卦阵一般,摆在五个方向,每一套桌椅前都坐着一个人。

    在房间的正中央处,还留有一把空椅。

    显然是为方丘准备的。

    看到这种摆设。

    方丘顿时就觉得压力山大!

    难怪说明医的考核难,单从这种考核的方式来看,就不是一般人能接受一得了的。

    这种坐位安排,简直就像是审判罪犯一样。

    坐在中间的人,都难免会感觉自己**裸的,像是被脱光了仍在大家面前似的。

    再看房内五人。

    第一人,身穿一套休闲装,戴着眼睛,看上去颇有教授的模样,只不过年纪稍微有些轻了,在此人的桌上摆放着一张名牌:“刘野。”

    第二人,名为何天承,身穿西服正装,神肃穆。

    第三人,名叫李劲军,是一个瘦子,看上去身形单薄,神同样严肃。

    第四人,名叫保成英,梳着油头,看上去还挺帅气。

    第五人,名叫中易阳,身材微胖,面相讨喜,此时却也一脸严肃。

    看了五人一眼。

    “五位前辈好。”

    方丘鞠躬。

    “恩。”

    中易阳点点头,说道:“入座。”

    方丘立刻上前,坐到当中的空椅上。

    “知道明医考核的规则吗?”

    方丘入座之后,中易阳张口询问。

    “知道。”

    方丘点点头,说道:“背诵至少三本专著,同时完成五位前辈的出题考核。”

    五人点头。

    “明医的考核会特别难,也特别严格,你有信心吗?”

    刘野问道。

    “有。”

    方丘转身看着刘野回答。

    “好。”

    李劲军满意的点头。

    方丘赶紧转身看着他。

    也不知道五人是不是故意的,总是一人说一句话,导致方丘每说一句话,都得转身。

    “在你来之前,三本专著,我们已经决定好了。”

    中易阳开口,说道:“第一本《兰室秘藏》,第二本《内外伤辨惑论》,第三本《脾胃论》。”

    “现在,考核开始。”

    闻言。

    方丘丝毫不迟疑,立刻开始背诵。

    “《兰室秘藏》……”

    在五位明医的关注下,方丘背得不急不缓。

    一篇,继续背诵第二篇。

    最后。

    竟是一字不查的,将第一本书全都背了下来。

    最为关键的是,在背诵途中,方丘竟然没有丝毫停顿。

    当方丘背诵到第二本的时候。

    “暂停。”

    刘野突然出声,说道:“我去躺厕所。”

    说完,出去了。

    三分钟以后。

    刘野返回,让方丘接着背。

    结果。

    方丘一字不差的,继续背诵。

    方丘知道。

    这肯定不是意外状况,哪有老师在考试前没有准备的,至少厕所该上一个,不至于才开始这么点时间就尿急,要真是尿急,那这人就有病了。

    这显然就是考试内容之一,目的就是看看打断之后,方丘还能不能继续背诵下去,以此来确定不是临时抱佛脚。

    第二本,背到末端。

    “停。”

    一直没有说过话的何天承,突然叫停,说道:“背了这么久,口也干了,先喝口水。”

    说话间。

    还特意的站起身来,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方丘。

    “谢谢。”

    方丘微笑接着过,打开喝了一口。

    “听说,你是徐妙林的徒弟?”

    正准备返回去的时候,何天承突然转过头来,好奇的问道。

    “不是徒弟。”

    方丘摇摇头,说道:“是学生,徐老师并没有收我为徒。”

    “哦。”

    何天承了然的点点头,然后迈步返回。

    返回坐下的一瞬间,立刻张口道:“继续背。”

    方丘立刻接口,继续背诵。

    这一下。

    五位明医都惊了。

    接连数次被打断,方丘的节奏居然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甚至连想都没有多想,直接张口就来。

    这简直太厉害了!

    完全连贯得不行。

    大家暗自惊心。

    方丘继续背诵,一直背到第三本,最难的一个篇章的时候。

    “嘀嘀嘀……”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等等。”

    中易阳伸手示意方丘停止,然后掏出手机接通,跟人聊了差不多有五分钟时间,而且聊的都是中医药、医术等等的,言语间还说了不少其他医书古籍中,让人耳熟能详的句子,试图以此来扰乱方丘的记忆。

    一旁,另外四人都暗暗的笑了起来。

    这是他们准备的最狠的一招。

    要是其他人来考试,他们是绝对不会用这一招的,因为这一招的确很容易把人带偏,不过既然是方丘,那可就不用不行了。

    五分钟后。

    中易阳挂断电话,对着方丘抬了抬手,说道:“好了,你继续。”

    闻言。

    方丘立刻张口,继续背诵。

    这一下。

    五人都忍不住的惊叹了。

    “这小子是复读机吗?”

    “打断了这么多次,居然每一次都能接上,简直就跟复读机按了暂停键没区别啊!”

    ……

    在五人的震惊中。

    方丘依旧保持着平稳的速度,将三本书一字不漏的全部背完。

    听完。

    五人点点头。

    “背的不错。”

    中易阳张口,说道:“这一关,你算是过了一半了。”

    方丘一愣。

    这三本书都全部背完了,怎么才过了一半?

    “接下来,是随机抽考。”

    见方丘疑惑,中易阳说道:“接下来,我们会在补土派的专著中,随机选择一本书中的一个段落,由你来接下去,并说出这一段出自哪一本书。”

    “好。”

    方丘点头。

    “赤者,热入小肠。”

    中易天出题。

    “白者,热入大肠,其本湿热,冤结于脉不散,故为赤白带下也……”

    方丘借口,快速的背诵出一段之后,张口道:“这一段出自于《活法机要》带下证篇。”

    “不错。”

    中易阳满意的点点头。

    这时。

    “《黄帝针经·五乱篇》云:气乱于心则烦。”

    刘野出题。

    “心密嘿挽手静伏云云。气在于心者,取手少阴心主之……”

    方丘接口应答。

    依旧一字不错的背了出来,并说道:“这一段,出自于《东垣试效方》中的烦躁发热论。”

    “补可以去弱,接下去。”

    何天承出题道。

    “补可以去弱,人参羊肉之属是也。夫人参之甘温,能补气之虚,羊肉之甘热,能补血之虚,羊肉有形之物也,能补有形肌肉之气,凡气味与人参羊肉同者,皆可以补之,故云属也……”

    方丘背诵完毕,说道:“这一段,出自《医学发明》。”

    闻言。

    五人互相对视一眼,点点头,同时说道:“通过。”

    方丘微笑。

    “下面,进行第二轮考核。”

    中易阳站起身来,对着方丘说道:“走,咱们换个地方。”

    方丘起身跟随。

    走出房间。

    在五人的带领下。

    方丘很快的就来到了一间位于中医协会内的医馆里。

    “你的第二轮考核,就是在这里坐诊。”

    中易阳张口,说道:“坐诊期间,必须用补土派的思想来治疗病人,这次参与考核的病人一共25个,你只需要看病开方即可,不需要像匠医考核一样还得抓药、煮药、给病人喝药等等,这些基础的东西,在匠医考核的时候,都已经考过,就不用再考了。”

    “好。”

    方丘立刻点头。

    “另外。”

    中易阳继续张口,补充道:“在你看病开方之后,我们五人会看你开的药方,然后针对性的提出各种问题,以此来判断你的水平,明白吗?”

    “明白。”

    方丘答得很干脆,心里却极为感慨。

    果然不愧是明医的考核啊。

    这一上手,就是25个病人。

    别的不说。

    能把这25个病人都给治好,那就绝对对这一派有着深厚的掌握了。

    “准备一下,考核马上开始。”

    中易阳提醒一声,然后转身,走到旁边五张靠墙的木椅前,在其中一张上坐了下来。

    其他四人也是如此。

    方丘转目一扫。

    发现。

    这个医馆,跟风雪新的医馆还挺像的。

    右后边是药柜,药柜旁边的通往后院的通道,诊桌被放置在左边,与药柜隔着一定的距离。

    五位明医,此时就坐在药柜前面。

    “准备好了没有?”

    中易阳问道。

    “随时可以开始。”

    方丘坐下,说道。

    “好。”

    中易阳点点头,说道:“那就开始!”

    话声落下。

    一个病人,立刻从门外走来。

    凝目一看。

    来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进入医馆。

    看到坐在诊桌前的方丘,这个中年人顿时一愣!

    “这么年轻啊?”

    丝毫没有顾忌,中年人指着方丘就问出了声来。

    他也是被征集过来的志愿者。

    他为什么要来?

    是因为他真的想要治病,不想被人骗啊!

    当时,他是听说有五位非常厉害的中医在场,他才主动来做志愿者的,可是眼前哪里有厉害的中医给他看,坐在诊桌前的不就是一个毛头小子吗?

    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子,怎么可能看得好?

    中年人迟疑了。

    转目看着坐在侧面的五位明医。

    “你放心。”

    中易阳赶紧站起身来,解释道:“我们这里是中医协会,每一个来这里参加考核的人,医术水平都很高,你完全不用担心。”

    “可是,这也太年轻了啊?”

    中年人还在迟疑。

    “你看,我们五个不是都在这里吗?”

    中易阳继续劝解道:“他给你看病开方的时候,我们五人都会仔细为你把关的,绝对不会出任何纰漏。”...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