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连续诊治
    中易阳好不容易的劝解了好一会儿之后,中年人才勉强同意,让方丘为他看病。

    可即便如此。

    走到诊桌前坐下的同时,中年人看向方丘的眼里,依旧还满是怀疑。

    “你好。”

    方丘一点不尴尬的微笑道。

    “恩。”

    中年人漠然点头。

    “请问,你哪里不舒服?”

    方丘问道。

    “鼻塞。”

    中年人说道。

    “还有没有其他症状?”

    方丘追问道:“比如,打喷嚏,哮喘之类的?”

    “哮喘没有。”

    中年人摇头,说道:“就是鼻塞,时常流清鼻涕,打喷嚏也有,有时候喉咙也会痒,还会咳嗽。”

    “易出汗吗?体力怎么样?”

    方丘再问。

    “最近好像,稍微运动一下,就特别容易出汗,用力过度的话也很容易乏力。”

    病人说道。

    “恩。”

    方丘了然点点头,说道:“张开嘴巴,伸舌头让我看一下。”

    病人照做。

    方丘一看。

    此人,舌淡红,舌苔薄白。

    然后开始把脉。

    脉象,浮而虚。

    看完。

    方丘微微一笑,说道:“你这病,是过敏性鼻炎。”

    中年人一怔。

    他自然是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的,但是他根本没跟方丘说过啊,怎么这随便问了几句,把个脉就看出来了?

    “看来,这小子的医术的确不错。”

    就在中年人暗想的时候。

    方丘却已经开始提笔开方了。

    “经真段,患者为:过敏性鼻炎。”

    “处方:羌活10克,白芷10克,防风10克,升麻10克,黄芪50克,苍术12克,黄柏10克,黄连3克,党参10克,陈皮10克,冬花12克,炙甘草10克,麻黄10克。”

    “若有黄涕或黄痰,加冬瓜仁30克,鱼腥草30克。”

    写完。

    方丘把药方递给中年人。

    “你按照处方来开药,一共开七剂,服药期间若症状消失,也千万不要停药,得继续把药服用完,以巩固药效,从而根除。”

    闻言。

    中年人接过药方。

    有些茫然的转过头,看向一旁的五位明医。

    现在他觉得,方丘应该是有实力,是能治病的,但是方丘的年纪实在太年轻了,就算想要相信方丘,心里也还是有些不放心。

    当即,把方丘开的药方,给中易阳送了过去。

    接过药方。

    看了一眼之后,中易阳把药方转手,交给其余四人查看。

    五人察看完毕。

    药方最终落在刘野的手上。

    “你开此方是依据补土派的那些经方?”

    刘野拿着药方询问方丘。

    “兰室秘藏中的御寒汤。”

    方丘张口,答道:“御寒汤,治寒气风邪伤于皮毛,令鼻壅塞,咳嗽上喘之证。”

    “恩”

    刘野点点头,继续问道:“你认为你开的这个方子,多久能起效?”

    “三剂之后,症状消失,七剂之后应该就不会再发病,然后再用七剂来巩固药效。”

    方丘说道。

    闻言。

    五位明医都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一一的在方子上签上了各自的名字。

    最终。

    药方转了一圈,又回到了中易阳的手里。

    签上名字,把药方递给病人的同时,中易阳说道:“可以抓药了,先按处方上面所写抓七剂,好了之后再抓七剂。”

    “这个……”

    接过药方,中年人瞥了方丘一眼,然后疑惑的问道:“这个方子,真的没有问题?”

    “放心吧,没问题。”

    中易阳笑着说道:“这是我们五个人共同确认的方子,我们也都在方子上签名了,这个方子保证没有任何问题。”

    “那就好。”

    中年人顿时放下心来,接过药方,开心的转身离开了。

    很快。

    第二位病人进来。

    也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与上一人不同。

    中年人进来以后,先是转头看了五位明医一眼,然后才转头看向方丘。

    然而。

    在见到方丘的一瞬间。

    这个中年人,突然就激动了起来。

    “你是方丘?青年国医那个方丘?”

    两步跑到诊桌前,中年人激动的问道。

    “对,我就是。”

    方丘微笑点头。

    “我去。”

    中年人当即张口道:“我这也太幸运了吧,来当个志愿者,居然遇到你了。”

    方丘微笑以对。

    “我告诉你啊,青年国医我每一期都看,你在上面的表现简直太完美了,结果肯定是你拿冠军,对不对?”

    中年人问道。

    “这个,节目还没拍完,比赛也没结束。”

    方丘摇头笑道。

    “现在还没录完啊?”

    中年人吃惊的说道:“我还以为已经全部录制完了呢,我听说你最近还治好了大富豪杨宁远啊,他得的那个可是绝症,你是怎么治好的?”

    “这个……”

    方丘苦笑。

    “哎呀,我真是太幸运了。”

    没等方丘回答,中年人就使劲的一拍大腿,说道:“我还是没想到,居然能遇到你,你才刚治好杨宁远,现在又来给我治病,这么看来我岂不是跟杨宁远一个待遇了?”

    中年人越说越兴奋。

    方丘也很无奈。

    一旁。

    五位明医都看不下去了。

    “还是先看病吧。”

    中易阳张口提醒道。

    闻言。

    中年人这才反应过来。

    “对对对,先看病。”

    说话间,中年人一边把手伸上诊桌,一边对方丘说道:“你可得给我好好看看才行,我可是老崇拜你了。”

    闻言。

    方丘苦笑连连。

    “先给我说说吧,你什么地方不舒服?”

    方丘张口询问。

    “是这样的。”

    中年人想了想,说道:“我就是最近几年,经常出现右脚拇指关节肿痛的情况,但是一直都没有太主意,昨天吃了火锅,又喝了些啤酒以后,突然感觉拇指关节还有脚踝关节都红肿,还发热发痛,所以才过来的。”

    “张嘴我看看舌头。”

    方丘说道。

    中年人立刻张开嘴巴,伸出舌头。

    方丘仔细看了一眼,说道:“舌质红,舌苔黄腻。”

    然后把脉。

    结果发现,对方脉弦数。

    做完四诊。

    方丘立刻提笔开方。

    “处方:茵陈15克,苦参12克,当归12克,羌活10克,知母15克,葛根15克,猪苓15克,泽泻15克,放风10克,防己20克,萆薢30克,苍白术各12克,黄柏12克,黄芩10克,升麻10克,炙甘草10克。”

    开完方子。

    方丘递给病人。

    因为事先来应征志愿者的时候就了解了规则的缘故,中年人拿过方子,立刻对着方丘笑笑,然后走向五位明医。

    随后。

    五位名医看完药方,开始为中年人进行四诊。

    诊断过后。

    依旧是刘野拿着药方,询问道:“你开此方,是根据我们补土派的那些经方?”

    “根据《医学发明》脚气论中的当归拈痛汤。”

    方丘答道:“当归拈痛汤,治湿热为病,肢节烦痛,肩背沉重,胸膈不利,以及遍身疼痛,下注于足胫,肿痛不可忍。”

    闻言。

    五人满意的点点头。

    一如之前般,各自在药方上签了名之后,才让病人拿方去开药。

    结果。

    接过处方的病人非但不走,反而还跑到方丘面前,把药方往方丘的诊桌上一仍,张口说道:“好不容易遇到一次,给签个名吧,我拿回家去也好珍藏起来。”

    方丘一怔。

    这是真爱粉啊。

    还是大龄真爱粉。

    没有多想,方丘提笔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谢谢。”

    拿起药方,中年人嘿嘿一笑,说道:“加油,我相信你,这次的考核,你一定能通过的。”

    说完。

    才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开。

    而听到这人的话,房间里的六个人,都不禁莞尔。

    稍许。

    第三个病人来到。

    一如之前。

    方丘看上去不急不缓,但速度却非常的快,看得也异常的精准。

    这种看诊的速度,再加上精准的辩证用方,让五位名医都不忍不住的暗暗感慨了起来。

    “这小子,果真是个妖孽啊。”

    “这四诊和医书中的方子,运动的也太熟练了吧?”

    “这真的是大一的学生吗,怎么连一点错误都不犯的?”

    ……

    就在三人不断的震惊之时。

    医馆后院门口。

    一个杵着拐杖的老者,悠闲的散着步走了过来,对着一个守在后门前的人问道:“怎么样了,考核进行到哪一步了?”

    “非常顺利,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错,现在已经看到第六个病人了。”

    守在门前的,是一个年轻人,看上去就二十来岁,平时在中医协会里打杂,今天被调来守门来了,以免方丘被打扰。

    “哦?”

    老者眼前一亮,说道:“那我进去看看。”

    说罢。

    就要走进医馆。

    谁知。

    年轻人脚步一动,里了拦住,说道:“这不合适吧,明医考核都是五位明医加被考核者,进行单独考核,您……”

    “有什么不合适的?”

    老者翻了个白眼,说道:“我是这个中医协会的会长,在我自己的地盘上有人参加考核,我连看看都不行了?”

    年轻人苦笑。

    看着老者的同时,心里暗道:“您还真是对什么事都很好奇!”

    这边。

    身为会长的老者,其实也并非全是好奇,至少他还有自己的想法。

    在他看来。

    如果方丘真的很厉害,或许自己难以解决的问题,还可以让方丘帮一下忙。

    “让开。”

    白了年轻人一眼,老者直接迈步,进入医馆。

    此时。

    方丘正好看完第六个病人。

    听到脚步声。

    大家转头望去,立刻就看到了老者。

    “您这是?”

    中易阳疑问道。

    其实不只是他,其他的几位名医,以及方丘都很疑惑。

    “你们继续,我不干扰,就坐一边看看。”

    说着,老者自顾的走到一边,找了个凳子在角落里坐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