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请你帮个忙
    (提前请个假,明天有事,如果明天早上八点前如果没有更新的话,那明天就不更新了,后面会补上。)

    虽然有些不合适。

    但是,对方毕竟是会长。

    而且这刚一进来,就直接躲到角落去了,要把人轰走,他们也不忍心啊。

    既然不会干扰。

    那也就只能这样了。

    考核继续。

    “方丘。”

    在第七个病人进来前,何天承张口说道:“补土派可不仅仅是开方,下一个病人,你就用针灸吧。”

    “好。”

    方丘点头应声。

    他知道,李东垣对针灸确实有研究。

    话刚说完。

    一个小男孩走了进来。

    见到小男孩,方丘一愣,立刻问道:“小朋友,就你一个人?没有大人陪你来吗?”

    “我妈妈在外面。”

    小男孩指了指回头外面,然后走到诊桌前,对方丘说道:“叔叔,是你要帮我看病吗?”

    “对。”

    方丘笑着说道:“就是叔叔帮你看病。”

    “好,谢谢叔叔。”

    小男孩开心的笑了。

    “你先告诉叔叔,你哪里不舒服呀?”

    方丘问道。

    “我尿床。”

    小男孩害羞的说道。

    这时。

    “啪嗒啪嗒。”

    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身材略高的年轻女人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脸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刚才接了个电话,就让孩子先进来了。”

    “没事。”

    方丘和善的一笑,说道:“正好,你跟我说说,孩子怎么了?”

    “我也说不清楚。”

    女人看着孩子,一脸宠爱的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儿子,现在九岁,已经尿床五年多了,看了不少医生,也吃了药,都没能治好。”

    闻言。

    方丘四诊了一下,说道:“孩子这病,是膀胱经气不足引起的,我给孩子针灸一下吧。”

    “我儿子怕疼。”

    女人有些担心。

    “放心,不疼。”

    方丘笑着起身,到旁边的药柜里,取来一盒银针。

    见到银针。

    小孩顿时句有些害怕,有些退缩了。

    “没事的,叔叔不用力,不会疼的。”

    方丘安抚道:“你是个小男子汉,男子汉是不怕打针的,对吧?”

    “恩。”

    小男孩有些心虚的点头。

    “好了。”

    方丘一边选针,一边说道:“先带孩子去上个厕所,把小便排干净再过来,我先准备一下。”

    “好。”

    女人点点头,带着孩子上厕所去了。

    这边。

    方丘在医馆里,找来一张针灸床,做好准备。

    稍许。

    女人带着孩子回来。

    方丘让小男孩仰卧在床上,女人坐在小男孩的头边,安抚着。

    这时。

    方丘拿起选好的30号2-3寸的毫针,轻轻的刺入孩子的中极穴,刺入时刻意让针尖向下斜刺2-2.5寸。

    “告诉叔叔,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方丘微笑着看向小男孩。

    此时。

    小男孩的妈妈,正用手臂围在小男孩的下巴处,让小男孩看不到针刺的情况。

    “有点酸,有点麻,还胀。”

    小男孩答道。

    闻言。

    方丘微微有一笑,说道:“不怕,一小会就没事了。”

    说完。

    方丘立刻动手,强刺激3-4次,然后才停手留针。

    十分钟以后。

    取针。

    “好了。”

    方丘把小男孩伏起来,说道:“叔叔说的没错吧,是不是不疼?”

    “恩,真的一点都不疼。”

    小男孩惊奇的点头说道:“我最喜欢叔叔给我打针了。”

    方丘宛尔一笑。

    这边。

    见到方丘的针灸手法。

    五位明医都很满意。

    “手法不错。”

    中易阳张口,问道:“按照这种灸法,孩子的病多久能好?”

    “这个……”

    方丘迟疑了。

    见状。

    五位名医一怔。

    不会吧?

    一直都没有出错的方丘,要在这里掉分了吗?

    一旁。

    坐在角落观看的会长也愣住了。

    心想:不是吧?我一来就出错!

    “怎么了?”

    刘野皱眉。

    “我有点不明白,你们说的治好,是在用气还是在不用气的情况下?”

    方丘问道。

    这话一出。

    大家顿时就懵了。

    原来。

    方丘之所以迟疑,是因为这个啊?

    可是。

    他们根本就不懂气啊!

    这要怎么评?

    “不用气要多久?”

    中易阳问道。

    “不用气的话,十次应该就能治好。”

    方丘答道。

    “用气呢?”

    刘野追问。

    “一次就差不多了。”

    方丘答道。

    闻言。

    在场的众人,顿时就全都震惊了。

    一次就能好?

    用了气以后,效果还能这么好的?

    “你刚才用气了没有?”

    刘野继续追问。

    “用了。”

    方丘点点头,说道:“这是我的病人,总不能治这一次之后就不治吧,有这个机会自然得一次帮孩子治好。”

    “好。”

    角落里,中医协会会长立刻拍手叫好,说道:“说的好,做的也好,我们也正好可以看看气的效果,至于这个孩子的病情,你完全不用担心,在这半年内,我们会做回访的。”

    “恩。”

    方丘点头。

    随后。

    坐诊继续。

    虽然大家都不在讨论,但是心中都还是被气的强大效果震惊得无以复加。

    毕竟他们都干中医几十年了。

    对针灸的疗效,以及针灸治疗的原理都很清楚。

    因此。

    谁都没有想到,在有气的情况下,针灸竟然能如此的厉害,十次针灸才能治疗的病,竟然只需要一次,就能完全治好。

    这简直太强了。

    若是别人这么说,他们肯定认为是在扯淡。

    但是方丘这么说,他们却不得不认。

    因为,方丘就是气的认证者,是让全世界都承认气的存在的人啊。

    角落里。

    会长看向方丘的眼神,也变得炙热了起来,似乎是看到了希望一般。

    看病继续。

    会长依旧一直坐在角落盯着方丘,也不出声,就像是个雕塑一般。

    看了一会儿。

    会长才真正的见识到,防不但看病看得极为熟练和迅速,在用药和用针上,也都表现得非常的果断。

    而且。

    每看一个病人,五位明医检查之后,都没有任何异议。

    到得最后。

    实在忍不住的会长,悄悄的搬着凳子,转移到五位名医的身旁,也看了不少方丘开出来的房子,甚至还好奇的亲自出手给病人诊断了几次。

    结果发现,方丘竟然真的一点错都没犯。

    这让他更加的震惊,看向方丘的眼神,也更加的炙热了。

    就这样。

    一直到了中午十二点。

    方丘正好看完10个病人。

    “时间也差不多了。”

    会长看了看时间,张口说道:“休息一下吧,午饭加休息时间一个小时,下午一点再继续考核。”

    说完。

    大家起身。

    方丘站起身来,向五位明医和会长躬身示意,然后被一直守在后门外的那个年轻人引着去吃饭休息去了。

    医馆里。

    剩下五位明医和会长。

    “这小子,太变态了。”

    方丘一走,中易阳就忍不住的感慨道:“简直比徐妙林还变态。”

    “是啊,这一上午的竟然一点错都不犯,简直就是机器啊。”

    刘野也苦笑起来。

    “唉……长江后浪推前浪,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会长也不禁张口赞叹。

    “这小子,是真的厉害。”

    就连一直都很少说话的何天承,也不禁称赞出声。

    感慨了一会儿。

    五人,也在会长的招呼下,进后院吃饭去了。

    毕竟,他们五位都是中医协会为了这次的考核专门请来的,会长不亲自招待,又怎么过意得去。

    下午。

    坐诊继续。

    五位明医跟会长,依旧坐在原位监察。

    休息了一个小时后。

    方丘的看诊速度,依旧如同之前一般,快速而精准。

    一点错误没犯的,一直看到了下午四点,才终于把25个病人全部看完。

    看完最后一个病人。

    方丘才长长的松了一大口气。

    心情瞬间就轻松了许多。

    可是,跟方丘比起来,五位明医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反而一个个郁闷不已。

    这一天的考核下来。

    他们连一丁点成就感都没有,甚至连一丁点的错误都指不出来。

    身为考核官。

    居然连装逼的机会都没有。

    这让五人很郁闷。

    仔细想来。

    这恐怕是他们这一辈子,遇到过,最无语的一场考核了。

    “好了,考核结束。”

    中易阳宣布。

    “可算是结束了,我这老腰啊。”

    会长也站起身来,相较于五位明医的郁闷,他却显得有些兴奋和激动。

    “一周后,会通知你,本次考核的结果。”

    会长说道。

    “好。”

    方丘点点头,然后躬身道:“谢谢各位前辈,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

    “等等。”

    会长的声音突然传来,喊住了方丘。

    “恩?”

    方丘回过头,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请你帮个忙。”

    会长微笑着,问道:“不知道,可不可以?”

    这话一出。

    不只是方丘,就连五位明医都忍不住的疑惑了。

    他可是中医协会的会长啊?

    居然连他都要请方丘帮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这样。”

    见众人疑惑,会长这才张口说道:“我有一个侄女,生了个孩子,结果患上了小儿脑瘫这种病,中医西医各种方法都试过了,都不管用,今天看到了你用气给那个小男孩针灸,所以我就想请你帮忙,也用气给孩子治疗一下,或许就能有用也不一定。”

    闻言。

    大家了然。

    “行。”

    方丘也没有丝毫迟疑,直接点头同意,说道:“您定个时间吧,什么时候都行。”

    “那就,现在吧。”

    会长直接张口道。

    “也好。”

    方丘先是一愣,旋即点点头,问道:“这就走?”

    “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中易阳张口。

    结果。

    其他四位明医也纷纷要求一起去。

    他们都想好好的见识一下,气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