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这是什么治疗方法?!
    “第二位,丁先生。”

    李华文导演指着一名约莫有五十来岁的中年人,说道:“丁先生缓的是肺癌,同样也是晚期。”

    “第三位,曹先生。”

    指着最后一位男病人,李华文张口说道:“曹先生患的是肝癌,同样也是晚期。”

    ……

    听到李华文导演的介绍。

    在场的一百位媒体人,都惊诧了。

    看直播的观众们,更是一个个都瞪大了眼,面露不敢相信之色。

    晚期啊!

    这可是相当于阎王爷已经上好了闹钟,就等时间到了啊。

    三个病人的病情都这么严重,方丘能治得好吗?

    不仅仅是观众。

    在电视机前的,方丘的的家人和朋友们,都不禁为方丘捏了把汗!

    你说,这病都这么深了,咱儿子能治好吗?”

    方丘老妈一脸凝重的询问方爸。

    “他是谁啊?”

    方丘老爸微微一笑,说道:“哪可是咱们的儿子,咱们要相信他!”

    同一时间。

    许多正在看直播的中医,都纷纷的紧皱起了眉头。

    “这也太难了吧?”

    “这都到晚期了,还怎么救?”

    “晚期,那癌细胞很可能已经深入骨了,甚至已经演变成骨癌了,别说是救了,就连想保几个月的命都很难!”

    一时间。

    许多中医都开始紧张了起来。

    毕竟。

    方丘今天的公开,可是事关中医的名誉问题,中医起不起得来就看今天了,而今天的最终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中医势起惊天下,一个是中医堕落万人骂!

    身为中医,他们很想要阻止方丘。

    可是。

    一切都已经开始,现在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毫无疑问。

    要是事先知道方丘找来了这么难的病例的话,他们必然会把这一次刀尖上翻跟头的大会,扼杀在摇篮里!

    当然。

    也不是所有的中医,都抱着这种想法。

    其中,一些稍微了解的人,都知道。

    方丘所选择的三个病人,都是非常具有代表性,是很常见的癌症。

    女性的乳腺癌,男性因为过度吸烟喝酒导致的肝癌和肺癌,正是目前最为普遍的癌症。

    可是。

    就算要选这三种具有代表性的,也不该找晚期的病人来啊?

    “这小子,太自信了!”

    “这种病人几乎都已经下了死刑宣判了,还怎么治?”

    “他既然敢选,看来应该会有治疗的手段,不过他真的能治得好吗?”

    一时间。

    网上,各种议论翻天。

    随处可见的热议,都是方丘到底能不能治好,为什么选择病情这么严重的病人等等的。

    而现场。

    介绍完三位病人的情况之后。

    李华文导演站在台上,说道:“依照医生的叮嘱,三位病人现在都符合体检的条件。”

    “那么,现在就请在场的一百位媒体人跟三位病人,一起到医院去做身体检查。”

    说罢。

    李华文导演下台。

    对着全场一百位媒体人,摆出请的手势。

    这一百位媒体人也不迟疑,立刻起身跟着三位病人,一起去做检查去了。

    这边。

    方丘却是独自在会议室里,闭目养神。

    给了方丘一个闭目养神的画面之后,直播画面转向体检那边。

    一个小时后。

    三位病人的体检报告,全都出来了。

    同时。

    在直播和一百位媒体人的公证下,为病人体检并察看体检报告的医生,仔细的看了一遍三人的体检报告,才当着一百位媒体人和直播镜头,说道:“根据体检结果来看,三位病人的病情都属实,也都是晚期,从报告来看,三位病人的病已经很难治愈了。”

    听到这话。

    在场的一百位媒体人都纷纷的挑起了眉头来。

    同时。

    所有观看直播的观众也都紧张了起来。

    这名察看体检报告的医生,拿着体检报告的同时,更是心里也难免的犯起嘀咕来:“都病成这样了,方丘真的能治好吗?”

    ……

    很快。

    带着体检报告,一百位媒体人和三位病人,一起回到啊会议室里。

    这一下。

    所有人的精神都提上来了。

    如果要把今天这事比喻做一顿大餐的话,那么现在才终于是上硬菜的时候。

    无论是在场的一百位媒体人,还是所有观看直播的人。

    全都打起精神,等待着接下来的大菜。

    不负期望!

    在所有人满心期待的时候。

    “啪嗒啪嗒……”

    方丘直接迈步走到台上。

    此时。

    台上已经准备好了让病人躺下的病床。

    “好了。”

    站到病床前,方丘先是扫望了一眼台下的一百位媒体人,然后才转目看着三位病人,说道:“既然三位病人的体检报告已经出来,体检结果也已经得到了大众的认可,那么我就直接开始吧。”

    “你们,谁先来?”

    闻言。

    台下的媒体和所有看直播的人都愣住了。

    “这话说的?”

    “会不会有点太狂妄了?”

    “就是啊,这是自信还是自负啊?”

    大家纷纷议论。

    “小丘这孩子,以前多低调啊,这次咋还这么高调了,不怕挨批评吗?”

    正在看直播的方妈,也不禁犯起嘀咕。

    相比起来,方爸要镇定得多。

    现场。

    “这样。”

    李华文导演跑上台,说道:“那就由我来随意指定一家媒体,然后又被指定的媒体来选择,从哪一位病人先开始。”

    说完。

    导演仔细的看了一圈,然后伸手指向了一百位媒体人中的一位。

    “那……就从第二位,丁先生开始吧。”

    这位媒体人想了想,说道:“我们干这行的压力大,经常吸烟,我也担心自己晚年会不会患上肺癌,所以比较关心这个。”

    闻言。

    在坐的媒体人们都纷纷点头。

    “好。”

    方丘立刻点头,对着病人说道:“丁先生,请上台。”

    病人上台。

    “躺下吧。”

    方丘微微一笑,说道:“放轻松。”

    病人也不迟疑,早就知道流程是这样,所以直接就在台上的病床上躺了下来。

    “肺癌,又称支气管肺癌,是发生于支气管上皮、支气管、细支气管及肺泡上皮等肺部的恶性上皮性肿瘤。”

    方丘讲解道:“这个病,在中医学中属肺积、息贲、劳咳等疾病的范畴。”

    “近年来,中医药及西医结合治疗肺癌,基本趋向于辩证与辩病的结合,扶正与祛邪结合,显示其在改善症状、提高生存质量、稳定病灶,延长生存期和提高生存率等方面的疗效。”

    “在病因病机方面,形成了正气内虚、邪毒、痰淤诸说,采用以扶正培本为主,与清热解毒、软坚虾痰或活血化淤等祛邪治法结合,使疗效提高。”

    “从昨晚到现在,我查阅了很多资料,通过比对古代中医先贤的开方和治病规律厂,总结出:肺癌是因虚而致病,因虚而致实,早期的虚多见肺脾气虚,或气阴两虚,晚期多为阴虚内热和阴阳两虚,局部的实不外乎气滞、血淤、痰凝、毒聚,这为临床治疗提供了原则:以益气养阴为主,根据证型的变化,辅以清热解毒、化痰散结及活血化淤治法,合理运用有毒药物,慎用攻下药!”

    说到这里。

    方丘才停了下来。

    的确。

    他从昨晚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睡。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翻看资料,严正自己发现的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好在。

    经过这一夜的验证,他发现确实没错!

    “大家是不是很好奇,中医先贤们到底对不对呢?”

    看着台下的一百人,以及直播镜头,方丘说道:“是不是也很好奇,中医先贤们提出的治疗方法,到底管不管用呢?”

    这话一出。

    大家的好奇心都被提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说完。

    方丘开始治病。

    在众目睽睽之下,右手一伸,就直接按压到病人的肺部,然后体内能量一动,直接渗入病人体内。

    按照之前的治疗方法。

    方丘直接控制着内气,为病人扶正祛邪,活血化淤!

    这边。

    大家看到方丘把手放在病人的肺部,什么都没有做额头就隐隐的冒出汗来,顿时就都好奇了起来。

    方丘这是干嘛呢?

    虽然好奇,但大家也不敢出声打扰。

    当然,观看直播的观众,现在已经开始在发送弹幕刷屏了。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

    无论是现场还是正在观看直播的观众,都无语了。

    方丘这到底是在干嘛呢?

    “这尼玛是卡了吧?”

    “怎么不动了?”

    “这直播信号也忒差了吧,画面都定格了。”

    一时间。

    许多人都纷纷上微博查看。

    果然,现在的微博上已经议论纷纷了,所有人都瞢逼了,谁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气功?”

    有人问。

    “不可能!”

    “怎么可能,方丘是中医,怎么能拿气功来治病,而且气功哪有这样定着不动的?”

    “肯定不是气功。”

    ……

    在众人的纷纷议论中。

    半小时过去了。

    方丘依旧还是一动不动。

    大家也等的越来越无趣,越来越无语。

    可是再无语,他们也还是得继续等下去,到底成不成还得看结果呢。

    终于。

    四十五分钟的时间过去,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方丘,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把按压在病人肺部的手收了回来。

    “可以了,检查去吧。”

    一边擦拭额头上的汗,方丘一边说道。

    闻言。

    现场和电视直播前的所有人,都不禁一愣。

    这就完了?

    药方呢?

    针灸呢?

    再不济,其他方法也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