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失业的医托!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

    全国上下对中医的热议依旧在持续,民众们一谈到中医,都情绪高涨。

    与此同时。

    中医院和中医馆的病人数量,明显都上涨了许多。

    一时间,习惯了缓慢、仔细看诊的中医师们,看到排起长队看病的病人,一个个都痛病快乐着。

    某城,车站。

    一约约莫四十来岁的夫妻,从乡下的大巴车上走了下来,坐上了车站门口的公交车,一路来到城里的中医院大门前。

    “诶?”

    俩夫妻刚下车,还没走出几步,一个肥头大耳身体强壮的年轻人就立刻迎了上来,一脸笑容的直接伸手,握住了男人的手,说道:“好久不见了啊,你怎么也来了?”

    “啊?”

    夫妻一愣,男方问道:“你是?”

    “我是县医院里的张医生啊。”

    年轻人大笑一声,说道:“你忘了,上次你来县医院还是我给你看的病。”

    闻言。

    夫妻俩同时皱起眉头。

    “松开!”

    中年人把手一甩。

    “诶?”

    年轻人一愣。

    “哼,你这个医托,还骗到我头上来了?”

    男人冷哼一声,说道:“我告诉你,我们村子就在十公里外,去县里的路程是来市里的两倍,我能上县里看病去吗?”

    “你真忘了?”

    年轻人丝毫不紧张,立刻说道:“上次可是你亲口跟我说的,这市里看病太费钱,所以宁愿多坐一段路程的车去我们县里看。”

    “你,真是?”

    女方疑惑道。

    “对。”

    年轻人立刻点头,说道:“我就是县医院的张主任。”

    “县医院里有姓张的主任吗?”

    女人看着男人问道。

    “你来市里,还是看老毛病吧?”

    张主任凑上前来,一边打量着男方一边说道。

    “啊。”

    男人愕然的应声。

    “你那个老毛病,来这里看什么,这是中医院,走走走你跟我去市医院,我现在就给你打电话联系个专家,帮你好好看看。”

    张主任说道。

    “你以为套几句近乎我就信你了?”

    男人眼珠一转,说道:“我信了你的邪,媳妇,我们走。”

    说话间。

    一把抓着女人的手,就往医院里走。

    “别啊。”

    张主任赶紧追上来,说道:“你怎么连我的话也不听了,我是医生,我是为了你好,你这病看中医是真的看不好。”

    “我才不看西医呢,我就要看中医!”

    男人立刻出声说道。

    闻言。

    张主任懵逼了。

    “你是不是傻?”

    张主任一把抓住男人的胳膊,张口说道:“中医哪能治病啊,现在是科技时代,连中医都在用我们西医的机器,而且中医本来就是伪科学,你看西医多好啊,非要看什么中医?”

    “哼。”

    男人张口说道:“俺们那里有电视,中医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回事,电视上中医把癌症都给治好了,你说的西医能治得好吗?”

    “能啊,怎么不能?”

    张主任立刻张口说道:“你跟我走,我包你什么病都能看好!”

    “你放手,再不放手我喊人了啊。”

    男人再也忍不住,直接吼了起来。

    见状。

    张主任脸色一变,赶紧松开男人的手,然后挥了挥手,说道:“走就走嘛,都是老熟人了,干嘛大吼大叫的。”

    说完。

    瞥了周围一眼,见到许多人都盯着自己。

    张主任只能是灰溜溜的赶紧跑。

    “妈的,怎么全都是看中医的,简直不给活路啊。”

    “哎,看样子,这里是呆不下去了,看来只能重新再找一家医院下手了。”

    显然。

    这个张主任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医托。

    不仅是某一座城市。

    如此场景,在全国各大城市的大医院门口都在上演。

    中医门诊、中医院、中医馆,都人满为患,甚至就连中药店都异常的火爆,即便有先进的机器,也还是连煮药都来不及。

    江京市。

    世德药铺。

    方丘第一次卖药的中药铺里,被店主唤做老李的老中医,看着药店里满满的人,以及自己诊桌前排队把脉的病人,不禁感慨道:“中医有个方丘实属大幸,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这这小子绝对是个无千年不出世的人物,我果然没有看错啊!”

    江京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七楼骨科,已经人满为患。

    原本在西医治疗的,各种风湿、关节炎之类的病人,竟都削尖了脑袋往这里钻,搞得原本很是清静的骨科,现在都被挤满了人,除了专家和医生诊室门口排起长长的队伍之外,待诊区已经全部坐满,甚至就连走道两边的墙角,都被人蹲坐满了。

    沈淳从诊室里走出来,紧赶慢赶的朝着厕所跑去,看到楼道里这么多的病人,顿时就苦笑了起来。

    甚至,一边上厕所一边给方丘打电话。

    “神大夫?”

    接到沈淳的电话,方丘也颇感意外。

    “你小子在哪儿呢?”

    沈淳问道。

    “在学校里做准备呢,接下来不是该去录节目了吗?”

    方丘笑着回道。

    “本来,还想叫你来医院里坐诊呢,看样子是不行了。”

    沈淳苦笑。

    “坐诊?”

    方丘疑问。

    “对。”

    沈淳点点头,说道:“都是因为你,现在咱们医院的病人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听说你在我们医院当过医生,就连一些外地的人都专程跑来看病来了,忙得我,这一天到晚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

    “嘿嘿。”

    方丘笑了。

    虽然他知道病人的数量多,对医生来说的确是很大的负担,但是他还是打心底里的希望这种场景越多越好。

    看中医的病人越多,就说名中医得到的认可度越高。

    人民的认可,对中医的发展才是最重要的。

    ……

    当天晚上。

    第八期《青年国医》准时播出。

    接着第七期的节目,决出全国15强!

    看完节目。

    大家都深刻的了解到了最后晋级的15人的厉害,因为在节目中,大家都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每一个人的四诊过程和结果,以及用时。

    除了方丘这个变态之外,其他人的成绩都相差不大,四诊出来的结果也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

    即使是那5个被淘汰的人,也有着特别强悍的实力。

    这一次。

    在方丘公开治疗方法的直播带动下,再加上全网对中医的热议,导致青年国医的收视率又再度飙升上去0.2个百分点,最高收视率达到了惊人的6.7。

    这个数据。

    把节目组的人都给乐坏了。

    甚至,就连同为央视的其他节目组的人,都因为这个收视率而感到无比的激动和兴奋,毕竟青年国医的收视率高了,肯定也会带动同频道的其他节目。

    另外一边。

    其他大型娱乐卫视的节目组都麻木了。

    自从青年国医开波以来,几乎每一期节目的收视率都在增涨,这一期的增长,似乎都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同一时间。

    还有各种消息传来。

    听闻,各大电视台筹备的中医类节目,都快上马了。

    有些与中医没什么关系的综艺节目,甚至都眼红的准备赶紧录制一期与中医有关的,想让那些当红的明星来体验一下中医,特别是针灸之类的,明星的那种惊恐害怕的表情,肯定很好玩。

    同为综艺圈。

    关于各种蹭热度的综艺节目的消息,很快的就传到了李华文导演的耳朵里。

    听到后。

    李华文导演不置可否。

    在他看来,这些综艺节目再怎么搞,也绝对赢不了青年国医。

    不过。

    可惜的是,青年国医也还有两期就要结束了。

    因为这一档节目,从一开始定的就是十期,因为一开始大家都不看好这个节目,更不看好中医。

    可谁知道,竟然出了个方丘。

    毫无疑问。

    正是因为方丘的存在,这个节目才能一飞冲天!

    其实,这第八期,已经算是多出来的一期了。

    因为原定计划的第八期、第九期、第十期,都显得有些拖沓了,所以导演组才在商议过后精简一些,把第七期节目弄成两期,最终还是十期。

    毕竟。

    这对央视来说,已经成为了一个全亲的品牌,可不能为了广告费,把这个好不容易火热起来的品牌给毁了,要是把十期节目延到十二期的话,那节奏感就没了。

    同时。

    在青年国医大热的情况下。

    央视内部甚至还有传言,说是如果青年国医的最终节目收视率能破8的话,年底就有很有可能把春晚导演的大任,交给李华文导演。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李华文导演暗地里兴奋了好几天。

    也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让最后两期的收视率破8。

    可是。

    要破8的话,免不了要有话题来抄热。

    可是,上哪找话题去?

    淘汰方丘?

    李华文导演突然想到了这样一个巨大的爆点。

    要是真的以淘汰方丘为话题的话,那可就绝逼是爆炸性的话题了,收视率别说破8了,甚至超过10都有可能。

    奈何。

    这只是饮鸩止渴。

    而且,方丘是那么容易淘汰的吗?

    难办啊!

    ……

    与此同时。

    一个留美回国的医学博士,也在舆论热潮下,看到了青年国医这个节目,看完节目以后还特地的找了一下方丘之前治疗癌症的视频来看。

    结果。

    看完之后,却是不屑一笑。

    “中医,纯粹就是伪科学而已。”

    “看来,祖国的人民们,还真跟我想像中的一样愚昧啊,不过既然我回来了,那你们就好好看着,我怎样揭穿这个假面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