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小方医生不能走!
    方丘上前把脉。

    摸着对方的脉象,方丘的脸色逐渐变了,眉头微微的皱紧了起来。

    经过把脉。

    他发现,这个中年人的身体机能,已经很弱了,而且能被消耗到这种程度,肯定是在生病的这段时间内受到了极大的痛苦,否则不可能会这样。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方丘打心底里的感慨出声。

    这边。

    见方丘把脉结束,又皱紧眉头,那男孩顿时就紧张了起来,一脸希冀的望着方丘,说话时语气都有些惊慌和害怕的问道:“方,方医生,能治好吗?”

    “可以。”

    方丘点点头,拍了拍男孩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慌。

    “谢谢,谢谢你,谢谢你。”

    没有多余的感谢的话,听到方丘的回答,男孩立刻就跪倒下去,一边语带梨花的不停感谢,一边重重的给方丘磕头。

    “好了好了。”

    方丘赶紧把男孩扶起来,张口说道:“放心吧,我是医生,救治病人是我做为医生的本分。”

    把男孩扶起来以后。

    方丘张口说道:“我现在就帮你父亲治疗。”

    闻言。

    男孩赶紧退到一边。

    其他人也都纷纷的推到门口,床脚处一米宽的再走道前,把床左侧的走道空间,全部留给方丘。

    大家不敢说话。

    方丘则一如既往,深吸了口气之后,缓缓伸手轻轻的按压在床上病人的胃部。

    然后立刻调动内气,渗入病人体内。

    与之前的治疗不同。

    这一次,方丘没有立刻救治,而是先利用内气,帮病人蕴养全身,调动起病人体内的气,并引导壮大,以此来补充病人的身体机能。

    等补充得差不多了。

    才开始使用扶正祛血,活血化淤之法来为病人治疗。

    大家就这么安静的看着,谁也不敢说话。

    一旁。

    那个男孩更是直接挤在墙角,一双眼满是希冀的看着方丘,连呼吸声都压得很低,生怕会打扰到方丘。

    就这样,男孩这种极度紧张的状态保持了整整四十分钟。

    四十分钟后。

    “呼……”

    满头汗水的方丘,终于是把按压在病人胃部的手掌给收了回来,长长的吐了口气,说道:“好了。”

    “真的?”

    男孩无比惊喜的走上前来。

    “真的。”

    方丘微笑着说道。

    这时。

    “哎哟。”

    床上,病人突然用双手捂住肚子,皱起眉头。

    见状,大家脸色惊变。

    莫非,没有治好,还出了什么差错?

    真的出问题了吗?

    谁知。

    “好饿。”

    在众人的惊疑声中,病人张口说道:“好几天都没食欲了,现在怎么感觉好像肚子都空了一样,好饿。”

    “我,我去下面条。”

    男孩惊了一下,然后赶紧跑出去煮面条去了。

    没一会儿。

    一大碗面条端来。

    男孩的父亲接过去,一边吹一边吃,哗啦啦的很快的就把这一大碗面条,全部吃了下去。

    最后还意犹未尽的用手擦了擦嘴。

    “小方医生,谢谢,谢谢你。”

    吃完面条,病人撑着身子,要下床感谢方丘。

    “恩。”

    方丘点点头,阻止病人下床的同时,张口说道:“病虽然治好了,但是因为你病的这段时间,身体被摧残得太深了,所以还得静养一些日子。”

    “不行,我儿子这才刚考上大学,我哪能在家休息啊,我得打工赚钱去。”

    中年人说道。

    “你是想你儿子好,还是要害你儿子?”

    方丘摇摇头,说道:“只有你的身体变好了,你儿子才会把心思放到学习上,你现在才刚好,要是不把身体彻底的养好,忙着出去打工又引起其他的疾病怎么办,你希望你儿子一直为你担心下去,你想再生一次病,让你儿子为了你而退学,不去上大学吗?”

    “我……”

    中年人无话可说。

    “爸爸,方医生说的对,你就好好休息,我的高考已经结束了,这段时间我可以在家里照顾你,我也可以出去打工,只要你身体好起来,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你要是不听方医生的话,我就不去上学了。”

    男孩说道。

    “好,好。”

    中年人苦笑一声,说道:“我休息,我休息还不行吗?”

    闻言。

    大家都笑了。

    方丘也笑了。

    可就在这时。

    “咚!”

    男孩突然就跪倒了下去,对着方丘说道:“方医生,我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是你救了我爸一条命,我给你磕头了。”

    说完,又开始给方丘磕头。

    “别。”

    第一个头还没磕下去,方丘就直接出手,用手掌抬住了男孩的额头,然后把人给扶了起来,说道:“我不需要感谢,你也不需要给我磕头,我救人是本份,而你该做的本份就是好好上学,以后好好孝敬你爸爸,你要能做到,这人我也就没白救了。”

    “好,我听你的。”

    男孩重重的点头,说道:“我准备报考中医院校,我一定要向你学习,以后有能力也要救更多的人。”

    “好。”

    方丘笑着点头。

    大家其乐融融。

    门口,李华文导演也笑了。

    这不就是一个纯天然的好素材,好话题吗?

    看完病。

    一行人,原路返回普济医馆。

    走在路上,跟在身后的村民越来越多。

    “你看看,现在连原本不认识你的人都认识你了,这还怎么录节目。”

    李华文看着尾随在身后那一大群人,无奈的苦笑道。

    “这倒是。”

    方丘点点头。

    他知道。

    节目组之所以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录制十五位参赛者在没有名利影响下的坐诊情况,有了名利的影响,很多事情就不一样了。

    “这样吧。”

    李华文一边走,一边说道:“这边呢,你就当白跑了一趟,我已经让人给你重新找地方去了,到时候咱们就直接过去,不过因为在这边耽误了时间的原因,咱们换地方之后,恐怕得延拍一天。”

    “行,没问题。”

    方丘点头。

    回到医馆。

    一贯里安装的摄影机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李华文先上车,方丘和pd跟摄像也跟着坐上了车,准备离开。

    结果,人是上车了,可车不走啊。

    大家一看。

    镇里人,直接把路给堵了。

    而且用的还是人海战术!

    “不能走,小方医生不能走啊。”

    “不许带小方医生走。”

    “对,咱们奇门真好不容易来了个神医,怎么能放走?”

    “今天咱们就把这路给堵上了,我看谁能带小方医生走!”

    在方丘去治病的时候。

    风雪新已经准备接手坐诊了,镇民们见状一问,就知道了节目组要带方丘离开的消息,所以大家赶紧喊人,几乎把镇上的所有人,全都给喊了过来,才造成这副道路被堵起来的情况。

    人海战术堵路还不行,甚至还有人,直接把节目组车胎里的气都给放了。

    这一下。

    李华文和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们,顿时就全都苦逼了。

    这还咋弄?

    “这情况,咋办?”

    pd问道。

    “要不然,打110吧。”

    导演无奈的说道。

    “这事,就算是110来了也说不清啊。”

    pd挑着眉头,一脸苦逼的说道:“而且,现在打110,至少得几个小时以后才能来,要是派遣的是当地派出所的警察的话,根本就没用,等市里的警察来了,咱们四个车轱辘都被这些人给下了吧?”

    “那还能怎么办?”

    李华文导演很是无语。

    “不如义诊吧。”

    方丘突然张口,说道:“我虽然不清楚你们节目组真正的意图,但是既然我们都已经来了,我自己又做为中医人,绝对不能见病不治。”

    “这个……”

    李华文导演想了想。

    他知道,如果真按方丘说的来做的话,可控性会变得非常的艰难,而且题材量也是相当的大。

    但同时,业务是一个非常大的噱头。

    或许,按照方丘说的来做,最后两期节目的收视率,还真有可能破8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

    李华文导演点点头,说道:“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既然决定了。

    那么,就算再难,也要拼了!

    “你提出来的义诊,那就由你来决定吧,什么时候开始。”

    李华文说到。

    “随时可以。”

    方丘张口说道。

    “好。”

    李华文点点头,然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望着周围那些围得水泄不通的人,张口说道:“既然大家这么热情的留我们,那我们就不走了,一个小时后,方丘将在普济中医馆进行义诊,如果大家有之前最近时间去看病的病例本,建议大家都带过来。”

    闻言。

    所有人那个高兴啊。

    “神医,神医……”

    自发的,大家竟然齐声高呼起来。

    方丘和节目组的人不得不下车,重新返回普济医馆。

    随后。

    方丘要在普济医馆义诊的消息,很快的就传遍了整个小镇,镇上各家各户,只要是家里有病人的,身体不舒服的,都收拾着,准备赶往医馆。

    这边。

    方丘等人回到医馆,见到风雪新刚穿上白大褂,准备坐诊。

    “诶。”

    看到方丘,风雪新顿时就瞪起了眼,一脸郁闷的说道:“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们到底走是不走,给个准信行不?你说说你,做叔的人了,这么折腾你侄子,你有意思吗你?”

    “我不走了。”

    方丘苦笑一声,说道:“现在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我跟导演商量了一下,准备留下来义诊三天。”

    “媳妇。”

    风雪新眼前一亮,立刻对着后院大喊了一声,然后快速的拖掉刚穿上身的白大褂,然后从药柜后面直接拉出行李箱来,摆出一副要立刻出发的模样,得意洋洋的对着方丘说道:“我就知道你走不了,嘿嘿……三天后见。”

    说完,拉着已经准备好从后院走出来的杨芳,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