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两千人义诊大队!
    “我去。”

    看着风雪新那溜得贼快的背影,方丘顿时就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堵路的人这么多,肯定跟他有脱不了的干系。

    “唉,我怎么就交了这么个损友啊。”

    方丘苦涩感慨。

    等风雪新走后。

    中医馆的门,就被节目组的人给暂时关了起来,等待着义诊的时间到来。

    这边。

    方丘在医馆里来回走动着,熟悉了一遍医馆里的摆设,然后把诊桌擦拭了一下,才坐下来闭目养神。

    方丘知道,这是最后两期节目了,而且这一期录制的完全就是实战看病,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大好的宣传中医的机会。

    因此,这一次,他必须要借此机会好好的展现一下中医,不光是开药,还有其他的各个方面,这样才能让观众们,更更的、更好的了解中医。

    想了一会儿。

    方丘缓缓睁开眼睛,嘴角勾勒起一抹自信的微笑,准备迎接病人的到来。

    “时间差不多了,开门吧。”

    导演看看时间说道。

    pd上前去,打开医馆的门。

    结果。

    医馆的门才刚打开。

    医馆外,拥挤的人群就把pd和摄像师还有几名尾随而来的工作人员,都给吓了一大跳。

    “这么多人,这要怎么看啊?”

    pd一脸懵的问道。

    “怎么看,排队啊!”

    李华文导演狠狠的白了pd一眼,然后赶紧冲上前去,说道:“义诊马上就要开始了,虽然是义诊,看是看病这种事也是急不来的,大家先排好队,一个一个来,有急诊患者的话,可以直接过来找我。”

    说话间。

    李华文把尾随而来的几名工作人员喊来,在现场维持秩序,安排大家排队。

    结果。

    闹腾了有二十多分钟,大家才终于排好队。

    但是因为人太多的缘故,这队伍都排到街道那头的茬街上去了,一眼望去根本就看不到头。

    见到这种情况。

    李华文导演一脸苦笑的来到诊桌前,对着准备开诊的方丘说道:“至少来了两千人。”

    “这么多?”

    方丘也愣住了。

    两千人。

    这是什么概念?

    就算三天时间,24小时不睡觉的连轴坐诊,也根本看不完啊。

    想到这里。

    方丘皱紧眉头想了想,然后才站起身来,走到医馆门口,对着正在排队的大家伙说道:“虽然作为医生,我应该对所有的病人都一视同仁,但是今天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在这里请求大家,如果只是普通的小问题的话,请往后排,把时间留给那些病情重的病人们,谢谢大家。”

    说完。

    方丘对着众人鞠躬致谢。

    闻言。

    许多排队的人,都被方丘的这一番言论所感染,不少没感觉有病只是想来检查身体的人,都纷纷的脱队而出,往后面走去,把真正的机会留给病重的人们。

    “要不,这样吧。”

    导演想了想,说道:“我现在安排工作人员去统计一下,大家都有什么问题,然后从中筛选一些,要不然的话人数实在太多了,你根本就看不完。”

    “也好。”

    方丘点点头。

    “等收集好以后,咱们再好好的跟大家说说,劝走那些没病的人。”

    李华文说道。

    “好。”

    方丘立刻点头。

    这个提议很不错。

    虽然方丘也很想把这两千人都给看完,但时间是真的不够,要是真的这么看下去的话,恐怕病人还没看完,方丘自己就虚脱了。

    稍许。

    一切准备就绪。

    义诊正式开始。

    守在医馆门口的pd,也终于是放了第一位病人进来。

    走进医馆的。

    是一个约莫有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带着一个4、5岁的小孩子。

    一眼看去。

    可以清楚的看到,孩子右耳下面的鳃部红肿,仿佛膨胀起来了似的。

    “小方医生,你给孩子看看这大耳巴。”

    女人带着孩子在诊桌前坐下,然后把孩子抱在自己腿上坐着,立刻动手轻轻的扭过孩子的头,让方丘能看得清楚。

    “这是,流行性腮腺炎。”

    方丘微微一笑。

    他知道,大耳巴是腮腺炎的一种别称。

    “我见其他家孩子也得过这病,应该不严重吧?”

    女人问道。

    “没事,不严重。”

    方丘微微一笑。

    流行性腮腺炎,是一种以发热、耳下鳃部肿胀-疼痛为主症的一种急性传染病,较多发于幼儿或少年时期,尤其以3-6岁发病率最高。

    “虽染这病是不严重,但是因为有传染性,所以我可以给孩子用针灸治疗,这个见效比较快一些,敷药治疗的话,效果会来的慢上很多。”

    方丘说道。

    “那就针灸吧。”

    女人立刻点头,应声说道:“我们家孩子不怕疼。”

    “我不怕。”

    孩子也立刻说道。

    “好。”

    方丘笑着点点头,然后起身到药柜里取来一盒银针,从中取出三棱针来。

    脑中。

    立刻就浮现出了流行性腮腺炎的针灸疗法。

    取穴:角孙、耳尖、少商。

    来到女人身前。

    方丘蹲下身子,仔细的看了一下,然后取孩子发病这一侧的穴位,进行常规的消毒之后,以左手捏紧,针刺学位,右手待三棱针快速刺入学位0.5-1分深,留针。

    手指捻针的同时,暗暗的渡入内气,在孩子的穴位经脉中走了一圈。

    “带孩子到那边休息一下,待会到时间了,我给孩子取针。”

    方丘说道。

    女人立刻抱着孩子到墙边的空坐上坐了下来,安静的等待着。

    “下一位。”

    方丘重新坐回诊桌前,喊道。

    pd正要放人的时候。

    “哎哟。”

    一个大叫声突然传来。

    举目一看。

    只见,医馆外正在排队的一个人,竟是疼痛男人的抱着肚子,疼得太阳穴都青筋突起,整个人无力的蹲了下去,直接倒在了地上。

    见状。

    排队的人慌了。

    一直守在门前的pd和李华文导演,也都忍不住的惊慌了。

    “快快快,赶紧准备病床。”

    排在前面的人,赶紧张口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人抬进去啊。”

    经这么一喊。

    排在前面的几人,立刻跑了过去,把疼得倒地不起的男人抬了起来,往医馆里跑。

    这时。

    节目组的人已经把病床准备好了。

    大家把人背进来,架到病床上。

    “我来。”

    方丘赶紧上前检查。

    大家也纷纷退到门外,继续排队。

    这边。

    方丘站在病床前,给病人检查。

    首先摸了摸病人的额头,发现病人有些低热,然后赶紧张口问道:“你是只有腹痛,其他地方不痛吗?”

    病人一脸痛苦,脸色惨白的点头。

    见状。

    方丘立刻拉开病人的衣服,然后轻轻的按压病人的腹部,问道:“疼吗?”

    “不是很疼。”

    病人说道。

    然后方丘换了个位置,按了一会儿,然后突然一收,问道:“痛吗?”

    “痛!”

    病人答道。

    闻言。

    方丘了然的点点头。

    “怎么样,怎么回事?”

    pd走上前来询问。

    “急性阑尾炎。”

    方丘张口答道。

    通过刚才的检查,方丘发现病人除了低热、腹痛之外,还有腹肌紧张、腹部轻微的按压痛和反跳痛的症状。

    而这些症状,都是急性阑尾炎的表现。

    再加上把脉。

    方丘完全确定,这位病人患的就是急性阑尾炎,还附带有一些胃肠病。

    “急性阑尾炎,这能治吗?”

    pd紧张了。

    这种病他也听说,而且还知道急性的阑尾炎是需要开刀手术的,中医见效太慢,病人太过痛苦根本等不了。

    所以他才会有此一问,要是治不了的话,得赶紧安排送病人去县城里做手术才行。

    “能治。”

    方丘很肯定的点点头。

    然后立刻回身,拿银针过来,准备针灸。

    一旁。

    pd神色紧张的再次问道:“你真的确定能治好,要是不行的话,提早送医院,千万不要逞强啊。”

    “放心吧,没问题。”

    方丘安抚道。

    奈何。

    再怎么安抚,pd始终都平静不下来,还是特别紧张。

    毕竟,这是节目组的事,听说急性阑尾炎是能痛死人的,方丘要是能治好当然好,要是治不好,不但方丘的招牌砸了,青年国医的招牌也要跟着砸,甚至这病人还得要节目组负责,到时候可就闯大祸了,他能不紧张吗?

    一旁。

    李华文导演也很紧张,但是他什么话也没有说,选择相信方丘。

    毕竟,方丘的实力他是知道的。

    “忍着点,一会儿就没事了。”

    丝毫不迟疑,方丘拿来银针,跟病人说了一声之后,就立刻下针。

    取主穴:阑尾、大肠、小肠、肾上腺。

    配穴:胃脾、交感、皮质下。

    选好穴位,方丘直接下针。

    等银针全部刺入,并向其中渡入内气之后,方丘才留针松手。

    彼时,病床上,病人的脸色已经没有了之前那么痛苦。

    “好好休息一下。”

    方丘交代道。

    病人松了口气,点点头。

    一旁。

    pd和李华文导演,也在同时松了口气。

    没出事就好。

    而这边。

    为第二位病人针灸并留针之后,方丘立刻转头看向第一位病人,那个被女人抱在怀里的孩子。

    “时间差不多了。”

    方丘朝着孩子走过去,微笑着准备拔针。

    此时。

    孩子的鳃部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红肿了。

    方丘将三棱针取出,然后轻轻的挤压孩子穴位周围的皮肤。

    顿时,血水涌流而出。

    随着血水的涌流。

    约莫挤出来七八滴血之后,方丘才找来棉球和碘酒,给孩子擦了擦鳃部。

    “好了。”

    擦拭完,方丘微笑着对孩子的妈妈说道:“回家以后多注意一下,洗脸的时候也小心一点,不要刺激到它,明天就能好。”

    “谢谢你,小方医生。”

    女人感谢一声,微笑的抱着孩子离开。

    与此同时。

    李华文导演给一名工作人员投去一个眼神,那名工作人员会意,立刻就追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