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痔疮针嘴…….
    “下一位。”

    方丘坐回诊桌前,喊道。

    第三位病人进来。

    方丘四诊过后,也开始使用针灸给病人治疗。

    这边。

    pd悄然把病床推到墙边,不拦着方丘看病的同时,自己也一直在紧张的看着这位急性阑尾炎的患者。

    刚才他的确松了口气。

    因为病人没有发生意外,痛苦也减轻了一些,但是减轻不代表没有痛苦,趟在病床上的病人,依旧不时的会呻吟一声。

    正是因此,pd一直很紧张的观察着。

    一直观察到,这个病人的脸色,渐渐的没那么差,呻吟声也越来越少,最终彻底消失,病人脸上的痛苦之色,也减弱到快要消失的地步,他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没想到,中医的针灸竟然也能急救。”

    pd心中惊讶。

    而这边。

    看完第三个病人,并把人送走之后,方丘才走到病床边。

    “怎么样,好多了吧?”

    方丘看着病人问道。

    “一点也不疼了。”

    病人立刻点头,说道:“小方医生,你可真是神医啊。”

    “我不是神医,是中医。”

    方丘笑笑,开始给病人取针。

    取完针后。

    “这是你的药方。”

    方丘又开了个药方,说道:“虽然你这急性阑尾炎已经好了,但是因为你还有一些胃肠病,如果调理不好的话,很容易会再次引发阑尾炎,所以回去以后得好好调理,药就按照药方上的去抓,煮药的方法和药的用量我都已经帮你写下来了。”

    “好的,谢谢你,小方医生。”

    病人接过药方,然后说道:“你先给其他人看病,我晚点再过来抓药。”

    “好。”

    方丘点头。

    对方再次感谢一声,拿着药方离开。

    方丘回到诊桌前坐下。

    “下一位。”

    重新守在门口的pd,立刻放了一位病人进医馆。

    方丘举目一看。

    来人,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从表面上看上去,这个年轻人还挺正常的,就是走路的姿势有点怪,还有神色有些难看。

    “坐。”

    等病人来到诊桌前,方丘伸手示意道。

    “小方医生,我能不能不坐?”

    病人问道。

    “恩?”

    方丘一愣。

    “我这痔疮,现在疼得不行,根本坐不下去,本来准备去县医院做手术,可听到你回来的消息,我就赶紧过来了。”

    病人说道。

    话声虽小,但还是被守在门口的pd给听到了。

    “这怎么治?”

    pd好奇的转过头来,看着病人和方丘,暗暗呢喃道:“痔疮只能割掉吧,而且好像只有西医能割,因为成了痔疮那就已经是器质性的了,也就是已经凸起来一块了,如果不割的话又能怎么办?”

    疑惑中。

    pd看了一眼排在门外的群众,仔细的想了想,发现排队的群众都还挺自觉的,当即也不守门了,直接走到方丘身后,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问道:“这个痔疮,除非用西医的方法直接割掉吧,中医不手术的能消除吗?用什么方法?”

    “用火针!”

    方丘直接答道。

    “啊,直接用针破啊?”

    pd问道。

    方丘顿时无语。

    一想到pd描述的那画面,就打心底里忍不住的泛起恶心。

    狠狠的白了pd一眼,方丘说道:“针嘴!”

    pd一愣。

    痔疮针嘴?

    这怎么可能啊?

    显然,他觉得方丘是在跟他开玩笑呢。

    正想多问的时候,却发现方丘已经动手,准备开始治疗了,当即也不再说话,默默的看着。

    可下一刻。

    他就傻眼了。

    方丘说针嘴,竟然是真的,还真的针嘴了!

    只见。

    方丘先是取来银针,走到病人身前,说道:“把上嘴唇撑起来,我看一下。”

    病人撑了半天,不行。

    无奈,方丘只能戴上消过毒的手套,亲自上手,把病人的上嘴唇给拉了起来,然后仔细一看。

    在病人两颗上门牙的牙龈中间部位的龈交穴上,果然有一个芝麻大小的滤泡。

    这是大部分痔疮患者都有的症状。

    确定之后。

    方丘找来一个比较松软的坐垫,往椅上一放,说道:“坐下吧。”

    病人只得坐下。

    “把头仰起来,看着房顶。”

    方丘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用火烧针,一直将银针烧到白亮,然后才快速的利用烧好的银镇,点刺病人龈交穴上的那一个滤泡。

    点到即止!

    在点上去的瞬间,一股内气渡入进去。

    之所以痔疮针嘴,其实是因为痔疮患者多在龈交处能找到滤泡,用火针点刺是由于龈交屈督脉,根据“经脉过所,主治所及”及“病在上者高前去之”的取穴原则来治疗,能起到断其源,截其流的作用。

    随着内气的渡入,火针的效果,显然会更好。

    很快。

    解决掉第四个病人。

    方丘继续坐诊,快速的看着。

    短短半个小时过去。

    竟然已经看了整整十个病人。

    算下来,平均每一个人都只用了三分钟,速度非常之快。

    最为关键的是。

    这十个病人,方丘用的全都是针灸治疗。

    针灸本就费时,但是在内气的帮助下,时间都被缩断了许多,再加上病人都是针好就治疗下一个,然后再一个一个取针的缘故,方丘的治疗速度自然就提上来了许多。

    很快。

    来到第十六个病人。

    这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

    “大叔,你哪里不舒服?”

    病人坐下,方丘问道。

    “我就是经常会头晕、头痛、头胀,有时候还会耳鸣,脾气也很不好。”

    病人说道。

    “哦?”

    方丘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病人面红目赤,唾液很少,而且几乎没有吞咽的动作,甚至还有吐唾沫的习惯。

    “有口苦咽干的感觉吗?”

    方丘问道。

    “有。”

    病人点头回答。

    “你说的脾气不好,是不是烦躁易怒,多动不安,睡少多梦?”

    方丘再问。

    “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

    病人说道:“我这高血压,已经好几年了,小方医生,你是神医,你可得给我好好看看。”

    闻言。

    方丘还没有动静,一直站在方丘身后,躲在镜头外的pd却是立刻就紧张了起来。

    “高血压是慢行病,根本治不好啊,去找西医也只能是一直吃药抑制。”

    pd小声道。

    “您张嘴我看看。”

    方丘依旧在四诊。

    病人张嘴,发现舌质红、苔黄。

    “我再给您把把脉。”

    方丘伸手把脉。

    最终得出结论,病人脉弦有力,是肝火上炎型高血压。

    诊断结束后。

    方丘稍微迟疑了一下,说道:“大叔,我虽然有办法能帮你快速的把血压降下去,但是也维持不了多久,高血压这种病要想治好,除了要注意生活习惯之外,其他的治疗方法都需要时间,但是我现在没有太多得到时间帮你调理。”

    “这样吧,我教你一个方法,你自己去做,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治好的。”

    病人本来以为这病治不好。

    就是单纯的来看看,有没有比西医更好一点,没有副作用的抑制方法,可没想到方丘竟然说能治好,顿时几惊讶了。

    “这么好?我自己治疗就能治好?”

    病人问道。

    “只要你学会,只要你坚持,就可以。”

    方丘微笑道。

    “那好,你赶紧教我,要是真能治好就再好不过了。”

    病人开心的说道。

    “我要教你这个方法很简单。”

    方丘张口说道:“是中医里的脐疗。”

    “哦?”

    病人点头。

    “您回去,买一些附子和生地黄,将这两味药材,等比例取适量,用鸡蛋清调匀,贴在肚脐孔上,外面再用纱布覆盖,用脚步固定住。”

    “这个方法呢,要在睡前使用,每天更换一次就可以,每15天为一个疗程,一般情况下3-5天就会见效。”

    方丘一边说一边写。

    写完之后,把方子递给病人的同时,还不忘张口叮嘱道:“这个只对你这种类型的高血压有效果,千万不要盲目的给其他高血压的病人使用,高血压的类型不同,需要用的药也不同,给其他不对症的病人使用,很有可能会造成反效果,或者没有效果。”

    “好。”

    病人连连点头,心中却是一阵后怕。

    原本他还想把这个方法教给其他人用呢,毕竟这是小方神医亲自为他量身打造的治疗方法,说出去那得多牛逼啊,可听到方丘的话,他立刻就打消了心里的想法,这要是真弄出事情来,他可担不起。

    接过方子。

    “谢谢你啊,小方医生,我今天晚上就试试。”

    病人一边感谢,一边离开。

    方丘继续看病。

    又持续看了一个多小时,病人倒是看了二十多位,可自己却是连口水都没喝下。

    “要不,休息一下吧。”

    看方丘太忙,pd不忍心的劝说道。

    “不用。”

    方丘摇摇头,继续看病。

    可这时。

    医馆外面,却是突然就吵了前期来。

    “这是咋了,怎么还吵起来了?”

    方丘疑惑。

    “我出去看看。”

    pd应了一声,赶紧出门去看。

    稍许。

    pd回来。

    “怎么回事?”

    方丘问道。

    “是咱们节目组的人跟排队看病的病人吵起来了。”

    pd苦笑道:“节目组对大家的病情进行了统计,对病情不重的进行劝离,因为人数实在是太多了,你一个人根本就看不完,之所以吵就是有人不愿意了,还理直气壮的问工作人员凭什么,说人人平等,就是不走,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好说歹说还是不行,这才吵起来。”

    闻言。

    方丘也很无奈。

    他也理解大家来找他看病的心情,但是节目组的做法也没错,他确实看不了这么多病人啊。

    “我去看看吧。”

    方丘站起身来往外走,pd拦都拦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