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我草泥马!
    江京中医药大学。

    足球场。

    “呼,呼……”

    学校体育系田径队的队员们,在体育老师的带领下,正在围绕着足球厂的一公里跑道上进行着体能训练。

    身为田径队最强战力的高飞,一人肚独自冲跑在最前方。

    此时的他已经跑了整整十圈,不仅全身大汗,就连脸都给跑红了!

    “嘀嘀嘀……”

    足球场草地上,一阵被掩埋着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没一会儿。

    “高飞!”

    体育老师对着正好跑到终点的高非挥了挥手,适宜停下。

    见状。

    还在二十多米外的高飞,立刻减速。

    大口喘息着,越来越慢,最后一边擦拭着馒头的汗水,一边走向体育老师。

    “有你电话,也顺便休息会吧。”

    体育老师把响着的手机递给方丘的同时,张口说道。

    “好嘞。”

    高飞点点头,接过手机。

    一看。

    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

    皱了皱眉头,正想挂断的高飞,又顿了顿,按下了接听键。

    “是高飞同学吗?”

    电话接通,传来一个陌生的话声。

    “你是谁?”

    高飞问道。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

    电话那头的人嘿嘿一笑,说道:“我是来帮你的。”

    “不好意思,我不需要帮忙。”

    高飞回了一句,准备挂断电话。

    “你就不想报仇吗?”

    电话那头的人,赶紧说了一句。

    “报仇?报什么仇?”

    高飞疑惑了。

    “据我所知,你在去年被方丘狠狠的羞辱过,对吧?”

    电话那头的人嘿嘿笑着,说道:“想报复吗?只要你答应我一个简单的条件……”

    “我草泥马!”

    没等对方说完,高飞就破骂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报仇,我报尼玛!”

    怒骂一声。

    高飞走向放在不远处的外套,准备把手机装回去,继续训练。

    然而。

    还没走到过去。

    “嘀嘀嘀……”

    手机又响了。

    还是刚才那个号码打来的。

    高飞脸色一沉。

    “你tm有病啊?”

    接通电话,高飞张口就骂。

    “高同学,你先别急。”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不急不徐的话声,说道:“只要你愿意这么做,你提出任何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想要钱也没问题,你只需要开口说个数字。”

    “有钱了不起啊?”

    高飞火大了,当即就怒吼道:“我草你全家!”

    说完。

    再度挂断电话。

    电话那头。

    公关公司的人也怒了。

    “这尼玛是有病吧?”

    “难怪被方丘踩成那种屎样子,我这暴脾气,要是敢站在我面前,非揍死你不可!”

    怒骂几声。

    这人冷哼一声,然后拿起手机继续拨打。

    不过。

    这一次,他拨出去不再是高飞的号码,而是另外一个同样来自于江京的号码,这个号码的主人,赫然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会会长李清石!

    此时。

    江中医学生会办公室。

    李清石正坐在办公桌前,做着电脑上的模拟习题。

    “嗡嗡嗡……”

    突然,摆在桌上的手机,开始震动起来。

    做完一道选择题。

    李清石撇过头,看了手机一眼,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当即直接点击挂断,然后继续做题。

    可刚做完一题。

    “嗡嗡嗡……”

    手机又震动了起来。

    李清石再转头一看,还是刚才那个陌生号码。

    李清石皱起眉头,再次点击挂断。

    可结果。

    做了一道题后,手机又震动起来了。

    “诶?”

    李清石有点不耐烦的拿起手机,正准备挂断然后关机的时候,却又微微一顿。

    “奇怪。”

    “要是骗子电话的话,应该不会连续打这么多次,一般情况下打一两次没人接就不打了。”

    “难道,会是哪个熟人用其他人的手机打的?”

    想到这里。

    李清石稍微迟疑了一下,看着还在快速震动的手机,终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

    李清石尝试接听电话。

    “请问,是江京中医药大学的李清石,李同学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询问声。

    “对,我就是李清石,请问你是?”

    李清石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帮你的。”

    电话那头传来话声。

    “帮我?”

    李清石一愣,问道:“帮我什么?”

    “我知道,你在学校里跟方丘结了仇,而且还被方丘羞辱了好几次,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帮你报仇!”

    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哦?”

    李清石一愣,挑了挑眉,然后问道:“怎么个帮法?”

    “很简单。”

    电话那头的人微微一笑,说道:“你要是愿意的话,咱们可以详谈,当然这是帮你也是帮我自己,只要你跟我好好配合,该说什么说什么,该做什么做什么,那么我也会给你一些应有的好处,这个好处可以任你自己提!”

    “有意思。”

    李清石眯着眼,说道:“不如详细谈谈?”

    “看来,李同学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啊。”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嘿嘿笑声,说道:“那么,咱们见面详谈吧,明天早上我在你们学校外面的摩卡咖啡馆等你,如何?”

    “不见不散。”

    李清石说道。

    “不见不散。”

    ……

    京都。

    第二天。

    “啪嗒啪嗒……”

    一大早,李华文导演就一脸激动的迈着步子冲进酒店。

    “你小子在哪儿呢?”

    李华文打着电话问道。

    “在用餐区这边吃饭呢,咋了?”

    电话那头,传来方丘的话声。

    “等着,我马上过来。”

    李华文导演立刻走向用餐区没,很快的就看到了正在吃饭的方丘和江妙语。

    “李导。”

    见到李华文,方丘和江妙语立刻站起身来。

    “你小子,命是真好啊!”

    走到方丘身前,李华文哈哈大笑着,伸手使劲的拍了几下方丘的肩膀。

    “啊?”

    方丘一愣,问道:“啥意思?”

    “大好事。”

    李华文张口说道:“央视记者要采访你!”

    “央视?”

    方丘一脸疑惑的看着李华文导演,说道:“你们不就是央视的,来个央视记者采访,你也用不着这么兴奋吧?”

    “不一样,不一样。”

    李华文导演连连摇头,说道:“这次要采访你的可不是普通的记者,是新闻联播!”

    闻言。

    方丘和江妙语傻眼了!

    新闻联播?

    竟然是新闻联播?

    方丘要上新闻联播了?

    这是真的?

    “这可不嘛?”

    李华文导演极其兴奋的说道:“你要知道,新闻联播播出你的画面,这就相当于给你做背书啊,只要上了新闻联播,那就代表网上所有关于你的黑料全都是假的,谁也动不了你啊!”

    其实。

    李华文导演一开始是想找人民日报来着。

    结果。

    还没等他找上人民日报呢,新闻联播的记者就主动找上门来了。

    别说。

    李华文还真的想不明白。

    新闻联播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

    就算是要宣传中医,要夸赞华夏传承五千年的神话,也不应该是在方丘的黑料四起的时候啊。

    在此之前,有很多采访方丘的机会。

    为什么在方丘名声达到顶点,得到所有人认可的时候不采访,偏偏在方丘黑料四起的时候来采访?

    身为央视的其中一个导演,李华文对央视的了解是非常深刻的,一般情况下,新闻联播是很少会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去采访一个黑料漫天的人的。

    可是,偏偏就来了!

    李华文想不通,也懒得去想,反正方丘的黑料有办法解决就是好事。

    “太好了,实在太好了。”

    江妙语激动得一把抓住方丘的手,说道:“新闻联播,这是新闻联播啊!”

    “我知道。”

    方丘也笑着点头。

    他也疑惑新闻联播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

    不过。

    方丘跟李华文不一样,李华文想不通是因为他不是方丘。

    稍微一想。

    方丘就明白了。

    唯一跟他有关系,又能请得动新闻联播对他进行采访的,就只有李骥那些人了。

    毫无疑问。

    他们很早之前就查过方丘的身份和底子,所以他们很清楚,网上针对方丘的这些黑料都是假的,方丘是清白的!

    因此。

    他们愿意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力挺方丘。

    或许,这也是中东之行的报答也不一定。

    “赶紧的,这饭就别吃了,去洗把脸把自个弄精神点,如果可以的话,换上一套正式点的服装,新闻联播的记者很快就来了。”

    李华文导演提醒道。

    “衣服就算了吧。”

    方丘微微一笑,说道:“洗把脸倒是真的,这身衣服也没什么不妥的,上新闻联播那必须得展露真的自我才行啊,要是换上正式服装,那就不是我了。”

    “我在这里等你?”

    江妙语问道。

    “好,菜先留着,采访完以后咱们继续吃。”

    方丘嘿嘿一笑,然后转头问道:“在什么地方采访?”

    “到时候,记者会选一个比较合适的位置。”

    李华文说道。

    “得勒,我去洗脸。”

    大笑着应了一声,方丘立刻走进卫生间,提前上个厕所,然后洗了一把脸,再调动内气将精神完全提起来,才神清气爽的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稍许。

    九点整。

    新闻联播的记者来到酒店,在与李华文的同话中,一路来到用餐区的门口。

    仔细看去。

    来人,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女记者,在这个女记者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个扛着摄像机,一个拿着记事本准备做笔记。

    “你好。”

    见到方丘,记者三步并做两步的走了上来,神色激动的握住方丘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