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脉象太奇怪了!
    (抱歉,更新晚了,小步回老家了,所以这两天更新有点不太准时,下一章晚上六点了,以后尽量准时一些,同时祝大家中秋节阖家幸福!)

    登机。

    方丘乘坐的是直北疆乌鲁木齐的飞机。

    到达目的地,下机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走出机场。

    方丘看了看天色,稍微思考了一下。

    然后。

    直接在机场门口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去阜康市。”

    方丘说道。

    因为路程太远的缘故,跟司机师傅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出租车终于是驶上了高速。

    之所以去阜康市,是因为这就是大医余清的所在地。

    徐妙林打听到消息,余清大医的手上有一个古方秘本。

    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方丘就决定要来北疆寻找余清大医,现在正好所有事情都弄完了,方丘也来到了北疆,自然是要先去找找这余清大师的。

    当天晚上。

    到阜康市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在路上的时候,方丘就定好了酒店,直接让出租车送到酒店门口。

    ……

    第二天,一大早。

    方丘起床在酒店的餐厅里吃了个早餐之后,就按照徐妙林给的地址,一路来到了阜康市北城开发区。

    因为正在开发的缘故。

    这一片区域的风沙都很大,高楼未起,感觉特别空旷。

    绕来绕去的拐了好几个弯,才终于是来到了一个特别偏僻的,没有风沙,让人感觉特别清幽的街道上。

    街道两边种着郁郁葱葱的树,因为人太少的缘故,看起来稍显冷清,却又给人一种午后阳光,树下荫凉的惬意。

    走了没一会儿。

    方丘就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群人站在一起,好像是在排队。

    凝目一看。

    “余清医馆。”

    到了!

    方丘眼前一亮。

    他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直接拿自己的名字做医馆名的。

    不过。

    从排队的人数来看,这余清医馆显然跟其他僻静区域的医馆不一样,显然挺受欢迎的。

    走上前去。

    方丘扫了一眼。

    发现,排队的人中有汉族,但更多的却是维族。

    此时。

    大家正在议论纷纷。

    “我都来排了好几次队了,楞是没看上啊。”

    “唉,没办法,今天神医也不看病。”

    “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来都来了,就顺便看看吧。”

    “神医什么时候看病啊?”

    “听说,神医要明天才看。”

    “为什么偏偏是明天,我这病都拖了那么久了,实在是不敢再继续拖下去了,等不了啊!”

    议论声传来。

    听到众人的议论声,方丘立刻走上前去,问道:“你们说的神医是不是余清医生,他今天不看病吗?”

    闻言。

    正在议论的几人,从上到下的打量了方丘一眼。

    其中一人这才说道:“没错,余清医生就是我们这里的神医,只是可惜啊,他不经常看病,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徒弟在看病,余清神医一个月就来两次,明天才是这个月的第一次。”

    “哦?”

    方丘眼珠一转,说道:“这个神医,架子挺大啊,不知道他的医术有没有他的架子大。”

    “你这说什么话呢?”

    一个维族青年,用带着口音的普通话说道:“余清神医的医术,可是我们阜康第一的,要是医术不好,我们能来排队吗?”

    “是啊,这位小兄弟,东西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啊。”

    一个中年人张口附和道:“这余清医生说是神医一点也不为过,他的医术真的非常厉害,要不然大家也不会叫他神医不是,而且啊大家宁愿排几天的队等余清神医,这就足以证明余清神医的医术是真的很厉害。”

    “是啊,神医人也很好。”

    “神医给我亲戚看过一次病,效果特别好。”

    “别说是普通的病了,就算是疑难杂症,神医一出手也必定是药到病除啊!”

    大家纷纷夸赞。

    方丘暗自一笑。

    身为大医,余清的医术肯定是差不了的。

    方丘之所以这么问,就是想听听大家对余清大医的看法,以此来判断一下,余清大医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不过。

    听了半天,方丘也就只听到大家夸赞余清大医了,也没听说这余清大医主动给谁治病,对病人甚至不是和蔼之类的。

    想来,再继续听下去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即。

    方丘直接迈步往前凑,想要看看医馆里是什么情况。

    结果发现,医馆这还没开门呢。

    这时。

    “诶,你干嘛?”

    “要看病到后面排队去,不要插队!”

    有人出声。

    方丘转过头来。

    因为一直带着口罩的缘故,也懒得跟大家解释,所以只能独自笑笑,走到人群后面去排队。

    幸好来的比较早。

    这才八点十五分,医馆门口也就聚集了十来人,队伍也不算太长。

    排到队伍末尾。

    一边听着大家聊天,一边等待着。

    等到八点半。

    医馆才总算是开门了。

    方丘依旧安心的排队等着。

    他想看看,余清大医徒弟的实力怎么样。

    也正好从侧面来应征一下余清大医的医术水平,看看余清大医擅长的是那一类。

    等了半晌。

    等到前面排队还有七八个人的时候,方丘终于是可以看到医馆里医生的样貌了。

    仔细看去。

    坐在诊桌前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他着一个寸头,或许是因为常年呆在医馆里的缘故,看上去很清秀。

    方丘一直盯着这个青年,看了一会儿之后发现,他看病很快。

    而且在看诊的时候,说的话也很简练,没有一句废话。

    看完病,直接开方让医馆里的医护人员去抓药。

    方丘一边排队,一边看一边听。

    “恩。”

    “大医的徒弟,果然也不是一般人啊。”

    看了一会儿,方丘暗暗点头。

    又过了将近半小时。

    终于是轮到方丘了。

    “你好,请坐。”

    青年看了方丘一眼,问道:“方便把口罩取下来吗?”

    “不方便。”

    方丘说道。

    “也行。”

    青年点点头,问道:“你身体有什么问题?”

    “我的心堵的慌。”

    方丘说道。

    “我先给你把把脉吧。”

    青年说道。

    方丘也不迟疑,立刻很配合的把手伸了过去。

    青年开始把脉。

    结果。

    这刚把上脉,青年就直接愣住了!

    看向方丘的眼神也瞬间变了。

    “卧槽!”

    青年心中很是震惊,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脉。

    不过。

    这脉象惊人,怎么可能是心病?

    “你这个脉象,不是心病。”

    青年皱眉。

    闻言。

    方丘知道青年看破了。

    当即一笑,反正戴着口罩,青年也看不见。

    当然。

    方丘没有承认。

    眼珠一转,立刻就想到了办法。

    “怎么可能不是呢,要不你再给我把把脉试试,你刚才是不是把错了?”

    方丘说道。

    “不会。”

    青年很肯定的点点头。

    但是还是按照方丘的诉求,再次伸手给方丘把脉。

    就在这时。

    方丘暗中控制着自己的脉象一变。

    “恩?”

    青年再度把脉,脸色又一变。

    这一次。

    方丘的脉象,果然跟之前不一样了。

    “奇怪,刚才明明不是这个脉象的,现在怎么变了?”

    青年挑眉疑惑一声。

    然后立刻动笔开方。

    等对方开完药方,方丘拿起来一看。

    果然不错。

    当即暗暗点头。

    这个青年的中医实力,确实很强,难怪余清大医会把他放在医馆里坐诊。

    “你这个方子,好像有些不对吧?”

    虽然心中肯定,但方丘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笑呵呵的说道:“我之前看过一个名医,他开的方子跟你开的方子有很大的差距,你要不要再仔细把把脉,确定我的病情之后再开药?”

    闻言。

    青年眉头一挑,深深的凝望了方丘一眼,说道:“我看病一般不会出错,你要是实在怀疑,我可以再给你把一次。”

    方丘二话不说,把手伸过去。

    青年再度把脉。

    结果。

    这一次的脉象,又和刚才不一样了。

    感觉到脉象的不同,青年彻底的疑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人,怎么可能出现三种脉象?

    紧皱着眉头。

    青年不敢直接开方了,而是稍微的等待了一下,又把了一次脉,彻底的确定了脉象之后,才重新开方。

    这边。

    方丘一直躲在口罩后面暗笑。

    等对方开完方子。

    方丘拿起来一看。

    “也不对啊。”

    方丘皱着眉头看着药方说道:“不对不对,还是不对。”

    “不可能,我刚才特意把了两次脉,确定了你的脉象之后,才开的方子。”

    青年说道。

    “可真的不对啊,不信你再把一次脉试试?”

    说着,方丘再度伸手上去。

    青年无语的再度把脉。

    可这一把。

    却又发现,方丘的脉象又变了。

    竟然又变成了正常的脉象,一点病都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青年彻底的懵了!

    “怎么样,能看吗?”

    方丘问道:“我听说这里是神医开的医馆才来排队的,要是不能看的话,那还算什么神医啊?”

    对面。

    青年咬紧牙关。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不行,这脉象实在太奇怪了,不能堕了师父的名声,看来只能请师父出来了。”

    心念及此。

    “稍等。”

    青年对方丘说了一声,然后直接起身,走进后院喊道:“师父,你快出来看看。”

    在青年的招呼声中。

    一个留着鹰眉虎目,看上去颇有威严,脸上却又带着和蔼笑容的,六十来岁的老者从后院走来。

    “师父,这个人的脉象有点奇怪,我给他把了好几次脉,都不对。”

    青年迎上去说道。

    “神医!”

    “神医出来了。”

    医馆外,排队的病人们,纷纷惊呼。

    而这时。

    那老者已经走到了诊桌前,二话不说直接伸手给方丘把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