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趁火打劫!
    “是神医,神医出来了。”

    就在后面排队的病人惊呼之时,方丘也举目看着眼前这名老者。

    只见。

    这老者神色和蔼,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英气,却并不逼人,给人一种很浑圆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颗珠子。

    如果把普通人比做一个做工粗糙的木珠,那么这个老者就是一个做工精细的玉珠。

    “你身体哪里不舒服?”

    即便是大医,也免不了四诊。

    在诊桌前坐下,余清大医面带微笑的看着方丘。

    “您把脉便知。”

    方丘应了一句。

    立刻模仿老爷子的脉象。

    余清大医的手指才刚刚搭上方丘的寸口,就眉目一挑,脸色微变。

    稍许。

    把完脉。

    余清大医轻轻的吸了口气,然后摇头说道:“这病,我看不了。”

    这话一出。

    医馆里外正在排队的病人们,顿时就都震惊了。

    余清大夫可是神医啊。

    他们还没见过有什么病能难得到他的。

    现在,竟然还真的有神医都看不好的病?

    “师父,这是什么病?”

    青年赶紧走了上来,惊声问道。

    “呼……”

    余清大医长吐一口气,说道:“不是正常的病,这是内脏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才有的症状。”

    “恩?”

    青年疑惑,说道:“我刚才把脉的时候没有这种脉象啊?”

    疑惑中。

    青年再度走了上去,伸手给方丘把脉。

    一把还真是。

    感受着方丘的脉象,青年也脸色凝重的皱起眉头来。

    这病,确实治不好!

    “你且随我进来。”

    就在青年疑惑,病人震惊之时,余清大医突然站起身来,微笑着对方丘说道。

    方丘起身。

    尾随在余清大医身后,从医馆后门穿过小院,走进里屋。

    “谁让你来的?”

    刚一进门,余清大医就似笑非笑的看着方丘问道。

    “神医,何出此言?”

    方丘一愣。

    “呵呵。”

    余清大医呵呵一笑,说道:“你这病可不是一般的病,能找到我这里来,一定是有人介绍过来的。”

    闻言。

    方丘也笑了。

    “见过前辈。”

    方丘对着余清大医行了一礼,然后摘掉帽子和口罩。

    “咦?”

    见到方丘的真面目,余清大医的神色顿时就精彩了起来,惊讶和疑惑交叉的说道:“竟然是你?”

    “前辈认识晚辈?”

    方丘问道。

    “能不认识吗?”

    余清大医哈哈一笑,说道:“青年国医的冠军,年轻一辈中医的领路人,两千万粉丝的大明星。”

    “前辈见笑了。”

    方丘有些尴尬。

    这边。

    余清大医笑着点点头,正想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把抓住方丘的手腕,说道:“跟我走。”

    方丘一愣。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余清大医拖着,从后院的后门走了出去。

    一路急步前行。

    走了有五六分钟。

    绕了几个弯后。

    来到一处,距离垃圾堆不远的破烂房子门前。

    “到了。”

    余清大医说道。

    “前辈,这是?”

    方丘问道。

    “带你来救人。”

    余清大医仰了仰头,示意这个破烂房子里有病人,说道:“是癌症,而且已经是晚期,顶多就剩一个月的命了。”

    “哦?”

    方丘一听,当即主动迈步要进房。

    “这房子里住着一家父子俩,这父子俩相依为命,孩子只有七岁,要是大人病死了,这孩子可就遭殃了。”

    余清大医一边迈步,一边跟方丘说道:“孩子一个多月前找到我,请我帮他父亲治病,这一个多月来,我用尽了各种办法还是不行,正好你来了,就带你过来看看。”

    “恩。”

    方丘点点头。

    俩人推门而入。

    进屋。

    方丘转目扫望了一圈,发现屋子里只有一张破酒的弹簧床,此时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壮年正躺在弹簧床上,看上去面黄肌瘦的,眼中都有些无神了。

    在弹簧床旁边,一个小男孩坐在地上,在其身前有着一个黑漆漆的火炉子,正在烧着水。

    正个房间里。

    连个凳子都没有。

    “唉。”

    余清大医苦叹一声,说道:“原本,他们家也没这么贫苦,只是因为大人得了病之后,孩子把家里的东西全给卖了,把钱都拿来给他父亲看病了,所以才落得家徒四壁。”

    “神医,你来了。”

    见到神医,那个穿着脏兮兮的七岁的小男孩赶紧站起来。

    “恩。”

    余清大医点点头,说道:“我给你带了一个比我更厉害的神医过来,他是专门治你父亲这种病的,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父亲的病今天就能治好。”

    “真的?”

    小男孩激动了。

    “没有意外。”

    方丘走上前去,对着小男孩笑了笑,说道:“一定能治好。”

    余清大医一怔。

    虽然方丘的确治好了几个同类的病人,但是这个病人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连病人的情况都不看,就给出如此肯定的答复,方丘真的这么自信吗?

    方丘走到床边。

    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病人的身体状况,发现确实快油尽灯枯了。

    不用一个月。

    要是再晚来两周的时间,这个孩子的父亲就没了。

    在这种情况下。

    方丘不敢迟疑。

    立刻上手开始治疗。

    依旧是利用内气,活血化淤,并帮助病人补充能量,蕴养五脏。

    一旁。

    余清大医和小男孩什么话也不敢说,安安静静的看着。

    半小时后。

    “呼……”

    伴随着长长的一口气,方丘收手,说道:“好了。”

    余清大医和小男孩立刻上前。

    凝目一看。

    趟在床上的小男孩的父亲,原本已经失去神采的双目,竟是逐渐的恢复了往日的神采,脸上也有了些血色。

    见状。

    余清大医赶紧上前把脉检查。

    “恩?”

    把上脉,余清大医神色大变,无比震惊的看着方丘。

    这时。

    “爸爸,爸爸。”

    小男孩走到床边大喊。

    “小雨,我的儿子,小雨……”

    病床上,仿佛还没有回过神来,病人先是喊了两声,然后才缓缓的直起身子来,看着站在床边的孩子,一把就把孩子拉到怀中,抱着痛哭了起来。

    “谢谢,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命。”

    孩子的父亲哭得稀里哗啦的。不停的感谢方丘和余清大医。

    孩子也转过头来感谢。

    父子俩,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地上,同时跪了下去,要给方丘磕头。

    因为他们实在是什么都没有了,只能用这种方法来感谢方丘。

    “好了。”

    方丘赶紧扶住俩父子,说道:“以后好好带孩子。”

    “好,我一定好好带他,一定好好带。”

    孩子的父亲抱着孩子,对方丘感激涕零。

    “前辈,我们走吧。”

    方丘转头看着余清大医。

    “恩。”

    余清大医点点头。

    一边跟方丘出门,一边说道:“气,果然神奇啊!”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

    这么一个性命垂危的病人,方丘竟然只用了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就给救活了。

    这实在是太让他震惊了。

    “难怪啊,难怪。”

    余清大医突然笑了。

    而这边。

    在离开的同时,方丘右手一挥,将全身上下三千块钱的现金,直接仍到孩子父亲的手里,然后推门而出。

    “难怪?”

    方丘疑惑的看着余清大医。

    “这就是古代所说的,活死人,肉白骨吧。”

    余清大医说道。

    “或许吧,中医之道博大精深,古代先贤所使用的医术,比我所用的还要强上很多,我不过是学了点中医的皮毛而已。”

    方丘谦虚道。

    “没错,你我皆是后来者。”

    余清大医点头认可。

    俩人一边聊天一边返回。

    回到医馆后院的里屋。

    “该干的事也都干了,现在说说你来我这的目的吧。”

    招待着方丘在里屋的桌前坐下,余清大医才张口说道。

    “晚辈来此,是想借前辈手上的古方秘本一观。”

    方丘说道。

    “有意思。”

    闻言,余清大医微微一凝,中医界有很多人都知道他手上有古方秘本,但是大家也都知道他手上的古方秘本几乎是无用的,所以还没有人专程为了古方秘本来找过他。

    方丘是第一个。

    所以他觉得有意思。

    “要看也行,你拿什么来换?”

    余清大医笑着问道。

    “晚辈不是刚刚才治好一位病人,为你解开了心结吗?”

    方丘说道。

    “这话不对。”

    余清大医呵呵一笑,反问道:“难道,我不让你治,你看到了也不会治?”

    方丘一愣。

    看样子,这余清大医,也是个老油条啊!

    “前辈,您想要什么?”

    方丘问道。

    “嘿嘿。”

    余清大医嘿嘿一笑,问道:“你会什么?”

    “我会气、正骨、针灸等等。”

    方丘回道。

    “会的还挺多。”

    余清大医点点头,说道:“别的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做为交换,把你治疗癌症的技术教给我。”

    “不行。”

    方丘苦笑一声,说道:“这个可教不了,您也不会气功,没有气也治不好啊。”

    “那,把你的正骨绝技教给我吧。”

    余清大医想了想说道。

    “这个……”

    方丘迟疑了一下,说道:“短时间内,您也学不了啊。”

    “那就针灸!”

    余清大医选无可选。

    “您想学哪一派?”

    方丘问道。

    “哟。”

    余清大医一愣,说道:“你这意思是,你每一派的都会,这会的还真的挺多啊,既然如此那就全都教给我吧。”

    “前辈。”

    方丘一听,顿时苦笑道:“您这样趁火打劫,不好吧?”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