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比一比!
    “小子。”

    余清大医看着方丘,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这话就嫩了吧,我提高医术来救更多的人怎么了?”

    “别说是趁火打劫,为了提高医术,为了壮大中医,为了救更多的病人,我就算是上房揭瓦都有可能!”

    说完。

    余清大医哼哼一声,直勾勾的看着方丘,丝毫没有退步的意思。

    “前辈苦心,晚辈佩服。”

    方丘无奈,只能摇头苦笑。

    “不过,我也不会强人所难。”

    余清大医仰起脑袋,瞅着方丘说道:“既然我要什么都不行,那你说,你能拿什么来交换?”

    闻言。

    方丘稍微一凝。

    然后立刻张口,反将了余清大医一军,说道:“晚辈也是为了提高医术,前辈乃是中医界的泰斗,何不提携一下晚辈?”

    “小子,你这是想跟我白要是吧?”

    余清大医一脸鄙夷的看着方丘。

    那语气,那神色。

    简直太看不起人了。

    方丘很无奈。

    “要不然,我教您如何练习气功吧。”

    方丘说道。

    “哦?”

    余清大医眼前一亮。

    他自然知道,目前整个中医界里就只有方丘一个人能使用气,而若是他也学会,也能用气的话,那么方丘那种治疗癌症的方法,他也能理所当然的学会!

    “要炼多久才能达到你的水平?”

    余清大医问道。

    “以您现在的年纪,要达到我的水平,这辈子怕是有些难咯。”

    方丘一脸认真的说道。

    余清大医也看得出来,方丘不是在说笑。

    “既然如此,那我学有何用?”

    余清大医不满的撇嘴。

    “那您到底想要什么?”

    方丘甚是无奈。

    “不急。”

    余清大医嘿嘿一笑,说道:“明天,现在我这医馆里看一天病吧,明天是我出诊的日子,你替我一天。”

    “替你一天就可以?”

    方丘问道。

    “这得看你的表现。”

    余清大医仰着脑袋说道。

    “好!”

    方丘点点头,说道:“那就这么定下了!”

    这时。

    “啪嗒啪嗒……”

    一阵脚步声传来。

    转目看去。

    只见,来人正是余清大医的徒弟。

    那个三十岁左右的秀气青年。

    来到里屋门口。

    青年看到方丘的时候,兀的一愣。

    “方,方丘?”

    看着方丘,青年张口说道:“你是方丘?”

    “没错。”

    方丘微笑着点头。

    “你,你是刚才脉象异常的那个人?”

    青年再问。

    “也是我。”

    方丘再度点头承认。

    “你,这……”

    青年结巴了一下,然后眼中突然就冒出一股火来,张口说道:“我想个你比一下。”

    说话的同时。

    还摆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来。

    看样子,应该是想跟方丘比试已经很久了。

    “哈哈。”

    余清大医大小小一声,说道:“我这徒弟,一直对你很不服啊,要不是因为过了参赛的年龄的话,他肯定也去参加青年国医,去挑战你去了。”

    “哦?”

    方丘一怔。

    “我叫姚学。”

    青年直接走上前,对方丘说道。

    “你好。”

    方丘点点头。

    “就你上午所看,你觉得我这徒弟去参加青年国医的话,能得第几?”

    余清问道。

    “名师高徒,自是名列前茅。”

    方丘笑着回道。

    “第几?”

    余清大医再度追问。

    “这个……”

    方丘苦笑一声,虽然周围并没有一同参加青年国医的其他人存在,但是余清大医这么一直逼着他说出具体名词,还真挺让他得罪人的。

    奈何。

    余清大医和他的徒弟姚学,都直勾勾的盯着方丘,等着方丘的答案。

    方丘是不说不行啊。

    “前五左右。”

    无乃之下,方丘只能给出心中的答案。

    “就前五?”

    姚学一愣,说道:“这青年国医十一期我全都看了,从电视上看,你们这群年轻人的实力也不怎么样啊,以我的水平只能进前五,你确定?”

    “虽然我说的话你可能不爱听。”

    方丘略显尴尬的笑笑,说道:“但是,真的不能再多了。”

    这话一出。

    姚学瞬间变了脸色。

    方丘这完全是在打击他,是看不起他啊!

    身为余清大医的徒弟,他怎么受得了?

    “你觉得你能得第几?”

    余清问姚学。

    “弟子觉得,弟子能得第一!”

    姚学盯着方丘,回答余清的问话说道:“虽然我没有家世背景,但好歹也算是师出名门,得师父多年教导,自认实力不差,在青年一辈中肯定也是顶尖的存在。”

    “你觉得他不行?”

    余清问道。

    “不是不行,实力还是很强的。”

    方丘赶紧回道。

    “这就好办了。”

    余清嘿嘿一笑,说道:“你们俩比一比。”

    闻言。

    姚学双眼都亮了。

    方丘则是继续苦笑。

    他有一种感觉,好像自己一不小心掉进了这俩师徒的陷阱里似的。

    “怎么?”

    余清看着方丘,说道:“让你比比怎么了,你不比我怎么知道你的水平在哪里,要是比不过,我那古方秘本你也不用借阅了,水平不行,借去也没用。”

    这话说的。

    简直是把方丘给逼到了死角。

    方丘还能怎么办?

    显然,他是不比不行了!

    否则,这古方秘本就真的借不到了。

    “那好吧。”

    方丘苦笑一声,看着这奸计得逞的师徒俩,郁闷的问道:“比什么?”

    “很简单。”

    姚学张口,说道:“我就跟你比四诊之二,四诊只比望和闻,不切不问,以此来判断病人的症状,可敢?”

    “好。”

    方丘点头同意。

    他知道。

    中医四诊中的望诊可不简单。

    一般人想要从人体表相上看出什么疾病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是,而身为中医要凭望诊来给病人诊断,那可是需要深厚的医学功底才行的。

    “既然定下了,那就下午开始吧。”

    余清大医笑着说道:“现在是午饭时间,正好早上的病人都看完了,等下午开诊,就以第一个病人来比。”

    “好。”

    姚学立刻点头应声,表现得很有自信心。

    “好。”

    方丘也点头。

    余清大医笑了。

    他对自己的徒弟也非常的有信心,因为无论是从学医的时长,看过的病人数量来比,方丘都处于绝对的下风,根本不可能赢得过姚学。

    毕竟。

    姚学好歹也跟着他学了那么久了,从一个年轻学徒,都学到三十了,这么长时间的坐诊经验,方丘肯定比不上。

    一个大一学生,就算再厉害再有能耐,也根本填补不了坐诊经验上的差距。

    所以。

    他觉得方丘会输。

    这边。

    方丘却是一脸淡然。

    随后。

    余清大医请方丘吃了个午餐,吃的都是些健康的菜,连点油荤都不沾。

    好在方丘不挑食。

    吃完午饭。

    休息了四十分钟,到下午两点左右,才再次开诊。

    为了比试。

    方丘和姚学一起来到医馆里。

    姚学坐诊。

    方丘坐在一侧,手里拿着纸笔。

    余清大医也在一旁,等着看俩人的比试。

    很快。

    第一个病人来了。

    举目一看,竟然是一个小男孩。

    俩人谁也没有问话。

    在小男孩走来的时候,一起盯着小男孩察看。

    “孩子多少岁了?”

    小男孩坐下,余清大医问了孩子的母亲一句。

    “十三了。”

    孩子母亲说道。

    “好了,其他的不用说了,他们会给孩子仔细看的。”

    余清大医说道。

    闻言。

    俩人开始望诊和闻诊。

    俩人一边看一边写,各自在一边,谁也不看谁的答案每年,余清大医在一旁监视。

    方丘看着孩子。

    发现对方,神志清晰、精神也还行,面色略红、双目有神,形体适中。

    在看诊的时候。

    孩子还不时的跟他的母亲说着话。

    话声清晰,吸气和缓,不咳嗽,也没有闻到任何异常的气味。

    在仔细看去。

    这个孩子,毛发稠密,有光泽,皮肤润泽,肤色无异常,也无斑疹。

    看上去还挺正常的。

    “舌头伸出来我看看。”

    姚学张口。

    孩子伸出舌头。

    俩人同时看去。

    只见,舌质量红稍暗,舌苔薄白。

    看到这里。

    姚学微微一怔。

    从目前看到的这些情况来看,这小孩挺正常的,应该没什么大病。

    这边。

    方丘却是立刻观察起孩子的头面五官和颈项。

    头颅大小无异常、眼眶正常,白睛不黄,鼻翼也未见煽动,耳轮红润,无耳瘘及生疮,牙齿洁白排列整齐无龋齿。

    “张大嘴巴。”

    方丘上前,让孩子张嘴,观察孩子嘴巴里面的情况。

    发现,咽部色泽红润,未见乳蛾。

    脖子也对称,无青筋暴露。

    再看胸腹。

    孩子胸部平坦。

    方丘顺实把手放到孩子的虚里处,发现搏动应手,同时用手在孩子胸前感受心跳,发现孩子的心率为一分钟一百次,心律整齐。

    腹部也无痞块,无青筋暴露。

    这边。

    姚学也开始上手检查。

    方丘全然不受对方打扰,继续自己的检查。

    双上肢、脊柱及左下肢未查及异常。

    不过,当查到骨盆的时候,方丘却发现孩子的骨盆倾斜,再往下查发现孩子右腹股沟区稍肿,皮温稍高,按上去孩子似乎还有些疼痛。

    方丘继续下查。

    又发现,孩子的右脚比左脚,长了三厘米。

    检查完毕。

    方丘开始写诊断结论和开方。

    而这边。

    姚学依旧还在按照正规传统医学的路子在诊断着。

    方丘看到的,他自然也看到了。

    几分钟后。

    俩人的诊断结论和方子都写了出来,交到了余清的手上。

    余清一看。

    俩人诊断出的症状完全一模一样。

    不过。

    唯一不同的是,方丘用了各种方法,查出了许多有用的信息,比如心率。

    而姚学则是一直按照传统方法,所以在诊断结论上,并没有方丘的那么相信,所查出来的信息也没有方丘查到的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